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对被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采访

【博讯2月03日消息】 记者同志:

您好!非常感谢您们认真负责的精神!现将您们信中的一些问题回答如下:

1、 “这是公司的事情,不是马总个人的事情。”?

答:稿费的清单想必您们已经拿到,从证据来看,是给个人的稿费收入。收据上也写明是给马明哲个人的。如果是给平安公司的,我敢去拿吗?

既然是马明哲个人的,也是在马明哲的授权和同意下才去拿的,因为我是书的真正的作者,我为此付出了劳动,而马明哲不仅没有付出什么劳动,就享有了署名权,还诬陷我拿印刷费!您们觉得究竟应该如何处理呢?

2、“ 根据你提供其他电话,窦先生关机;李钢、赵卫星关机;只跟何志光通了电话,他不了解你最近和马总的过节,谈话时他用词也很谨慎,不过,他也说了“这事很复杂,躲一躲也好。””

答:谢谢您们的关心和帮助。也请您们转达我对何总善意提醒的感谢!!!

其实,当年何总也是曾经帮助马明哲说过话的人。他也曾经劝告我,轻易不要去起诉马明哲。如果问题不大,没有必要伤那么大的和气。

但现在看来,我们都是太善良了,马明哲今天已经是穷凶极恶。

3、“ 跟你说这些,是想问你以后怎么打算,你现在只能依靠媒体吗?如果,那天到复旦的人确实是公安,那么可以推测,在深圳已经立案,你是“程序上的嫌疑犯”。何志光也说,公安到上海应该不会是无凭无据(就算是马总捏造证据,那暂时公安也相信了他)。”

答:我现在还只能依靠社会舆论将事实真相公布。因为,深圳公安是马明哲收买的人,他们在不查明事实真相,甚至在明知道是稿费的情况下,还到上海来到处散布有关我的谣言。他们在程序上,冒着非法的风险来处理这件事情,尤其是对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我的同学田贞余的迫害,本来就已经非常奇怪。

另外,我已经把我受害的情况告诉了所有我所能够通知到的朋友们。他们也会按照事实的真相来帮助我的。如果,我真的是拿了马明哲的印刷费,我愿意自首。但我确实没有拿过。我的一些在美国和欧洲,甚至香港和台湾的朋友,都已经知道此事,并发邮件来问我情况。我把我的材料也已经发送给他们。

我现在不属于嫌疑犯,因为,如果要逮捕我的话,需要检查机关出具逮捕证。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局只有调查的责任,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没有与我对话,通过正常的渠道询问的情况下(现在他们可以看我写的材料),就下定结论,并在复旦大学老师和同学们中间散布有关我的谣言,这本身就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我是党员,又是上海复旦大学的正规的博士研究生。我恳请复旦大学党委、上海市教委、上海市党委和上海市公安局能够出面查清此事。

毕竟,在我们国家加入WTO后的第一年,在十六大即将召开之际,这件事情的发生也是对我们国家的法制、民主、自由,甚至人权的一次考验。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人民,只要是符合法律,有事实依据的,我都愿意无条件接受。

4、 你在深圳的时候,有没有按揭贷款的房产?据说,在平安你也参加过什么期权委员会(对吗?)?

答:我在深圳从来没有买过任何的房子。如果在深圳有以我的名义,或者以我的父母、妹妹的名义买的任何的房子,都请党和国家没收。同时,也请党和政府认真审查,究竟是谁在深圳、上海、香港和美国的夏威夷等,都拥有豪华别墅?究竟是谁拥有数额惊人的不能够说明来源的资产。

我在上海住在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松花江路2500号复旦大学南区,10号楼402,与田贞余一个房间),您们也去过我的宿舍看过。我在上海还租住一套一房一厅的民房,租期是从2002年1月1日开始,月租金是2000元人民币。难道一个有钱人在上海就不能够买房吗?如果我在上海有任何属于我自己,或者我父母、妹妹的房子,也请政府没收。同时,也请检查机关认真审查,究竟是谁在上海的徐家汇拥有高档公寓一套,在上海的汤臣别墅区拥有价值近1000万人民币的别墅一栋?

