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来自一名受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求救信和声明!!!!

【博讯2月02日消息】 各位领导、老师、同学和正义的新闻工作者:

您们好!

我是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2000级博士研究生(学号000528)、中国共产党党员,胡坤。现将我遭受马明哲(平安保险公司董事长,电话:0755-2262888转,或0755-2438525,2438526,13808800299,13808800311)迫害和陷害的事情向您们做一个报告,并恳请您们能够援助我这个博士研究生。

1997年6月-2000年3月期间,我曾经在平安保险公司工作,其中,1998年2月-2000年2月期间,我在平安保险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工作。工作期间,我除了通宵达旦帮助公司撰写了大量的内部文件,包括市场研究、企业内部改革、战略规划等方面的文件以外,还帮助马明哲个人撰写了《繁荣危机》(1998年11月香港华光报业有限公司)、《挑战竞争》(1999年12月商务印书馆)两部学术著作,并帮助马明哲撰写了大量的学术文章,包括以马明哲个人名义发表在《人民日报》和《中国证券报》上的文章。另外,以马明哲个人名义出版的《平安理念》、《平安新语》和《平安故事》,我也是第二次出版时的主要稿件修改负责人。

这些以个人名义发表的著作,出版社按照常规给作者个人(名义上是马明哲)支付一定数量的稿费,按照马明哲的意思,稿费由我领取并归我个人所有。其中,商务印书馆出具的给个人的稿费清单,我已经拖我的同学转交给了党组织、复旦大学和有关的领导。《挑战竞争》的海外繁体字版的版权,还被台湾保险行销集团购买,稿费2000美金也是马明哲通知我以后,我请我的同学田贞余(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也是我的室友,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10号楼402室,电话:021-65647256,13701671861)于2000年6月份左右(此时,我已经离开平安保险公司)代我从马明哲的办公室领取的。

但是,在事情都已经经过将近2年之后,马明哲突然间以我非法侵占公司资产为由,向深圳市福田公安局对我进行诬告。其实,我拿的这总计7万元的稿费,是经马明哲同意的,马明哲是明明知道的,也知道这是给个人的稿费(我们有出版社出具的给个人的稿费凭证)。但马明哲却告诉深圳市福田公安局的有关人员说这是公司的资产。

深圳市福田公安局的有关人员在没有对复旦大学党组织和校领导做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通过非法的程序于2002年1月25日(星期五)潜入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由于我当时外出,不在学校。深圳市福田公安局的有关人员居然将我的室友田贞余同学,非法扣押和审讯长达9多个小时。(从下午6:00左右,至第二天凌晨3点多)。

由于马明哲的诬告,使得深圳市福田公安人员对我的问题有了很大的误解。马明哲同时还四处散布谣言,说我在深圳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说我在深圳有房子等。请党组织和有关的领导调查,我以一个党员的身份“坦白”,我在深圳没有任何的资产,更没有任何房产。其实,我在上海也没有任何的房产,我的资产完全符合我一个工作过3年的人的身份。

请您们能够帮助我这名受迫害的博士研究生,恳请您们调查事实的真相。作为一名党员,我深信我们国家已经是一个法治、民主和自由的国家。我也相信,事实真相的公布一定会将真正的腐败分子绳之以法的。

胡坤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博士研究生中国共产党党员沈阳军区大连陆军学院预备役军官美国风险与保险学会(American Risk and Insurance Association)会员(第三封信,写于2002年1月30日星期三)

来自一名受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声明

各位领导、老师、同学和正义的新闻工作者:

您们好!

