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823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博讯7月24日消息】

  于"思想的境界"上拜读到黄钟先生《告别民族主义》一文,雄谈快论,言议英发,读之如醍醐灌顶,十分佩服,接下来,勾起一些久郁在心中的话头,愿借此方宝地一白,以就教于高明。

  就在一个月前,一次和一位朋友吃饭,闲谈间,无意说起朝鲜半岛的局势,朋友放下手中的杯子,随口说了一句:"你说,直接把朝鲜并作中国的一个省不就完了么?"听了这话,我心中一沉,半晌无言。这位朋友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平时肯读书,为人正派,绝不轻狂,但是没想到,即使是这样一个朋友,也会以如此轻松的口气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一时忘了,我是朝鲜族人。

  作为一个朝鲜族人,读的却是中国文学(准确地说是汉民族文学)的博士,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准确地说是汉语言古代文学),我能够很深切地体会到黄钟先生文中提到的因民族主义的悖论带来的尴尬。对汉语言的古代文学,我有极深的热爱,它们让我深醉不已,我一直把它们当成自己的祖国的文学,也正因为对这伟大古老的文化的深深的热爱,自己一直对"中国"这两个字有深深的感情。但是,有的时候,在我于课堂上或慷慨或沉痛地讲到文天祥、史可法,讲到岳飞,讲到一般历史教科书指定的那些"民族英雄",当我动情地讲过这些人的作品和事迹后,心中有时会悄然升起一个困惑: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家是从曾祖父辈自朝鲜半岛南部即今韩国那里迁过来的,迄今不过百年,与文天祥抗元,史可法抗清实在是半点边都沾不上,何况在我幼年时,还时常受到周围汉族小孩甚至大人歧视性的嘲谑、围攻。很清楚地记得,上初中时,一个还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怎样写一首顺口溜辱骂我这个"高丽人",也很清楚地记得,在我约十五六岁的时候,一次去一个差不多情同手足的哥们的家里,他的母亲也在,是一位文化程度不高但耿直厚道的来自山东的女性,待我一直很好,我们看起了电视,忽然,电视里出现了有朝鲜族的镜头,这时,朋友的母亲以毫不掩饰轻蔑的口气,清晰地说道:"高丽棒子!"

  而后,便说了几句当年薛丁山如何攻打"高丽棒子"。

  又过了几年,到了九二年,中韩建交,韩国的经济实力展现在国人的面前,一时学朝语者居然趋之若骛,过去颇受歧视的"高丽棒子"的语言一夜之间身价倍增,真让我感慨万分,在那时,我忽然明白了海外华人渴望中国强大的心理。

  民族,当你身上还打有某一民族的标记时,有些东西是无法消除的,有些东西是无法忘记的。

  但无论怎样,我是中国人。我的曾祖父当年从那遥远的山川异域迁到中国,在辽宁省桓仁县组织抗日,后因叛徒出卖,被日军杀害。这一片土地上,留下了我先人的热血。

  我不是华夏子孙,不是炎黄子孙,但我是中国人。关于中国的一切,它的文化,它的历史,它的今天与未来,它的政治与经济,都会令我深深地激动或痛苦。当我教的韩国学生对我说"中国很有希望,将来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时,我会感到很高兴,因为中国是我自己的国家,我和这个韩国学生尽管同一民族,但,是两个国家的人。

  道理就这么简单。

  但是,我又有一些一般的中国人(准确地说是汉民族人)所无法感受到的东西:比如,有时我好想寻一寻根,想知道我的先祖在那遥远的三千里江山的国度里的历史,我那些操着另外一种语言的先祖在那里一代代繁衍生息,都经历过怎样的爱恨纠结、人生故事呢?有的时候真的好想知道。

  再比如,当我在报上看到日本攻击朝鲜是无赖国家时,心底油然而生深深的愤慨,我想当我看到这句话时一定是脸色苍白,几百年的历史,就是日本不断入侵朝鲜半岛屠戮掠夺的历史,朝鲜人民从来没有登上日本半岛拿走过一粒粮食,凭什么说朝鲜是无赖民族?

  再比如,我在《南方周末》看到韩朝双方部分因战争失散了五十年的亲人相聚的报道时,泫然欲泣,心中默默地祝愿,从此会有一个统一和平自强的民族国家屹立于那座半岛。朝鲜,几百年来夹在中国日本两个国家之间,积贫积弱,靠着坚忍不屈的力量,挣扎着到了今天,终于将开创民族历史的一个新局面,怎能不让人高兴?

