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公安干警打死无辜逍遥8年

【博讯11月12日消息】  2001年7月13日上午,河南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内挤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群众,一起拖延8年之久、在南阳市几近妇孺皆知的赵东升被故意伤害致死案第一次开庭审理。

  引人注目的是,坐在法庭旁听席的,有张瑞璋、姚秀荣、张玺钧等33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李朝义等8位河南省人大代表。

  2001年11月7日,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召开座谈会,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说:8年疑案,困难重重,由此不难看出我们在某些地方仍存有漏洞。

  惨遭毒打含恨死去

  赵东升是河南省南阳市宛运公司供应处的职工。1992年12月7日,他与本单位职工刘阳、刘杰及司机一起从南阳送货至桐柏县客运车站。大约晚上10时,喝过酒后的他们到苏区宾馆登记住宿,和苏区宾馆西隔壁电器化工经营部的二位女工作人员孙杰、潘静发生口角、打骂。闻讯赶来的宾馆承包人徐明义和妻子刘华上前劝阻,二女乘机离开报警。

  谁也没有料到,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由此拉开了序幕。

  就在徐明义夫妇劝阻时,刘华的堂弟刘军路过此处,刘军误认为是与其堂姐发生纠纷,便前去质问。而喝得醉醺醺的刘杰不分青红皂白,抓住刘军就开始厮打。刘军的同伴陈淮峰、吉小红见此情景,立即参与打架,而刚从登记室出来的赵东升见状也上前“帮忙”。因对方人多势众,刘杰被打昏在地。刘阳、赵东升见势不妙,转身就跑向苏区宾馆院内躲避。“看你往哪儿跑!”手持木棍的陈淮峰叫喊着追上赵东升,对着赵的头部就是两棍,赵东升“啊”的一声往后退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地。陈淮峰等人慌忙逃离现场。

  接到报警后,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公安人员立即赶到苏区宾馆,迅速控制局面,将赵东升、刘阳二人带回派出所讯问。治安员胡伟听其亲戚孙杰说被人欺负,便气势汹汹地闯进派出所。看见坐在地上的赵东升,他随手抓起一个扫帚棍,朝赵的身上一阵乱打。之后,又用皮鞋猛踢猛踩赵的头、胸和肋部。

  十几分钟后,派出所其他人员实在看不下去,这才拉住胡伟。此时,赵东升脸色煞白,用手捂着头不停地说:“痛死我了,痛死我了。”12月8日凌晨,城关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赵东升、刘阳进行了治安处罚,二人各缴100元罚款后,被桐柏县客运车站保卫科派人领走。12月8日下午回到南阳后,赵东升立即被送往南阳宛运公司职工医院治疗。当日晚上,赵东升始终精神萎靡,反应迟钝,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哧噜、哧噜”的声音,而且不断地来回翻身,神情非常痛苦。在妻子张娟多次追问原因后,赵东升从牙缝里断断续续地挤出了几个字:“派出所……狠,跪……打头……”这是赵东升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12月9日下午,赵东升因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赵东升死后1小时,其亲属立即向桐柏县公安局报案。12月11日上午10时,桐柏县公安局和南阳地区公安处的两位法医对尸体进行全面检查。

  经检查发现,在赵东升头部的右侧颅骨凹陷处,有道缝,锯开后发现内有5cm2~6cm2的血块;下肢膝盖、后背及腰眼等处均有大块紫红色淤血;双臂呈现紫红色,并有点状伤痕。对赵东升尸检的照片、所取样本及结果,赵的亲属一无所知。12日下午,赵东升的尸体被送往南阳地区火化场,冷冻在一间贮藏室里。

  迷雾重重疑案未决

  “出差前还很健壮的丈夫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张娟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赵东升临终前的那句话也一直在她耳边回响。

  12月12日晚,赵的亲属写了一份诉状,指控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及该所3名治安员在审讯赵东升时将其殴打致死。

  接到控告后,南阳检察分院立即着手调查,并派法医再次对赵东升的尸体进行鉴定,认为赵东升系钝性物体致颅脑损伤死亡。至1993年春节前后,经多方调查取证,检察机关初步证实赵东升死前身上沾的石灰来自派出所。然而死因是在大街上打群架所致,还是在派出所刑讯逼供所致,无法获得确凿的证据。在此期间,桐柏县公安局因其属下民警成为本案的涉嫌人员,中止了侦破工作。

  在长时间没结果的情况下,赵东升的亲属便不断地向上级有关部门寄发控告信。

  案件终于有了新的转机。

  1993年7月20日,《河南日报·读者中来》以“公安干警打死无辜至今逍遥法外”为题刊发了张娟的来信。8月3日,河南省委办公厅以文件形式将此信转发南阳地委,南阳地委立即责成相关部门着手调查。由于对一些疑难问题“没有找到证据,一时难以查清”,此案再次搁浅。

  1993年11月4日至12日,河南省委办公厅督察处和河南日报群工处派出调查组对此案进行了为期8天的调查。

  调查组调查后认为,此案久拖未决的原因,在客观上,是因发案时间较长,有关证据的查找难度很大。在主观上,是各负其责、协调配合的问题没有很好地解决。尤其是检察部门以刑讯逼供立案后,一些公安干警情绪较大。案件也由此被拖延下来。