马明哲(平安保险公司董事长)滥用职权,对我进行诬告的事件,目前已经波及到对复旦大学、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使得复旦大学校园内不得安宁,并且危及到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的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为此,我向复旦大学的领导、老师和同学们表示最衷心的歉意。

我作为一名党员,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人民。伴随着事实真相的公布,真正的腐败分子一定会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被绳之以法的。

同时,我警告马明哲先生,请他将矛头直接对准我个人,不要伤及无辜,更不要对我所在的复旦大学的老师们和同学们(例如,与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的我的同学田贞余,被非法扣留和审讯长达9个多小时,并且被殴打至伤,我的一些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老师们也遭到不同程度的威胁)造成任何的伤害。

同时,我也要提醒平安保险公司的广大股东和员工,要清醒地认识到马明哲在此事的处理过程中的险恶用心。他滥用职权,以公谋私,利用平安保险公司的资源来对复旦大学、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进行迫害和伤害,打击报复我这个弱小的博士研究生。马明哲就是希望在此事上,无中生有,将自己的风险与整个公司的风险联系在一起。

平安保险公司是我人生工作中的第一家公司,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的初恋。我自己也曾经无比投入地为平安保险公司的发展倾注了大量的智慧和劳动,我也有很多善良的同事和朋友还在平安保险公司工作。平安保险公司是中国最好的保险公司,请大家警惕,不要由于马明哲个人的原因,尤其是由于马明哲私利的考虑,在此次陷害和迫害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事件中,使得平安保险公司的商誉受到任何的伤害,更不要造成国家资产的损失。

我只是一个复旦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没有必要动用深圳福田公安局两名干警,加上上海黄浦区的三名干警来对付我,(复旦大学属于上海杨浦区,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应当由上海市杨浦区的公安出面),更没有任何的必要,而允许马明哲拿整个平安保险公司的资源来对付我这么一个小人物,是不是有些“炮打蚊子”之嫌。马明哲完全可以找个黑社会(他也完全做得到),把我这个小人物黑了。但即使把我这个小人物给黑了,马明哲最终也难逃真正的法律的制裁。

关于马明哲对我的两项诬陷指控,主要集中在两件事情上,第一,非法侵占公司资产;第二,泄露公司机密。

首先,我拿的是稿费。这个稿费是给个人的,出版社出具的稿费清单上写明是给马明哲个人的。马明哲是知道此事的,并且也是他给我的稿费。而之所以要把稿费给我,是因为,我才是书的真正作者,是法律上的著作权所有者。而马明哲在公开的和私下的场合里,包括给深圳市福田公安局的诬陷中,都讲,说我拿了他的印刷费回扣。可以坦率地讲,印刷厂是马明哲指定的印刷厂,深圳市中华商务印刷厂,与印刷厂的联系是马明哲指派专人进行的,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虽然也曾陪同平安公司财务部的有关负责人和领导到该厂考察过,但我没有任何亲属和朋友在这个厂工作,我更从来没有在印刷厂拿过一分钱。这里也恳请深圳市福田区公安部门的有关同志,在查清事实之后,再行动。

第二,马明哲控告我泄露公司机密。而我又知道什么机密?我在平安保险公司工作期间,主要从事保险市场研究、企业战略规划、架构重组、内部改革方案设计等工作,从来没有直接接触任何的平安公司的财务机密和电脑机密。

另外,我和平安保险公司的合同早在2000年3月份就已经终止,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的“禁业协议”。而我从平安保险公司辞职之后,又一直在复旦大学读博士研究生。我已经拿我的将近两年的工资收入为代价,在复旦大学读正规的国家计划内培养的博士。并且,从法律的角度,我又有什么必要为你马明哲这样要诬陷我的人保守什么“机密”呢?

