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中原第一大律师”冤案大披露:酷刑生不如死

【博讯1月21日消息】   大洋网讯  《江苏法制报》报道,中国科学院高级工程师、研究员于某几年前来到河南省某市当个负责科技工作的副市长。由于他是北京派下来的官,所以不怕打击报复敢讲真话,见了笔者以前所写的几篇敢讲真话的文章,他给我们写了一封几千字的投诉稿,于是我们奔1000公里路程几次来到河南郑州采访,所见所闻令人惊叹不已、毛骨耸然。

  李奎生的律师所盖起一幢“大厦”,全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称他是“中原第一大律师”

  李奎生曾先后获得刑法学、民商法两个硕士学位,他在全国各大媒体上发表的诗歌、论文、报告文学等计1000多篇,还出版了10多本法学专著。其中《申诉学》第一次把申诉制度升华为一种学说系统,填补了国内空白,获得了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世界酷刑大典》填补了国际空白,获“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公务人员违法犯罪探讨》成为检察官的必读书目,与《经济审判理论与案例分析》同获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中国交通法律实务大全》、《坠毁的人生》、《行政审判案例分析》等也都在法律界引起过不小的反响。

  1993年,李奎生创办了郑州擎天律师事务所,他每天工作到深夜一二点,脑子里压根没有过上下班的概念……5年后律师所已拥有几十名律师,盖起了3000多平方米的擎天律师楼,在北京、深圳、济南、西安、巩义等城市设立了联络处,擎天所成为一家全国性的大型律师事务所。

  《四川日报》记者敬永祥在海灯法师名誉侵权案中一审败诉,他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挑选代理律师。由于此案涉及了新闻、法律、武术、佛学、宗教等诸多领域,不仅要求律师具有渊博的法律知识,而且还要对相关领域有深厚的研究。敬永祥在对理论水平、实践能力、社会威望、综合实力、人品素质等多方面因素进行了详细的对比之后,最终选择了李奎生。为了打官司,敬永祥已负债累累,李奎生侠肝义胆,免费为其代理。为掌握第一手证据,李奎生行程数万里,在10多个省市的60多个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法庭上,他以大量确凿的证据、缜密的辩论,使代理赢得了成功。

  之后,李奎生开始担任郑州市刑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郑州市检察学会常务理事、《工人日报》首席法律顾问。

  李奎生的事迹曾选入河南省委宣传部《跨世纪的河南》专辑,他被该省组织部门评选为科技拔尖人才,1998年参加河南省10大新闻人物评选,他的名字列吴金印、强自喜、张海燕之后,成为河南的骄傲。全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马原称他是“中原第一大律师”。

  郑州荥阳市的贪官薛五辰入狱被查出300多万元来源不明,薛的老婆史小改腰揣500万元在外替丈夫搞伪证

  郑州荣阳市财政局长薛五辰1998年4月9日被捕,在其办公室搜出存折5张和1本笔记本,笔记本上记有存款380万元。

  此时,薛的妻子史小改身携巨款外逃并开始为薛提供伪证,她先后委托过3名律师,她都说自己丈夫无罪,要求律师帮其辩护。此后她找了侄子鹿永亮等人,分别以几十万元的好处费与他们搞了几份“经济合作协议”,想以此说明丈夫财产的合法来源。她又买通看守所指导员得以与丈夫会见串供。一切安排妥当后她身携一装有巨款的皮箱子躲进了深山老林。1998年11月23日,史小改被捕,那只装巨款的皮箱也被搜到。原定1999年3月19日开庭审理薛五辰案,没想到3月13日薛五辰突然死于看守所,河南省的《大河报》消息称“死因不明”。外界有传说薛是自杀。传说最多的是说:“薛不能不死,已经查出800万,再不敢往下或往上查了。”薛死后数小时,史小改被“取保候审”。

  李奎生以索贿罪被拘,在看守所里受尽酷刑,被剥光了衣服在雪地里奔跑

  1998年4月,史小改欲请擎天律师事务所为其夫薛五辰提供法律服务。律师所与史小改依法签订了代理协议。协议规定:史小改必须如实提供情况和有关证据,律师所依法保护其夫薛五辰的合法权益,如律师所不能保护其合法权益,则退回全部费用,终止协议。之后,史小改暂存事务所25万元作为办案风险保证金。

