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救救烟台新世纪高中───一个“现代武训”的呼吁书

【博讯5月13日消息】 [博讯论坛] 转贴: 我叫胡期铭,63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数学系。1992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现教育科学研究院),同年分到烟台教育学院。 1982-1989年分别在浙江衢县全旺中学、清水中学、大洲中学、乌溪江中学从事中学数学、中学英语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期间,开展了发现法教学,自学辅导法教学的。当属国内最早开展相关实验的老师之一。本人是苏霍姆林斯基思想的实践者。取得了较好的教学成绩。由于对教育的热爱,我在这段时间,自学了教育系、心理系的全部课程,并注意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同时产生了进一步提高自身教育教学修养的强烈愿望。 1989年在克服了报名困难的情况下,我报名参加了研究生招生考试,同年考入曲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现教育科学研究院),导师陈信泰、李国榕、杨启亮等。三年的刻苦学习,自身的文化功底有较大的提高,最大的收益是导师们对我们的研究指导,使我的理论思考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对国内教育、心理学理论研究的现状和热点问题也有了更为清楚的了解。1992年,我研究生毕业,出于对外国教育的进一步了解,以提高自身的教育研究的素养,我分别跨方向(我的研究方向是:教育学原理)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吴式颖教授和华东师范大学比较教育研究所钟启泉教授的博士研究生。在北师大的考试,我的基础英语名列当年该校全部考生的第十名,专业英语第一名,但吴教授的外国教育史,本人只得了53分。由于北师大博士生录取成绩必须全部及格,所以名落孙三。在华东师大的考试,原来告知6月份没有收到成绩单就是有可能被录取了,结果直到8月份我的同学都已经上班了,我也没有接到成绩单。直到8月底才被告知,钟教授要在日本搞研究,不能回来,今年不招生了!我猜测可能钟教授,还是对我们这批考生不满意。两次考博,把我考穷了!考北师大到济南时,袋子里只有1元钱(从兖州到曲阜的路钱),已经饿了顿。幸好,贵人相助,济宁商校的张淼同学给了我一些食物,才不至于饿昏。考完华东师大,情形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也许就是我那一年印象最深的事了。  

同年9月底,我与烟台市教委联系,分到了烟台教育学院。虽然,加入到教师培训也是我的理想。但工作一个学期以后,我发现学员们的学习积极性、听课状态与我想象的相差太远。我深深地失望了。加上我的住宿条件全院最差(两个毕业硕士研究生,一个本科毕业生三人同住一间可能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学习工作、非常不便),我当时的落魄心情,比考博失利时还要严重的多。我对现实的感受,达到了当时的最大值(因为大学毕业后,我全部的时间几乎都用于学习、工作,当时的学历不用我担心评职称,住的一直是单人间,世态炎凉似乎与我无关)。我觉得把时间花在无效的事情上太不值得。  

1990年4、5月,由于苦闷加穷困,我到了当时烟台著名的乡镇企业宏祥电气集团担任翻译,当时的孙副总对我非常信任,重活、急活都找我。也就是一个多月后,烟台华颖实验学校高薪招聘老师。怀着对新型学校的憧憬,和开展教育实验的不死的热情,我加入了该校的创建工作,并负责该校的改革工作。校长也是个富有创意、热心教育的老教师。我感到了一种新希望。我当时的想法是让华颖实验学校真正成为“实验”学校,把我10年前未竟的实验搞成功!当时的我,处在非常激奋的状态:无任什么活,我总是冲在前面。我构想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后进学生转化方案,并请了“师兄”北师大博士孟万金,到校对学生心理测试。我对以后的安排也有了较为明晰的打算。可能这件事,未与董事长商量,董事长在教师会上作了含糊的批评。我当时,感到办点事太难!看样子,我的理想只能是理想。数年前于学友谈起办私立学校,自己想搞什么实验都行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在一次家长举行的宴会上,我与荣韩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刘国平谈起此事,没想到他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于是,我就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件事。过些时候,我造访了我的“师兄”烟台大学的田玉敏,也谈起了这件事。没想到,他的热情竟然比我的还高。我当时的想法是尽量使难少些,条件成熟些再着手办校。田兄的热情象把火,此后不长的时间,他数次找我谈办学。所谈内容也日益具体,同时鼓动我早日动手。我的情绪也迅速高涨起来。94年5月份以后,我和刘国平具体商谈了这件事。并利用休息日开始了大量的务虚工作。六月份,我们起草合作合同,并向威海市教委递交了申请。由于田兄社会活动能力强,具体的申办工作就交给他了。华颖实验学校董事长孙丽华得知此事,7月1日把我解聘了。这其中,自然有我申办学校的原因,也有他身边的人挑拨有关。因为,到此为止,我们的申办工作尚无根本突破。我也感到非常愕然。这时候让我走,假期工资就不给了,这是明显的事实。心里不太好受,想想还有很多事要做。做事要紧。又过了几个月,田告诉我在威海的申办工作遇到困难,批不下来。这样94年,我很艰难的度过了好几个月。到95年初,田兄告诉我,在山东教育科学研究所刘世峰博士(我的论文指导老师)的帮助下,省教委吕克英主任愿意帮助在烟台成立学校。我们在一起开展了一系列的务虚工作,并开始着手申办报告的在起草工作及其他工作。双方约定各占50%股份。田兄后来提出由他负责搞资金,他占70%股份,我同意了。  

