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我兄弟在某特区的遭遇

【博讯3月16日消息】我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观看了日本民航歧视中国民众的专题片。我义愤填膺,怒不可竭。但我今天却异常冷静,甚至有点绝望。我很想倾吐,也很想为这些民众讨回个公道。这些人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亲兄弟、血肉兄弟。但他们被中国人中的一小撮人侮辱了,强奸了。

  我也恳求各位能耐心的阅读下去,为我们这些民众讨个说法。

  2001年3月1日下午5:40分,我收到我姑父电话,他告知我,我哥及同伴在房间被SZ市LGLX派出所抓走,要我准备好钱去索人,原因是无暂住证。姑父留下来筹备罚金。

  我哥与同伴到SZ之后还不足一个星期,姑父才来了两天,为什么突然被抓。我立刻浮现我哥的模样,人偏矮,稍胖,忠厚、老实、自尊心极强,大学四年一直支持我的学业。我心急如焚,但我无计可施,直奔朋友处借钱,但不知究竟该给多少钱?

  3月1日下午6:50分,我收到电话(0755-4828xxx),是LGNL收容站那边打来的。

  小姐:你是×××的弟弟吗?

  我:是的。

  小姐:准备340元钱,明天一早来接人。

  我:在哪里?

  小姐:LGNL收容站。

  我:我现在过来领人,好吗?我哥才过来几天,为什么抓人?

  小姐:不用过来,早就下班了!

  “嘟嘟”电话挂断。(后来,我才得知这电话为附近一小店的电话,哥高价托人打的,哥与同伴根本没自由了,已经作为“犯人”隔离起来。)

  夜晚,我辗转反侧,并默默告诫自己,借钱消灾,不要想太多了。但我一夜未眠。

  我联想起我哥与我的命运。我在大学接受了西方语言的高等教育,懂得Human Rights(人权)、Civil liberty(自由)以及Democracy(民主)的道理。然而,我哥呆在农村,年纪逐渐大了,但为了能早点成家,于是出来谋生,攒点钱,因为农村攒钱太难了。而现在……。

  我呜咽。但无济于事。

  3月2日早上7:00点左右,我漱洗罢直冲公共汽车站台口,因为我在特区内,我哥关押在关口外,需坐一个多小时车。

  3月2日7:30am,我还没等到车,但手机响了。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0752-8899649”,我以为谁打错了电话,但我还是接了。打电话的人有点心虚慌张。

  “×××与×××在HD收容站关押,多带些钱过来领!”“多少钱?”“每个人至少四百元,多带些,可能别处还要罚钱。”电话挂断。后来我知道这是来自 300里外的HD县收容站办公的特价电话(10元/次)。3月2日凌晨2点被关押的人员已经转送到HD县。

  我立即拨通了114电话,查询SZ市检察院投诉科电话(0755)2437181,我接着打此电话。没人接,还没上班。

  3月2日8:30am左右,我到 DBJ关检查站。下车,找银行取钱,因为只有钱才管用,我深知。

  3月2日8:35am,我拨通了SZ市检察院投诉科电话,电话是一名女士接的,他告知我:这不是他们管辖的范围。你不必跟我多说,赶快保人,否则越拖越麻烦。可以找公安局要人。

  我又拨通114 ,查到SZ市公安局投诉科电话为(0755)3319020 ,也是一名女士接的电话!

  我:我哥哥才到SZ几天,就被公安局抓了,原因是没暂住证,现留在HD收容站。

  女士:抓人是公安局的事,民政局的才管收容站及暂住证的事。

  我:要管也是SZ自己管,怎么突然半夜里送到300里外的收容站去呢?

  女士:抓满了人就送。

  我:抓满了人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抓满了就送?

  女士:好象是吧,你找SZ市民政局!

  我再次拨打了 114,SZ市民政局未登记投诉科电话,但登记了一个总电话,我照着电话拨号。一位小姐接的,她告诉我应该找办公室,电话为(0755)6561142 。我连续五次拨通电话,有人接听,但沉默不语。每次我说完“你好,喂!”之后,再过五、六秒就挂断了。连续五次,五次都如此。我以为我手机坏了,于是,打给我朋友,证明没坏。我无比愤怒。

  然后,我拨通了(020)114,查了GZ市省民政厅的电话,电话为020-83184157。但忙于上车,我没有拨此电话号码,同时,也是给自己一点希望。

  经过近 3个小时,我终于到达了惠东县。在此期间,我又一次拨通了SZ市民政局的电话(0755)6561142 ,电话终于有了回话了。我还没来得及说完事情经过,对方就说,不要来找我们,找LG区公安局。

  但是LG区公安局的电话(0755)8916666 转接不进去,我不了了之。

  到达HD县收容站快要到12:00点了。早已下班,下午再说吧。但外面已站满了认领的家属及趁机赚钱的商贩。那些领人的家属和我一样的无助、愤怒。望着收容站的铁大门以及里面的铁栏栅,我知道我哥哥已经与一群无辜的人扣留在此。3月2日凌晨2:00已经颠簸至此,睡在冰凉的地板上,焦虑、无奈地等待亲人来赎人。

  我两眼泪水直涌,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世道。这竟然发生在21世纪的最开放的城市——SZ。

  我无言,我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条幅特别刺眼:外人止步,按章办事,非请勿进,依法收遣。

  我听到无数的叹息声,无数的无奈声。

  期间,又有一辆塞满人的封闭式卡车进入收容站。

  下午3:00左右,收容站的人正式上班。

  在业务室的墙角贴了一张《认领或保领被收管人员须知》,落款为2000年3月20日——这项业务至少已在2000年3月20日就开业了,而且顺利地跨了世纪。

  我很想与他们理论,后来我绝望了,他们公事公办,铁栏下无法交流。开出的字据,无头无尾,无名无姓:财会:放×××、×××贰人,费捌百元正。

  其速度与效率快速无比。认领人的身份证他们根本就不看。电话费10元一个,另外每人400元,其中150元为路费,110元为伙食住宿费,140元为管理费。伙食为早上的几个面包,交通费为封闭式罐装卡车的费用,住为地板。

  我看着他们耍猴式的嘴脸,正忙着枪钱。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绝望。

  3:35 Pm,放人。我看到这长长的一队足足有50多名。

  哥哥灰黄的脸让我欲哭无泪。但我不想让他看见我的泪水,于是,我退出人群,擦干了眼泪。

  哥哥见到我,一脸的沉默。

  “很饿了,吃饭去吧。”我看着哥哥及同伴狼吞虎咽的样子。我明白了一切。

(唐朝 于 北京时间March 16 [博讯论坛])


博讯相关报道:
  • 一个人被收容的惨痛经历
  • 深圳老翁散步竟被关收容所
  • 罪恶的收容所制度,出卖幼女卖淫
  • 又一起收容死亡案
  • 甘文轲:收容站里又一血案,公安为何拒不办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