案件受理后,李奎生前往荥阳市检察院,依法要求会见薛五辰。反贪局长说史小改此前已聘请了两位律师。李奎生就向史小改提出辞去代理,但史小改不同意,坚持辞去原聘的律师改聘李,并强调她有变更律师的权利,随后史写了变更律师的手续材料。此后李又先后6次前往荥阳检察院,都被反贪局以“回头研究后答复”为由拒绝。

  有一次,反贪局长拿出一份打印好的表格对李奎生说:“已经查封了薛五辰300多万元,你给史小改做做工作,让她把存折交出来,保证不对她采取措施。”李奎生把情况告诉史小改,但史不认为丈夫有罪。她说:“哪有这么多,女儿有病,孩结婚,娘做寿,都收有礼。”“与别人合作办厂。”“俺爹从西安有汇款”等。李奎生依法解答:借款得有借据,合伙办厂要有营业执照、原始合同、债权债务和账本,汇款要有邮局证明。总之都要有合法真实的证据,还要到法庭上去质证。

  1998年10月3日,有两个证人(其实是由史小改用钱买通的,但当时李奎生并不知情)来到律师所要求提供证据材料。李奎生安排新来的大学生张建伟为他们作记录。李奎生告诉他们,必须如实作证,作伪证要负法律责任。张建伟记录后,因尚未核实,就将笔录放在卷宗里,未向任何人提供。之后,李奎生对两个证人说:你们说的话必须是事实,跟我们讲的和向检察院讲的要一致,还要到法庭上去质证。两个证人说:检察院一见证人就抓怎么办?李说:不可能,只要是真实作证,怎么会抓人呢?两个证人讲,你不知道,荥阳乱抓人是有名的,电视台经常曝光,我们能不能等到开庭时再去作证?李奎生说,在诉讼阶段都可以作证,开庭时去也可以。

  1998年12月2日,李奎生接到反贪局长的电话,让他来荥阳检察院办理案件,李奎生大喜,以为半年多来要求会见薛五辰的据理力争终于有了结果。随即驱车前往,要求会见薛五辰。没想到,一到那里,李奎生即被刑拘了。

  李奎生是刑拘了,但以什么名义呢?“直至3日凌晨4点,荥阳市公安局方以所谓的‘索贿’ 罪将李奎生正式刑拘。”(摘自李奎生的申诉状)

  1998年12月4日,也就是在被刑拘的第2天,李奎生给荥阳市公安局长冀国柱写信:你们甚至没有一份讯问笔录就刑拘了我这是非法的,如果在两日内不恢复我的自由,我将把牢底坐穿!

  1998年12月5日,荥阳检察院以“帮助制造伪证”罪将李奎生正式批捕。

  “事后,几名干警强迫我脱光衣服,戴上手铐、脚镣,一名干警在前面拉,两人在后面推,在风雪中奔跑,以‘帮助’我清醒。让我一只手从后腰部往上提,另一只手在脖颈的后面向下压,两只手的拇指在脊梁的中部合并被绑紧,谓之‘背铐’ ,经历此种酷刑的人,谁都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但施虐者并不罢休,他们又强迫我站起来,用枪托往我身上狠狠击打。打了一会儿,为了不留下外伤,就改用脚踹,打耳光,一边打一边辱骂、取笑……施虐者给我戴上背铐,然后几名干警在我身上练飞脚。跌倒、拉起来,再跌倒、再拉起来……如此反复。由于两手不能支撑,跌倒时只能面部着地,鼻孔、嘴角、前额鲜血淋漓……1999年1月11日——24日,行刑者包租了荥阳市招待所(现改名为荥阳市宾馆)两个房间,由公安局的10余人对我进一步刑讯逼供,重刑之外,连续14天轮流审问,不让我睡觉。在刑讯逼供之后,他们掩耳盗铃,强迫我在‘无刑讯逼供’的笔录上签字。”(摘自李奎生的申诉状)