马明哲无中生有拿这两个理由,希望能够将我以“合法的名义和非法的途径”,把我抓到深圳。在深圳,马明哲苦心经营十数年,他又是深圳市政协常委,在深圳的黑白两道都可以呼风唤雨。所以,他在此次事件中,就是希望把我抓到深圳,再想办法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对我这样的的一个党员、博士研究生进行迫害。

我恳请党中央、国务院,恳请上海市的有关领导和广东省的有关领导,能够派专人调查此事。我一个人的事情不要紧,受迫害也最终会被党和政府平反的。但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是无辜的,我不希望这件事伤害到我在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

同时,我也恳请平安保险公司的股东们和广大的员工,不要让马明哲拿整个平安保险公司的国有资产来作赌注,更不要让马明哲再继续滥用职权诬陷和迫害我这样的一个博士研究生。

如果马明哲认为,和我之间有任何的个人恩怨,请您马明哲博士直接把矛头对准我。

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人民。在中国加入WTO之后的第一年,在我们的国家正在按照江泽民总书记“三个代表”的指引下,迈向更加法治、民主和开放的社会的过程中,我深信事实的公布必然将会把真正的腐败分子给予法律的制裁的。

胡坤中国共产党党员(1997年入党)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博士研究生(学号000528)沈阳军区大连陆军学院预备役军官美国风险与保险学会(American Risk and Insurance Association)会员Email: [email protected]

(第四封信,写于2002年2月1日星期五,凌晨六点)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同学和新闻单位的编辑同志:

我是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2000级的博士研究生。现将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及其董事长马明哲先生对我的迫害和诬告等有关问题向您们反映,恳请您们能够帮助我!!!

大概是在2002年1月初左右,深圳的朋友就曾告诉我,说马明哲正在准备要害我,让我警觉一些。于是,我就找了我的律师,上海某律师事务所的两个律师。(我早在去年,2001年,10月份就已经委托这两个律师帮助我解决有关的法律纠纷。但没有想到的是,由于该律师集团与平安保险公司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联系,也许是迫于马明哲的压力,这两个律师在公安来到上海以后,迫于律师事务所的压力,忽然提出不大方便接手这个案子。我们的代理合同都已经签署,并且我已经预先支付了他们3000元人民币的律师费。所以,可以想象马明哲的势力。同时,一些先前都答应要帮助我的朋友,有许多也都在这个时候临阵变节。也许,他们更希望我和马明哲斗个天翻地覆。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故事,我们今天不多说了。最让我感大欣慰的是,还有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还有正义的新闻工作者,还有我的家人信任和帮助我。)

1月24日(星期四),上午我在家里休息,下午我到友邦保险(我在该公司实习)的办公室,大概下午3点钟左右我就赶到位于南京西路南证大厦31楼的某律师集团,与我的两位律师讨论有关法律的问题,以及马明哲所可能采取的动作。大概是在下午4:00左右,公司秘书沈小姐打电话给我,说有人找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公司。我请她帮我把电话转到找我的人那里。找我的人就是不肯接电话。后来,公司物业管理部的小陈接了电话,就是问我今天回不回公司。同时,我也通过电话了解到,是深圳福田公安局的人在上海黄浦公安分局的人的陪同下,来到公司。他们还在公司上下散布,说我犯了什么大罪,要逮扑我。(事后证明,他们连根本的法律逮扑证,甚至询问的法律证件都没有。)我随即通过电话告诉他们,我是复旦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在友邦保险公司只是实习,他们要找我,可以直接到复旦大学来找我。

在和律师沟通完之后,我即回家休息。大概是晚上7:00左右,我把我在复旦大学的室友田贞余(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2000级博士研究生,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10号楼402室,电话65647256,13701671861)约到人民广场,我们一起在上海大剧院侧门对面的顺风饭店一起吃饭。在吃饭的时候,我把有关的情况下他进行了说明。饭后,我和他一起回到了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10号楼402。当晚,我在复旦大学宿舍里休息,当时,我利用这个时间还把有关的证据找到(包括稿费收据的复印件)。第二天一早,我将有关的材料复印好,交给了田贞余,随即,我就又赶到律师那里。 一个上午,我都在和律师商量有关可能出现的情况。我的这两个律师也是尽最大可能帮助我。后来,是由于律师事务所的压力,其实是马明哲的压力,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建议我再找新的律师。

