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3457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博讯6月29日消息】 控诉李秀岩的野兽行经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我们政委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有人要找我谈话,然后他就出去了.过了一会,进来一个人,手里提着个公文包。我一看又是李秀岩,就把头低下了。他一屁股坐在我旁边,一股难闻的酒气飘过来,我感到直恶心。

他说两个多礼拜没见了,很想你,老是没机会。我也不说话。他又说,你那个什麽生,他来过了吧?我也不回答。

他又问,从上回以后,有没有什麽反应。我就是低着头不说话。他说:“后悔当时没采取措施,要是怀上了可就麻烦了。以后一定要采取措施。”

我说:“你不用往下说了,上次的事我后悔都来不及,我不可能再听你的了。”

说着我起身就往外走。他从后边狠狠抓住我的衣服领子,一把把我扔在了沙发上,说:“别给你脸不知道要脸,全市的劳改队,教养院,都归我管,女犯一千多,什么样的没有?我看上了你,算你们家烧了高香了,你还端起小姐架子来了。告诉你吧,我来司法局以前是法院院长(我出来以后听说他根本不是什麽院长,是个庭长),现在法院的干部都是我提拔起来的,我叫他们干什么他们都得听我的,你要是在教养院呆够了,可以换个地方上劳改队呆个十年八年的。那个姓姜的当时不是罚款了事了吗?我一句话可以判他二十年,你不信咱就试试。”

我一听他要拿秋生出气,恨的我牙根直痒痒,心里也直发毛。谁知道他这种人能干出什么事来。

我就说:“你不是法院有人吗,把我的案子改了.我们本来就是对象吗,她妈不同意,把户口本藏起来了,我们才自己住到一起的,凭什麽说是卖淫嫖娼?我都卖谁了?我卖了多少钱?”说着我委屈的呜呜直哭.

他说:“那是公安局的事,我管不着。事到今天,案子是别想改了。可你要是让了我,保险没你亏吃。”

我就象一只兔子被老虎捉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越哭的厉害。

他就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扒光了我的衣服。我一边哭,他就一边象个野兽一样,一会这么样,一会那么样,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那些办法,翻过来调过去,完全不顾你的死活。当时恨的我要是手里有刀,真想一刀把他捅死。

好容易折腾完了,我去穿衣服,他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说等一会。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瓶子,就象医院里那种输液瓶一样,瓶口还带一个塑料管.他一把把我放倒,就往里插那个管子.因为那个塑料管是切的齐头的,往里插的时候划的我钻心的疼.他说忍一忍,就往里放瓶里的水.冲了半天,他说行了。

第二天起床时我发现换下的短裤上粘了很多的血。这就是第二次的过程。

以后他每次完了,就上沙发后边拿出这个瓶子冲。里边的水用完了,他就往瓶里灌自来水。我出来后,秋生她妈也心软了,我们就结婚了。现在我们的孩子都上初中了。天低下有这样卖淫嫖娼的吗?有谁知道小老百姓受的这些欺负?共产党怎麽能让这样的人当局长?老天有眼,早晚有一天一个炸雷把那个畜牲劈死! --

为读者阅读方便,现将受害人第一次控诉附在下面:

李秀岩是个大流氓 我20岁那年劳教,他当时是司法局长。他去视察工作,我就觉得他的眼神不对。过了几天,晚上他来了。把我叫到办公室。他说是上机场送客人,顺便来看看我。接着就动手动脚。

我一边挣扎,他一边说,一定要对得起我,给我减期,说要不从,就别想出去。

我是因为婚前和对象同居被劳教的,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对象,说什麽也不从。

他就坐起来,满脸不高兴,说你可别后悔。甩了门就走了。

那天我整整哭了一宿。

打那以后,家里人就不让来接见,对象也不让来了,改成干重活,把我当严管对象。

过了两个多月,他又来了,问我想的怎么样了。我说明天让秋生来见我。他说行。就这样他把我按在沙发上糟蹋了。

第二天秋生来了,我什麽也没说,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打那以后他又来过几次。我问他,为什么还不给我减期,他说我把你放了你还能让我吗?我说你要是还不放我,我就告你。他说你告吧,我是局长,你告到哪,也都得转到我这处理。

不过他还是提前了4个月把我放了.回家以后,我把事一五一十地都对对象说了.我说要告他,对象说忍了吧,咱斗不过人家,我决不嫌弃你.我咽不下这口气,就四处写信告他.哪知不仅没把人家告倒,他还升官,当上市政法委书记,以后又升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官越做越大.据说是薄熙来说的,男女关系不是大问题,工作干出成绩就是好干部.谁能给小百姓做主? (摘自走向论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