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屈死蒙冤案 倍受关注【博讯特稿】

【博讯12月04日消息】 本人名叫张兰金,女,74岁,福建省福清市宏路镇前亭村人,系台属。

2000年9月10日晚8时许,我的侄子蔡力杰(系下岗工人)在福清多福大酒店门岗值班履行岗位职责时,被该酒店仓管员韩春等人当场活活打死在工作岗位上。由于这起一目了然的凶杀案在审办过程中扑朔迷离,引起了群众的强烈愤慨,海外侨胞也为之震惊,一些侨团、侨胞纷纷向国内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海外媒体也对我侄不平的遭遇进行报道;公安部领导对此案也很重视,并派人下来了解情况;福建省公安厅陈由诚厅长还亲自接待受害者家属,并对此案做了指示;中共福州市市委书记何立峰先生也批示“此案要从速、从严查办”;中央和省领导、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福建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福州市市长以及国内的一些媒体和法学专家也都以不同方式关注着此命案,但罪大恶极的凶手韩春能否受到法律的严惩,正义能否得以伸张?

■ 一手遮天翻云覆雨

由于凶手韩春是多福大酒店老板之子郑言松的“肝胆兄弟”,因此,韩春一向恃强凌弱,人们对他退避三舍,稍作调查不难了解其斑斑恶迹。当晚命案发生后,郑言松一伙经过三、四个小时的精心策划部署,最后才将此噩耗电话通知受害者家属,并串通一气捏造了许多事实来欺骗我们。更有甚者,身为福清市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叶宝华,面对惨案却一手遮天。

2000年9月11日上午8时许,在林孜局长等领导被蒙蔽、对此命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按照叶宝华既定的预谋,一方面,叶宝华一伙暗地里到多福大酒店407房找我们, 这位李纪周式的传奇人物为了骗取我们的信任宣称:“我是福清的清官,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到宋克宁( 原福清市委书记)办公室去买官卖官”,并吹嘘市里有事均是找他, 软硬兼施责令我们尽快埋尸。当我们要求追究郑言松欺骗的责任时,叶宝华非但毫无义愤,反而极力为其辩解;与此同时,叶宝华另一方面暗中指使薛晓捷等人到福清医院对我侄进行尸检。

尸检时,几十人亲眼目睹我侄被打得遍体鳞伤,头部外伤、颅底骨折、脑挫裂伤、颅内出血(有福清医院抢救记录),广泛性脑挫裂伤,内脏多处出血、淤血(有福建省医学院病理室报告),双耳紫黑,胸部有多处被直径约2公分钢管捅击呈圆环的紫色伤痕,以及多处被皮鞋踢打呈弧条状的紫色伤痕,左肋间肌处有一大块出血伤痕,左肋骨下方腹部有一道长约7公分的挫伤伤痕,左肺下部紫黑一大块(有几十人目击尸体证明)……,凶手之残忍可见一斑。但面对伤痕累累的死者,薛晓捷尸检后竟还故意散布说:“不像被人打死”,其法医鉴定仅称我侄左胸部乳头处有两处弧条状的擦伤,左胸锁骨中线第4、5肋间肌处出血6×4厘米。试问:既然我侄胸部的那些伤痕是弧条状而不是直线状,怎么会是擦伤呢?左肋间肌有一块6×4厘米如此之大的出血伤痕,而尸表怎么会没有明显的损伤呢?显然,薛晓捷等人欲盖弥彰。虽然福建省公安厅陈由诚厅长亲自对此事做了指示,但薛晓捷等法医对我们提出的许多问题总是支支吾吾,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

■诡计败露恼羞成怒

由于9月11 日薛晓捷等人在福清医院尸检后故意散布说:“不像被人打死”,于是我们甚感不安,并于9月11日傍晚5时多向林孜局长和吴星明副局长(分管刑侦)反映案情被歪曲。两位领导十分关心此案,并于9月12日上午9时许由吴副局长带了福州市局法医来我们村为我侄作复检。

我们的这一举动,打破了叶宝华“尽快埋尸”的预谋,于是连他亲口讲过“叫多福大酒店送花圈,办祭礼告慰死者”的诺言也成了泡影。多福大酒店更是对我侄之死置若罔闻,毫无人道可言。9月13 日晚,几十位死者的母婶叔伯和亲人自发到多福大酒店要求老板接见,酌商命案事宜(我们到酒店后不打、不骂、不砸,没损坏酒店任何东西)。不料,老板竟毫不理睬我们,拒不接见。更意想不到的是,叶宝华这天早已坐镇酒店。当晚约9时, 吃饱喝足的叶宝华霸气十足地来到酒店大厅,不问青红皂白一出场他就冲着我们肆无肆惮地骂娘,明目张胆地叫嚣:“我就是这么霸,我当一日局长就用一天权”,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宣称:“我就是多福酒店老板”,并当众扬言:“我是福清老板”,“林局长算什么?”,同时趾高气扬调来警力威胁我们。难道对于自以为功高盖主的叶宝华来说就没有法理可言?