1995年5月8日我们以集体名义申办的,以我为法人代表的“烟台新世纪高级中学”批准成立。随后,我们在中国教育报上刊登了招聘教师的广告。在烟台晚报、烟台日报、威海广播电视报、潍坊广播电视报、淄博广播电视报刊登了招生广告。广告刊出不久,社会反响较大,来电咨询者至6月底,已达120多名。这时的田兄,又找我商量,是否把我的股份降到10%。这件事,给我的心理触动很大。我想了想说:“只要把学校办好,无所谓,可以。”随着咨询电话的增多,和家长交费的人数的增加,不知是我们工作中的矛盾似乎越来越多,还是田兄觉得给我的10%他太吃亏,总之,我觉得田兄是想让我走,我就告诉田兄,我要走了。让他一个周内办妥法人代表更换事宜。田兄似乎很满意,老于世故的脸掩盖不住得意的笑容。我走时,他根本不提我的股份。至此,我才真正一目了然。田兄在曲师大的事,我是知道的,我落此下场,活该!我走时,还是作了建议,让他做好开学的准备工作,并真心祝愿新世纪高中越办越好。我的缺少社会经验,是我困难的重要原因。曾经想改,一直未改,结果落此下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是体会到了!  

告别田兄,我在家等了等田兄法人代表更换的消息。10多天过去了,还没消息。我就到了宁波万里国际学校,和郑校长谈了一个半天。郑校长让我回来写点东西。没想到,回来的没几天,田兄的弟弟,新世纪高中总务主任就给我打传呼,告诉我他哥哥决定不办了!天哪!我走后的预感为什么会那么灵验!(我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那就是田兄是办不下去的。可能这就是第六感觉吧。)我是法人代表,他不办了我怎么办?那天是1995年8月21日。1995年8月25日,我和田兄在第一次分手后的第一次见面,满面红光的田兄,脸色憔悴,仿佛生了场大病。他说他不想办了。你要办你办。他说,你是法人代表,你说怎么办。这个时候要用我这个法人代表!我说,你想不办就不办,不行!辛辛苦苦奋斗了2年,你说不办就不办了?我不管!我走了。他弟弟把我拉了回去,最后,又是他提出要办你办,我把我的投资收回来!这个人我怕了,死了也得拉个垫背的!这就是我当时的感受!6个学生的学杂费60600元在他手里,他是不可能还学生的,家长要是打官司,还是我这个名不副实的”法人代表“承担!于是,我就妥协了,同意了田兄提出的一切条件:自1995年8月26日起,田兄与烟台新世纪高中脱离任何关系;烟台新纪高中退还田的先前投资。并在以后适当的时候支付田兄办学补偿20000元。于是田兄与他那做会计的夫人一道拿了一堆票据共计600600元人民币!不多不少,刚好600600元。我想,反正这个祸我是担定了,再说8月26日到9月1日只有6天了!如果再拖延下去,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而事到如今,学校除了本人之外,还没有一个老师,没有一张桌子,一条凳子,一张纸,一支笔,仅有的桌子、电话等还是从房东那里借来的!10万元房租,最基本的课桌椅、600600元的“先期投资”!一下子就是20万元!最重要的是时间!没有时间了!从一个只有债权的人,变成了对我来说的天文数字债务人!这种压力产生的感受,是刻骨铭心的!难怪田兄第二天,见面时,已经红光满面了!!田兄的能力,从此我就十分的敬佩!人的差异于此可见一般。

