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看国营企业是怎么样被改造垮的:关于国企内部情况的调查报告

【博讯2月18日消息】 博讯专稿:“作孽呀作孽,这简直就是在作孽,诺大个洛阳城这么快就完蛋了?这到底是怎么啦?究竟是谁在作孽。”这些话是我们那些已经退休的老工人和年轻工人发自内心的感叹!76岁的高先生退休在家已经16年了,从53年开始,他就从上海调到洛阳,在洛阳整整生活了47个年头。他最熟悉这座城市里的一草一木,他知道洛阳的昨天和今天的整个发展进程。洛阳的发展和变化在他老人家的心里,有一笔非常清楚的帐。我和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在一起谈起了洛阳。一说到洛阳老人家的脸上马上就现出了无限的惆怅的表情,双眼也湿润了起来,他用那略代沙哑的嗓音向我讲述了洛阳过去的故事。老人家颤颤嗦嗦在自己的怀里掏了半天,拿出了一张已经被揉得很旧的一元钱的钞票,我记得我在小时侯见到过,那是我们国家在50年代发行的人民币。他把钱递给我,让我仔细的看看背面的图案,图面上是几个人正在进行测量的场面,老人家告诉我,这就是当年的洛阳正要进行开发前的样子。我们也知道洛阳的涧西,过去只是一片荒凉的乱坟岗,过去那里是个杂草丛生,野兔遍地跑的地方。如今的洛阳是经过48年的经济建设,洛阳才有了今天的样子,也才有了今天的辉煌。老人家无限深情的对我说:洛阳是从我们这一代人开始,是我们亲手把它建设起来的洛阳,我们对它的感情,就好比我们对待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是个永远也放心不下的恋子的情怀。

那是永远值得我们骄傲的过去,洛阳是被我们新中国的主人重新塑造起来的在我们国家重工行业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城市。它的变化之大和变化的之快,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地方。它是跻身与整个亚洲地区以及我们国家的特大型重工业生产的基地之一。我们永远也忘记不了,在那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这个由前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中的7个重工业项目,被我们国家选定在了这里,洛阳从那个时期开始走向了辉煌的年代。可以说洛阳是我们国家50年代初期开始到80年代末期,它是衡量我们国家重工业技术装备水平的重点之地。我们洛阳在过去的年代里,曾经为我们国家发展军事工业提供了不可埋没的伟大贡献,大家可能看过“海鹰”这部电影,那曾经为中国人民在解放初期,为我们挣得过自豪的鱼雷快艇的主机,就是在我们洛阳制造出来的。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上天,它的火箭发射架,就是在洛阳矿山机器厂里制造出来,在我们祖国的大江南北到处都可以见到东方红拖拉机的影子,在我们祖国的万水千山之中,在很多矿山到处都可以看到洛阳矿山厂生产的矿山机械设备。在过去的年代里洛阳为我们国家提供了多少技术装备,为我国军队的军事技术的进步做出了多少贡献。我们新一代的洛阳人,曾经是我们国家的自豪,我们洛阳人曾经也是最自豪的新中国的产业工人。   

  但是在我们心里清清楚楚的记得,我们这一代同共和国同年成长起来的人,永远也不可能会忘记那过去的一切。在毛泽东成立新中国的那一天起,在毛泽东注重人文经济强调精神统治,以政治思想高于一切的统治下,全国人民在他老人家的领导下,整个国家执行着一条低收入,高积累的路线。由于当时国际和国内形势的需要,国家为社会积累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可以说是在解放后的前三十年,中国建立健全了一个非常完善的工业体系。在毛泽东去世以后,邓小平的上台,揭开了中国经济社会新的一页,邓小平提倡的经济体制改革,执行市场经济的政策为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发展的机会,整个八十年代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确实呈现出了兴旺发达的趋势。人民群众在经济改革中确实得到了实惠。在整个八十年代,我们作为中国重工业基地的洛阳人确实充满了自豪感。可是在1989以后,这种自豪感随着江泽民的上台,就逐渐的从我们的脸上消失了。特别是在我们国家所谓市场经济改革逐步的走向深入以后,我们国营企业却在逐渐的走向了衰败,那些国营企业在上级领导所委派的那些贪官污吏的巧取豪夺之下,我们国家的整个国营企业体系正在走向没落,在国营企业里工作的产业工人却在一步步走向彻底的失望。在这座城市里曾经有过的那种自豪和骄傲的表情,被越来越多地怨恨愤怒和惶惑不安所代替,被满城的下岗工人那悲愤之情所彻底的掩盖了起来。

