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8名打工妹在火车站遭“鬼子”脱衣搜身

【博讯3月15日消息】 南方都市报: 其中一名打工妹投诉称:当时我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她们甚至连内裤都拉开检查,还拨开我的辫子查看。站在我身边的董小姐被她们脱得只剩小短内裤,她们还把小内裤的拉链拉开,把里面的钱搜出来。

昨日,广东省消委会向记者通报一宗重大消费纠纷案件:40名在东莞打工的消费者联名投诉称,今年春运期间,她们由家乡返回东莞途中在广州火车站被车站检票人员要求补票时,8名打工妹被人强行脱衣搜身,搜出钱补票。省消委会业已将此案列作今年“3·15”重点案例进行督办。

误车 因人多40人上了两趟车

  今年2月份,广东省消委会接到了来自东莞一台资鞋厂的40名消费者的投诉信,信中讲述了她们的遭遇:

  2001年2月10日,她们同厂打工的40人(1男39女)购买了当天1419次徐州至广州的火车票,每张票价102元,但由于人多拥挤,40人均未能上车,后在徐州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有15人当晚上了K59次列车,另25人被安排上了次日的1419次列车。

  在徐州站等车期间,她们曾多次询问车站工作人员是否要将车票改签日期,但工作人员说:“现在是春运,非常时期不需要改签,我们能安排你们上去就不会有事。”于是,她们信以为真,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匆匆上了车。一路上,乘警查票时也没提出任何质疑。

  据这些投诉者称,乘坐1419次列车的25人于2月12日晚上7时到达广州火车站,在出站时因车票日期没有更改,被要求补全票,另加收50%的罚款,每人共154元。同行的唯一男孩补了154元后出去了,24名女孩因拒不补票被全部带进了候补室,滞留了近3小时。

投诉 检票员将我们的衣服强行脱下

  在消委会工作人员调查此事时,亲身经历该事件的打工妹于爱玲、谢菊等人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

  我们都被关在候补室里,有一个染黄头发的女检票员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快点把钱拿出来,要不然别想出去,你们刚来广州,肯定没办暂住证。不交钱,我就报公安,把你们都送回老家去。”

  接着检票员就喝令我们都站起来,并指着我们两个人说:“你、你,出来,跟我上去。”我们很害怕,不愿意跟她走,她就拉着我们的衣服把我们拽出来,推上了一条又窄又陡的楼梯,带到检票室二楼的小房间内,当时还有另外一位自称是大学生的女孩也被一起拉了上去。这时,一个较胖的女检票员也跟了上去。上去后,黄发检票员厉声说:“把口袋翻开来,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我们胆战心惊地把口袋里的东西全掏了出来。没见到什么东西,那个胖检票员就动手在我们身上由上到下乱摸。接着,检票员又说:“把衣服、裤子都脱下来。”由于那位自称是大学生的女孩说要打电话找男朋友拿钱来赎她,一直在打电话,所以免遭此难。

  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于爱玲介绍说:当时我脱了外衣,但不肯脱外裤,便对她们说:“你们不是都摸过了吗,为什么还要脱裤子?”但那个胖检票员动手强行将我的裤子给脱下来,黄发检票员拿起我的衣裤到处乱翻,想找出她们想要的钱。然后又命令我们把鞋子、袜子都脱掉,把鞋垫一个一个拿出来翻。我和谢菊一共被搜出262·40元。胖检票员又退给了我们20元,说给我们搭车用。

  称同样遭遇搜身的宁香云对记者说,第二次她们拽出了3个人推到了二楼的房子里。当时我被很大力地推上楼,差点摔倒在地。在小房子内,黄发检票员威胁我们把衣裤、鞋袜全部脱掉,并逐一搜身检查。当时我脱得只剩下内衣内裤,她们甚至连内裤都拉开检查,还拨开我的辫子查看。站在我身边的董小姐被她们脱得只剩小短内裤,她们还把小内裤的拉链拉开,把里面的钱搜出来。这次3名打工妹被搜出了310元,退还了10元做车费。

  投诉的打工妹说,就这样被搜身的前后有8个女孩子,其余16人看到从二楼下来的同伴脸上红红的,有的还哭着,她们害怕自己也有这样的遭遇,只得把身上的钱交出来补票。24个女孩子共交了2110·40元,而检票员当时仅开了共计1029元的几张收据。