■巧言令色 弄虚作假

在此案引起中纪委、监察部等有关部门的关注并对之进行调查后,叶宝华为了推脱责任,又捏造了许多事实来欺骗上级领导,谎称:2000年9月13日晚,两百名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多福大酒店,他本人先是对群众进行耐心的思想教育…….而个别人未经深入调查就片面的认定有关叶宝华的问题严重失实.相信只要到群众中了解一下,就不难辨明究竟是有关叶宝华的问题严重失实,还是个别人为袒护叶宝华编造假话搪塞中央有关部门调查.难怪叶宝华宣称自己是福清老板.

事实胜于雄辩,在铁的事实面前,叶宝华之流巧言令色、破绽百出的狡辩不攻自破;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其惯用的捏造事实、混淆视听的伎俩暴露无遗.但为什么却总揭不开叶宝华那伪善的面具呢?

■案件复杂民愤难平

今年5月8日,我侄命案一审由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福清市法院开庭审理。但令人不解的是,直至开庭当天,法院也没有依法通知原告出庭听审,原定上午开庭,但时至当天上午10时20分还不见法官们的影子,数百位旁听的群众怨声四起后,审案人员才漫不经心到庭。庭审时,审案人员特意低声说话,群众一再要求开扩音器但都遭拒绝,难道庭审也怕被群众听见?庭审仅进行一个小时左右就草草收场。

韩春在法庭上毫不讳言自己当晚喝了酒,并承认他回到家还吐了……。韩春归案后也曾多次向侦查部门供认他当晚喝了酒。当侦查人员问他喝了多少酒,他不敢正面回答,只是回避说:“我有些头晕,我与那位门卫(蔡力杰)不知怎么吵起来,后来,才知道有两人来劝我……”。由此可见,韩春是酗酒后,于当晚八时许(韩春下班后三个多小时,已过正常打卡时间),来到门岗要打卡,滋事生非,而与我侄发生争执。可福州市某检察官却不分是非曲直,凭空臆断:“韩春在打卡时敂因琐事与蔡力杰发生争执……”

做案当晚,现场目击者见我侄被逼打退到10米多远的自行车停放处,危在旦夕,赶紧去叫人,几分钟后当来人赶到现场时,我侄已被打倒在地,不能动弹,当场死亡(晚8时45分左右被打倒在地, 当晚约9时未经抢救医生就诊断我侄已死亡),而韩春还不肯罢休, 被人强行拉开后才骑着自行车逃离现场。事后几十人亲眼目睹我侄被打得遍体鳞伤。从福清市医院抢救记录、福建省医学院病理室报告以及有争议的法医鉴定中也都可以看到我侄被殴打的惨烈情况,而韩春却毫发无损。可见,当时我侄被练过武的韩春用凶器打得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可该检察官却不顾这些事实,认定双方是用拳头对打,在场旁听的数百名群众对此一片哗然,无不为之愤愤不平。

难怪我们要求对尸检目击者进行调查取证以及对我侄内脏出血、淤血的原因进行补充鉴定,可该检察官不但置之不理,而且对律师向尸检目击者调查取证的材料毫不理会;难怪主审判员视凶手如宾朋,并频频请凶手及其辩护律师做无罪发言,而受害方却罕有发言的机会,就连提出要看尸检时有争议的照片的正当请求也被断然拒绝,真让人弄不清这究竟是在审案还是在为凶手开辩护会;难怪凶手在庭审时气焰嚣张,庭审后还狂妄地宣称:告到中央我也不怕。面对复杂的案件,受害者亲属声泪俱下、泣不成声,群众也为之动容,泪水涟涟地跪倒在警车之前,伸冤怎么就这么难?

■人命关天 泣求伸冤

夜夜笙歌,尚有冤民悲月夜。 蔡力杰、黄银苏、钟瑞华……,,一桩桩触目惊心、骇人听闻的命案在叶宝华的包庇操纵下冤沉血海,几多冤魂含恨撒手人寰在九泉之下不能暝目。群众义愤填膺,怨声载道。泣求在世包公为民伸张正义,依法严惩凶手,追究叶宝华知法枉法的责任,以平民愤,以正法威,我将万分感激,涕零之至!

此致 张兰金 泣呈 二00一年十二月四日 附:为蔡力杰命案鸣不平的众乡亲代表签印于后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