我在平安工作期间,平安的长期奖励计划是我与香港太平国际咨询公司(Towers-Perrin)合作完成的。我曾经是平安期权管理委员会的主要执行负责人。但由于我已经离开平安公司将近两年时间,期间我也从来没有将其中的任何真实情况向外人泄露。我不知道您们是从哪里知道的?其实,我在平安工作期间,做的许多工作都没有、不愿、也不必向外人多讲,连我的简历上都看不出。我为马明哲已经牺牲够多的了。

5、 另外,还有些疑问。你在给我们的材料中提到,“一些朋友会帮助你,希望你和马斗个天翻地覆等,”你觉得这些事情可以跟你被“迫害”联系起来吗?你愿意联系起来吗?

答:这些是我一时冲动的情绪话。在我准备起诉马明哲之前,我曾经咨询过一些朋友。有些朋友告诉我,你如果真的要告他,我们会站在正义的一面。

从法律和情理的角度来看,第一,著作权就是应当归真正的作者所有。这些书,尤其是《挑战竞争》,完全是一本个人的学术著作,不涉及任何平安公司的所谓商业机密。第二,书是我写的,稿费自然应当是归我所有。并且,书的写作,是我利用业余时间,利用节假日休息时间,通宵达旦完成的。

我自己在平安工作和在复旦大学读书期间,在香港《信报财经月刊》、《大公报》、台湾《寿险季刊》、《金融研究》等,甚至在美国风险与保险学会的2001年年会上,都以个人名义发表过大量的学术论文,我在中国保险学术研究方面也是有大量的成果和知名度的。(我也不需要靠马明哲来提高我自己的知名度,我早就是一个在国内外小有影响的保险学者)。以稿费来看,我在海外发表的一篇8000字的论文,稿费收入达到将近400美金。而仅《挑战竞争》一本书的字数就达40多万字,以此类推,此书的稿费就应当有2万美金,更不要说是由中国最权威和最著名的商务印书馆出版所带来的社会效应了。所以,我没有过多地向马明哲追究著作权等利益,已经是够意思了。他现在反而恩将仇报。由此,也可以体现一个人的品德和修养。

其实,一些人在这个时候,所做出的一些动作,他们不帮我,其实就是希望马明哲把我狠狠地害一把,把我的愤怒火上浇油,让我以异常的报复心来揭露我所掌握的或者是听到的任何的关于马明哲不利的材料。马明哲这回也是头脑异常糊涂,所做的事情也是异常的愚蠢。

我在平安工作的时候,都尽我最大的可能帮助马明哲维护他的形象,帮助他保持一个智者、学者和仁者的形象。这个时期,也是以他的名义发表大量学术论文的时期。而以我自己名义,在这个时期的学术成果都被埋没了。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离开平安两年时间以后,也许是马明哲的真实面目暴露无疑,也许是他身边的小人太多所出的计谋太烂,更也许是他身边的一些高层人物有意让他采取这样的举措,把我逼急了之后,借我的力量把马明哲从董事长的位置上赶下来。

我也感觉到事情的复杂和险恶,更感谢记者朋友的善意提醒,敬佩记者朋友的敏锐观察。

至于是否愿意联系,我本人不希望把太多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现在事实就是马明哲拿稿费的事情,借助平安保险公司的国有资产,来迫害和陷害我。我这里也恳请您们帮助我呼吁,告诉平安的股东和员工,不要因为马明哲个人的滥用职权和腐败,导致国有资产的损失。

我只是一个小博士研究生,哪里用得到拿平安1000多亿的国有资产来和我这个小人物斗呢?更何况,我和平安公司的感情是深厚的,我希望平安公司能够继续发展壮大,这样,象我这样从平安公司出来的人,也是值得骄傲的。

6、 去年12月中旬的时候,马打电话给谢世荣,他有必要通过自己的对手来说服你吗?有必要把你们的过节告诉别人(?)吗?

