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博讯2月23日消息】 刑讯逼供又酿人间惨剧,辽宁一工人经历14年冤狱。

命案发生在14年前的一个黄昏。

  1986年10月29日下午4点多,辽宁省营口县(现大石桥市)水泥厂职工李化伟慌张地跑到厂里,说妻子在家里被杀了。

  他妻子邢伟时一年21岁,是县食品公司的售货员,修眉大眼,挺漂亮,与李结婚仅7个月,当时已经怀孕6个月。

  李化伟说自己下午4点回到家时,叫门无人答应,推开房门后发现妻子满身是血,斜躺在炕沿的地板上,他本能地俯身抱起妻子呼唤她的名字,但她已经无法开口。

  下午5点,公安人员到达案发现场,发现邢伟头部、面部、肩部、颈部有多处挫伤、掐伤以及钝器打击伤等痕迹,颈部、腹部被砍数刀,其中颈部刀伤深达颈椎。

  法医现场勘查结果表明,邢伟的尸温为12度,地上流出的血尚未凝固,由此判断邢伟被杀时间为下午3时左右。

  法医还从案发现场的作案凶器菜刀、碗柜的把手和录音机上提取到同一人的3枚指纹;在炕上铺的床单上提取到41—42码的北京“三羊牌”布鞋足迹。

  尸检结果证实,邢伟未被强奸,从而排除了强奸杀人的可能性。

  公安部门采取惯用的拉网式排查:李化伟夫妇的同学、同事、好友、邻居、亲戚以及当天到现场的几乎所有的人。

  但公安部门没有找到可疑的人。

  此时作为丈夫的李化伟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公安机关的重点怀疑对象。

  以县公安局刑警孙某为组长的专案组抓住李化伟身上那件留有血迹的衬衣作为案子的“突破口”,将其送往权威部门检验,正是死者邢伟的血。

  1986年12月19日,在案发52天后,李化伟被一副手铐带到县公安局。

  “李化伟杀妻”顿时成了这个小县城里最大的新闻。

  定罪

  李化伟杀妻案的证据似乎越来越明显。他被抓不久,此案专案组就声称,李化伟“供认了杀害妻子邢伟的经过”。

  不仅如此,专案组还拿出了李化伟的母亲杨素芝的口供,证明儿子到家里跟她说了杀妻的事。

  1987年4月14日,营口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李化伟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李化伟“婚后怀疑邢婚前与他人发生过两性关系,一直嫉恨在心”,“1986年10月29日12时许,被告人李化伟和邢伟因给被告人家钱一事发生口角,在争吵中被告人用拳打邢的面部、肩部多下,随后用手用力掐压颈部,造成窒息状态。接着,被告人又去厨房拿一把菜刀,用刀背砍邢的头部两下,被告人惟恐邢不死,拿邢的红呢子上衣遮挡身体(怕溅上血迹),又用菜刀反复切割邢的颈部两刀,深达颈椎,将气管、食管及左颈外动脉切断,邢当即死亡。后又持刀照邢的腹部反复切割两刀(邢已怀孕),被告人为伪造现场……致使现场被破坏……”

  蹊跷的是,对此案的审判是迟延而犹豫的。营口县、市两级公安局、检察院反复折腾,直到诉到法院后仍迟迟不能对此案开庭审理。李化伟在营口看守所被羁押了3年。

  开庭审理期间,检察院4次退回补充侦查,合议庭5次召开会议研究案情,3次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3次向辽宁省高级法院进行疑难案件请示……

  后来接手此案的老律师马常胜向记者证实,营口市政法委为此召集公检法“三长”会议,才定下判决结果。

  1989年12月4日,营口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化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李化伟听完判决结果,当庭大声呼号:“我冤枉啊!爸,你一定要为我伸冤!邢伟永远是我的妻子!……”

  这份正文不足600字的判决书称:“上述犯罪事实,证据充分,有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及检查机关鉴定材料在卷佐证,虽被告拒不供认足以认定。”

  李化伟随即上诉。1990年1月12日,辽宁省高级法院下达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化伟的辩护律师马常胜说:“我多次去找营口中院,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宽容”,不杀李化伟?主管副院长跟我说,李化伟不能杀,这个案子还有“翘脚”(当地土话:具体指本案中还有没查清或没落实的问题)的地方。”

  李化伟从死缓改为有期徒刑19年后,因在狱中拒不认罪,人家可以获得减刑,而他却不可以。

  仇恨

  “李化伟杀妻案”带来的是两亲家长达14年的仇恨。当时两家都为此案到法院闹,一个说该杀,一个说冤枉。

  认为姑爷杀了女儿的邢家要“血债血还”,在案件审理期间以及李化伟被判死缓后,邢伟的父亲邢玉义多次找到法院和有关部门,要求判李化伟死刑。

  “我对营口中院的一个副院长说,自古杀人偿命,你说是不是李化伟杀的?不是,我今天就领回去,还是好姑爷;是他杀了邢伟,公安破了案子,咱不相信公安相信谁呢?”邢玉义说。

