[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博讯3月04日消息】       ──青年农民龚宁宁寻求公理咋这难?

  序:本文所述,都向的当事人一一核实,特别是当事人所掌握的证据材料。为了揭露这种违法的地方保护行为,督促政府适应社会发展需要,依法行政,特向各新闻媒体网站、网络BBS上传本文,希望广大网友都来对政府的行为予以监督,使政府及其部门能真正做到依法行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民政府”,切实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同时,也引用荆州市政府副市长王贤玖的原话:“有错必纠”。希望荆州市人民政府能妥善解决这个事情,给人民一个合法、满意的答复。

要获取相关资料,可直接与当事人龚宁宁联系咨询。

电话:0086-716--8258365
通信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津西路303号
邮政编码:434007

在湖北荆州,政府为了自己虚假的政绩,为迎合湖北天发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天发公司)的非法利益,不惜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以假当真,残酷打击、迫害一个为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向各级政府及相关主管部门,依法、据实举报天发公司违法行为的青年农民。

该青年叫龚宁宁,住在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武德路,是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立新乡荆沙村三组农民。1998年7月,龚宁宁在民政部门合法领取了结婚证。同月,荆州市沙市区立新乡土地管理所在荆沙村三组开展土地普查。当土管所查到龚宁宁家的一栋老房屋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并要求龚宁宁接受相关处理时,龚宁宁解释说:“这栋老房屋是我的外祖父(万正远)于1974年修建的,我的父母当年结婚时,我的外祖父就给了我的父母,现在我已经拿了结婚证,要房子结婚,我父母就又把这栋房屋给我了。1974年还没有土地法,我外祖父修这栋房子是经过村委会同意的,并不是实施土地法后,违法的乱搭乱盖。”当时的土地普查人员就说:“我们这是第一次土地普查,目的就是要确定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你如果说的情况属实,就让荆沙村给你出示一份证明,到我们立新乡土地管理所领取补办的《土地使用证》”。之后,荆沙村给龚宁宁出示一份证明,龚宁宁依据这份证明材料,领取了补办的《土地使用证》。同年底,龚宁宁在荆州市房地产管理局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

2000年4月,经荆州市房屋安全鉴定管理所鉴定,“综合判定该幢房屋为整幢危房。结构简易,且无维修价值。”因此,龚宁宁向荆沙村三组、荆沙村村委会、立新乡土地管理所申请拆旧建新,经过上述部门的同意后,龚宁宁又向荆州市城市规划管理局沙市分局申请,经该局批准后,办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00年7月,龚宁宁的房屋改建完工。

2000年7月24日,经湖北省荆州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荆州市武德路拆迁指挥部”,给7户被拆迁户(为:燕中发、唐仁才、徐绪标、朱成华、龚仁智、万正远、宋义清)分别送达了“武德路房屋限期拆迁通告”。在这以后,该拆迁指挥部还分别于2000年7月27日、2000年9月25日、2000年10月25日向这7户下发通知,要他们去拆迁指挥部商谈房屋拆迁事宜。这些事情,荆州市武德路拆迁指挥部由始至终都没有通知龚宁宁本人。

2000年9月,拆迁指挥部接到一些群众举报称:“龚宁宁是通过走关系等不正当手段办的土地证,是重复办证。”要求“查处办证中的腐败行为。”为此,天发公司向荆州市土地局和荆州市政府写了专题报告,认为侵犯了天发公司的权益,要求土地部门迅速依法纠正。2000年11月,荆州市土地局向荆州市政府送上了“关于注销龚宁宁等三户错发的土地证的报告。”荆州市政府副市长王贤玖在该报告上签批:“有错必纠,而且还要追究错发者的责任。”2000年11月17日,荆州市土地局注销了龚宁宁的土地证。龚宁宁对荆州市土地局的这一决定不服,当即表示,要通过司法程序,弄清事实真相。同时,龚宁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要求荆州市土地局保持土地利用现状,也向荆州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2000年12月8日,荆州市武德路拆迁指挥部的王庭宪(此人是荆州市政府督办室主任)等找到龚宁宁说:“你的土地证被注销了,你的房屋是违章建筑,我们要拆除,我们将按照违章建筑的补偿标准,给予你一定的补偿。”龚宁宁告诉他,希望他能依法办事。王庭宪就说,那我们明天就拆屋,拆了就和你签协议。2000年12月9日,武德路拆迁指挥部拆除了龚宁宁的房屋,之后,拆迁指挥部并没有与龚宁宁签订任何协议,也没有给予任何赔偿。就这样拆除一个公民的房屋合法吗?根据当事人龚宁宁掌握与提供的材料,对照1991年6月1日施行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新《条例》2001年11月1日才施行)。荆州市武德路拆迁指挥部并没有拆迁资格,荆州市人民政府的这一行政行为,完全就是一种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的行政行为。明显的“权大于法?”,为什么这样说,因为:

1  荆州市武德路拆迁指挥部没有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资格证书,无固定办公场所,没有自有资金和技术、经济、财务管理人员。国家建设部第12号令,《城市房屋拆迁单位管理规定》第3条、第4条、第5条对此有明确的规定。

2  荆州市武德路拆迁指挥部在拆迁过程中,所出示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许字(95)第6号],是原荆沙房地产管理局1995年2月23日发给“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拆迁实施单位”是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拆迁期限”是“1995年3月1日至1995年5月1日”。《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3条、第8条的规定是管理谁的?

