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山西割舌案”受害者出庭指认凶手

【博讯6月08日消息】 中新网北京6月8日消息:文明执法是社会主义法制的重要内容和基本要求,然而,令人汗颜的是,某些司法机关却利用职权,大肆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闹得沸沸扬扬的“山西割舌案”就是一例。

  2001年3月下旬,此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涉嫌对受害人李绿松刑讯逼供的岚县公安局副局长吴容光、干警杨四成一审被判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受害人李绿松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讨回了公道。

  然而,李绿松及其家人在漫长的涉讼中,国内某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无疑增加了讨还公理的难度。令人感到庆幸的是,国内许多媒体对此事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不可想象,离开了这些媒体的支持,今天的李绿松将会是什么样子。

  6月6日,山西省岚县公安局副局长杨旺元状告本报及其他共12家媒体侵权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6月7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发表该报记者余刘文的追踪报道《山西割舌案庭审纪实:“就是他!”》。至于事实如何,只能由法庭来断定,因为“法治”是我国国家建设的一项基本目标。

  下文是该追踪报道的全文:

  2001年6月6日,山西省岚县公安局副局长杨旺元状告本报及其他共12家媒体侵权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杨诉称:12家媒体在报道“山西割舌案”的过程中,刊登受害人李绿松的控词对其造成了名誉侵权。杨称:1999年12月11日,他带领本局两个警员将李绿松“带回局里”之后再也没有接触过李绿松,更不可能参与刑讯逼供割其舌头。杨要求12家媒体赔偿其精神损失72万元人民币。

  这12家媒体是山西青年报社、齐鲁晚报社、羊城晚报社、南京周末报社、法制日报社、滇池晨报社、每周文摘报社、山西晚报社、家庭生活报社、163网易、农村医药报社及本报。

  本报政法记者、法律顾问刘学兵在法庭上的答辩意见:根据被害人李绿松的指控和其父亲李存德的证言,杨旺元参与了对其刑讯逼供。6月6日,李绿松在法庭上继续指控杨旺元割了他的舌头。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的鉴定结论也明确指出,李绿松的舌头创伤为锐器切割所致。今年,山西省兴县法院已经就原岚县公安局副局长吴容光和干警杨四成滥用职权罪和虐待被监管人员罪作出了刑事判决,但该判决并没有对割舌这一伤害行为作出认定。而这一犯罪行为显然已构成独立于上述两种罪名之外的故意伤害罪。

  刘学兵向法庭建议,根据刑事优于民事的原则,法院应当停止对此案的审理,提请检察机关对割舌行为进行在案侦查,待侦查终结后,继续本案的审理工作。

  答辩意见称,综观上述12家媒体的相关报道可知:山西割舌案系列报道的主体是刑讯逼供,所谓“割舌”是刑讯逼供的一种手段而已,李绿松一案已经被当地检察机关控为刑讯逼供,岚县警方也承认在处置该案过程中犯有不可推卸的严重错误。根据最高法院的有关规定,文章所反映的事实基本属实,没有恶意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刘学兵提请法庭依法驳回原告杨旺元这一荒谬的诉讼请求。

  山西青年报社、羊城晚报社、法制日报社、南京周末报社、163网易、滇池晨报社等单位的代理人,也分别在法庭上陈述了相关的答辩意见,均认为山西割舌案的报道没有构成对原告杨旺元的名誉侵权。

  受害人李绿松的父亲李存德出庭作证时,强烈要求有关部门对割舌这一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将凶手绳之以法,为爱子伸冤。

  记者在法庭见到李绿松时,这个青年已经完全麻木,不说话(仅能微微点头),对外界的刺激已经基本上作不出正常的反应。到他作证时,当被问及“到底是谁割你的舌头”,他突然指着坐在原告席上的杨旺元大呼:“就是他,就是他。”此后一直喃喃自语,其状甚是可怜。


博讯相关报道:
  • “割舌”事件打人干警被判缓刑合适吗?
  • 质疑“割舌”事件一审判决
  • 山西割舌事件后续:警察刑讯逼供被判刑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严惩割舌暴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