  据邢玉义回忆,他女儿被害后,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天都来问,什么打不打仗(吵架),这么短的时间就怀孕,就是要把事情往李化伟身上引。

  李化伟入狱不久,接连给岳父写了好几封信:“爸呀,邢伟不是我杀的,你们要找凶手,给我申冤……”

  一心认定姑爷就是凶手的邢玉义拿着信就吵到了李家。李化伟再也不敢给岳父写信了。

  而李家则认定儿子并没有杀人,包括作了口供的杨老太太。李化伟的父亲李明齐以1.5万元卖掉了儿子的那套住房,从此便踏上了为儿子申冤的漫漫上访路。他跑北京,去沈阳,一封又一封申诉信,能想到的部门都寄了,大部分石沉大海。

  1991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向辽宁省高院发函,要求该院复查并将查处结果详细上报。

  1990年、1995年,营口市中级法院先后两次对李化伟的申诉发出通知,称该案“证据充分,足资认定,故对你维持原判,驳回申诉。望你息诉服判,老老实实地接受政府对你的改造。”

  “儿子是冤枉的。他在牢里,我就觉得没脸见人,到厂里上班都是低着头。”李明齐语调凄凉地说,“儿媳妇被害了,要是活着,小孙子该有13岁了,多幸福的家。

  李化伟的母亲杨素芝被深深的负罪感折磨着,经常神志恍惚,度日如年。

  岁月悄悄地流逝了14个春秋,两亲家互相仇视着,尽管他们在这个小县城里相距咫尺。

真凶

  真凶在事发14年后意外地浮出水面。

  2000年6月,辽宁省海城市检查机关在监狱中发动犯人检举他人犯罪,争取立功活动。贩毒犯田某揭发,1988年8月9日,一个叫江海的31岁男子在鞍山参与抢劫出租车、将女司机杀害。

  2000年7月3日,江海被抓,他又供述了他1988年、1993年、1995年连续杀死3名女青年的案件,而且交代——他才是杀死邢伟的真凶!

  1986年,住在李化伟家斜对面的江海刚17岁,正读职业高中。10月29日上午,他在同学家看黄色录像,回到家后见邻居只剩邢伟一人在家,便溜了进来。

  见江海欲行不轨,邢伟尖叫着拼命反抗,江海挥拳打了过来,并调大了录音机的音量(留下指纹),然后用手使劲掐住邢伟的脖子,直到邢翻白眼,穷凶极恶的江海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从碗柜(在门把手上留下指纹)里抄起菜刀(再次留下指纹),朝邢伟的脖子、肚子上连砍数刀……

  他是邢伟的近邻,而当年办案人员却疏忽地漏过了他。只问了一下他下午3点钟左右的去向,他撒谎说在一个同学家里。公安人员既没有提取他的指纹和足迹,也没有找他的那位同学核实。

  侥幸过关的江海长大后娶妻生子,还混进了某派出所的协勤员队伍,开起了警车。只是恶性难改,一起又一起地制造命案,直至被揭发。

  很难说14年前的侥幸与他后来的行为有多少因果关系,但他那次漏网无疑使得他在继续犯罪时壮了胆。

  警方找到了当年有幸保留下来的指纹(我们向忠于职守的法医张恩惠致敬,是他将指纹建立卡片后保留至今),经过核对,正是江海所留,与李化伟毫无关系。

  逼供

  既然真凶另有其人,李化伟又是怎样“证据确凿”地被判为凶手呢?

  随着记者的调查,凝固了14年的记忆、尘封了14年的卷宗再次被打开——

  探监时,李明齐从儿子口中得知他“供认不讳”的原因:1986年12月19日上午8点半钟,公安局专案组长孙某等人叫走了李化伟,以他的衣领上有血为由,认定就是他做的案。

  几个办案人员对李化伟进行了残酷的逼供。

  整整3天3夜,李化伟就叫了一块馒头、一个窝头,喝了几口剩汤。那么冷的天,李化伟低着头,汗如雨下,浸湿了地板。

  李化伟的母亲杨素芝也被抓到公安局审讯。

  据调查杨素芝遭到这样的恐吓:“你儿子杀害邢伟,他已经交代了,说杀完后回家对你讲了,你怎么还不交待!”

  杨素芝哪里见过如此场面,便头也不敢抬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办案人员一拍桌子:“不知道这个词不准你说!你再说不知道就送你去看守所!”

