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武警医院盗卖活人器官、被害者有冤无处伸

【博讯3月01日消息】 九二月十月二十五日晚七时左右,本人因车祸受重伤被亲友火速送往吉林省医大一院抢救,大夫检查了一个多小时后,说院内无床,让我们去他们的教学医院 ---- 吉林省武警总队医院。

当我到达市郊的武警医院时,己经是夜里十多点钟了。外科主治大夫曹长礼用刀割开了我大腿的静脉输液,并于零点前做好了手术的准备,但就是给我施抢救手术。幸亏我的命大,一直挺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才将我推入手术室(过后才得知,紧挨我病房就是两个肾移植患者的病房)。

下午二点左右手术完毕,刀口从左腋窝直切到正胸,又从正胸切致肚脐部。手术大夫对家属说“真是命大,胸腹联合伤,脾破裂摘除,左肾包膜修补,膈肌修补。”术后四天摘除了胸腹引流管,几天后因膈下严重脓肿,高烧达四十二度,又做了膈下引流手术,后近两个月不见丝毫好转,我转二院经保守治逾出院,前后住院半年多,受尽了病痛的残酷折磨。

我出院后一直体弱无力,九八年感到身体严重不适,经家人劝说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左肾不见了!又经各大医院CT、磁共振等多次检查证明,左肾确己丢失了!因一生中只在武警医院做过手术,且术中经剖腹探查左肾并无缺损,还进行过修补,现在我经过多方大医院检查又不存在萎缩,那么只能确认在术中被偷偷割去了。

我去武警总队医院讨说法,并委托律师要求查看病历。该院院长及医务主任出具证明说“经术后检查我左肾仍在,我的病历己丢失”,无奈之下我到法院起诉。长春中级人民法院不闻不问武警总队医院的许多疑点和自相矛盾的说法,只让我拿出医院摘除我左肾的证据,我提出医院隐藏病历慌称丢失又不能说请原因表明做贼心虚,可法院又让我拿出医院故意隐藏病历的证据。法院的做法明显是刁难,我怎拿得出医院隐藏病历的证据?这样的法律、法院究竟是在保护谁?

无奈,我只能要求司法鉴定,可法院又不同意我提出的异地鉴定。经长春司法局医学鉴定委员会委托了同被告一个系统的专家教授做鉴定,制造出了一个“经分析我左肾属先天缺损”的滑天下之大稽的没有鉴定人签字盖章的所谓权威鉴定,鉴定人员也不出庭接受发问。

我不服这个老子给儿子式的所谓司法医学鉴定,申请上级机关重新鉴定,二○○○年三月二日,省司法医学鉴定委员会做出了因医院无法提供病历不具备鉴定条件而退回。那么市司法局是凭什么条件做出的鉴定呢?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不顾事情真相有待查明,却依照长春市司法鉴定所谓“先天缺损”做出完全倾向于被告的判决,并当庭对各报记者进行“警告”....

我坚决不服,上诉至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院又委托国家司法部最高鉴定部门重新鉴定,结果是因医院不能出具病历无法客观的做出准确鉴定而退回。这些足以说明长春市司法医学鉴定的所谓“先天缺损”是有问题的,应予否定。而且,医院不能拿出本应医院出具的病历,也说明医院有鬼,明显地是乘手术之机摘去了我的左肾,事后害怕追究责任而销毁病历。

对于这桩只有中共国武警医院干得出来得盗窃活人肾的冤案,我只能向舆论讨公道,现将这批披着人皮的狼的名单公布如下:长春市中院一审法官、庭长冯若贤,主审李雪松;吉林省高院二审主审法官、冯庭长;长春市司法医学鉴定委员会唐主任(女);武警医院院长张勇(女),助理赵松花(女),手术大夫张振文,曹长礼。(转自中华评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