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博讯3月23日消息】 (博讯编者按:据说中国政府决心治理污染,搞了系列“零点”行动。北京为了申奥要花1200亿来整治恶劣的环境。而各地的污染被制止了吗?恰恰相反,所有污染普遍以牺牲地方群众利益为代价,而污染的保护者正是中共的政府官员,南方周末的报道中记者做起了环保部门的工作,而官员则竭力为污染源辩护,当记者要求此官员喝群众日常饮用水时,该官员竟然都不敢喝。这样的官员可有半点正直人格?他可代表人民利益?)


龙灿 (南方周末 03-22)   临死前的高瞩,他的爷爷愤而为“赶走稀土厂”而奔走。

  四川省温江县和盛镇上,天真烂漫的小生命,背后是稀土厂的烟囱。这个稀土厂是不是镇上莫名其妙的死亡和怪病的罪魁祸首,还有待于更权威的专业调查。

  3月20日,有居民告诉记者:和盛镇大同街的陈敏锐也患上了莫名其妙的重病。陈16岁。

  死亡的阴影徘徊在四川省温江县和盛镇:2000年11月初,3岁小女孩李思宇死了;11月14日,19岁的高瞩死了。而13岁的伍修成、15岁的黄某、37岁的刘素芳也生命垂危。镇里不少人莫名其妙地发高烧,却无法查出原因。

  这些人都生活在和盛镇杨柳河流域方圆两公里的范围以内,镇上有一家稀土厂————成都盛和实业有限公司。由高瞩的祖父高禹章等300多居民签名的一封“求救信”,飞传到记者手中,他们将死亡和怪病归因于这家稀土厂。

  但镇政府的人认定,和盛镇居民的白血病、癌症高发和不明不白的病症,与稀土厂无关,稀土厂没有污染;县环保局的人说,稀土厂污水排放没有超标;省环境辐射检测中心的人说,放射指标符合国家标准。

  日前,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稀土厂是不是杨柳河的灾星?

  3月12日,记者赶赴和盛镇,这里住有4000多人。全长23·5公里的杨柳河,上接都江堰,下连温江县城,其中下段穿和盛镇而过。稀土厂位于镇西北区、杨柳河边。厂周边有成都农机学校、和盛中学以及居民区。

  记者找到77岁的高禹章老人。老人就住在稀土厂的对面,中间隔着杨柳河,一抬头就能看见稀土厂的高烟囱。老人开着一家不大的机械厂,收入很可观。但因为孙子之死(从突然患病到死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白发老人开始不大理会厂里的事,为“赶走稀土厂”而奔走。

  这天一大早,老人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的水泥储水池里还有多少水,要不要打电话给几公里以外的亲戚,让他们从乡下送水。

  老人一边小心翼翼地从储水池里打水,一边忧伤地摇着头。“3年前的杨柳河可不是这样。放下吊桶,清澈的河水就打了上来,洗菜,洗衣服,闲了抄起鱼竿还可以钓上尺把长的鲤鱼。岷江雪水养的鱼又嫩又鲜,附近的村民撑着竹筏,赶着鱼鹰在河里打鱼,一群群小孩追着竹筏又喊又叫。”

  高禹章老人记得,几年前顺着河水找自己偷偷下河洗澡的孙子高瞩,十有九回都在河里找到;老人甚至能记得,小时候躺在杨柳河里顺水漂流到7公里外的温江老城。

  但自从1998年3月稀土厂开始生产,杨柳河就开始变得可怕了。老人说,有时半夜厂子就向河里排污水,开始是黄色,一会儿就成了乳白色,还冒着热气。有几次河里大片大片地漂起了死鱼。现在别说河水,连各家钢管井里的水,沾在手上都黏乎乎的。孙子死后,自家连冲厕所都不敢用井水,害怕辐射。

  老人说,连喝水都要胆战心惊的日子,你能感到幸福吗?

  现在的和盛镇一天不如一天,外面来的人不喝和盛镇的水,不吃这里的饭。镇上几家餐厅生意清淡。

  记者肉眼看到,和盛镇这一段的杨柳河河水是清的。据说,河水已被上游来水冲淡了,而且从今年1月8日以来,稀土厂没有再排放污水。不过,井水的颜色依然没有变过来。

  当地居民和一些人士排除别的污染源的说法。记者了解到,镇上还有两家小机械厂,一个甲苯仓库,一个某大学的制药厂(没有污水排放)。此外就没有别的工厂了。

  稀土厂排污:有没有超标?