谁也忘记不了20世纪最后一个圣诞之夜,那场震惊世界的那把灾难性的冲天大火,彻底烧掉了洛阳人的自豪。它的发生在我们洛阳人心中,却认为那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洛阳它早早晚晚一定会出大的事件。也正是这把冲天大火它彻底烧掉了洛阳这个重工业城市那往日的辉煌,而在整个世界上又重新扬起了大名。洛阳城的衰败足以使拥有200多万人口的洛阳城,蒙上永远也洗刷不掉的屈辱。洛阳城的今天足以说明我们整个国家的重工业装备水平,正在走向衰败和没落。新兴的重工业城市洛阳,它现在已经和大多数工业城市一样,向世人证明我们国家的基础工业并没有得到什么发展,反而正在走向倒退而在破产的边缘而苦苦的挣扎。现在洛阳市市民之间在经济上的两极分化的差距,正在被人为的拉大出巨大的距离。现在实际上,普通洛阳市民的年经济收入已经达不到2500元的水平,绝大多数市民生活水平的非常之低是人们无法想象的,由于普普通通的人民群众收入的普遍的低下,从而导致市场的疲软,那些缤琅满目的商品,摆在柜台上无人问津。特别是现在还留在岗上的产业工人,他们的年平均收入其实只在2500--5000元之间。而那些工作在市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工商税务等部门和公安交警以及流通领域里的银行员工的经济收入,是指公开的经济收入一般都在15000--60000元之间。

欲知天下兴衰事,请君只看洛阳城。要知道我们国家进行国营企业的改造,究竟取得了什么成就,那么我们就从洛阳涧西区这个大厂的聚集之地入手,进入我们国家那些国营企业的内部,看看那些从上级特派下来的贪官污吏们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真相大白与天下了。我们大家现在就沿着洛阳的中州西路,往西北逐个看下去那依次排列着的洛阳铜加工厂、洛阳轴承厂、洛阳热电厂、第一拖拉机制造厂、耐火材料厂、柴油机厂、矿山机械厂,这些工厂都是由前苏联援建的。在我们洛阳城里,从50年代开始,它聚集了全国各地工业战线上的精英和生产上的技术能手,这些老一代的中国工人,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让现代人根本就无法想象的精湛的手艺和空前绝后的绝活在手,你听说过有一位老工人可以用一整块的方钢,可以在锻锤上直接锻打出铁链。你可否知道有一位老工人可以把手表放在锻锤上,表蒙上放一张纸,手起锤落,表蒙上的纸碎了,而手表却完整无损。洛阳城之所以称为新,因为它是从我们祖国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新中国的工人,而组成的新城市,所以洛阳城它记录了40多年前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人聚集在这里为新中国的工业化梦想共同奋斗的历史。那是一个史诗般的英雄时代。 如今的洛阳城,已经不是昨天的洛阳城,洛阳曾经在国外都拥有极其响亮名字的洛阳,在这座每100人中就有10几名科技人员和1名工程师的洛阳城里,现在已经变成为那些共产党安排进来的贪官污吏政客大僚们一显身手的用武之地。其实我们这些在局内之人心里都十分的清楚,谁都清楚的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我们国家在邓小平的上台进行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发展,我们国营企业在那个时期里,工业生产蒸蒸日上,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确实给我们工人群众代来了好处,在改革开放的头十年里,工人们的工资收入是一年一个样,短短的五年多的时间里,工人的工资就增加了近十倍。

但是我们绝对的不能忘记,也永远也不会忘记,在我们国家里国营企业是从1989年发生政治风波以后,在以江泽民上台为开始,我们整个国家在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在政治上经济上全面进入到大贪污大腐败浪潮之中。他们把我们国家的国营企业当成了后娘养的孩子,对那些所谓的中外合资企业和外资企业尽可能的给予无限的优惠待遇。而以江泽民为首的国家和政府对我们国营企业都做了些什么呢?他们一反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大力推行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方针政策,他们完全在推行另一套的反动的组织路线。从江泽民上台开始,他们委派大批的经过训练有素和精心培养起来的贪官污吏们,利用他们疯狂的对我们国营企业进行了抽血式的改造,正是他们所委派的那些贪官污吏们,吸干了国营企业的一切财产,是他们分净了国家的财产,同时也吸干了国营企业里的一切。到最后他们却又来了个休眠式的疗法,导致我们国家里的国营企业落入完全破产的边缘。

