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海口交警队长枪杀年轻女子案真相揭露:子弹从阴道打入,警方认为是“走火”

【博讯6月15日消息】 日前,海口市人民公园发生了一起人命案,案情并不十分复杂:一交警酒后持枪与一按摩女“谈生意”,因双方发生争执,警察遂起歹心,开枪将按摩女杀害。因涉及警务人员犯罪,海口警方极力封锁消息。人们无不关注,案情真相到底如何——

  凌晨枪声响起按摩女被警察了结余生

  5月30日深夜11时许,吴亚弟在海口市金龙路一海鲜城酒醉饭饱后,骑着一辆无牌大黑鲨摩托车,醉熏熏地来到海口市人民公园一侧的东湖路边,看中了一个正在此地摆地摊按摩的江西女子。二人聊了几句后,双双就走进了附近公园内。在公园东小门附近的凉亭里,他们又聊了起来,两人讲话声音较小,周围的人很难听清谈话的内容。时隔不久,突然从公园里传出了一串震耳欲聋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枪声响过,应声倒下的正是那名江西按摩女曾四莲。

  据目击证人陈某介绍,当时他正在公园里面,突然听到了两声刺耳的枪声,马上又见到刚刚带一名女子进公园的那个穿着警服、系着领带的男子,骑着一辆黑鲨摩托车疯狂地往处跑,一边跑竟一边还将身上的警服脱了下来,光着膀子骑车跑出了人民公园。

  另一位公园巡逻保安称,当天晚上他在公园巡逻时,他用手电筒照到了坐在公园凉亭里聊天的一男一女。看到男的还穿着警服,就有意提醒了他一声:这么晚了,你不要跟这种女人在一起。他要求该男子马上离开公园。但吴亚弟提起了公园巡警的一位朋友的名字,他就走开了。离开不大一会,他就听到了枪响。待他跑回到凉亭内用手电一照,竟吓了一大跳:一个女子衣服被脱至膝盖以下,双眼大睁,四肢朝天,满地血迹,地上还有几道爬行的痕迹,其景惨不忍睹……

  保安随即向110报警。此时,已是5月31日凌晨时分,案发5分钟后,110及海口市公安局有关人员火速赶到现场,110指挥中心并通知了120急救车赶往出事地点,经法医证实该女子已经死亡。知情目击者再三称,一共开了两枪,一枪打中了女事主的脖子,另一枪是从死者的阴部射入的。

  根据可靠线索,公安人员很快就查实了犯罪嫌疑人吴亚弟的身份,此人系海南省琼山市公安局府城交警中队副队长。

  借酒消愁愁更愁酗酒斗殴丑态出

  “5.30”案发当晚,吴亚弟正在海口市金龙路一海鲜城里,与4个朋友一起吃晚饭。据海鲜城知情人介绍,那天吴亚弟与朋友是晚上7点钟来到酒店的,在酒店的二楼大厅的一桌席上,他们一下子要了4瓶“小糊涂仙”。几个回合下来,大家喝得如坠云雾一般,几个人一直喝到夜里10点多钟。此时的吴亚弟明显喝得差不多了。酒后吐真言,吴与往日有茅盾的一个朋友发生了争吵,双方大动肝火地动起手来,你砸杯子我摔碗,酒店一片狼籍。后来在大家的极力劝阻下,战火总算平息了下来。

  大约10时40分左右,吴亚弟又发起了酒疯:不但不恼怒了,身着警服的他反而双膝跪在地上,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动作,样子十分滑稽可笑。在场的人无不哄然大笑,当几个朋友将吴扶到门外时,吴趁人不备,又一拳打在了刚才与其争吵的那个人的头上,双方就又厮打在了一起。众人上前欲加以制止,却遭到了吴的威胁,他竟从身上拨出随身携带的一支“六四”式手枪,枪口指向旁观者。停车场的保安见状即打110报了警,吴亚弟见状在大家的劝说下,随即离去。

  吴亚弟虽然拿出枪来耍了一番威风,但心里还是窝了一肚子火。他趁着酒兴骑上摩托车,沿着大街狂奔起来。在人民公园一侧沿湖边的路上,他看见了有几分姿色的按摩妇曾四莲。在吴的诱导下,曾女跟着他到了公园凉亭里,一边聊天,一边谈起了“生意”。于是就发生了震惊海南的“5.30”凶杀案。

  死者曾四莲人死落骂名

  “5.30”案中被害女子曾四莲的丈夫方某,带着刚满5岁的女儿,到处找人哭诉,求人帮他们申冤报仇。

  方某系湖北大治县人,年约40岁,他的妻子曾四莲是江西南昌市人,今年才32岁。方称他在10年来到海南打工,7年前在一建筑工地上与妻子曾四莲认识并回家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后,他们育有一女。原来他与妻子一起做水果生意,因生意不好,就改行去打工了。她先在一家照相馆打零工,3个月前,才同她的姐妹一起,在公园一带的露天地上铺一张草席,为人按摩,赚点零花钱养家。曾四莲并没读过什么书,也无技术,找工作很难,为了生活,她才在东湖一带摆地摊给人按摩的。方某再三强调:他的老婆不是卖淫小姐,她是做正规按摩的。

  另一知情人,还给记者讲了一个感人的细节:在方某与妻子租住的出租屋里,老方逢人就将他与曾四莲的结婚证和照片拿出来给人看。他们那可怜的小女儿,见人就乖巧地指着照片上的妈妈说:“这是我妈妈的相片,妈妈回老家去了。”每到这时,老方就强忍着泪水,将头偏向一边,背着女儿流泪不止……他说,直到现在,他都不敢把老婆被害的消息告诉家里的亲人,怕老父老母经不起这个打击。他常常一个人抱着女儿,偷偷地暗地里哭泣不止:孩子这么小,妻子死了,叫我们父女俩怎么活下去呀?

