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控诉

【博讯2月26日消息】   我是一名从抗美援朝战场退下来的一名幸存的老兵。50年前我去朝鲜是为了保卫国家、保卫党、为党争光。并且在前线光荣入党,既是牺牲了也心甘情愿。因为我们的党是伟大的,他给我们带来了光明和幸福。50年过去了,我也从工作岗位上早早退了下来,但党在我心中依然是伟大的,是我们的救星和光明。在我渡晚年的生活中我的小儿子满继存却被“鲁文学”等人用乱刀杀害。案情当时公安查的相当清楚,我当时想司法依旧是党领导的,肯定能公正的处理!我认这个理。但由于我没有钱!也没有人,所以案情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杀人者花几十万元先把原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任玉林(此人搞了一个私人侦探所)等买通,然后由任玉林一手操纵,买通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从七里河区公安分局造假口供开始,一直到直接插手法院庭审、指挥庭审,把事实完全推翻。难怪凶手家属说:“兰州市公、检、法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我也曾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级司法领导逐级反映上诉过,但他们迟迟没有答复?我想是不是现在的“共产党和50年前的共产党不一样了”?如果真是“有理无钱莫进来”我也就告不起了。我确实很困难,我只有维持生活的能力,病都看不起。没办法我只有写信,请求我们的党和政府,新闻媒体。能不能给我主持一下公道?

  我以一个老兵的名誉向父母官们求助真理!

   一个抗美援朝战争的幸存者:满万国

   案 情

   1999年8月8日凌晨1时左右,被害人满继存(身高1.78米,35岁)、刘强(身高1.80米),任得晶、窦存良等因打台球与租住在兰州市肉联厂从事屠猪生意的鲁文学、扬文仓、王宏林等人发生口角,鲁文学等人返回到租住的18号住房内,伙同其它帮凶拿上杀猪用的屠刀、棍棒追打满继存和刘强等人,并用刀乱捅乱砍。刘强被砍三刀(刀口长30厘米,法医鉴定为轻伤),满继存被鲁文学用刀刺破脾脏等多处致命刀伤失血而亡。

   鲁文学之第鲁文华(甘肃省临洮县二中学生,初中文化,16岁,戴眼镜高度近视,身高1.66米)怕闹出事及时到肉联厂保卫科民警队报案,被保卫科把报案的鲁文华扣在值班室并立即给110报警,(有厂保卫科证明材料)并控制所有在场的人员,同时配合七里河公安分局刑警队分别在医院抓获了包扎伤口的人员:一个是鲁文学、另二个是扬文仓父子二人和参与打架的其它四人 。8月9日上午10点厂保卫科和受害人家属接到通知到七里河分局,经公安审查审问“认定鲁文华因不满15岁(当时讲的年龄),与此案关系不大,通知其家人拿5000元将其领走”。随后被鲁文华的姑姑交钱领走。“主犯已确定是鲁文学,案情已清楚,本案定性为故意伤害致死案,你们家属可以处理后事,案情处理结果等待我们通知”。

   鲁文学等四人被送到兰州市西果圆看守所。鲁文学以第一被告身份关押,扬文仓父子二人为第二被告。

   被害人家属一直等到1999年12月6日,才接到七里河检察院通知杀人主凶“鲁文学”被换成了一个不满18岁的、案发后经公案审定与本案无关、被放回家的一个在校生“鲁文华”。真凶鲁文学及其帮凶被无端释放。被害人家属多次向七里河区检察院提出质疑,他们根本不听不管。

   本 案 疑 点

  一、 一名法官独任审理,还有一名与本案无关的人参加?

  2000年1月25日,七里河人民法院不公开对此案进行审理,审理过程中,自始至终只有审判长杜福泉一人独任审理,而判决书中却是三人签名组成合议庭,而审判员付宏观、张谓自始至终未参与审判,他们就签了字?怎么能组成合议庭?当被害人家属问审判长杜福泉时,他答复:“其它两人自己翻一下案卷就可以组成合仪庭”。当时我们质疑主管刑事的蒋副院长,他回答说:“这不可能,这不合乎规范”。

  同时,庭审过程中与本案无关的原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任玉林也参加审判坐阵指挥听审,并且出入于法庭和法院主管刑事的副院长办公室之间。由于审判中“假凶鲁文华”答所非问,也无法审下去。

  请看法官庭审的片段:

  法官问:你叫什么名字?被告答:我叫鲁文华法官问:你是怎么用什么刀杀的人?被告答:… … 无语法官问:不是把你打倒在地吗,那么你是怎么拿的刀?被告答:… … 无语法官问:你用刀捅被害人哪个部位?被告答:… … 无语 法官问:你用刀捅了被害人胸部一刀?被告答:… … 是法官问:是不是胸部?被告答:… … 是法官问:是不是肋条?被告答:… … 是法官问:是用右手还是用左手?被告答:… … 无语法官问:是用右手捅的吧?被告答:… … 左手,… … 右手法官问:还捅了什么部位?被告答:… … 无语

  … … 审问口供尚且如此,假若让鲁文华自供呢?能供出什么?而真正的凶手鲁文学为什么不到庭?审判长杜福泉对被害人律师当庭提出的质疑不理睬(附律师质疑题)。审判在任玉林的一手指挥下草草收场,原定下午继续开庭也不开了,就这样违法的作出了判决。

  二、 检察院认为疑点很多,却提起公诉?