仅仅从我们国家现行的税收政策上来看,就完全可以看出它们的目的,就是要人为的搞跨我们国家的国营企业。它们对私人企业和外企用尽可能的免税和低税收来鼓励它们发展,对国营企业尽最大的可能进行经济上的掠夺,直到把国营企业彻底拖跨之能事。它们所委派进来的大批的进行过专门训练的经理和厂长,打着进行所谓三讲教育的幌子,利用所谓的三个代表的伟大理论做旗帜,在国营企业里公开的大肆进行贪污腐败,他们无情的侵吞着工人群众创造的社会财富,利用公款大吃大喝,把一个好端端的国营企业彻底给拖入到了苦难深渊。

拥有5万多职工和10多万家属的东方红第一拖拉机制造厂,去年却出现了2亿元的巨额亏损,可是仅仅在一年前,这个在我们洛阳有再举足轻重的产业巨无霸,还能够勉强获得2000万的赢余。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一拖会那么迅捷的就走向了衰败?那么它出现的 2亿多元的巨额亏损,那么就让我来道尽其详,讲出其中的猫腻:如果谁有机会,就到一拖在洛阳西郊的一个秘密仓库,那里有一拖生产的几千台汽车摆在那里,正经受着风吹雨淋烈日的暴晒。那可是一笔几个亿的资产,就这样的被抛弃在那里没人问津,因为一拖的汽车质量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在一拖也可以说是在我们国营企业里有一个共同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在生产经营中的暗箱操作问题,它直接危害着国营企业的发展,是导致国营企业走向衰败的真正原因。

如果想知道这些丑恶现象,对大型国营企业的危害究竟有多大?那么你就看看那些为其配套的生产厂家的小经理们的喜怒哀乐,向他们了解一下就什么都一清二楚了。可以说在他们心里都有一本再也清楚不过的帐,那就是他们每年必须要进贡的礼品和一笔笔数目相当可观现金帐。他们为了保持与这个大厂家的配套产品的供应关系,他们每年最起码也要拿出自己辛苦所得的利润60%做为礼物,向那些有权有势的贪官污吏们进行贿赂。也有一部分负责人暗中加入这些小企业成为其股东,把自己手中所掌握的需要配套的产品,指定到这些厂家进行加工和生产,然后每年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取自己的股份分红。当然这中间也有人利用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权力以权谋私,比如利用手中掌握的对产品质量进行鉴定审批的权力,公开的进行索贿,也有干脆就以每一件产品抽多少钱来满足自己私欲的行为。

谁也否认不掉,在洛拖也确实存在着政府官员和企业领导人相互勾结,把企业生产的有销路的产品生产线停掉,把产品拿到外面进行装配生产的问题。其中就有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拖的另一主要产品小四轮拖拉机,本来在市场上就是很看好的一项产品,因为东方红品牌的知名度,它的产品几乎是供不应求。那么大家可以问一问那位厂长大人,他和洛阳市市长刘典力究竟做下了什么交易?为什么要把一个生产的好好的产品生产线停了下来,却让这位市长大人打着其公子的名誉,在洛阳市郊的龙鳞路开了一家小四轮拖拉机的生产装配线,导致一拖一部分工人丢掉了自己的工作。而我们现在市长大人家的工厂生意却又十分的兴隆,工厂门口前来提货的汽车却车水马龙,提货之人都是自代现金排着长队等待提货。谨此一项每年要给一拖造成几亿元的经济损失!可是我们这个市长大人和谁的腰包却鼓了起来,他们为了一己之私利,并不会考虑他们这样做的结果,会造成一拖一部分人失去自己的工作。因此上梁不正下梁歪,洛阳就有一部分人会上行下效,他们也都干起了自己装配拖拉机的生意,结果那些有一点背景的人就打起了拖拉机的主意,导致大批大批的假冒一拖生产的拖拉机横行与市,在他们手里是什么规格什么型号的产品应有尽有,结果导致假冒的拖拉机配件满大街都是,想买一件真正的一拖配件反而成了难办到的事情。洛阳一拖每年为此需要赔掉十几亿的经济损失,从此我们也就知道为什么国营企业要亏损了。他们这些贪官污吏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发指。

