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不平则鸣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博讯5月07日消息】   有比在中国生为农民,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农民更可怜的事么?

  是啊,在我们这个洋洋古国里,从古至今,就生存着这样一个群体,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是他们,整整将这个国家支撑了数千年!翻开历史书,上面赫然写着:“农民是革命的主力军!”

  时至今日,提起农民这个字眼,人们首先的反应就是愚昧、无知、守旧、贫穷,以及卑微和下贱,难道不是么?除了少数电视上宣传片中的形象外,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农民代表形象,实事求是的说,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他们仍然穿着过去的旧棉袄,低着卑贱的头,向你谦微的笑着。

  他们愚昧,从秦始皇起,中国的统治者就知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以后的历朝历代,皆从此道。到了今天,情况依然没有大的改观,他们几乎没有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太穷,交不起昂贵的学费,农家的孩子要比城里的孩子多考几十分甚至上百分,才有可能与他们上一样的大学。因为他们愚昧,所以他们很多人不会支持,至少不会鼓励自己的孩子去受教育。他们几乎不懂科学,所以他们也不懂民主。

  他们贫穷,在中国,农民几乎是收入最低的阶层,在这各项经济指标,都在——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纷纷增长的时候,这两年唯独农民的纯收入在下降。中国的城乡差别,最少有十年。土地上收入,其实是他们的保命收入。可怜的节余,还要给自己的孩子盖房子,娶媳妇。虽然他们没有医疗保障,可是据我观察,他们也没有给自己留下治病的钱。——所以他们也就没有生病的权利!

  他们守旧,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留恋着过去不曾有过的东西。他们总是期盼着救世主的出现,“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宴,只照逃亡屋。”

  他们勤劳,日出而作,日落也休息。能受想象不到的苦。他们仍然用着原始的工具,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劳动强度。他们有自己的梦想,非常现实的梦想,他们希望过的更好,但是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

  他们忍耐,还有比中国的农民更有忍耐力的群体吗?他们几乎不懂保护自己的权利,不知道为改善自己的处境呼号,在一般情况下,他们的声音是那么的弱小,他们的要求通常非常低下,很容易满足,但他们经常被称为“刁民”。就在我回家的路上,就看到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很向望,于是他们背着铺盖,带着谦微的笑容,到城市里来了,希望能找到他们的梦想,他们被称为“盲流”。他们干着城里人不愿干的肮脏的,苦累的,下贱的活,挣着比城里人少的多的工资,几乎没有被当作人看待。然后,据听说他们影响了市容,搞乱了治安,抢了城里人的饭碗,在城里下岗工人日多的时候,又被赶了出来。

  有谁曾真心实意的考虑过他们的出路呢?有谁曾真心实意的关心过他们呢?他们几乎是生活在我们这个经济系统之外的,我们的经济决策者们,几乎没有把他们作为考虑问题的要素,而他们自己,几乎也没有想过要别人把他们作为考虑的要素。他们被钉在自己的土地上,用他们自己的血换来的土地上。他们的任务就是朝出夕归,默默的在这片土地上耕耘、收获,然后把果实心甘情愿的交出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