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我和军车、警察的一次交手过程的真实记录

【博讯7月10日消息】 专家__阿诺 原作 

今天看了几位DX说起军车的恶行,我也想把我曾经的一次事故以及事故之后的经历写下来,供各位参考。

2001年6月24日,星期日,晴天,闷热。15:25左右,我和LP在回家的路上,走到北清路(八达岭高速辛庄桥向西,通往海淀驾校。现在正在修二期。)。路很宽,上下车道有绿化带隔开,前方无车,视线良好,我们享受着冷气和音乐,速度保持70,走在最里道。突然我从镜子里看到后方有一车快速接近,赶紧提醒LP,让她准备向外并线,把最里道让出来。LP打灯,并线。正在我车跨着两条道的瞬间,后车已经到了,从我车左边“噌--”就过去了。速度得有将近100。他过去也就罢了,可惜他车和我车靠得太近,他的保险杠从我的车身左侧划过;他的右后视镜把我的左后视镜打烂了并朝前撅着;碰撞的瞬间他还朝我这边稍带了一把轮,把我的左前膀撞凹了一块;他的右后视镜在我的左侧两块玻璃上留下一道印子,估计是磨擦的时候产生高温,后视镜外框的塑料留下的痕迹。(这些受损情况都是下车后查看的,当时我们坐在车里,只看到玻璃上的印子和破烂的左后视镜。)

事故已经发生了。我和LP人都没事。我们很镇定。降速,准备停车。这时,我才看清那撞了我的车,深色桑塔那,车牌甲Nxxxxx。碰撞以后,它也踩了一脚刹车,然后马上又提速,跑了。

我和LP都是第一次遇上事故,心里没底。我们把车靠边停下,打双蹦灯。我使劲在回想坛子里看来的东西,有什么在这时能管得上用处。但是,我知道,交规上有明确的一条,在责任无法确定时,破坏现场或逃逸的一方负全责或主要责任。

我说,LP啊,打个电话问问你们单位的那些老司机,我们这时该怎么办。我说报警是肯定的了,最好问问警察来了我们该怎么说,在对我们有利的前提下,怎么不编瞎话或是适当地编一些。LP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师傅说,对方跑了?那好说,打122报警,等警察来就是了,什么瞎话都不用编。

我打122,JC问了事故地点和大概情形,让我留下手机号,然后说就在原地等警车吧。我和LP在大太阳下烤着,等着。不想去车里,车里更热。过了大约十五分种,我的手机响了,是昌平的交通队,我又跟他说了一遍,他说你们发生事故的地点不属昌平,应该是海淀,让我再打一遍122。

TNND!!我和LP都骂122的傻笨JC。我又打122,还是刚才接电话的人。他还不耐烦,一接电话就说,不是让你等着吗,警车已经过去了,还打什么电话?!我压下一肚子火,说我接到昌平JC的电话,说是你们搞错了,他让我再打一遍,让你们叫海淀的JC来。他说,知道了,你等着吧。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种,我和LP基本上已经烤迷糊了,海淀JC的电话来了。我又描述了一遍,JC兴奋地说,跑了?那我们得立案了。我们也不用出现场了,你们自己把车开到清河交通队来吧,小营环岛西边1公里马路北边,就在街面上,很好找。这时,我才说,对方是军车。我怕说早了,JC就更不管了。果然,电话那头的JC一听是军车和牌号,马上顿了一下,然后跟旁边的小声嘀咕了几句,说你还是开过来吧。当时,我明显地感觉到他是后悔已经说了要我去立案的话,收不回来了。这时已经16:10了,这叫什么效率!而且,我也意识到了,JC并不会怎样帮我讨回公道的。

开着双蹦灯,LP把车开到了清河交通队门口。(我没带驾照)正在此时,我看见撞了我的军车正停在交通队门口!一个小子坐在驾驶员位置正在打电话!等LP把车停下,我出来再看,它已经跑了。我知道,它正在试图托人说请,我的难度更大了。

进了交通队,因为是星期日,只有值班的JC在工作。管处理事故的JC出现场去了,让我们等着。交通队门口的台阶上还有好几个象等人的,一问保安,那些人和我们等的是同一个人。这一等就等到了18:30。我和LP找了个荫凉地坐下,互相安慰:别生气,谁让咱这里是CHINA呐?这里的JC就只有这效率。在那两个钟头,眼前过的车有40%是军车,军车中有95%是甲N的牌子。后来我才知道,清河交通队旁边就是二炮司令部,甲N就是他们的车。

JC开着警车回来了。两个。长得都不象好人。门口等着的人拥上去,争先恐后地表白。我们到了JC的办公室,说了一遍,JC说,把事故经过写下来。我执笔写了。呈上。JC阴着脸,看完,说,你为什么跨了两条道?我KAO!这是内行话吗?我从里道到外道,能直接飞过来吗?我没好气地说,谁并线的时候不跨两条道?JC不说话,看我写的经过。过了一会,又说,没现场,我们也不好认定是谁的责任。我气得不行,LP赶紧拉我的衣服,我强忍着,否则真要发作了。我说,我在第一时间打了122报警,并留在现场等警察,你们要我开过来立案,现在你跟我说没现场,你涮人是不是?你现在说事故责任无法认定,那交规上说的“在责任无法确定时,破坏现场或逃逸的一方负全责或主要责任”是咋回事?JC这才说,对方是军车,我们调不了他们的档案,找不到,只能托人帮着问问看,试着找一找,你还是跟保险公司联系,先估损,修车吧,我们找到他们再说。我说,我现在联系保险公司,他们会拒赔,因为此次事故不是我的责任,除非你现在给我一个警方的证明;要是我现在就把车修了,那等你找到那军车,他一赖帐,那我车上的痕迹也没了,我不是更没地说理了。JC始终不同意给我一张证明,但让我先估损,星期三再来让他取痕迹,然后再修车。至此,我彻底知道了,JC不会帮我的。

从交通队出来,找出保险卡片,打电话,保险公司的人说明天星期一,把车开来,照相,估损。我们开车回家。憋了一肚子气。好好的一个周日的下午,就这样没了。

话说两头。LP单位的那个司机师傅挺有路子,晚上给我们来电话说,已经托人根据车牌号找到那车了,就是我上面说的那个司令部的。

第二天,星期一,LP和该师傅去保险公司。保险员看了一眼,说,1300,我们全付。照相。

晚上,该师傅又来电话,说他和他的一个朋友已经在司令部院内堵住了该车和车主,一个上尉,任个什么科的小科长。他们俩把话撂下:赔钱!不赔我就给你往上捅,我有办法能在你逃逸后24小时内堵住你,也就有办法再花24小时找到你上面的上面,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科长软了,说昨天把车借给别人了。我方人员说,那更好办了,你把军车借给非军人了,而且酒后驾车,肇事逃逸,等等。。。科长说不过他们俩,而且也是怕了,答应第二天来看车,商谈赔偿数额。

第二天,星期二,上尉科长来了,看车,答应赔2000。

星期三,该去交通队取痕迹了,我们也不想去了。也没必要去了。那JC肯定也乐得我们不去找它了。修车,花了270,全搞定。没错,就是270,天知道那个保险员怎么就知道1300。这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怎么搞一个1300的发票。

星期四,2000的赔偿金送来了。

整个事情结束了。我也不想说那甲N的车牌号和那JC的名字了。众DX,我知道我是幸运的,有朋友帮忙找到那车,否则这口恶气还真是不容易出得来,(其实,真正让我恶心和动怒的是清河交通队那JC!!我真想投诉它!)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