我仅讲一个列子,原洛阳拖拉机研究所的一所长,他手里掌握着审批一拖外围配件质量批准权,没有他的批准如何厂家的配件也进不到一拖工厂里面来。就这么一位有权有势的实权人物。突然宣布自己主动辞职不干了,自己跑到常州注册了一家公司,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一次注册资金技术200万元。当然此翁当时掌握着一拖所有外配件的质量把关的权力,一切要进入一拖的外配件必须经过他的批准才能进入。可想而知这样的人他的钱究竟是从那里来的了,而且他现在经营的买卖,也是在做要和一拖进行竞争的交易。这些事实让我们大家不免应该想一想,我们大家也可以算一算,一个公职人员他一年的收入有多少?他需要多少年才能攒够这200多万呢?就这样国营企业的资产流入到了那些贪官污吏的腰包。

现在说一说洛阳矿山机器厂,它是一个拥有将近三万职工的大型国营企业。就是这个将近三万人的大企业里,真正在一线干活的工人(即实际进行操作和生产)总数却不足三千人,我提供的这个数字还是97年统计的。那么剩下的究竟都是什么人呢?当然这两万多人大部分都是企业里的干部,这其中也包括工程技术人员有近4000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大型国营企业,虽然它的结构尽管是如何的不合理,但是在80年代它确实还是个营销两旺的企业。这个企业当时在洛阳还是个非常有前途的企业,在这个企业里工作的工人,企业每年都要给员工长工资,仅仅在十年的时间里工人的工资增加了十倍以上。而且在生产一线的工人奖金也很高,几乎每个月的奖金可以拿到200--500元左右,奖金比工资还要高。

可是在89年,发生的反贪污反腐败的政治风波被镇压下去以后,国营企业里的老总们就开始转变了自己的作风。洛阳矿山机器厂也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步入了衰败期,从90年代开始,国营企业里的工厂厂长们,他们从被镇压下去的学生们反贪污反腐败运动中得到了启迪,利用天安门广场鲜血没干之余威,看到自己手中的权力已经没有如何人可以在进行监督,其手中所掌握的权力从此就开始无限制的大了起来。在90年代以后,由于国家对企业领导人手中的权力,没有建立起一个健全的民主约束机制,这种权力开始变得至高无上了起来。国家曾经一度尽可能的鼓动国营企业的领导们,到国外去考察去学习,而正是在这个时候,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从根本上放弃了政治思想教育,从而导致这些人的思想发生了严重兑变。他们从这个年代开始已经不在坚持过去的政治思想和道德标准,开始一心向往西方的那种物质文明所代来的物质享受。国营企业从89学潮运动被镇压下去为开始,他们这些老总们就想着法子要为自己捞起了好处,他们刚开始先是打着为工人谋福利的旗号,在工厂之外,又成立了完全由自己控制的财务上独立的小公司。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工厂的产品截留到这些小公司进行加工,从中谋取自己的私利。在洛阳矿山厂有总经理作背景的小公司共有四个,比如中信工业贸易公司、中矿公司是(是现总经理李和平的摇钱树)。洛阳武汉冶金机械配件公司、中信中原公司是(原总经理郁明山的两棵摇钱树),特别应该提到的是这个中信中原公司的经理关茂堂,一次就贪污了小浪底付给矿山厂的机械设备加工予付款1700多万元,挟款而逃至今下落不明。现在每一位现任的或已经离任的那些总经理,他们几乎都有把公司资产转移到外面的行为,一般都在几百万以上,企业的流失资产(指现金)有将近一个多亿在外面无法收回。而以上所说的这四个公司,每年还要从矿山厂夺走将近几个亿的产品定单。当然还有那些副厂长的公司,由于这里没有详细的资料,现在无法一一列举,有一点需要向大家交代清楚的是光这类小公司在这个矿山厂周围有200多家,他们每年要夺取矿山厂的产品定单也达几个亿之巨。而且他们这些小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打着矿山厂的招牌,共同抢矿山厂的饭碗。他们就象一群恶狼围着矿山厂猛扑乱咬,就这样导致这个矿山厂举步维艰,现在已经步入破产的边缘。