中午,我和律师一起吃的中饭。饭后,我即回到住处休息。大概是在下午5点多的时候,田贞余打电话告诉我,说宿舍楼下的看门阿姨上来,说有我一份挂号信,让我去拿。我就请田贞余帮我去拿。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是深圳福田公安局的人,非法潜入到复旦大学来抓人。(正常的程序,应当是要找复旦大学所在的上海杨浦公安分局)随即,这些人以合法的名义进行了非法的勾当。将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我的同学田贞余非法扣押和审讯到凌晨三点,并且没有通知我们所在的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有关领导。(我和田贞余还都是中共党员,他们更没有通知党组织。)根据我后来了解的情况,田贞余一进门,就被他们放到在地,然后就是威胁。大家想一想,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深圳福田区公安局的干警胆敢在世界著名的复旦大学动粗。

我看到他们采取了非法的手段,我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于是,我穿上衣服,就离开了我的住所。我身上只有我的银行卡和少量的现金。又取了些钱之后,我就到一家网吧里面,写了一份材料,就是我发给您们的那封信(见下面)。随后,我就消失了。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在哪里!!!!!

同时,请您们帮助我转告我的老师、同学和我父母亲人,我是无辜的和清白的。我只拿了稿费,这稿费马明哲是知道的,又是他给我的。而我只所以敢拿给马明哲个人的稿费,就是因为书是我写的。为什么事情发生在2000年年中,马明哲在明明知道事情经过的情况下,到将近两年后的今天,又拿这件事情来威胁我!!!!并且诬告我贪污公司资产,并且散布谣言,说我在深圳有巨额资产来源不明,在深圳还有房产。其实,我在深圳的银行帐户早在2000年国庆节我去深圳办理一些手续的时候,就已经将钱取走,并且那些钱全部都是我在公司工作时的工资收入和稿费收入(我在平安工作期间,在香港《大公报》‘《中国证券报》、《经理人》、《金融早报》、《上海保险》、《经济学消息报》等上面,都以个人的名义发表了一些文章,并合法获得我应得的稿费收入)。

事情最终会水落石出的。我看过很多美国的警匪片,好人都是在最初被冤枉,而最后,坏人最终也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是党员,是沈阳军区大连陆军学院培养出来的预备役军官,也是复旦大学的正规博士研究生,我也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同社会的黑暗面斗争。

但同时,我也恳请复旦大学的领导、请求正义的新闻工作者,请求善良的社会公众关心这件事情。

谢谢!!!

胡坤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2000级博士研究生(学号000528)

我父母家的电话是,0917-3211880(第二封信,写于2002年一月29日星期二)

给位领导:

您们好!由于最近新闻媒体揭露了一些平安保险公司的黑幕,该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兼CEO兼党委书记马明哲博士,将这些事情与我联系在一起。

另外,我在平安工作期间,帮马明哲写了大量的书,他一直非常忌讳别人知道;尤其是其他的一些事情。所以,他现在已经将我视为他最大的威胁,甚至要迫害我。

最近,他找了深圳市福田公安局的人,跑到上海来,拿着莫须有的罪名,想陷害和威胁我。马明哲和深圳市的政府官员有着密切的联系,深圳市公安局也有他的好朋友。深圳市公安局的人到上海来,居然躲着复旦大学,悄悄地潜入复旦大学南区研究生宿舍,想直接把我带回深圳审问。这已经不符合法律程序。并且,马明哲想拿给个人的“稿费”的事情来污蔑和迫害我,稿费总计也就是7万元钱。

目前,复旦大学的老师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我的同学们也大概知道一些马明哲想迫害我的事情,甚至连我的许多在保险公司的好朋友们都已经义愤填膺。大家都认为,马明哲把一个曾经通宵达旦帮助过他的人进行如此的迫害,实在是难平民愤。复旦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现在也正在同这个潜伏到复旦大学来的深圳市“公安”周旋。

