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从人造处女膜到假文凭 我们需要净化些什么

【博讯1月10日消息】 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都有假的。一个王海是远远不够了,况且,有的假,是他无法去打的。比如假乳房,比如假处女膜。

  为什么要造假,无非是想通过假来弥补真之不足。归纳起来有主客观两种原因:一为 了心理上的自我满足;二为了获得社会的认可。

  先说乳房吧,乳房的功能主要是哺乳,婴幼儿离不开它。这是女性的基本生理功能,也是母性的最好体现。这一点,男子无论如何无法取代女性。

  如今,打开电视,满眼是丰乳广告,高耸坚挺的乳房在你眼前晃来晃去。丰满得“新鲜蹦出来”的女模特挺着“大大”的双乳向受众卖弄风情:“做女人‘挺’好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目的是推出丰乳产品。现在什么都要“做大”。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目的就是把经济这块“蛋糕”“做大”。

  连带着女人的乳房也要大起来。

  于是乎,满大街的时髦女人,在一夜之间,突然都被“做大”了。

  就连一些未成年的少女也“挺”起来了,娃娃脸,超成熟女人的胸。可笑。

  其实,亚洲黄种人的体态是同欧美白种人不同的。身体各部位的尺寸应该是按照比例大致匀称的。亚洲人的身材本来就比欧洲人来的小些、低些、平些。

  如果身体的某个部位猛然大起来高起来,那么就可能是出现了某种病变。比如,谁摔了一跤,身上就可能起个大包——又红又肿。当然,你不用猜疑,大街上那些高耸的乳房是被“打”出来、“撞”出来、“摔”出来的。

  但是,如果你具备一点生理常识,你就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那是用各种方法“做”出来的,是假的。

  据说,现在到了哺乳期而不能哺乳的女性越来越多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乳房越涨越大,成为一种象征,别以为我们又回到了原始社会,遇上了生殖崇拜的图腾。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高乳房其实已经彻底物化了,成为金钱世界里的新图腾。

  人是自然之子,女性要的是健康之美,自然之美,灵魂之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假乳房总有一天会塌下去的,医学专家早告诫过了。

  大约从5、6年前起,中国又出了一件“新鲜”事,一些医院开始做起针对处女膜的手术来,有人把这种手术叫做处女膜修补术,后来有人出来更正,说是应该叫做处女膜再造术。

  据专家考证,处女膜修补手术最早出现在十九世纪的欧洲。随着当时经济的飞速发展,城市人口日趋繁多,膨胀的欲望、混乱的性交易,使得梅毒大规模地流传起来。这样就出现妓女去做修补手术伪造“处女妓”,以消除当时无药可救的梅毒恐慌引起的性恐慌。当青霉素的出现解决了梅毒恐慌后,处女膜修补手术也跟着衰退。七十年代,又在日本流行过一阵,但很快就消退了。

  现在的中国社会,性观念比从前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可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些人一方面放纵着自己,纵欲无度,把性开放、性滥交当时髦;另一方面,却仍想以“处女”自居。

  最放荡最“时髦”的行为同最传统的道德交织在一起。最终,还是“处女情结”占了上风。可惜。只能以假来乱真。

  然而,处女膜完好能说明性的贞洁吗?现代的性伦理观念告诉我们,真正的纯洁应该是灵与肉的一致和谐。真正应该修补的是社会性道德观念的缺失。

  应该说,做不做处女膜修补术,是当事人的隐私,世人本不该说三道四,不过,对于真正的处女,毕竟有点不公平。尤其是,“三陪女”、卖淫女也来玩这个,目的是从嫖客的口袋里赚大钱。那到还罢了,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但是,有的三陪女显然目光远大,她们通过修补“精神处女膜”混入了官场,当上了局长。

  湖北省荆门市的三陪女陈丽,以正式党员、正科级干部身份和大学本科学历的条件(当然是假的,属于修补了的“精神处女膜”),调入荆门市掇刀开发区工委宣传部,被任命为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并准备出任宣传部副部长。最后买凶杀人灭口,最终自然是身败名裂。

  可怕,“精神处女膜”修补术看来远没有处女膜修补术那么简单。

  这几年,假文凭也开始流行起来。在一些大中城市,凡有人才市场活动,必有一批文凭贩子在市场里外,公开兜售。

  据报道,日前在武汉举行的“中国武汉人才市场2000年秋季交流大会”上,应聘者中竟约有六分之一的人持假文凭。

  一个湖南娄底的农民,摇身变成了“香港证件集团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的经理,短短2个月,这个目不识丁的中年男人竟给二三十人“颁发”了从硕士到厨师的各种文凭、证书。

  市场竞争无处不在,竞争手段也各不相同。南京街头的文凭贩子居然打开了价格大战。

  在石家庄市,“代办证件、文凭”之类的非法广告。明目张胆地“挺进”入了大学校园。

  以上这些,不过是无数荒唐事例中的几起典型罢了。看了之后,让我们想起了《儒林外史》或者是《死魂灵》中的某些情节。

  再回头来看,文凭到底是什么?文凭是一个人学历的证明。学历并不能很充分的证明一个人的能力。尤其在中国,由于教育体制存在着严重的缺陷,高学历低能力的现象十分普遍。

  文凭只是一张纸,可是就是为了这一张纸,有多少人为了它“抛头颅洒热血”,有多少人为了它痴迷癫狂。不久前,广东、湖南等地先后爆出高考舞弊的丑闻,就说明了文凭已经成了很多中国人心中的“偶像”,为了它,可以不择手段,可以把道德良知法律制度抛在脑后。

  中国人的文凭情结,是那么根深蒂固。一方面是出于传统的影响,古代的科举制度,金榜题名,状元及第,衣锦还乡,还在迷惑着国人。

  另一方面,却是市场经济下社会竞争使然。现在,要找一个体面一点薪水高一点的工作,没有一定的学历文凭是绝对不成的。而且,一些用人单位,存在着用人“高消费”的倾向,不管是什么职位学历越高越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误区。

  瓦特发明了蒸汽机,可他只是个修理工。大发明家爱迪生只有小学学历。微软之父比尔*盖茨连大学都未读完。

  看看中国,数学家华罗庚终身只有初中毕业文凭。但他却开创了中国的数学学派。带出了一大批博士教授。

  建国五十年来,中国的高等教育培养了数量巨大的社会科学领域里的博士教授专家,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被认可为“思想家”。

  要想杜绝假文凭,除了加大打击力度外。必须从根子上入手,彻底整治我们的教育体制教育观念。从根本上扭转人们对文凭的迷信和膜拜。

  假作真时真亦假。那么多的假,让我们防不胜防,也让真失去了意义。

  有一天,真善美彻底被假恶丑取代了。整个世界就要黑白颠倒善恶不分了。

  但是,我并没有“社会洁癖症”。如果这个世界全剩下了真,那也是不可想象的。我不相信理想国会来降临此岸世界。况且,就连“真空”也不全是空。

  我只是希望人与人之间多一点真情实感少一点虚情假意。“只要人间充满了爱,世界就会变的更美好”,信乎?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拿什么作为自己的“文凭”?!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