  就在悲愤、忧伤和绝望笼罩着张娟全家之时,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张瑞璋伸出了援助之手。1994年3月,在八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张瑞璋将赵东升案情材料带至北京,并向河南省委有关领导进行了汇报。随后,16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写了一封批评建议书,督促有关部门尽快侦破赵东升一案。

  1994年3月15日,经上级多次督促,桐柏县公安局对案件进行重新侦查,作出了《对“张娟控诉其丈夫被打致死”一案的调查报告》。

  桐柏县公安局以“取不到证实赵东升被谁所打的证据,无法查清直接行为人,加之时过境迁,失去侦查条件,目前对此案无法查清”为由,作出了终止侦查的决定。

  屡次调查仍为悬案

  但检察机关并未停止对此案的调查。

  1994年4月,接到全国人大代表的反映后,南阳地区检察分院再次进行调查,仍然无法肯定赵东升的死因是在哪个现场被打所致。1995年3月,在八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张瑞璋等代表再次提案,要求重新核查。人大将提案转交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张思卿检察长立即将提案批转至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要求查报结果。

  河南省检察长李学斌立即责成法纪处督办,组成省院、南阳市院和桐柏县院联合调查组,对此案进行重新调查。针对证据中出现的疑点,调查组决定将重点转移到第二现场,查找相关线索。1995年9月,省检察院决定对桐柏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8名民警及治安员开展调查。但仍未查清赵死亡的直接原因。

  此时,在如何适用法律上又出现分歧。被害人家属认为这是一起刑讯逼供致死案件,公安机关应转给检察机关立案查处;检察机关认为,赵东升被害致死是一起故意伤害案件。因为伤害赵东升的治安员胡伟,既不是正式公安民警,也不属于案发辖区的当班治安员,其行为属故意伤害。1996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时任河南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在听取人大代表对此案的反映后,在汇报材料上批示:坚决查处到底。

  1997年1月6日,省检察院和公安厅组成20多人的专案组进驻南阳,对此案进行重新调查。经过十余天的紧张工作,专案组得出结论:这是一起伤害致死案件,应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1997年1月23日,桐柏县公安局再次立案侦查。因案发时间过长,主犯陈淮峰畏罪潜逃,侦查工作漫长而艰苦。赵的亲属不断上诉,人大代表不断督促。在1999年3月召开的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赵东升被伤害致死案仍是代表们关注的焦点之一。参加会议的公安部部长贾春旺听到代表的反映后,当即批示,督办此案。1999年5月17日,桐柏县公安局经过长期努力艰苦侦查,终于在珠海将犯罪嫌疑人陈淮峰抓获。1999年11月26日,桐柏县公安局侦查终结,南阳市检察院审查后发现,案情中应追究哪些人的刑事责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此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2000年8月24日,公安机关的补充侦查并未提供新的证据。

  驱散迷雾水落石出

  李学斌检察长在再次听取南阳市院对案情的汇报后,非常气愤:8年过去了,此案居然到现在还没查清!他当即决定由省检察院派人直接参与此案的侦查。

  南阳市公安局、检察院也立即组成案件补查小组,再次到桐柏县调查复核了本案的大量证据。

  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也非常关注。2000年12月25日,高检组成法医专家小组赶赴南阳,对此案重新复核。法医专家小组鉴定表明:赵东升左额顶部类椭圆形骨折及硬膜外、下血肿,脑挫伤系致命伤,此伤系钝性物体以较大外力作用于左侧颅顶部形成。法医鉴定准确、完整,为认定此案系故意伤害致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张尚斌等人又将法医专家的鉴定,与所形成的证据链条相互印证,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体系。

  2001年4月30日下午,省检察院第九次检察委员会召开第55次会议,专门听取整个案情的汇报。经研究认为,陈淮峰涉嫌犯罪的行为,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胡伟殴打赵东升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5月3日,桐柏县公安局将已逍遥法外数年的治安员胡伟抓捕归案,并迅速进一步调查取证,将涉案疑犯陈淮峰、胡伟故意伤害致死的基本犯罪事实查清。2001年6月,南阳市检察院以陈淮峰、胡伟故意伤害致死罪,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7月13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引人注目的是,坐在法庭旁听席的,有张瑞璋、姚秀荣、张玺钧等33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李朝义等8位河南省人大代表。

  2001年9月7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陈淮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胡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被告人胡伟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20900.53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桐柏县公安局负连带责任。被害者家人等待了8年的日子终于来到,正义的光芒驱散了积郁在人们心头数载的阴霾。

  2001年9月20日,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张玺钧将一个由33位全国人大代表、8位省人大代表和被害人家属联名制作的镜匾送到省检察院,并在镜匾上镶嵌了8个大字“人民检察百姓青天”!

  2001年11月7日的座谈会上,来自各地的人大代表纷纷发言,他们首先对此案能在检察机关的努力下得到公正处理表示感谢,也为此案在发生后整整拖了8年才使冤魂得以慰藉而痛心,并对此案在处理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发表了看法。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说:8年疑案,困难重重,在此案的处理过程中,省检察院的有关办案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了大量的工作,但是也有某些基层执法人员顶风违纪,从中作梗,给此案侦破造成一定阻力,由此不难看出我们在某些地方仍存有漏洞。(东方)《华商报》2001年11月12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