  1999年报12月8日七里河区检察院检察员江舟对被害人家属讲:“本案由我负责审查起诉,现在凶手变了是鲁文华,是他自己投案自首,并自称人是他杀的,原告鲁文学和其它嫌疑人全被放走了,这个案子我认为疑点很多,凶器都未进行任何技术鉴定,我本想退回公安局审,但检委会决定了,我也只能这样”。

  在鲁文华自述口供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于1999年12月15日,七里河区检察院以七检刑事诉字(1999)第622号起诉书提起公诉,并把鲁文华变成了唯一的一个被告人?

  三、“凶器”当场提取,却不进行技术鉴定。

  判决书中讲:“凶器系当场提取”,即是当场提取又不进行技术鉴定。公安机关的理由是:“无鉴定的价值”!检察院讲:“血迹太少,无法进行技术鉴定”!而事实上肉联厂保卫科人员发现凶器时用塑料袋装好,立即送到公安机关的。1999年12月26日检察院接到被害人家属的控诉书后,又电话督促公安机关赶快把凶器进行技术鉴定。自始至终技术鉴定报告没有?

  四、 鲁文华投案自首不成立。

  判决书中讲:“鲁文华案发第三日(既1999年8月11日)向七里河区公安分局投案自首”。而事实上1999年8月9日在七里河公安分局经审定认为鲁文华未参与此案,而且是到厂保卫科报案人,因此被交钱释放。

  1999年8月28日,鲁文华被刑事拘留,1999年8月29日被释放,1999年11月3日又被批准依法逮捕。那么8月11日----8月28日这17天鲁文华在什么地方?而七里河公安分局的问讯记录中“鲁文学”于1999年8月13日仍在拘留所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杀人经过、凶器投放地点、刺伤被害人部位、杀人地点交待的与公安、法医、证人证言完全吻合!

  五、 实施防卫不成立,是故意杀人

  判决书中讲:“被害人满继存持台球杆追至房内滋事”被告人是实施防卫。而事实上双方证人证言称被害人未入室滋事。公安机关在法庭上出示的现场勘察报告证明,屋内无任何血迹!血迹却在厂区其它地方多处大量发现。既然被害人满继存是入室滋事被杀,为何屋内无血。厂保卫科经警目击了凶手在厂区内追杀被害者的全过程。

  六、 凶手“鲁文学”不是报案人,而是主凶!

  判决书中讲:“是鲁文学向110报的案,鲁文学、扬东平的证词证明了案发的起因及过程”。

  肉联厂保卫科证明:“当时报案扣在厂保卫科值班室的是鲁文华(当时戴眼镜,且高度近视),案发现场证人证明没有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鲁文华实际身高1.66米)。如果是鲁文学报案并被扣下,他怎么说清楚伤害的全过程?既然鲁文学是全过程的见证人,为什么不到庭作证,?鲁文学是报案人,为什么在医院被公安抓获?

  七、 受害人刘强当庭指证:“用刀砍他的不是鲁文华”!

  2000年1月25日,在七里河法院的审理中,受害人刘强当庭指证:“用刀砍伤他的不是这个戴眼镜的鲁文华,而是一个胖胖的、高个子砍的”。这个特征正好是鲁文学!

  八、 被害人满继存的刀伤与判决书认定失实。

  判决书讲:“鲁文华用刀捅了被害人,共计3刀”,而法医尸检报告中指出:“死者身上重要刀伤4处,其它伤9处。鲁文华交待他拿的凶器刃宽1.8厘米,但法医鉴定:致伤物应系刃宽4.4厘米左右的单刃刺器,差距如此之大。死者并非一把刀所为,其它凶手呢?受害人刘强又是谁砍的?死者身上其它9处伤又是何人所为?

  九、 依法量刑不准。

  一宗恶性杀人案,真正的凶犯及其帮凶无端释放,没有追究任何刑事和民事责任,“替罪羊”鲁文华却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十、 我们的控告要求

  1、 司法公正,严惩凶手“鲁文学”,还本案真相,还公道于民。2、 依法追究“鲁文华”做伪证、假证、包庇罪犯,亵渎法律的行为。3、 依法追究扬文仓、王宏林等帮凶的刑事责任。依法对受害人亲属造成的 丧葬费、赡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进行赔偿。4、 依法追究执法枉法者的法律责任。(大参考转发[博讯论坛]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