  面对令人发指的行径,李奎生悲愤地在拘留所的墙上写下了“重刑相加”四个字作为证据。

  在事后的采访中,有记者见到了荥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徐超峰。徐超峰说当时以他为首组成的专案组办理了此案,在办案中,对犯罪嫌疑人李奎生自始至终没有刑讯逼供、体罚或变相体罚现象:1999年1月中旬,在县招待所提审期间,白天讯问、查证。有时白天查证,晚上偶尔也讯问。李奎生说办案人员用车轮战术不让其休息、刑讯逼供,纯属诬告。在招待所墙上,没有发现李奎生写的血书“重刑相加”四个字或意义相关的其他字样,也没有听别的办案人员说有这种情况。另外,徐超峰还对记者说:李奎生说让他在冰天雪地里来回转圈,根本就没那回事,那时荥阳没下过雪。

  关于刑讯逼供这段,笔者读到了好几篇李本人的控诉材料,在开庭时李本人当庭撩起衣服让众人看他身上的伤疤,同案另一涉嫌作伪证的在押者鹿永亮也当庭指控公安人员曾对他严刑拷打,于市长还就李的被毒打之事写了个调查材料。

  不仅如此,擎天律师所1999年8月2日曾收到一封信:“我叫胡顺卿,我于1998年2月28日因涉嫌诈骗罪被荥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和李奎生关在一间狱房内。1999年1月11日李奎生被提审,一连十几天没有回所,一直到1月24日李奎生才被送回号内。当时,我和同号内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李律师提审前还好好的,怎么十多天的时间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面目憔悴,精神恍惚,神志不清。晚上睡觉时,我们看到李的背部、腰部、腿部青一块、紫一块,手腕、脚脖伤痕累累。我和李在一起睡觉,常常被他搅醒。李睡着时,两腿每次打颤长达半分钟,一夜十几次之多,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李律师非常气愤。他说:‘荥阳市公安局、检察院提审我,对我一个懂法、知法的律师竟采取刑讯逼供,连续十四天不让我睡觉,带上脚镣、手铐,前拉后推,脱光衣服在雪地上奔跑,车轮战、枪托砸、拳打、脚踢……’我于1999年7月25日被释放,在我和李律师相处的7个多月里,李奎生两眼疼痛、背疼、腰疼,夜间常常睡不着觉,两腿打颤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笔者专程去采访了胡顺卿,验看了他的身份证请他在证明材料上签名画押,给他拍了照,李奎生的辩护律师也在证明材料上签了名。

  26个月里李奎生写下了10多斤重的申诉材料,用坏了几百支圆珠笔

  酷刑并未使李奎生屈服,26个月的时间里,他写下了10多斤重的控诉材料,用坏了几百支圆珠笔。他先后向全国人大、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以及河南省、郑州市的人大、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司法厅发出了控告信。

  李奎生的遭遇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1999年9月28日,国内38位著名大律师联名紧急呼吁,要求有关单位依法办案,严惩打人凶手,以维护中国律师的正当执业权利和人身权利。

  1999年6月李奎生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检察院指定郑州市检察院调卷审查。1999年7月郑州市检察院调卷审查后,认为李奎生不构成犯罪。1999年8月河南省检察院调卷审查,仍认为李不构成犯罪,省检察院和李奎生的辩护律师交换过意见。1999年9月4日荥阳检察院以李奎生“帮助伪造证据”罪起诉到荣阳法院。1999年10月18日荥阳法院书面通知,10月22日开庭审理。1999年10月19日荥阳法院又突然通知暂不开庭,称郑州中院已指定管城区法院开庭审理。1999年11月9日管城区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李案退交荥阳市公安局补充侦查。1999年12月3日管城区检察院审查后没有起诉,郑州中院重新指定由中牟县检察院审查起诉。2000年2月16日中牟县检察院以帮助制作伪证罪、单位偷税罪起诉至该县法院。