答:其实,马明哲或者是他身边的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认为是友邦或者是某些其他的利益群体在背后捣鬼。

坦率地讲,我在准备起诉马明哲之前,除了征求过律师的意见以外,我也曾经以朋友的身份同友邦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徐正广总经理和谢树锦副总经理,以及其他的一些保险业的朋友,例如何志光先生等,征求过意见,他们都劝我要慎重考虑,没有必要一定要走到法律诉讼的途径,有什么事情最好是通过沟通来解决。我的律师在律师函里也明确了协商解决的意见,我们一直是希望息事宁人,不要再互相攻击。

另外,是否起诉马明哲,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情。与任何的公司无关,决定权在我的手上。马明哲不与我来沟通,却找到自己的竞争对手来,其一个险恶用意也是希望把我赶出保险业,希望大家都不要与我交朋友,似乎有些赶尽杀绝的意思。因为,我在复旦大学读2000级的博士研究生,本来希望能够在今年2002年夏天提前毕业,我的博士论文都已经基本写完了,题目是“中国保险业的规模扩张与偿付能力约束:Powers和Shubik保险市场战略博弈模型在中国的应用”。但现在经马明哲这么一害,我是否能够提前毕业已经有问题了,因为现在连复旦大学的门都不敢近。另外,事情没有真正查清楚之前,我如何为自己洗刷他们对我的诬陷也是一个问题。

7、 1月初,你的朋友告诉你马要害你,有没有说怎样害你?

答:其实,马明哲早在2001年10月份在深圳采取强硬的态度说这件事情,到平安人事部门去查我的劳动合同(我和平安的劳动合同早在2000年3月我辞职的时候就已经当面撕碎了),组织有关的人员到财务部去查我的帐物等等,这些消息都是立即有人告诉我的。现在想一想,也许真正想害马明哲的人在平安内部。

马明哲一看查不出我任何的事情,才在2001年12月托了多个关系来找我,希望我不要采取任何的行动。但没有想到,马明哲最终采取了如此卑鄙、下流、疯狂,简直就是流氓的做法。我不知道,我离开平安以后,马明哲身边的人怎么都变成什么样了。

2002年1月初,我深圳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马明哲采取的行动很激烈,要我注意。并且他们还明确告诉我,是找了公安局的人。本来是一件民事纠纷,马明哲却上纲上线、用刑事案件来迫害和陷害我。他也许真的是疯了!!!!!

现在一看利用公安局的阴谋没有得逞,马明哲也许会采取黑社会。我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如果有一天我被发现受害,那一定是马明哲干的。没有任何其他的想害我的人。

8、 1月24日,有人电话找你,你凑巧不在,通过电话你知道是公安来找你,当时你们直接对话了吗?说了些什么?公安来找你,你是不是意想不到?

答:我在电话中直接告诉他们,我正在律师这里。我甚至告诉接电话的人,我在位于南京西路的南证大厦31楼的某某律师事务所,让他们有事直接来找我。但接电话的人不是公安,是友邦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公安一直回避与我通话,也许他们是不敢,也许他们还有更大的隐情。但他们在友邦和复旦大学,都散布谣言,说我在深圳犯了什么重大的罪,要来抓我回深圳。其实,他们连基本的逮捕证、审讯文件等都没有。简直就是乱来。我一看,他们这样,所以也就回避一下。

如前面讲的,公安要来找我,事先深圳的人就已经告诉我了。并且,有人还告诉我说,“马明哲敢对你胡来,你就把他的那些事情都捅出来”。我心里明白,他们是要害马明哲。我这里也奉劝马明哲一下,请他仔细考虑清楚,究竟是谁要害他。我在2001年10月份与他的秘书王继辉通电话的时候,请他转达给马明哲的第一点意见就是,“我不想害马总,也请马总不要害我”。

9、 公安来了,律师也退出了,几乎同时出现,在你看来是马在起作用?

答:可以肯定地讲,马明哲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的。律师不是怕公安,而是怕得罪了马明哲以后,律师事务所与平安保险公司所建立的利益联系受到影响。

坦率地讲,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律师。我找了好几个我以前在复旦大学的律师朋友,当他们一听说是平安保险公司的董事长马明哲,都以利益联系为由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另外有一个复旦大学的律师,收费很贵,要收6万元,也许他真的相信马明哲的造谣,认为我很有钱。我连6000元的现金现在都拿不出来,更何况是6万元。

其实,事实很明显,深圳市福田公安局的人跑到上海来,拉着黄浦区的公安跑到复旦大学(杨浦区)校园里来,在身穿便衣并没有出示任何有效的法律文件的情况下,将一名与此事没有任何关系的、无辜的田贞余同学非法扣押、审讯和伤害达9个多小时。公安总计来了5个人,值得吗?

(完成于2002年2月3日星期日凌晨0:44)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来自一名受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求救信和声明!!!!
  • 吴征的复旦文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