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妹妹,你在哪里?—因无暂住证遭警方抓走的“盲流”(收容遣送制度)

【博讯12月02日消息】 (中同新闻网2001年11月30日)特约记者长河北京报导:因本网记者楚天的妹妹昨天因暂住证一事被北京警方带走,楚天自昨夜起一直累于赎妹一事,无法继续做完本网“记录这一天”世界艾滋病日特别报导,这个昨晚最后确定的报导选题可能因此被迫中断取消。

今天早上记者接到楚天打来的电话,称昨晚刚确定的这期报导无法如期完成并有急事相告,详细理由来不及细说,催促笔者赶紧收邮件。

这是楚天从没有过的焦急语气。于是,记者顾不得许多,上网收到了这封楚天发来的邮件。邮件标题是:“紧急!!”

顾不得多想,记者一口气看完了这封信,然后立即决定将它重新整理发送上网。这是继续楚天未完成的工作。

楚天的妹妹半个月前来到北京。在这之前,她一直在广东东莞打工。自春节楚天与妹妹分手后,两人为了生活各自奔波,已有半年多的时间未曾见面。对手足之情的思念,楚天决定将妹妹接到北京团聚。

十七日中午,妹妹拎著她换洗的几件简单衣物,辗转来到北京。

在休息了三天后,妹妹坐不住了,心里总想著要出去找份活儿干,不能坐吃哥哥本来并不很宽裕的家底。于是,在楚天住处附近的一家餐馆,妹妹找到一份做服务员的工作,尽管这份活要从早上九点干到晚上十二点,但既能每天见到哥哥,又能自食其力,妹妹依然兴高采烈地去上班了。

11月29日,她早早起床,女儿家梳洗完毕,抹上从老家带来的便宜的雪花膏以抵挡北京的干寒,象往常一样去上班。临走时,由于匆忙,那瓶雪花膏还来不及拧上盖子。楚天由于白天去采访在前不久结束的全国艾滋病性病防治大会上勇敢地站出来表明自己同志身份的章义,直到晚上六点多才回家,看见那瓶还没拧上盖子的雪花膏还笑说妹妹的粗心。楚天心想著明天早上妹妹反正还要用的,也就没有替她拧上盖子。

阳台上妹妹趁上班之前抢时间洗好的衣服晾在那里,一切就像平常一样安宁和有条不紊。

由于中同新闻网只发表原创深度而严肃的深度同志报导,而整个网站又只有楚天一个在制作,楚天每天采访写作都忙到很晚。昨天晚上回到家后,楚天象往常一样,边做晚饭边赶稿子,准备中同新闻网的每日焦点文章。

在他的计划中,为了配合12月1日艾滋病日的宣传,还特别策划了一组大型的报导,题目就是《“12.1”本网“我们在行动”特别报导:记录这一天》。这组现场报导计划在明后两天采写完成,通过自己的力量去警醒面对艾滋病威胁的同性爱者们。为了这样一种信念,楚天完全投入地做著这些工作,丝毫没意识到另一个极大的危险已将他可怜的妹妹带走,不知去向。

接近晚上九点时,这期特别报导的新闻稿完成,并随即上网发表。然后,楚天将这篇新闻稿发送给兄弟网站使用,才匆匆吃了晚饭,继续工作。完成当天的任务,已是子夜十二点钟,这应该是妹妹下班回家的时间了。楚天心里还想著怎样给妹妹开一个关于她粗心的玩笑。

然而,楚天的等待变得漫长起来,妹妹直到今天凌晨一点了还没回来。疲惫至极已躺在床准备睡觉的楚天忽然有些觉得意外,妹妹从来没这么晚回来过,她还常说那个餐馆生意并不好。今天怎么回事呢?楚天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于是,楚天重新穿好衣服,去那家餐馆找妹妹。深夜寒气袭人,楚天冻得直打哆嗦。远远的只见餐馆里面灯火透亮,食客们悠闲地边吃边聊,楚天以为是餐馆生意今天特好,妹妹一时忙著,才耽误了回家。为了避免打扰妹妹,楚天只站在远处望了一会儿,就转身回家继续等妹妹了。每天,楚天再累也要等到妹妹平安回家才能入睡。

回家后,楚天重新躺在床上边迷糊著边等妹妹,房间里的灯一直亮著。忽然,楚天一激凌从昏睡中醒了过来,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2点40了,房间的灯还亮著,妹妹仍没回来!难道餐馆还在营业?今天为什么生意这么好?一股不祥之感袭上心头,楚天顿时睡意全消,赶紧再次穿好衣服去餐馆找妹妹。

这一次,楚天老远就看见餐馆一片黑灯瞎火的,早已打烊关门。楚天加快了脚步赶过去,餐馆的门早已从里面锁上了,餐馆里一个人也看不到。

楚天焦急地捶打著门,透过门隙向里面喊话。还没睡觉的老板和二个伙计走了出来打开门,问清了楚天的身份,然后告诉他:“你妹妹没暂住证上午就被警察和联防的(人)抓走了!”如晴空霹雳,楚天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暂住证!是暂住证惹了祸!原来只在报纸上看见有人没有暂住证被警察当作盲流抓走的报导,怎么这事也会发生在妹妹身上呢?妹妹刚来时也问过办暂住证的事,楚天因为自己整天忙,无暇顾及这件事,建议妹妹让老板给办,老板又因为妹妹还在试用期故不给办,何况他们餐馆里的人都没办呢?哪知,妹妹今天人就被抓走即遭此厄运了。想著瘦小单薄又胆小柔弱的妹妹现在不知受著怎样的折磨和惊吓,楚天恨不得揪自己的头猛打,都怪自己一时大意!