  8月26日开始,我布置了教室、办公室、随后购买了课桌椅、黑板、办公用品等。由于时间太紧,在筹资上困难很大,加上来应聘的老师我又不认识也不了解情况,所以就根据报名资料,和面试时的结果纪录(我未参加面试),发电报通知他们来上班。在紧张的准备后,1995年9月6日烟台新世纪高中出生了!资金的困难,使得老师们非常不安心。开学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有老师开始严重不安心了。直接与我冲突的老师也开始出现。集体要求加薪!就是不加薪,工资已经是个大问题了。我恳请他们理解,请求他们继续支持。可是,当时的困难 把他们吓怕了!有的老师开始走了!教导主任也走了。有的老师出于对我的意见还是别的原因,走后竟然动员学生及其家长退学。而当时的办学条件,确实不好。所以,雪上加霜,一个接一个的学生走了。本来只有6个学生的高一,到95学年第二学期只剩下2人!  

当然,不能不提的是,这时候数位退休的老教师代替原来的那批老师,帮助我渡过了最为紧张的时刻。尤其是钟兆勋老先生、胡安礼两位老教师,不但认认真真的工作, 而且给与我极大的理解。   

就在1996年上半年,田兄又来与我合作,说要办小学。田兄似乎尝到了与我合作的甜头,还想再尝点。我想了想,老田不就是想办点事吗?只要把事情办好就行了!并基本答应了它的想法。和女友商量了一下,让她骂了个狗血喷头!并告诉我,好心不一定会有好报!如果这一次,又招不起学生,怎么办?再说,他寻你合作你占10%或收点管理费,你值不值操这份心,承担这个风险?!值不值,我经常不管,我的衡量标准是是否有益于社会。可是要是再一次600600,我可活不了了。于是,我就当老田的面给他作了分析,没想到老田勃然大怒,狂拍我的办公桌,又是威胁(我让你办不下去!云云。)又是吼叫,我再也忍不住了。大拍一声桌子,对他大声斥责: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田兄在我面前第一次做了检讨,说:"刚才太冲动,是我不对。" 让田兄认错确实不易!  

资金的困难,实在太可怕了。因为我的父亲是退休老师、母亲是病退的民办教师,家里也很不容易,所以家里的帮助也是十分有限的。贷款的难度大、额度有限。不解决资金问题,学校就难以为继。在衢州故乡亲朋好友如徐志明、学生徐学良特别是我弟弟胡红明的帮助下,我克服了最基本的困难。当然,没有钟兆勋老先生、胡安礼两位老教师的支持,学校还是无法办下去的。因为所筹资金不能满足全部需要。1996年,由于资金不足,办学条件限制,只招了3名学生。每天的忙碌,招生的失败,把我逼向了绝路。我不断自我鼓励,也在多方想办法把学校办好。很想得到帮助,很想很想。于是我就给世界著名的成功人士李嘉诚先生写信,并通过新华社香港分社蒋南先生转交。(后来,又给曾宪梓、微软老板BILL GATES写信,向他们借钱6-300万元。)    

96学年,虽然又借了一些债,虽然债主来要债时常发生,虽然依然忙忙碌碌,一天工作12小时以上,虽然一天4元的伙食费,虽然还是少不了女友的埋怨,但相比较而言,这一年老师们基本稳定,是比较平静的一年。不过,我是体会到了活着就是幸福的道理了。

  1997学年,新世纪高中总算有些起色,新招学生48人。但为了进一步改善教学条件,学校投资购买当时来说算是比较好的586电脑共计30台。购买了价值数千元的教学软件。清还了主要债务。心情轻松了几天。考虑到新桥教学用房太为紧张,我决定另找别处租房。所以,1988年1月1日,学校搬到了烟台开发区泰山路87号副4号。学校用房明显宽松了许多。但是,有不少学生及其家长,对学校搬到开发区有意见。学生在新桥时的勤奋有所减缓,有的学生明显表露出初中时留下的老毛病。学生违纪现象也明显增多,有的甚至十分严重。为了整肃校纪,扭转局面,学校劝退、开除了5、6名学生,这些学生连带着另一些学生,到98年6月份转退学的学生,超过了50%。家长挑毛病的也明显增多。一些古怪的事,时有发生。我的脑子似乎也经常糊涂。也就在97学年,找我转让学校的人明显增多,让我感到怪怪的。为什么他们不去自己申办,而要我转让呢?他们说,现在批学校,要求条件高,不好批。有实力,国家鼓励,有什么不好批的?有人甚至开价到50万元。当时我的考虑是,国家社会力量办学条例中规定学校不能转让,更何况我办学目的只是为了开展教育实验,所以我虽然动心,不过,但一直没答应。1997学年招的是三年一次性收费的,那些转退学的人员中,有不少人士交了3000元电脑使用押金的。他们一退学,本校又按照学生实际在校生日子计算退费的,所以到了6月份时,我校又陷入财政危机。有很多人建议那些不是学校让走的学生必须留下来,否则不予退款。还有的说,那些劝退的、开除的学生都不应该退款。我认为,家长们选择我们学校就不易,更何况学生有问题,也有学校得份呢。所以,除了开除的学生在退费上我在一定程度上坚持了原则外,几乎所有的学生,该退的费都退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心安些。  