问题还并不这么简单。龚宁宁为了真正弄清自己的土地证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3条,“土地登记资料可以公开查询。”多次找到荆州市土地局局长余忠茂,希望能查阅天发公司征用沙市区立新乡荆沙村三组集体土地的土地登记资料,但该局长却百般推诿,就是不让查资料。万般无赖之下,龚宁宁几次到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反映情况,在湖北省国土资源厅信访办库主任的督促下,荆州市土地局要龚宁宁交了400元钱,才让龚宁宁把天发公司征用土地的资料拿去复印。

把这些材料一看,到底是谁用不正当手段,谁在捏造事实,谁的土地证是错发的,到底该纠正谁的错误,也就一目了然。1994年,天发公司征用位于荆州市江津西路与武德路交叉处的112.79亩的集体土地。这块集体土地分别属于原沙市市荆沙村(22.71亩)和原荆州地区江陵县东升村管辖,天发公司要征用这宗集体土地,必须要分别到原沙市市和原荆州地区江陵县的土地管理部门登记、备案,办理相关手续。但是,天发公司却在江陵县土地局办理了112.79亩土地的征用手续。1996年,天发公司领取了土地证。还是让我们按时间顺序来看看天发公司的申报过程:

1  江陵县土地管理局与荆州地区江陵县东升村(现荆州市荆州区东升村)于1994年5月30日签订了112.79亩的“征拨用土地协议书”。

2  湖北省天发房地产开发公司与荆州市荆州区东升村于1994年6月8日签订了112.79亩的“征用土地协议书”,并且是在江陵县土地管理局的鉴证下签订的,该协议书明确注明“其中有沙市市荆沙村(现为荆州市沙市区荆沙村)土地17.61亩。

3  荆州地区江陵县东升村与沙市市荆沙村于1994年6月18日签订了“关于偿还历史遗留欠地的协议”,协议中的土地面积为22.71亩。

4  湖北省天发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沙市市荆沙村于1994年6月18日签订了土地面积为17.61亩的“征用土地协议书”。

5  湖北省天发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沙市市荆沙村于1994年10月18日签订了土地面积为5亩的征用土地协议书。

第1、2、3份协议是出自荆州市土地局档案。第4、5两份协议只有协议双方才有。据原沙市市荆沙村委会主任,上述几份“征用土地协议书”经办人李祖斌在向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的调查中说明,“荆州地区江陵县东升村与沙市市荆沙村于1994年6月18日签订的“关于偿还历史遗留欠地的协议”是假的,荆沙村根本不欠东升村土地,签订这份还地协议是为了便于天发公司办理手续”。2001年,在荆沙村和东升村两村村民的要求下,两村的村委会分别出示证明,证明“关于偿还历史遗留欠地的协议”是一份假协议。

在1994年天发公司征用土地的申报材料中,多处瞒报、涂改。例如:

1  在“江陵县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申请审批表”和“国家建设征(拨)用土地呈报表”中,“地上附着物情况”和“房屋拆迁”栏为空白,与有居民长期居住在该地的事实不符,至今有几个居民手中还有自己的“集体土地使用证”。反问一句,既然没有房屋,那你天发公司1995年还办《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许字(95)第6号]干什么?

2  在“江陵县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申请审批表”中,“审核意见”栏为空白。可以不经江陵县土地管理局主管领导审核,就越级上报,哪还成立土地管理部门干什么?这明显就违背了程序。

3  在上述两表中,土地征用面积前后矛盾,有明显的涂改痕迹。

另外,1996年10月23日,原荆沙市土地局(荆州市土地局前身)发给天发公司的土地证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1 1994年10月26日,原湖北省荆州地区江陵县土地管理局(以下简称:江陵县土地局)与天发公司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该合同第八条规定,“乙方(天发公司)应在签订本合同后60日内,支付完全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及其他费用,……………”;第九条规定,“乙方(天发公司)在向甲方(江陵县土地局)支付完全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后10日内,依照规定申请办理土地使用权登记手续,领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使用证》,取得土地使用权”。据调查,到2001年12月为止,湖北省天发房地产开发公司还未支付完全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例如只付了荆沙村100万元。

2 1996年10月23日,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领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使用证》,为:荆沙市国用(96)字第03830号。但是,该土地使用证居然没有地号;图号?综上所述,天发公司的土地证是否合法取得,自有公论。龚宁宁多次向政府及土地管理部门举报,同时也要求严肃查处“帮他办土地证的腐败分子”。一年多了,龚宁宁的举报无人去查,“帮他办土地证的腐败分子”也没有查出来。个中蹊跷,也只有荆州市政府及土地局的相关当事人心知肚明。可却苦了龚宁宁,合法房屋被拆,合法的土地证被“不合法的土地证”给注销。荆州市政府,如此藐视法律,如何保持安定?如何发展经济?老百姓的合法利益就得不到保护?这样不就是变相鼓励犯法吗?

据龚宁宁介绍,他为这事还当面向荆州市市长李春明递交了相关控诉材料,希望李春明市长能亲自查办这件事。李市长给了龚宁宁一个非常客观的回答,“我要相信我的工作人员。”试问:李市长,如果您手下的工作人员对您阳奉阴违,欺上瞒下,那么,这类违法行为谁来管?在湖北荆州,该由谁来主持公道?没有公道的社会让人如何生存?

我国已加入WTO,政府的职能将逐渐改变,政府再搞地方保护,绝对是一种“自杀”。市场经济就是优胜劣汰,“烂泥”永远都糊不上墙。要把经济搞上去,就要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最主要的是,要切实保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这样才能创造一个稳定的投资环境,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资。

对发生在湖北荆州的这件事,我感到遗憾、痛心、愤怒!在此,呼吁广大网友都来督促荆州市政府,督促它能给这位青年农民一个公道,能给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们拭目以待! (大参考)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