事情的起因大概是这样的:

我于1997年6月至2000年3月在平安保险公司工作,其中在1998年2月到2000年2月期间,都在平安的董事长办公室工作。

工作期间,除了公司的业务需要,帮助马明哲写了大量的公司内部报告以外,主要包括平安系统的年度报告,马明哲的主要讲话,尤其是平安分业经营改革的全部文件(包括以麦肯锡公司名义制作的两本报告),我还为马明哲个人写了大量的公开发表的论文和著作。这其中主要包括:《繁荣危机》(香港华光报业有限公司1998年11月出版)、《挑战竞争》(商务印书馆1999年12月出版),以及马明哲以个人名义发表在《人民日报》、《中国证券报》等上面的文章。平安以马明哲个人名义出版平安企业文化系列丛书,包括《平安新语》、《平安理念》、《平安故事》,在由商务印书馆出第二版时,我也是最主要的稿件修改者。

这些书的出版,全部都是经马明哲自己授意,由他个人或者由平安公司签署合同进行出版的。按照出版著作的惯例,出版社要向作者支付一定的稿酬,作为对知识产权的尊重。马明哲将这些公开发表的著作的稿费,部分或全部地给了我。有些是由我去取回的,按照马明哲的意见,由我获得的。包括,《挑战竞争》在海外由台湾保险行销集团出版以后的2000美金稿费,也是在我离开公司以后,由我的同学田贞余接到马明哲的通知以后,在深圳八卦岭的平安大厦马明哲办公室领取的。

2000年3月,我从平安辞职,考入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攻读博士学位(国家计划内招生,公费培养。目前,我的档案和户口都在复旦大学)。这期间,由于成绩优异,我还获得了2000-2001年度的复旦大学一等奖学金(世川良一奖学金)。

在复旦大学读书期间,我还帮助美国林肯金融集团(Lincoln Financial Group)完成了一份关于中国人寿保险市场和再保险市场的研究报告(报告没有涉及任何有关平安保险公司的商业机密),并应该集团的邀请于2001年2月,到美国接受了该集团举办的“林肯执行官培训计划(Lincoln Executive Education Program)。回国后,我一方面在复旦大学继续从事我的学业,另一方面在一些保险公司从事企业咨询顾问工作,包括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和新近设立的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中国保险业的很多高层领导,都曾经是平安保险跳槽出来的,我和他们的许多人也都很熟悉,许多人也都是好朋友。

2001年10月份左右,上海成立了一家新的保险公司,太平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尤其是,伴随着中国加入WTO,更多的中、外保险机构将纷纷成立。平安保险由于内部管理和外部竞争的原因,一些主要的业务骨干纷纷跳槽。同时,市场的竞争中,也有一些公司相互采取了一些比较恶劣的竞争手段。包括写诬告信等。

事实上,在中国的保险市场上,马明哲得罪过的人非常多,甚至连公司内部的一些人都对他是敢怒不敢言。但没有想到的是,我的一些朋友善意的告诉我,由于我离开了平安保险公司,使得马明哲对我也怀恨在心,在我的背后说了许多不好的话。

我于2001年10月份打电话到马明哲的办公室,希望能够同他沟通一下。因为,相互之间的诋毁必然会对双方都不利。更何况,我现在还在学校里读书,我也不想参与到市场竞争中的勾心斗角中。但马明哲对我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这使得我更加相信我的朋友们说的话,也使得我对马明哲非常的厌恶。

于是,我在20001年10月份,找到了律师,希望能够就这些事情引起马明哲的注意,不要再从事任何不利于对方的事情。在律师的建议下,我们就有关《挑战竞争》一书的著作权问题给马明哲发了一份律师函。因为,这本书从头到尾,全部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我现在还保留了部分的手稿和读书笔记。马明哲收到律师函以后,开始还比较重视,找了他的秘书王继辉(电话:13808800311)来与我沟通。