  从当天下午两点半一直审到深夜一点多钟,杨老太太在极端的恐惧下,被迫按办案人员的口吻编出了儿子杀死邢伟后到家里跟她说了的口供,她才被放回家。

  在另一个审讯现场,孙某和他的手下对李化伟说:“你杀人后回家同你妈讲了,你妈已经交代了……”

  就这样,办案人员根据案发现场的情况,像导演给演员现场“说戏”一样,比划着,嘴里念念有词,最终形成了李化伟“怀疑妻子邢伟换前与他人有越轨行为,嫉恨在心,并因生活琐事而杀死妻子”的“犯罪事实”。

  伪证

  但即使获得了李化伟的口供,一连串的“技术性问题”还是不能解释——案发现场的法医勘验结果表明,邢伟被杀于下午3时左右,李化伟此时正在厂内上班,并有大量无法否定的证人。

  于是,一个惊人的举动出现了:原来的法医现场勘验结论被推倒重来,作案时间被大幅度提前到中午12时许,并最终被一二审法院确认。这个时候,李化伟正在家中,也就具备了“作案时间。”

  还有更加“活见鬼”的事情:案发当天下午大约2点钟,水泥厂司机孙向军、王邦军等人到附近的和平大队拉土,路过水泥厂的家属区时见邢伟披着红色的呢子外衣,从家里出来往东走。

  据说几个作证者立即受到了“给犯罪分子作证,是包庇罪”的威胁,他们被强迫改变了证言:“我可能记错了,是头一天见到的邢伟。”

  办案人员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头一天邢伟根本不在家。

  另一个低级错误是作案凶器上留下的指纹和现场足迹均与李化伟对不上号。

  但他们自有解释。在检察院的卷宗内,由原营口县公安局于1987年3月15日、23日出具的两份“情况说明”称:“炕上所遗留的足迹,经刑侦和刑技部门认定,该足迹属临场人员所遗留,与李化伟杀人无关”,原因是“现场遭到严重破坏”,“现场提取染有血迹的菜刀一把和染有血迹的报纸……均未发现有检验价值的手印”。

  李化伟的辩护律师称,当时的办案人员将案发现场提取的属于重大破案线索的指纹、足迹全部隐匿起来,以至于没有被收进案卷。那些所谓的“一情况说明”都是在不能对指纹和足迹做出解释的情况下补的。

  据辽宁有关媒体报道,李化伟衣领处的血迹,原法医检验的结论是“擦试”,后来在起诉时居然被人胆大妄为地用刀片刮掉,改为“喷溅”式血迹,从而成为李化伟“杀妻”的“重要证据。”

  后来的情况表明,公安机关在此案前期50多天的侦察取证所获得的大量有价值的材料,许多已经莫名其妙地散失了。

  创伤

  获悉杀害邢伟的真凶落网后,李明齐老泪纵横。

  他原来是水泥厂的生产处长,持续的上访不仅严重影响了工作,而且使家中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困窘。老两口花光钱后就在离家不远的铁路边上搭了个小棚子,卖一些廉价的小百货聊以度日。

  现在儿子虽然要回来了,但原来那种幸福的日子已经无法重现了。

  杨素芝获知儿子被证明无辜后,日夜啼哭,她时时盼望与儿子相见的一天,却又害怕承受不住母子相见那一刻悲喜愧恨交织的复杂情感。

  李、邢两家人此时如梦初醒,痛心于14年的仇恨竟是在血肉相残。

  邢玉义拖着车祸后未愈的身体,和老伴来到已经陌生的亲家家里,两家人无言议对,相拥而泣……

  而这对另一些人来说并不意味着有什么改变。

  当年的专案组长孙某已经光荣退休;

  当年的公安局长现为营口市中级法院领导;

  而当年其中的一名公诉人现已升任营口市检察院领导。

  但李化伟至今仍在狱中。据李明齐说,从去年7月抓到真凶后,他就多次前往有关部门申诉,希望能放儿子回来。

  来自当地司法机关的消息说,根据法律程序,只有在法院对江海作出有罪判决后,才能宣告李化伟无罪。

  因此记者在采访结束时仍未能见到李化伟,只听说他得知杀妻真凶已擒的消息时,狂呼妻子的名字,声声不歇,直至嘶哑,闻者莫不动容。(南方周末)


博讯相关报道:
  • 刑警刑讯逼供致人脾脏破裂
  • 公安刑讯逼供酿冤案
  • 刑讯逼供毁了这家人
  • 纪委干部45天刑讯逼供打死七旬老人!
  • 何家弘:遏止刑讯逼供的“尚方宝剑”
  • 沈阳刑讯逼供 12岁幼女精神失常
  • 武汉警官非法逼供--为什么说警察可以打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