  对稀土厂排放的污水,有过三个单位检测,结论却是两样。

  高禹章老人向记者出示的,是成都市卫生防疫站2000年11月14日所作的检测报告,结论是稀土厂废水排放辐射指数超标严重:其管道排出的废水总 α活性29·10,总β活性20·74,分别是国标的291倍和20·74倍(两者的国标限值分别为0·1、1)。

  和盛镇政府却认为,高禹章出示的检测结果不能认定样品来源,没有法律效力。

  和盛镇政府认同的是温江县环保局和四川省环境辐射监测中心的检测结果:稀土厂的排放指标符合国家标准。

  这两个单位的检测是在去年12月28日进行的。此前的26日,成都某报两记者接到群众举报,潜入稀土厂拍照,被稀土厂扣留,引发了冲突。两单位是应邀前来对稀土厂排污取样检测的。

  但当地居民拒绝在取样报告上签字。理由据说是:这两个单位的化验取样不准确,因为和记者发生冲突的当晚,稀土厂就停止了生产。

  去年12月底,有居民偶然发现:井水只要倒入一点茶叶水,就立即变成墨绿色。

  惊恐的居民将此情况反映到镇政府,镇政府方面说,系地下水的铁、锰含量过高,对人体无害,也不是稀土厂排污造成的后果。

  今年1月5日,成都几位记者专程找到和盛镇政府,与镇武装部长一起现场试验:地下水兑茶水后,变成墨绿色了。现场居民要求该部长饮用此水,以作示范,但他拒绝了。

  记者一再就“地下水变色”一事向镇政府有关人士求证,镇政府工经办黄主任说,县环境监测站李站长亲口对他说过,地下水可以喝,没有毒。

  温江县环境监测站站长李文强介绍,12月底,他们对稀土厂的排污水进行了检测,发现排污合格。省环境辐射监测中心的检测结果也合格,因此他们认定死亡事件不是稀土厂的责任。他认为,当时的检测过程都合格,取样没有作假。地下水变色事件只是铁含量高。

  当记者要求看地下水的检验报告时,李主任承认,他们没有化验地下水。

  稀土厂周边:有没有辐射污染?

  成都理工学院核辐射技术工程系拥有核辐射研究的优秀人才和精良的设备。为了搞清真相,3月13日,记者与该院老师携带x—r辐射检测仪,到和盛镇进行了核辐射的检测。

  实验小组以稀土厂为中心,沿四个方向向外延伸,分别在工厂周边、外围300米、2000米的间距三个点取土,进行检测。在500秒单位时间内,仪器显示接收到的辐射强度,从工厂周边到外围300米、2000米,由高到低减弱。其中,工厂东北方向的三个数据依次显示为:18560,15278,13296。专家说,数值越大,显示其辐射强度越高。

  当天晚上,在成都理工学院的实验室,由一位核辐射技术的博士生导师主持,对所取的12个点的土样进行化验,与白天当场的仪测数据大致相同,而稀土厂西北面围墙外的土样辐射剂量,是其他土样的4倍到10倍不等;排放的冷却水辐射指数较低。

  参加检测的专家说,根据实验结果,虽然大部分都没有超过国标,但以稀土厂为中心的辐射源是存在的。

  14日,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实验小组拿到工厂原材料稀土精矿粉和产品氧化铈,在60mm铅室经全屏蔽进行化验,结果表明:在矿粉和氧化铈中,强放射性物质钍232的含量分别达到2891微克/克和5553·648微克/克,放射性活度为11769Bg/g、20350Bg/g。

  据稀土厂周继海厂长介绍,稀土厂2000年实际耗费精矿900吨。这意味着去年全年共有2·6吨钍232由这个工厂里进出。专家说,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把全年进出该厂的放射性物质提纯,它就相当于几百颗原子弹的放射性物质的总和。一旦发生不测,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因为钍232的半衰期长达1·4×109年。

  据称,稀土厂日常储存精矿和氧化铈产品在20吨以上。稀土厂拥有如此多的放射性物质,但周边土壤除个别地点外,辐射并不是特别高,据理工学院核辐射专家解释,在空气中,钍232的辐射半径只有10多米,在土壤里更低;钍232不溶于水,所以冷却水没有什么污染。其最大的污染来自直接排污、废渣以及精矿和产品的粉尘。如果钍232进入人体,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进到厂区:粉尘会不会污染?