  曾四莲死后,社会上不少人看到一些报纸说她是妓女,这消息一时让老方难以接受。曾四莲的一个老乡还找到记者,为曾抱打不平地说:“曾四莲经常在东湖边为人按摩是事实,她与我老婆也很熟,见面了还经常找招呼。我可以作证,她只是在给按摩,决不是像有的人说的那样,是卖淫女。”

  疑问之一:是枪走火还是蓄意谋杀?

  吴亚弟杀害曾四莲到底是开了一枪,还是两枪?枪中何处?因涉及到警务人员犯罪,警方极力封锁消息,岛内各媒体说法不一。为此记者展开了艰难的调查。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现场目击证人,他是第一时间见到被害人横尸凉亭的人。这位目击者称,他看到死者时,只见曾四莲的头部鲜血淋漓,尸体裸露的大腿上到处是血,但他并没看清,死者大腿上的鲜血是遭枪击阴部所致,还是击中大腿流出的血。

  当晚同一时间听到枪声的另一位目击者告诉记者,他听到了两声枪响,只不过是第一枪与第二枪间隔的时间非常短。一位围观者气愤地说:“这人也太狠毒了打哪里不行,竟用枪打女人下身,简直太没有人道了。”

  海南某报在报道中声称,他们从一位“消息灵通人士”那里了解到:“吴亚弟称当时一怒之下拨出手枪,只是吓唬一下曾四莲,没想到枪一走火,就将她打死了。”究竟是枪走火,还是蓄意谋杀?记者为此走访了有关权威人士。一位从事了20多年警务工作的“老公安”认为,吴亚弟所持的“六四”式手枪,必须先将保险打开,然后将子弹上镗后,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才能扣动扳机,射出子弹,将被害人杀死。从这一点上分析,吴称是走火,误将曾四莲打死,绝对是谎言,是在有意转移人们的视线。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说,人都被他打死了,人死无对证,还不是由他姓吴的咋说!有些正义之士也愤愤不平地说,不管怎么样辩解,也改变为了吴亚弟杀人的铁的事实,警察执法犯法更要严加惩治。

  疑问之二:是主动自首还是捉拿归案?

  “5.30”枪杀案,引起了海口各大媒体的关注,有说吴亚弟犯案后,是自己主动投案自首的,也有说他是被公安人员抓获的。说法各有不同。那吴亚弟到底是投案自首的,还是被捉拿归案的呢?有关权威知情人士,最终向记者透露了真相:

  那天吴亚弟持枪杀人后,骑着摩托车地逃离了现场,回到了同居女友的住处,海口市龙昆南路某小区。当时他身上只穿了一件背心(作案后他将警服脱下了),回小区的时间已近零点。据小区目击者称,他见到吴亚弟时,只看到他神色仓惶地停下摩托车,径直回到了其住房间:1202室。

  案发当晚,海口市公安局领导及新华公安分局刑侦人员,迅速赶到案现场,经过现场勘察和案情分析,很快掌握了案犯活动目标。海口警方与琼山联手行动,于31日凌晨4时,派出6名着便装的精兵强将,对吴亚弟的住所进行了布控。

  几位有侦破经验的干警经过认真分析,很快就拿出了抓捕方案: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大家认为,吴亚弟喝了很多酒,又持有武器,决不能强攻硬取。等待天明,再见机捉拿。于是,干警们只好守在吴亚弟的家门口,枕戈待亮。

  清晨7时许,吴亚弟的女友骑着车出门了,大家一阵兴奋,以为吴亚弟肯定会随后出来。可是等了许久,也没见吴亚弟。难道吴亚弟觉察到了我们的行动?情况紧急,马上派人进去侦察。当一位干警走进院内一看,吴亚弟正在小区的一家餐厅里,若无其事地吃着早餐。

  吃完早餐,吴亚弟身着警服,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刚到小区大门口,就有两名刑警机智地迎了上去,并与其打招呼:“吴队长,上班去?”不等吴反应过来,几名干警一下子冲上去,死死地控制了吴亚弟,并从他身上搜出了其随身携带的“六四”式手枪及两个弹夹、14发子弹。从案发到抓获疑犯,海口警方仅用了8个小时,就破获了此案。狗急跳墙的吴亚弟没想自己这么快就落网了,竟然还狡滑地说一句:“那好吧,我这就跟你们一起去投案自首。”只可惜,这句话说得太晚了。据此,海南有关媒体竟报道称,吴亚弟是主动投案自首的。为此,警方于近日断然否定了此说法。日前,吴亚弟已被检察机关批准正式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正义的判决!(羊城晚报 常丹文越)


博讯相关报道:
  • 海口九岁学童欠交学费竟被扣留
  • 海口:民警牵头欺行霸市
  • 海口一交警手枪打中女子阴部 杀人手段惨绝人寰
  • 海口公园爆枪杀案 疑犯竟是交警副中队长
  • "不是处女不要钱" 海口色情交易大曝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