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博讯2月21日消息】 徐永海 我父母年轻的时候是农民,40年代从河北农村来到北京做工,就象现在的外地打工者一样。我的父辈没有文化,有的只是自己的力气,依靠自己力气,他们生存下来。几年后,在北京这个大城市里,他们还买了房,有了自己的家,以后有了我们。在这点上就比现在的外地打工者要幸运多了,现在那些没有文化仅仅靠自己的力气挣钱的外地打工者是很难在北京买得起房子的。

我的父亲在农村时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城里是老实巴交的工人,在旧社会,他认为只有通过自己的劳动换来工资才能养家糊口,在新社会他还这样认为。他不知道,新社会的工资中已经不包含住房、医疗、养老等金额了,住房由国家通过单位来无偿分配。一方面由于他的老实巴交,不会巴结领导,另一方面由于他工作的单位是一个小单位,分房的机会很少,所以工作几十年就一直没有分到过住房。80年代初他退休了,自然退休之后就更分不到房了。

1984年我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一直在医院当医生。毕业时工资每月46元,现在工资每月1000多元,用工资来买几十万元的住房是不现实的。而且在工资中也不包含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由于自己继承了父辈的基因,也是老实巴交,在加上工作在医疗单位,住房一直困难,多年来我也没有分过住房。

多年来我一直和父母住在一间九平方米的小屋里。1999年自己花5000多元钱翻修了原我妹妹居住的房间,有十几平方米,变成两间。现在我妹妹住在里间,我住在外间。多年来的住房困难,使我一直没有一个看书的地方。作为医生不看书学习,业务就要受到影响,受损失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病人,为此多年来我一直处于痛苦之中。

这样的住房条件,使我一直没有结婚。以前我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是在面对这样的住房条件,我们只能分手。我不能怪她们,怪只能怪我自己吧!可是现在我已经40岁了,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住房,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1995年5月,因为住房问题,我结合我自己的情况,写了一篇广告式的短文《一个愿意陪伴老人的医生,并且不要报酬,只希望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王丹为此写了一段话:“永海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见到的为人最热心、最肯于助人的好人之一。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基督教那种人道主义的光辉照亮了他的生活,也使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什么是善良和无私。我相信他会忠诚的覆行一个大夫的职责。王丹,95.5.21。”

感谢主!真的感谢主!如果没有主,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现实生活。主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每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安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没有枕头的地方,我比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强多了,我必定还有一个睡觉的地方。

主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多吗?”宇宙中的一切都在主的掌管之中,我们的一切也都在主的掌管之中,我们的主会给我们安排一切的。

十多年来,作为一个从名牌大学毕业的医生,我没有一个基本的居住环境,我们靠人是靠不住的。虽然没有一个基本的居住环境,但是主没有亏待我,主仍然使我愉快的生活工作着,我只有靠主。我相信主听我的祷告,他必在一定的时候给我安排一个家,这个家必是一个爱主的家,这个家必是一个为主传福音的家。

谈到住房,我的朋友王志新也同样艰难。他今年52岁,1964年参加工作,他的妻子49岁,1969年参加工作,他们这岁数可以说是为国家工作一辈了。1976年他们结婚时,住在一间10平方米小屋里,1986年单位调房他们搬到现在的20平方米的房子里。当时孩子还小,一家人也算应付。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多年,现在儿子25岁,女儿24岁,房子分成两间,儿子、女儿一人一间,王志新与他的妻子只能住在自己盖的一间5平方米的小棚子里。即使这样还不能安生,前年拆违章建筑时差点给拆了。

老百姓工作的单位大多是小单位,分房的机会很少,即使分房也分不到老百姓手里,在住房问题上,老百姓唯一的梦想就是拆迁,十年前,一部分老百姓实现了这个梦想,老房子拆了,搬进了国家盖好的新楼房。这几年,一部分老百姓又实现了这个梦想,老房子拆了,国家给了一笔钱,这笔钱在边远的郊区可以买上相应的楼房。

王志新说,现在我们再也不能实现这个梦想了。根据新的搬迁政策,老房子拆了,国家也给一笔钱,可是这笔钱即使在边远的郊区也买不起相应的住房,需要我们自己拿出一大笔钱来。王志新说,他和他的妻子都是普通工人,不可能拿出十几万来。以前工资只有几十元,只是生活费,不包含住房等金额,这点钱当时吃饭都困难,自然没有攒下钱来,这几年又下岗,更没有钱。\

如果说,十年前的拆迁还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住房困难;几年前的拆迁在改善老百姓住房困难的同时,还使开发商有收益;那么现在拆迁可以说只是为了开发商的收益。这时有关部门不但没有考虑到还欠着我们老百姓几十年的住房、租房、取暖的金额,甚至没有考虑到公平原则。我们老百姓的住房梦想成了恶梦,我们要离开了原来城里的老房子,搬到远离城区的乡村去,并且还要欠下一笔债。

王志新说,没有拆迁,我们现在勉强还能生活,拆迁后,如果买一个两居室房子就要欠下一笔债,而且我们一家四口也没法住,可是三居室是肯定买不起的。从这个角度讲,别拆迁了,我们就在这住着吧。可是不行,到拆迁的时候,公安局、法院的人,开发商的人会强行把你给搬走,一切费用还让你花。

现在除了王志新外,我们的朋友高玉祥也面临拆迁,还有一些朋友也将在一、二年内面临拆迁。耶稣说:“要爱人如己”,主为我们被钉十字架,我们自然要按主的话办事。我们的弟兄面临困境,我们理应关心,为此我和几个朋友打算共同联名给人民代表大会写一封信,反映我们的意见。 可能您也面临这样的情况,请您和我们站在一起,可能您不存在这样的情况,请您出于怜悯之心,出于恻隐之心,为这些朋友出点力。我请求所有的朋友能给予支持,和我们一起签名,帮我们把信转交给有关部门,帮我们发表或贴到有关网站上,如果您打算签名,请和我联系,我的联系方法: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邮编:100032电话:66032530BP:127812932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来我家聚会的朋友王志新、高玉祥、杨靖、钱玉民、翁杰、刘凤钢、何德普表示在这封上签名,侯杰、马强、朱锐、周国强、任畹町或来电话、或来电子邮件、或通过朋友表示在这封信上签名。我希望更多的朋友在这封信上签名。

多谢各位朋友

徐永海

2001年2月18日


博讯相关报道: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