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我所目睹的社会考试之怪现状:替考的人比比皆是

【博讯7月20日消息】 [中国青年报/2001年7月20日]考试作弊的情况各不相同。我们可以列出一些对当事人比较重要的考试。第一类:在校生考试,包括中学期末考试、中招考试、毕业会考、高考;第二类:社会考试,包括成人自学考试、成人高招、职称考试。

目前的社会考试,说一句一点也不过分的话———形同儿戏!

我是监考老师。我看到的成人自学考试和职称考试就是一场闹剧。如果按作弊一次就逐出考场一个人来计算的话,一个30个人的考场,可以逐出150人次,平均每人赶出5次都不过分。

抄、夹、带人人都有,五花八门,我一次最多从一个考生身上搜出6本书,两个字条,每个字条长30多公分。一个字条藏在长统袜内,一个字条藏在文胸内。一个考高级护理的考生裙子内侧贴满了字条,令人咋舌。

一个医生对我说,每次快考试时他们那里的资料室就挤满了护士,他以为是为考试找资料看,实际上不是,他们都在复印、缩印、粘贴,忙着造字条。双面,折叠式,各种型号的字条都有,缩印的习题集,双面,2至3公分厚,6×6厘米大。很有幸,这两种作弊精品我都搜到了,至今珍藏。两张字条都有两米多长,一个是缩印,一个是手抄,蝇头小字,非常清晰。一个近4米长的字条,被别的监考教师抢走收藏。

每场考试之后,被收的书本、字条都堆满了讲桌,很多考生还会问你索要被收走的书本和字条,问他干什么用,他理直气壮地回答:这次过不了,下次考试还要用,不想再费功夫了。

一次一个40多岁的考生追着我让修改监考记录,一直从考场追到监考办公室,不让我进门,说:小兄弟,你不能让我其他的科目也作废啊!(按规定,作弊,当次科目全部作废)我这么大年龄了,你不能让我下岗啊!当时我的泪就下来了。

当天,市里不少局级领导都在考试,不过也都是替考,这是公开的秘密。

每次考试之前,会有很多人给你打招呼,要求考场上放一马。30个人的考场,你会收到五六十张来自同事和领导打招呼的字条!如果是同事送的,他往往会当着考生的面给你,但背地里告诉你,别客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领导就是另一回事了。

每次开考前,你会看到有人拿着传真机进驻学校的操场,你不必奇怪,那是在等着别人发送答案,收到后复印,然后由巡考送进考场。复印部复印之后往往会留下一份,以此为蓝本复印很多份向陪考的人出售,开始100元,随着考试临近结束会越来越便宜。

有时有上级领导进考场巡视,遇到参加考试的熟人就旁若无人地打招呼,参加考试的人则一脸得意,这是在告诉监考:看见没有!对我照顾点。

我所知道的成人高考替考的人比比皆是,监考教师不好甄别,因为准考证上的照片往往就是替考人的。

当然,参加考试的有一部分是中专或大专的学生,他们是希望自己毕业时,也能完成自学考试,拿到本科文凭。这些考生是很自觉的。老师们多数愿意监考这些考生,因为不操心。这些考生和社会上的考生形成鲜明对比,往往让人喟叹,希望他们毕业后不要在社会上迷失自己。

至于高考,相对而言是最为严格的考试,但是也有问题,特别是在县一级。有些地区为避免教师协同作弊,往往交换监考教师,A县的老师到B县去监考,B县的老师到A县去监考。结果是,你抓我一个学生,我抓你两个学生,最后大家握手言和,都做好人,间接纵容学生作弊。

考试作弊,特别是社会考生考试作弊,对社会的负面影响非常大。破坏了社会评价体系,使能者不能就其位,不能得到应有的承认,滥竽充数者却不劳而获。学生对作弊得利的印象日见深刻,不免滋养了他们投机取巧、虚假浮夸的心理。如果这样投机取巧取得学位和相应职称的人越来越多,表面上看起来全民族素质有了很大提高,实际上不过是数字泡沫而已。奇怪的是,社会考试中这类尽人皆知的事实,怎么好像就没人管!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