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女中学生被强暴 父讨公道被打 派出所无人出警

【博讯2月28日消息】 华商报27日报道,2月26日早上,本报收到一封令人震惊的求助信,一位14岁的中学生兰兰(化名)在信中诉说,她13岁时被邻居雷战红在短短的5天内强暴了3次,直到怀孕5个月后才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医院堕胎。向警方报案后,雷战红闻风而逃。2月18日,雷战红的哥哥又纠集堂兄弟把她和父亲打得头破血流,母亲报了案,至今没有人来过问此事。

  为了让读者更能了解兰兰的生存处境和她当时的心情,记者在此摘录兰兰2月22日写给本报的求助信。华商报记者大哥哥、大姐姐:

  我含著泪给你们写信,因我的家人被人欺负得走头(投)无路,我不想活了……

  当时我是咸阳礼泉县小学6年级的学生,2001年5月15日,爸妈去菜地,我独自一人在家写作业,一墙之隔的邻居雷战红闯了进来,把我拉进家里一间小房内……强暴。事后雷战红吓唬我不要给父母说,说了就在路上打你,让全村师生都知道,让你没脸上学───2001年11月,村里人议论我走路不正常,叫我父母送我到医院作检查,大夫说我已怀孕5个月,我听到消息后昏了过去,在礼泉县一家医院坠(堕)胎之后,父母向礼泉县公安局报了案,但色狼受人通风报信,闻风而逃───

  大哥、大姐,我没脸上学,又让坏蛋强暴了,(坏蛋)还打我和我爸,坏人如此肖(嚣)张,我真心不想活了……你们来,也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兰兰

  兰兰说她不想活了

  记者来到礼泉县兰兰的家中。看到记者,兰兰的妈妈还没有开口,眼泪先哗哗地往下流。“女子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好几天了……”她走到兰兰的门口,敲了半天门,说“记者来看你来了”。打开门以后,记者看到兰兰躺在床上披散著头发,不断地流泪。

  这时,一纸贴在墙上、用毛笔写下的“遗书”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这个世界上金钱是万能的,可以买到山珍海味、金银财宝,却买不到一个高尚的灵魂,买不到清白两字,更弥补不了我心灵上受到的严重摧残,我们一家人的生活真是苦啊。新春来临,本村的小孩在大街上开怀大笑,而我们家人却是愁眉苦脸。家人苦中苦,一说万人知,真是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死了!”一个花季少女的心里竟然这么早地就蒙上了死亡的阴影!

  记者不想再勾起兰兰不幸事,只询问了兰兰的生活近况,兰兰告诉记者,她没有勇气再活下去,被人强暴这件事已被村里的人知道,在学校她也无法上学,现在正是开学的日子,她想上学,但那场噩梦之后,她只上了两个月初中就辍学回家休息了。

  记者告诉兰兰,有许多人在关心著她,千万不能有轻生的念头,兰兰最后答应记者坚强地活下去,不让家人和所有关心她的人失望。

  父女被打8天派出所无人出警

  记者来到一墙之隔的雷战红家,受害少女的父亲躺在雷家的炕上,见到记者,这个近40岁的男人哭得说不出话来,他说,是雷志正的大儿子雷战良叫来三个堂兄弟将他打昏,前来拉他的女儿也遭到殴打。

  兰兰的母亲告诉记者,看到丈夫被打昏过去,她十分害怕,找了村长,村长说向当地西张堡派出所报了警。第二天,她又让人打电话报警,又亲自跑到礼泉县公安局找到局长刘钦,刘局长接待了她,并当场承诺让派出所民警尽快调查此事。

  记者昨日来到西张堡派出所,民警王大顺说领导不在,记者让他同所里领导联系,想了解接警不出警的原因,王大顺联系后告诉记者,所领导说所里已经接到这个报警了,没有出警是因为打架属于治安事件,受伤者先自己去医院出钱看病,待伤情鉴定后才能作出处理。

  记者问他如果受伤者没有钱做伤情鉴定,没有钱疗伤怎么办?他笑笑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对方可以到法院打官司。本报将对此事件继续关注。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