由于经营体制变得如此混乱,经济问题就突出的暴露了出来。这些领导人只想为自己树碑立传,搞什么政绩工程,前任厂长在任期间不顾企业的经济实力,投巨资上马了一个八五工程项目,结果几个亿的工程使企业背上了沉重的负担,现在是投资上亿元的电厂发不出来一度电,投资几个亿的煤气站生产出来的煤气,基本上还不够工厂家属在生活上的使用量。因此还引发出了企业领导干部之间的各种丑闻,他们这些领导人围绕在这个大的工程项目里,互相之间勾心斗角发生的各种丑恶事件接踵而至,真正是富了少数有权的却搞贫了整个企业。

当然洛阳矿山厂的倒台,与现任厂长李和平有着不可没灭的功劳。洛阳矿山厂在并入中信公司以后,现任厂长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因素,一个好端端的国营企业就这么的被中信公司而拖跨。现任厂长上台以后,背后依仗着中信公司王军给其撑腰,马上就开始进行了把工厂变成自己家天下的工作。

他一上台迫不及待的按排自己的亲属进入领导班子,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全部进入到工厂的领导班子。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让厂职工医院院长,这个在技术上顶一顶二的尖子下台,却安排了一个在医术上狗屁不懂,一个标准的地痞诬赖,厂长大人自己的姐夫坐上了院长的宝座。此人却又十分的不争气,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离不开女人。他一上班就要拱进女护士的值班室,把门一关一呆就是半天,直到下班了才肯出来。成天就会吃喝嫖赌到处沾花惹草,因为自己的臭德性和医院财务上的出纳有了说不清又道不白的关系,结果导致这个出纳,竟然敢公开的随便挪用医院里的公款,而这个蠢驴院长连狗屁也不敢放一个。后来此出纳又公开的膀上了公安分局的局长,吓得这个院长更是叫苦不跌又恨得咬牙切齿而不敢动人家的一根汗毛。尽管此人为了风流韵事给他的小舅子丢净了脸面,此人却又不甘心丢了脸,曾经无数次的在酒足饭饱之即,大言不愧的叫嚣厂长是我的小舅子,我怕谁?

而洛阳矿山厂的厂长,在他上台后,于99年底把工厂里的生产工人按50%的比列,不分青红皂白强行让工厂的工人下岗。而那些没有下岗的职工,其待遇简直就是在活剥工人的皮,大部分的工人根本就没有拿过完整的工资,更不要说还有什么什么奖金了。在后勤工作的那些人员更是可悲,这些后勤人员竟然已经有二十多个月没有拿过一分钱的工资,也有一部分人只能拿60--80%的基本工资。就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厂长,他可以在工厂里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害怕激起民愤遭到报复,就把工厂的经济民警安排给自己当私人保镖,为自己看家护院。在这个工厂里他就是土皇帝,现在没有任何人敢说一个不字。

而中信公司为这个洛阳矿山厂做了些什么呢?据知情人讲中信公司在这个厂根本就没有花一分钱,而且还要每年让矿山厂给他们交不少的管理费。中信公司在美国接了一套轧钢设备加工项目,结果他们却把合同转给了日本的公司,在由日本的公司转给韩国的公司,由韩国的公司在转手包给洛阳矿山厂进行加工。一块肉先让人家吃完了,剩下的骨头在让矿山厂去啃。