  河南省的7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议:要求准予李奎生“取保候审”。河南省人大常委、全国十大女杰之一、全国劳动模范刘志华2000年4月3日分别给最高法院院长肖扬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韩杼滨写信:“向您反映一个郑州有名望的律师在押一年多、既不判又不放的严重违法事件。李奎生律师在押期间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采用的是报复手段,如果不及时解决会出人命的……”

  为救李奎生,李的爱人职麦英(也是律师)曾因李案被荥阳市公安局关押几十天,后“取保候审”。她到北京替李奎生告状,路上花光了路费,就凭手中的那架“一次成像”照相机到天安门广场上给人照相挣钱。被交通警察逮住后苦苦哀求,警察破例同意她可以照相3天,她这才挣足了返回郑州的路费。为帮丈夫打官司,职麦英已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找亲戚东借西凑,还不够,她一咬牙把自有的房子卖掉换回了3万元。如今,她就住地下室。笔者前去拜访,卧室内连一扇窗也没有,又暗又潮。没厨房,总算从楼上人家拉下根煤气管做饭。最可怜的是没卫生间和厕所……一个大律师的家竟惨败到如此地步!

  可职麦英毫不气馁,她坚信丈夫是无罪的。开完庭后,当晚她整理材料一直搞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问她累不累?她说以前李奎生几乎每晚都是一直忙到深夜一二点才睡。有次一位演员被绑架了,半夜打来电话,李奎生拖起职麦英就走,走到楼梯上职麦英的高跟皮鞋掉了,她想去捡,李奎生高嚷:“别捡了,救人要紧!”就这样,职麦英光着双脚跟李奎生跑到了火车站……

  中牟法院庭审目睹之怪现状,庭长说:“我是庭长坐在台上,可我不当家。”

  李奎生案终于定在2000年5月9日上午开庭,笔者5月7日上午赶到郑州,当天下午去擎天律师所采访,正巧在那里遇上了去送传票的主持本案审理的张春平庭长。张庭长说他办刑案几十年,这一次可是啥奇事都遇上了。他说李奎生转到中牟县后,他曾几次向上打报告要求给李“取保候审”,上面不准。他几次要求早日开庭审理,上面也不准。5月9日开庭,上面规定只准审一天,当天必须结束。问他这个“上面”是不是中牟县法院院长?张庭长说不是的,这个“上面”是“郑州市中级法院”。他说:“我这个庭长虽坐在审判席上,可我不当家。”(此段所言在场有六七人为旁证)

  5月9日上午,小小的中牟县法庭里挤得人山人海,好多人都被警察(三道岗哨)拦在门外了,连李奎生的几个亲姐妹也不让进。河南的新闻媒体来了十几家,扛摄像机、背照相机者在庭上四处乱窜。笔者原坐在第二排,后被法警赶走,说是座位的前三排全部要被赶净,留给领导人坐。一会儿,果然来了十几位衣着高贵的领导人,没想到在法院里竟也会“人与人不平等”。不仅如此,还有几位更高层的领导就坐在楼下一辆大型“电视现场转播车”里监控现场,现场有4台固定式摄像机从不同角度为“领导”送播信息。笔者在院子里的转播车旁站了5分钟,见一高大挺帅的中年人从转播车中走下来,问周围工作人员他是谁?说是郑州来的副检察长。

  开庭中,张庭长问李奎生要不要申请回避,李先要求检察官回避,并慷慨激昂地讲了申请回避的十几条理由。张庭长一再打断李的发言,要他“简单点、简单点”。李的发言话音刚落,张庭长在台上连头也没向左右扭过一下仅隔一秒钟马上就说:“经合议庭审议,你的申请回避不准许。”李提出要求复议,张庭长也不准许。此时只见法警给张庭长送上了纸条,张即宣布休庭5分钟。5分钟后,张庭长宣布经法院院长、检察长批准,李申请复议的理由被驳回。