接著,楚天问了当时妹妹被抓的情况。餐馆里一位被抓数次的伙计说,太阳宫外来人口管理处办暂证住的那些人上午九点多来到这儿,当时把全店除了老板一人留下所有人都抓走了。而且,包括这条街上的其它餐馆里的人,甚至网吧里的服务员也带上了车。整整一车拉到那个外来人口管理处办公室,所有人像在押罪犯一样在那里排著队等候处置。这个已被抓出经验的伙计说,在这里如果称没有身份证,又有熟人路子的反而拿些钱就会被放出来,有身份证的,只要交出来就会被强迫在三张表上登记,不分青红皂白被转送到另一个集中营甚至更远的昌平去,只要一车装满,立刻遣送回原藉。在一旁的另一个伙计和餐馆老板同时说,这些所谓的暂住证办理处的警察是有任务的,每个月必须完成上面要求的抓多少人的指标,而且直接与工资挂钩,完不成就罚。所以,那些警察在大街上也会随意抓人,正所谓“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人”!

这个今天上午同时被抓走的伙计还说,当时他们暗示楚天妹妹不要交出身份证,但她以为只要拿出身份证就会没事就会被放出来,她就顺从那儿的保安交出了身份证,随后,她填了表,再后,就被隔离开了他们。伙计说,他看见她摁了手印的那张表了。伙计继继介绍他被抓的经验说,这些被转移走的人有可能是送到另一个更大的地方等够一车人了就送回原藉,有可能被送到昌平干活,干活的人就可以不送回老家去,而那个关人的地方,环境恶劣得不行,那黑屋里都被无数个人蹭得变了颜色。这个三十多岁粗壮的男人说这话直咋舌。

听到这里,楚天再也坐不住了,让餐馆老板陪他一起连夜赶去外来人口管理处办暂证住救人。但是餐馆老板说,深更半夜那儿的人早已下班,何况妹妹早已不在那儿了,既使去了,说不定连楚天一块扣下来送回老家。在北京工作了六年的楚天,同样也没有暂住证。这也是为什么上午妹妹被抓后一直没给楚天打电话的原因,她怕楚天也遭此厄运。楚天和妹妹之间的感情在他的个人网站《我和e行为的故事》中已描述说:“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我只能选择两个人的话,第一个是我的爱人,第二个是我的妹妹,可是这个问题让我的妹妹来回答,她的第一个是哥哥,第二个人才是她自己的。”,那种相依为命的兄妹情谊让人闻之动容。既使在这时,妹妹心里也是想著自己承担一切而要保证哥哥的平安,而哥哥,也在这样凄冷的寒夜里为寻找妹妹四处奔走。

那瓶雪花膏没有等到它的主人像往常一样在每天的早上抚摸它,而阳台上妹妹洗晒的衣物仍孤零零地挂在寒夜的风中飘摇。

从餐馆老板那里得知在妹妹身上发生的一切后,楚天稳定了心情决定回家等天明再去太阳宫外来人口管理处办暂证住赎人,不计任何代价要把妹妹救出来。为了防止象餐馆老板说的那样连楚天也会被扣住的情况出现,楚天回家后连夜将这件事的经过记录下来,并发给本网记者长河,嘱咐说,如果到晚上六点楚天仍没给他消息,就证明他也遭此厄运,那么,刚刚策划的12月1日的特别报导就没法再做下去了,楚天让长河把这篇记录发上网也是对中同新闻网读者的一个交待。如果幸运地救出妹妹,这篇记录就只是一件个人私事,12月1日的特别报导仍照常进行。

楚天发来这篇记录的时间是30日的凌晨5点30,可以想见一夜未眠的楚天悲痛和焦急的心情。对北京暂住证的事,专家和媒体一直在质疑它的合法性。根据1999年9月1日起实施的《北京市收容遣送规定》第六条规定,下列人员予以收容遣送:

(一)流浪乞讨的;

(二)露宿街头、生活无著的;

(三)在本市无合法居所,无正当生活来源的;

(四)流浪街头无人监护的精神病患者或者智力严重缺损的;

(五)依照国家规定应当收容遣送的。

很显然,楚天的妹妹及那些被从餐馆里被抓走的其他人都不在此列。那么,太阳宫外来人口管理办公室的警察和联防人员们又凭什么将他们抓走呢?警察们所谓的硬性指标是依据什么制定出来的?这些戴了国徽的人民警察滥抓无辜应该受到何种制裁?

行政机关借暂住证对公民自由流动设置森严壁垒,限制了公民平等的人身权益!执法者借暂住证徇私枉法仰仗国家利器对公民巧取豪夺!暂住证,它承载了外地人几多辛酸血泪悲欢离合!暂住证,几多丑恶之实借汝之名!而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宪法面对我们那些受暂住证之累的兄弟姐妹却软弱为力!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作为一项政策一个制度,个人的力量真是太渺小了。每一个善良的人,只盼望暂住证消失的那一天,盼望兄弟姐妹团圆的那一天!在这里,我们只希望楚天和她的妹妹能平安归来,因为,这里的读者需要他们。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少女深圳求职被收容冒领 收容站有"黑箱操作"?
  • 罪恶的收容制度:收容站里被"冒领"遇恶人险遭强奸 19岁少女蒙难48小时
  • 致人死命的收容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市民暴死收容站 公安分局被判违法,但死了活该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我兄弟在某特区的遭遇
  • 一个人被收容的惨痛经历
  • 深圳老翁散步竟被关收容所
  • 罪恶的收容所制度,出卖幼女卖淫
  • 广东审议收容新法规草案 乱收容要负刑事责任
  • 乌鲁木齐警方收容百名三陪女 却引来上百说情人
  • 冒领被收容少女续:民政局局长说“把国家利益放在最高位置”
  • "19岁少女深圳蒙难"续闻:受害少女要告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