1998学年是我感到最难理解的一年,有很多事至今我还弄不明白。该年招生时咨询人数达到200多人,实际录取人数80人。有个学生来校报名学习,我考虑到他不适合在我校学习,向他推荐到别的学校学习。没想到他第二天把它的母亲请来做我的工作。他母亲似乎很有实力,说象你这样的学校绝对不是为了金钱,我是一定要把他送到贵校学习的,交多少钱都行。我说,对成绩特别差的学生,考虑到学校为之负担也较重,会收1500元赞助的。“别说1500元,一万元也行!”我深受感动。于是就收下了该生的学杂费和赞助。大出我的意料之外的是,该生在刚刚开学时,就在别人睡觉时,在宿舍打闹。还先后吓跑了6名学生。最后,被我校劝退。可是退费时,其母在我的办公室里故意大吵大闹,非得要回赞助,好像是在执行一项任务似的。由于教室离我的办公室很近,学生上课明显受到影响。此后,学生对我满不在乎的也开始出现。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程度。还有一些特殊学生在我校学习:某一私立学校的股东把女儿送到我校学习、该校校长的亲戚的女儿X也到了我校学习。市法院的某级领导也把女儿或儿子送到我校学习。我当初的想法是他们可能是廉洁的表现吧。结果呢,X由于很有领导能力,在我不在学校的时候,鼓动同学逃课。此后,这些学生不是退学就是转学,反正多少有原因。有的家长甚至在开家长会上公开批评我校:教学进度慢(天晓得是怎么一回事,高一慢,高二赶,高三抢,这是我校的教学进度总体设计),这是根据我校学生总体基础很差的特点设计的,本来就应该慢。学生来之前我们就一再强调的,为什么还这样说?有的还说,这样他们的子女少学了。我当时觉得这几个家长说的话到底有何用意?你对学校不满意到了这种程度,你还留着学生在学校学习?我做了解释后,仍然有家长似乎很有意见。会后数个星期,到我校办理转学的人数明显增加。  

更令人不解的是学校的三位主要老师,一起奔往另一家并不比我们好的学校去。老师走,你就走好了。有的老师竟然挨个动员学生转到她去的那所学校。更令人气氛的是,她还数次集合我校的学生动员他们转学,其疯狂之举,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人(可能是尊称了),怎么配做老师?那样的学校,怎么算是学校?以其之身,何以树人?后来,加上几个严重违纪的受到处分的影响,学生退学、转学的人数明显增加。到1999年,98级只剩下20多人了。 留下的学生大部分是确实不愿走,或者对有的学校有义愤。至此,我又陷入困境,这次我觉得心里特闷,有一种有气无处发的感觉。 2000年的情况也没有好转,甚至更为严重。房东在我们搬进来承诺,只要其他房子还空着,我们的六楼就不租给别人。可是来了一大批民工,弄得我们上课不宁,睡觉也不宁。晚上10点多,溜到我们教室谈情说爱的有,喝酒打麻将、玩扑克、看电视无所不有,楼道没有一天干净。多方交涉也无济于事。民工甚至有和我动手的,最后还请了警察。转到另一所学校学生回校算书费,顺手牵羊把我的传呼偷走的也有。在招生期间有人把我校的招生标牌扔掉,把我的自行车偷走。学生家长不来时还好,学生家长一来咨询,本来刚刚拖干净的的走廊立刻就满地垃圾。这些不得不让我感到,好像某种势力在故意与我为难。同年,顶楼(7楼)发大水,把学生的铺盖全都弄湿了。教室里也是大水哗哗。停电停水时常发生。更加令人气氛的是有学生竟然砸房东未出租的房子,还有学生胆大的跑到这间房子“搞恋爱”。那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啊!更为凑巧的是就是这个时候,房东领着房客来看房间。这种怪事我是闻所未闻。  