  还在13日,稀土厂一位工人曾悄悄对记者说,稀土厂所用的主要原材料是稀土精矿粉、富镧氯化稀土、硫酸、盐酸、液矸、元明粉等,产品氧化铈,生产的时候气味特别大。他还透露,分装、上车时,产品的粉尘很大,厂里发给工人们一个口罩,但有的工人根本就不戴。稀土厂的工人都是来自附近乡镇的农民,他们都不懂生产的是什么。

  15日,记者一行悄悄进入和盛镇,从工厂外一个数米高的水塔上,观察了整个稀土厂。工厂占地100余亩,用的是一个老厂房,不是那种标准化的工厂。厂区内有三个车间、一个库房,和一排平房。在露天场地上,赫然堆放着大量的袋装精矿粉。

  在取得工厂方同意后,记者进入工厂,厂长周继海陪同记者参观。记者戴着自备的口罩,周没有。在厂区,记者没有闻到异味。据说,硫酸、盐酸等已停用。

  在焙烧车间,只见身着迷彩服的工人正将一盆盆原材料送进炉子;在工厂后部,工人正用小推车将产品送到有顶但四面透风的冷却场。大风一过,冷却场里矿粉乱飞。记者感到呛鼻。  

  成品库房在工厂的西北角,3个工人正在手工分装氧化铈。现场也是粉尘飞扬,除了一个口罩,他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一个工人说,他是彭州人,来这里打工近一年了。他不知道什么是辐射,也不认为这里有什么危害,“因为到现在还没听说过有谁被辐射死了”。 

  在成品库房的背后,是12间堆满废渣的平房,紧靠工厂围墙。周厂长说,这种废渣是中间产品。记者注意到,围墙外就是我们曾经检测过的辐射指数很高的点。

  周厂长说,他们厂已经是成都周边稀土生产工艺最好的企业。他说,尽管稀土矿里放射性物质含量很高,但稀土从业人员患癌症的却只是普通人群的六分之一。他解释,稀土可以抑制癌细胞。  不过,成都市卫生防疫站的放射防护专家陈敬忠告诉记者,某些稀土物质对癌有抑制作用,但到目前“稀土可以抑制癌细胞”在世界上还没有定论。

  这位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说,氧化铈呈粉尘状,容易形成粉尘污染。钍232可以进入生物循环,可以从呼吸道、食物、皮肤以及创伤进入人体内形成内照射,而钍232的半衰期又长得惊人。

  据这位放射性防护专家说,部分粉尘外泄不会在环境检测报告上显示出来。他问:稀土厂就坐落在人口密集的居民区,居民用什么来保证自己不被粉尘伤害?在那样的生产环境里,工厂如何保证粉尘不外泄?

  他坦言,现在有的工厂大量招收临时工从事危险职业,没有任何特殊的劳动保护措施,这是谋杀,是犯罪!

  3月17日上午,四川省环境监测中心和记者联手,现场检测了大气环境,并进行了取样,取样包括稀土厂周边的土壤、河水以及排污口上下200米河底的淤泥。

  当天下午,参加检测的高工帅某说,从现场检测的数据初步看来,一切正常,但最后的结果要一个月后才能出来。

  四川省环保局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由记者组织的检测及其结果,没有法律效力。

  事情很清楚:必须有一个联合调查组,对和盛产生奇怪的死亡和病例的原因,进行彻底调查。


博讯相关报道:
  • 中国的环境专家说,中国的水污染已“非常严重”
  • 北京申奥将草坪喷绿,说这是国际先进水平没污染
  • 广东"癌症村"人为造成污染:14年夺命210条
  • 广东省长警告炸污染厂
  • 乌鲁木齐市冬季空气污染严重
  • 浙江沿海海域污染严重
  • 淮河太湖污染严重 
  • 习近平要求不惜代价根治福州西湖污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