围绕着矿山厂周围,那几十家小的机械加工企业,都是把眼光瞅准了矿山厂的产品而设立的。而这些小企业里的老板把目光,对准的却是洛阳矿山厂基层的那些小干部们身上,他们这些人手中掌握的权力不大,但是可以把一些产品搞出工厂到外面去加工,以此来从中渔利。在这个矿山厂里什么怪事都能发生,门卫和一些小公司挂钩,对外地来工厂定货的人员,在他们还没有进门的时候,就让这些工厂的内奸给拉进了那些小公司里面,来工厂定货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厂见到定货科的人,产品东单就跑到了小公司那里去了。即使有些订户进人到了工厂的定货科,但是定货科的人也基本上都和那些小公司相互有联系的,他们暗中就把来定产品的人介绍到了小公司,或者直接以矿山厂的名誉定下货,然后悄悄的拿到那些小企业里私自加工,以谋取暴利。那些小企业就是这些人的摇钱树,小企业还得把他们当作是自己的关系户,每年还需要向他们这些人进贡拉关系。每年企业为此流失的产品价值不下上亿元,也有定货科的人在用户那里直接就把合同定给了那些小公司的。国营企业就成了一块唐僧肉,什么人都围绕着他打转转,我市有一顶级的领导干部子弟,他名誉是上在洛阳矿山厂工作,却在社会上做起了生意搞机械加工业务,他承揽了为平顶山某煤矿加工一套洗煤设备,价值100多万元,结果他自己把加工的设备型号搞错了,对方根本就没有办法使用,眼看着100多万就要泡汤,可是其父出面特邀矿长到家里吃了一顿饭,结果设备人家照收,而且煤矿却又重新花钱再定他一套设备了事,两家皆大欢喜。国家的煤矿只不过多花了100多万而已,那个花花公子哥却又额外挣了一笔钱,矿长又接交了又权有势的朋友,不愁以后没有官做了。

矿山厂有一位员工,他和工厂里的某些负责人坑溶一气,竟然敢将企业里生产的钢锭,成火车皮的拉出去私自卖掉,而获利的当然不单单只是他自己,在他本人暴露后在其工具箱里就搜查出了十几万的现金,在他被收容审查期间,他本人通过关系直接通知企业领导赶紧让公安局放人,不然一星期后他将向公安局竹桶道豆子,结果第三天他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更有甚者,有的人和工厂外的小公司暗中挂钩,串通企业里的经济民警,他们相互勾结,将企业生产的价值几十万的产品备件,用汽车直接拉出厂外倒卖给那些工厂外的小公司,有的人干脆就用火车皮将产品私自拉出工厂外进行盗卖。需要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工厂外的那些小公司和工厂内的那些权力不太大的小科级干部们,他们之间也是相互勾结,暗中只用拿一张图纸,交给这些小科级干部们,就可以将产品在工厂内进行加工,当然只需付出极低的现金报酬,产品加工好以后在和工厂的经济民警串通起来将产品倒出工厂,以谋取暴利。其中已经被查出问题的有经济民警的一位头目,竟然只开了五元钱的出门证,大摇大摆的将成卡车的货物拉出厂去。

97年这个工厂里的二位副老总和其手下的小公司的老板们,闲及无聊竟然跑到河南的平顶山市,干起了去嫖娼的勾当,结果这几个人正在潇洒的时候,被当地公安机关抓了个正着。此事在工人群众中间引起了喧然大波,从而引起过极大哄动。就是这么严重的领导干部公开的嫖娼事件,结果在工厂里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意见,此事还真就是个不了了之了。据了解还有一位老总也耐不住寂寞,自己却悄悄的跑到三门峡和几位朋友去嫖娼,也是个运气不好被当地公安局逮住,处罚了七万多元,结果此翁却还有脸回来拿着罚款单到他手底下的小公司去报销了帐。该厂有一位分厂级的领导干部,别人送到家里的食品吃不了,趁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悄悄的将食品往垃圾堆里扔,让下夜班的工人碰了个正着,第二天这个消息就成了家喻户晓的新闻。

以上所揭示的就是洛阳拖拉机厂和洛阳矿山机器厂的改革现状,我们当然也不得不承认,国家对基础建设投资的大幅度削减,是把国家的国营企业拖入泥潭的一个重要的因素,这是个客观现实的存在。但是究其使国营企业越陷越深的根本原因,应该是我们的社会政治制度,已经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而导致的。国营企业的领导干部委任制度,才是导致国营企业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所在。改革开放二十年来,虽然我们国家的经济体制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但是我们国营企业干部的委派制度没有变,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在一个个人权力没有任何限制的制度下,在加上我们国家的国营企业的工厂之大,当然工厂里到处都是钱,这些人就利用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把好端端的国营企业给拖入了泥潭,国营企业里的国有资产被他们随心所欲瓜分贪掉。大家看了以上所揭露的事实,就知道国营企业完全是被那些贪官污吏给搞跨台的。(博讯专稿,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