98年的另一件怪事是:烟台中意电子公司经理,欠我人民币500元,当时钱很紧,我就数次崔款。如果说,他象以前那样以种种理由搪塞也就没事了,可是这位姜先生,却把自己的东西推了满地,还砸了东西,然后给向阳派出所打电话,说我在闹事。接着动手卡我的脖子,使我数十天说话困难。警察来了之后,要把我带走,我说走可以,但必须带上证据,于是我要拣证据以证明这些东西不是我扔的。可是两位警察却不让我拿。我理会,还是用纸,包着证据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据理力争,可是他们除了训我一通外,就是瞪着凶眼,拿着警棍在我面前晃荡。真正的肇事者,却与他们嘻嘻哈哈,烟来烟去!我气的肺都快要炸了。更让我恨的是,有警察竟然说,你们要打就到外面打吧。还让我把证据扔了。后来为这事我到处反映,当然遇到了推三推四的事,不过最后芝罘区派了两位警察,来补做了一个询问纪录。而且还让我把纪录的时间提前到事发之时,被我拒绝了。而我的伤害未收到补偿,欠的钱也没拿回。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2000年又出现了有“老师”领着教师们要集体不干,幸好有的老师一眼识破真相。该“老师”走时,还带走了一包书!! 还有令人气愤的是:佳瑜广告公司状告我校拖欠什么加工费。本来试用几天我们不满意,又给他修了电脑,送了光驱,说好互不相欠。同时,我校不与他们签发验收,这足以证明按合同时间、未按规格生产的灯箱是不符合合同要求的。我们无需支付余款。原告要想获得余款,必须有证据证明他们按时生产了符合合同规格的产品。可是法院审判员朱韬却让我们举证。我们告诉法院,以实物为证,你们可以实际测量一下。测量完了以后,法院偏偏要说支撑灯箱的立柱也是灯箱。我说,难道你站在楼顶,你的身高就是几十米了吗?可是法院不是让原告出示证据证明合同规定的“验收合格支付余款”的证据,而是让我方提出反证。我们的法官到底是业务水平不行,还是知法犯法??一审已经判决原告未完成科室牌,这已经可以证明,原告未履行合同,因为科室牌时合同的标的之一。既然原告原告未履行合同,那我们就没有必要交余款,更不能判我们交滞纳金! 更让人发疯的是,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毕宗江法官及其一伙,不但拿出了伪造的设计图作伪证,更用自相矛盾的证词做证据,把一些无关的问题作焦点开展辩论,而对我们在上诉书中提出的关键问题避而不答。他们做出了维持原判也就罢了,还不断骚扰我阅读笔录。因为原先我对法院工作人员是信任的,后来发现上诉开庭时,一审笔录有很多错误,所以看得仔细些,人家文书倒没说什么,可是毕宗江却不断催促,而且,越来越不耐烦。我的感觉是肯定有问题,加上气愤,我说了句,“枉法裁判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他竟然动手打我,我一闪才躲开了些,不过还是打了我一下,只是不太痛。我说你再动手试试?他才罢手。下楼梯到一楼时,他见我找纪检部门,还威胁我说,你再不走,我就以你扰乱法庭为由,罚你的款。这是人民法官吗?我一直信任的法院就是这样的吗?我很失望,很恼火,很恨!!尽管这样,我在一审结束时,还是履行了公民的检举权,揭发朱韬知法犯法的行径。可是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因为我觉得他们是一家,官官相护。不过至今我还是没有放弃对我国法律的信任。我知道,在烟台开发区我的信是寄不出去的。所以,我会在适当的时候,以互联网的形式继续检举。因为不把他们搬倒,他们肯定还会害别人的!  

于是,为了保存实力,减轻负担,我校搬到了现在2-7小区9号楼一单元。可是搬来不久,楼梯上的窗户接连被偷,就连下面的铁门也被偷走。还有一件怪事,就是:电话迁不过来;我让凡是打535-6385320的电话转到手机上,结果邮局每分钟要收我校0.5元的转接费。别人比我们后面来的电话能迁过来不过,我们却不能,难道我得罪了电话局?我对于邮电局的讨厌实在太多!烟台到开发区,只有李30里,每分钟电话费0.80元!太狠!公用电话不能享受ip电话的好处,这显然是侵犯消费者的平等权! 不过,现在的校址的好处是,比原来的地方安静很多。可是,这里毕竟不是教学场所,是家庭用房。  

民工的胡闹,较高的房租,不断的骚扰,直接影响了我校招生,2000年我校只招收了8名学生。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我又向家里寻求援助。爸爸忍痛把它的住房抵押出去,去向工商银行贷款。到4月28日已经到期。父亲年届70,母亲也60了,抵押出去的住房,又可能很快被拍卖。这是我内心强烈的痛苦,我在外十多年,未尽孝,却让双亲为我伤痛,受我连累!

