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民办大学生被冤入狱28天 瞌睡时刑警竟用针扎

【博讯10月20日消息】 (北京青年报)“我没有杀人,可是却以杀人嫌疑犯为由将我关押了28天。”日前,已经为自己的清白上告了一年多的民办高校北京民族大学99级工美系专科学生褚炫力向记者诉说,“我要上告。”

  -褚炫力:我平白无辜被刑警队监禁28天,还被虐待

  提起自己的遭遇,小伙子眼圈红了。褚炫力是河北赞皇县许亭乡南潘村人,今年28岁。

  去年8月26日,正在家里休暑假的褚炫力帮家里人把麦子换成面粉,回家途中遇见了同村的陈贵林、褚泽丰等人,他们说那边闸门死人了。他很疑惑:“昨天晚上我还去哪儿洗澡了,怎么就不知道呢?”

  8月29日晚,褚炫力正在吃晚饭,突然,赞皇县公安局刑警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找个安静地方了解闸门女尸情况为由,把他带到了公安局职工宿舍,并搜走了他身上借来的准备上学用的4400元钱。“被抓后第三天,刑警队就给我戴上了手铐,不让睡觉,也不让吃饭,打瞌睡时他们就用针扎,有时打得我满嘴是血,倒在地上都爬不起来。9月18日,刑警又让我填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暂住证,几天后,又骗我说我爹已经承认我杀人了。9月25日下午,我突然又被释放了。搜走的钱半年后才全部退还,还扣了150元的饭钱。”记者看到褚炫力的胳膊上有一块青色的斑,就像是给他文了身。从8月29日被抓到9月25日被释放,他整整被关了28天。但是记者从刑警队给褚炫力填写的监视居住通知书的日期显示来看,他被关的时间却只有3天。褚炫力所在的南潘村村委会还特意为证明他被关了28天做了特别证明。而因为没有按时注册报到,褚炫力被学校除了名。

  -赞皇县公安局刑警队:一切无可奉告

  9月29日下午1点多,记者冒雨随褚炫力赶到赞皇县公安局刑警队核实情况。当问到褚炫力到底是被关了28天还是3天时,刑警队队长赵玉民一再说“无可奉告”。

  去赞皇县的当天上午,记者和褚炫力一起先走访了石家庄市公安局申诉控告处。工作人员解释,公安机关抓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出示证件,填写手续;另一种视特殊需要,秘密刑拘可以不出示手续。该工作人员还说,刑警队应该把嫌疑人关在拘留所里,而不是职工宿舍里。关于刑警队要求褚炫力填写暂住证,工作人员感到很惊讶,说公安局根本就不填暂住证。当记者问他褚炫力到底被关了几天,他说需要查一下,可是找褚炫力的资料时却没有找到。

  -褚炫力: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昨天上午,记者在北京民族大学再次见到褚炫力,他说:“在公安局,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灵,我都经受了非人的折磨。我曾经绝望过,当一想起我母亲和父亲,还有因我而承受巨大精神压力的弟弟妹妹们,我咬紧了牙关坚决不承认我是杀人犯。我是清白的,我一定要用法律给自己的冤屈讨个说法。”

  褚炫力的遭遇在北京民族大学引起强烈反响,他们支持褚炫力用法律为自己讨个说法。当学校得知褚炫力的悲惨遭遇后,就给他恢复了学籍。同学们则更多地给他以精神上的安慰和学习上的帮助。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