  因为虽然我是一个中国人,但,又是一个朝鲜族人。

  道理就这么简单。

  写到这里,也许会有人对"几百年来夹在中国日本两个国家之间"这句话深表不满,斥责我的忘恩负义,因为我知道,在太多(汉民族)人的心目里,中朝关系史就是自古以来中国(汉民族)对朝鲜恩重如山的历史,但事实是这样吗?比如,隋炀帝的大举入侵,尽管隋炀帝被视作中国历史上公认的暴君,但我仍听到一个汉族朋友为隋炀帝带百万大军没有打下高丽而遗憾,他在遗憾什么呢?是遗憾他的汉族老祖宗没有征服高丽从而使他的暴政能够泽及异域?还有李世民的征讨辽东,换一种立场又该怎样评价?这种自我民族中心主义甚至会影响到对他国历史的判断,比如甲午战争前朝鲜国内的大臣有亲清、亲日两派,说到这一点,也许有很多国人会毫不犹豫地将亲清一派视为正直、正义的一派,对亲日一派充满鄙夷,但今天一些韩国学者的研究却告诉我们,当时亲清的一派恰恰是观念陈旧保守的一派,倒是亲日一派,脑中多一些近代观念,多少有些"进步"的因素。前一段日子我又在"思想的境界"的留言板上,看到一位朋友对"思想的境界"9月25日更新的一篇讨论朝鲜战争的文章提出异议,认定保持朝鲜半岛的分裂状态最好,强调"朝鲜半岛问题是中国根本利益问题之一,即使因此发生第二次朝鲜战争也值得",但不知这位朋友如何看待日本拒绝战争道歉一事,并且,如果有哪个日本人不但拒绝讨论侵华战争问题,而且也强调说"支那问题是日本根本利益问题之一,即使因此发生第二次支那战争也值得",这位朋友又该做何感想,做何评价。

  所以人不能没有民族情感,但当你思考历史或现实时,又不能仅仅持一种简单的民族主义立场,黄钟先生说得对,民族主义是双刃剑,当它挥向别人时,固然有便利之处,但也可能反过来伤着自己。如果岳飞抗金是民族英雄,那么宋军北伐时顽强抵抗的金军将领是不是民族英雄?有人会说了,"情况不一样,是女真族占了自古以来我们就是汉人的领土,所以宋军北伐是收复失地,不同于入侵",这话可能也对,但是西藏、青海、新疆、云南自古以来就是汉人的领土吗?为什么在清代当地民族中的一些分子要"收复失地"时便被说成"叛乱",并对康熙大帝、 』实 的平叛武功进行赞颂,而对他们残酷的民族屠杀忽略不计?单以民族主义立场而论,宋代汉人向女真族收复失地和清代藏族、蒙族、回族向女真族收复失地又有何本质不同?还有,为什么只见历史教科书赞颂岳飞、文天祥等汉民族英雄,而不见赞扬大辽抗金、大金抗蒙古的民族英雄?这难道没有一种话语暴力书写的意味在里面?说这些,绝不是要翻历史的变天帐,更不是鼓吹民族分裂,而是想说,民族主义,很多时候经不起理性的追问,它既不能有效地对历史做出价值判断,在解决现实问题时也往往捉襟见肘,中国现今民族分裂的危险还在,因此必须有一种更高的理念来加以整合,一个国家对国内各民族是否有凝聚力,并不在于是否能提出一两个"炎黄子孙"之类的口号,归根结底,还在于它的经济是否发达同时又能给公民提供一个开明理性的生存、思想环境,就象今天世界各民族的人都有人削尖了脑袋往美国钻一样,还有,文化是否能振兴也是个重要因素,便如在下,深受中国古老文化的浸染,心灵深处早已对此产生了深深的认同,早已认定,我是中国人。

  就在上个学期,我这个朝鲜族的教师给一个班学生讲公共课--中国古代文学,讲《诗经》,《论语》,《庄子》,楚辞,《史记》,陶渊明,唐诗,宋词……,这个班的学生,全是汉族,而他们所学的专业,是朝语。

  愿中国境内各民族能和衷共济,共同拥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孙勇进(朝鲜族)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中国“严打”:朝鲜难民遭殃
  • 江泽民主席已接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的访朝邀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