学校现在弹尽粮绝,拖欠教师工资,有的已经很长时间了。  

为此,请您救救我们烟台新世纪高级中学!救救我们!

  恳请您伸出热情的手,您拯救烟台新世纪高级中学的办法如下:

1)投资人民币1元,并保留您的汇款证据,您的汇款证据,就是您是股东的证明。一元股东,享有一元的相应权利!如果您的投资超过1000元(包括1000元),我们将在今年招生结束后,给你寄发股东证明。  

2)如果您是优秀教师,愿意与我共同创业,视等级您就可以在试用期后,获得2000股的期权。工作满四年,即可获得全部2000股股权。您的投资另加股权。  您的一元钱对我们烟台新世纪高中来说,就是维持生命血液!请您务必帮这个忙。因为只有实力,才有学校的健康发展。才能避开各种小小的骚扰。  汇款至:中国建设银行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

    帐号:219152010

  

   0106802642

    户名:胡期铭(说明:1999年有多达6万元的资金核实不到,当年我们在中信银行开设的帐号撤销,故请暂时汇往我个人的帐户,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开设本校的银行帐号的。我绝对不是骗子!骗子太多,我不得不说一说)      

如果您是一位学生家长,或是教师,敬请了解一下内容,以便您决定是否让您的孩子到我校接受普通高中教育或是否投身到烟台新世纪高中的事业中来:

  1)首先,我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但绝对不是共产党员;希望信仰不影响我们的合作。  2)我认为人都有发展的潜力,问题是条件是否适宜。  3)家庭教育的力量要大大超过学校的力量,尤其是7岁以前。因此,我们我们烟台新世纪高中开设家庭教育课程,以激发学生改善自身素质,获得教育别人和自我教育的能力。  4)我认为幼儿天生就是爱学习的,之所以有人害怕学习,是因为后天的教育方法不当罢了!为此,任何时候开始实施正确的教育都不会太早!  5)我认为心理是可以训练的,因此我校从95年办学开始,就开设一定数量的心理训练课程(不是心理咨询)。  6)我认为让学生学会学习,自然就学会做人,因此学力(学习能力)的提高是衡量教学水平高低根本标准。未来社会尤其需要学力。  7)民主是自由竞争,市场成熟的的意识形态基础。为此,在学校培养学生的民主思想,养成民主观点和行为习惯,十分重要,它是我国成为第一强国所必不可少的。也是我国人民彻底摆脱封建思想束缚前提条件。  8)我认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培养学生的国际主义思想、爱国主义思想,学生会充实,豁达,积极向上!  9)我主张技术治国,因为它是提高国家效率,根治腐败的最强有力的手段!  10)我认为体育以健体为中心,技能为辅。

  如果您有意让您的孩子在我校学习,并愿意提前预交学费,那么您将享有三年内不论物价有多达提高,您的学费、住宿费、饮水费、上机费、书本资料费共计3880元/年,保持不变。

如果您愿意借款,本人愿意提供年息5%的利息,并随银行利息提高而相应的提高。

  如果您是电脑行业的重要人物,敬请购买或推荐购买我的新型计算机发明。

  如果您是汽车行业的重要人物,敬请购买或推荐购买我的无惯性刹车系统的发明。(请不要误解,无惯性并不是消灭惯性,而是指消灭惯性带来的危害!)

  如果您是因特网网络的领导人物,敬请与我合作共创通往30年后的教育体系。其经济意义和社会意义不可限量。

  如果您是报刊杂志的要人,请刊登此文或推荐刊登此文!您就可获得5000股股权。

  如果您是洗衣机厂家,请购买我的创意!(仅付6万元即可)

请您将此文介绍给其他读者,衷心感谢。

  谢谢您阅读本文。如果您有意见敬请写信给:[email protected] 或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我校的简易网址:WWW.TONGTU.COM/NCHS(本站已经遭受破坏,但部分内容人可以阅读) 或WWW.nchs.ebigchina.com (正在建设中) 我的电话:13002722651 或 13002748544   或者寄往:山东烟台新世纪高级中学  邮编:264006     (由于只简单校对,如有文字错误敬请谅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