报警 警员调查无果而终

  另据介绍,被搜身的几个女孩子想拿走自己的行李,被黄头发的检票员厉声喝止,还把她们赶出了站。几个女孩子只得空手出去。早就在外面等着接她们的工厂人事部主管周先生听到她们的遭遇后,马上拨打110报警。

  周先生在接受消委会调查时说:当时火车站派出所接警后即派员到现场调查。一位警察将周先生和几位女骇带到了火车站检票口,问:“是谁搜了你们的身?”几位女孩一起指着染黄头发和胖胖的检票员说:“是她们!”黄头发的检票员说:“谁搜了身,谁拿了你们的钱?钱是你们自愿拿出来的!”几个女孩子被这种气势吓怕了。这时,黄头发的检票员又说:“我怎么搜了你们的身?”几个女孩子低着头不敢出声,只是小声地说:“她拿了我50多元钱。”“她拿了我200多元。”等等。

  警察登记了钱的数目,检票员急忙补开了一张855元的收据。警察就把女孩子们和被扣押的行李一起带了出来,要她们在广场外边等结果。由于当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对广州不熟,要等多久心中也无底,加之还要连夜赶回东莞,24个女孩子连同之前早已出站等候的其他同伴,只好带着委屈的泪水走了。

回应 我们没有搜身,补票自愿

  广东省消委会投诉部门的工作人员2月22日向广州火车站调查此事时,客运车间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补票是按章执行,据铁道部《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第34条规定,旅客不能按票面指定的日期、车次乘车时,须在最迟不超过开车后2小时办理补签手续,否则车票作废;第44条规定,持过期票乘车的旅客,除按规定补票,核收手续费外,还须加收应补票价50%的票款。检票员让这些人补票,只是尽忠职守保护国家财产不受损失。

  在火车站方面的安排下,消委会工作人员2月28日见到两位当事检票员,一位姓何,一位姓陶,她们称当时并没有动手搜身。何检票员称她是班长,是她发现这些女孩子持的是过期票,于是把她们带到候补室。她当时向她们解释了补票的原因,但这群女孩子坚持不肯补票。这时另一趟车到站,她要工作,所以只好让她们在候补室等候。过了很久她想想那么多人在里面也不是办法,就进去对她们说:“那么晚了,你们不想回家吗?有多少钱拿出来,我就让你们走算了。 ”这时,2位女孩主动对她说:“我们的钱拿出来不方便,能否带我们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们把它拿出来。”于是她就把她们带到了二楼的值班室,钱是她们自愿掏出来的。她们下来后其余的女孩子也要求上楼取款,所以之后又上去了两批。

表态 一定要向火车站讨个说法

  接到省消委会的通报之后,记者随即分别向投诉女工、火车站及处理案件的警察了解了事发时的情况。

  记者昨日拨通了广州火车站客运车间负责人刘主任的电话,刘主任重申了她与消委会方面谈话时的内容,并表示,车站事后询问2名检票员时,检票员都表示当时的气氛比较和气,是乘客自愿将钱拿出来的。

  经手这一案件的警察对记者表示,当时的处理过程与周先生的回忆相同。据他称,他在大致了解纠纷情况后,准备与周先生及其它女工回派出所做文字材料,但由于周先生一批人执意要赶回东莞,只得交还身份证让他们先回去,因此便无法再作进一步调查。

  而当事人爱玲、谢菊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她们当时没有主动对检票员说过 “我们的钱拿出来不方便,能否带我们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们把它拿出来” 这样的话,而且检票员的态度都很凶,她们是被拉扯到二楼值班室的。谢菊说,她们在值班室不肯脱衣服,但是两个检票员吓唬她们,她们很害怕,就脱了。此外,即使按照154元的标准补票,她们8个人中也有3个人交出的钱超过这个数目。她们表示,一定要向广州火车站讨个公正的说法。

  目前广东省消委会正对此事展开进一步调查,并关注事态的发展。


博讯相关报道:
  • 少女被逼跳脱衣舞300天:这社会还有正义吗?
  • 世界最下流的表演:长安闹市上演脱衣舞
  • 武汉:跳脱衣舞揽客大比拼(图)
  • 脱衣舞表演一定有狗官撑腰,千万别告
  • 办公楼里跳脱衣舞后续:只抓演出的,不抓领导
  • 办公楼里上演脱衣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