我告诉他,请他转告马总:第一,我不希望伤害他,也更不希望他伤害我;第二,请他征求一下自己律师的意见,了解事情的经过;第三,请马总仔细回忆一下,为什么事情会搞到这样需要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第四,我对马总很尊敬,虽然心里有怨气。

我对马明哲可以说是够意思了。其实,我原本也没有,更不敢想要伤害他。我在平安帮他和公司加班加点作了大量的工作,2年时间里一直是超负荷的工作。除了公司的繁忙的事务以外,我还帮他一年写一本书,包括《繁荣危机》(1998年年底)和《挑战竞争》(1999年年底)。我的身体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当时,我离开平安的理由,也是提出来要到复旦大学继续读书,也是希望自己能够休息一下。

但我在深圳的朋友们后来告诉我,马明哲收到这封律师函以后,异常的恼怒,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态度,去查我的劳动合同,去查我在公司的财务情况。其实,第一,著作权是个人的人身权,谁写的就是谁的;第二,我在平安工作期间,主要是负责写报告,几乎从来与财务没有任何的直接接触。

一看这样找不到我的什么把柄,马明哲在2001年12月中旬,多次打电话找美国国际集团副董事长和美国友邦保险公司董事长谢世荣先生,请求他帮忙劝我不要告他。同时,他又找到了平安的副总经理张子欣,专门来到上海,找到美国友邦保险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徐正广先生,请他们帮他找我,不要告他。

我都已经基本平息下去了。我的律师多次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真的要起诉,我都说要再好好想想。主要是,第一,这么多朋友都打招呼给我,我也不好拨他们的面子。第二,马总毕竟是我曾经非常非常尊敬的人,我自己也不愿意去伤害他。

但事实表明,我实在是太善良了。马明哲居然用了缓兵之计,他在背后秘密地策划了一个阴谋。因为,我没有任何的事情,在平安工作期间,我只负责通宵达旦写报告,进行大量的战略规划、市场研究等方面的工作。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实权。更多的是一个智囊、或者按照一些人的讲法,是一个”枪手“的角色。

我所做过的很多事情,很多根本就没有办法、也没有必要去和别人讲。大部分的劳动成果,都默默无闻地奉献给了尊敬的马总。

作为对我工作的奖励,马总于1999年年底(也就是在《挑战竞争》完成以后),奖励给我了5万股的合股基金。但没有想到,在我离开平安的时候,马总居然告诉我,这个奖励取消。而我当时连合股基金的股权证都已经拿到了。临离开平安之际,马明哲与我谈话,告诉我,“稿费都归你。既然你拿了稿费,那么这个钱就不要计较了”。

我当时由于急于摆脱公司对我的控制,因为我在2000年3月中下旬提出辞职,而复旦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是在2000年4月7-8日举行的。所以,我也没有多想,也没有必要去跟他争执。

我离开平安时,和当初在平安工作时一样,对马总都是无比的尊敬和服从的。甚至在我回到上海以后,台湾保险界的一位资深人士私下问我,马总这个人到底怎么样,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认为平安是目前中国最好的公司,马总是我最敬佩的人”。

但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许事实和社会的舆论可以清楚的判别一个人的真正的品行。

在马总的逼迫下,我知道马总对我已经下了黑手。我必须通过正确的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我已经与我的律师多次磋商,大家的一致意见是必须马上启动对马总的司法程序。而这又正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事实的公布只能是马总自己必须接受社会公众对事实的审查,也许这正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也正是他千方百计威胁和逼迫我的原因。

相信,伴随着通过合法程序的揭露,事实最终会大白人间的。

同时,也恳请您们能够帮助我这个弱者。毕竟,我只是复旦大学的一个博士研究生,而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掌握着上千亿国有资产的金融大鄂。

恳请您们支持一个弱者!!!谢谢!!!!

胡坤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2000级(第一封信,写于2002年1月26日星期六凌晨)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