  被告方为加强辩护力量,专门从上海请来了著名大律师朱妙春。在对控方提供的一名鉴定人进行质证时,由于他没有资格证书,且许多问题答不上来,朱律师问鉴定人是否读过刑法?那人竟说他从没学过刑法,他根本不需要学刑法。朱律师让他抬头看看今天法庭上挂的横幅写着什么?那是“中牟县法院刑事审判庭”!此时全场旁听者齐声长时间热烈鼓掌。此情激怒了检察官,他用力地拍着桌子……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法学会会员王工律师全过程旁听庭审后说:“本案是一宗典型的刑讯逼供案。李奎生当庭出示体伤累累,当庭陈述在审讯中遭受酷刑,甚至强迫‘脱光衣服在雪地跑步’骇人听闻,李奎生及其辩护人提请法官给予验伤是合理合法的。本案凡涉刑讯逼供取得的供述,依法不能作为定案证据。‘毒树之果’岂可当证据采信?”

  此案后来又给李奎生加了条“单位偷税罪”,对此,笔者专门去采访了税务案专家——河南财经专科学院副教授李振东。他认为:涉税案件应由税务机关查处,我国税收征管法实施细则对此有明确规定。本案由荥阳检察院查处,属主体错位、超越职权。

  中国刑法学权威专家说李奎生不构成“伪证罪”

  高铭喧(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总干事、国家重点研究基地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顾问)、单长宗(中国法学会刑法研究会副总干事、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协会原秘书长现常务理事)、赵望原(法学博士后、中国犯罪学研究会犯罪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常委)联名致函全国最高法院:

  薛五辰的妻子史小改依法有权为其丈夫聘请律师,薛五辰原来的两位律师就是史小改代为聘请的,后因前两位中的一位律师不合适,另请李奎生提供法律帮助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在侦查阶段提供法律服务的人数未作限制,检察机关不能限制律师的权利。检察院认为李奎生没有代理资格,是缺乏事实和根据的。

  史小改等人主动到李奎生的办公室要求作证,李奎生给来人讲清法律规定,要求其如实作证,并告知其作伪证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后,作了调查笔录。为了慎重起见,因该笔录未加核实,李奎生一直将其存放在律师的卷宗中,没有向任何机关提供。李奎生从接受委托到荥阳市检察院刑事拘留期间,从未见过被告人薛五辰。李在提供法律帮助期间,无论从程序上还是实体上都是合法的。

  史小改等人在1998年4月已开始作所谓的“伪证”,委托李奎生律师是在1998年5月份。两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史小改等人是否作所谓的“伪证”与李奎生没有任何关系。据悉,薛五辰已于2000年3月13日死于监中。根据刑法学上刑罚消灭的理论,国家将不再对薛五辰行使刑事追诉权。如果薛五辰不能被证明和被认定有罪,则所谓李奎生帮助其(当事人)伪造证据罪的指控亦不能成立。此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综上,被告人李奎生构不成伪造证据罪。

  李奎生被判无罪,他要向公安机关索赔1000万元,他要将行刑打人凶手送上法庭

  2000年12月,笔者专门采访了此案的审判长张春平法官,他说审完此案后,合议庭在一周内很快就做出了“无罪”的结论,中牟县法院审判委员会也认为李奎生无罪。可此案他说了不算,卷宗早已被调到郑州中院,迟迟不给回话。在李奎生被关押期间,前前后后李奎生的家属曾116次提出给李奎生“取保候审”的请求,张法官也一次次向上请示,上面全部不准。真正作伪证的其他几个人都放了,唯有李奎生不准放,笔者问张法官,请他预测此案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他说:“只能是无罪!个别人的意志毕竟代表不了法律,如要判李奎生有罪的话,那么全国几万名律师今后谁还再敢办案?”笔者又问如果郑州中院一定要判李奎生有罪,你张庭长是否也会在判决书上签字同意?他说他个人的意志不能对抗上级的意志,只能违心地签字下达有罪之判决书。

  如要释放李奎生,阻力重重,传说有人非要治他的罪不可。此案不仅惊动了河南省高院,连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法院刑庭庭长也作了批示,《人民日报》派记者对此案展开详细调查。此案的判决书该如何下,在郑州中院已搁了好几个月,该不该给李奎生定罪?内部争论得非常激烈……

  2001年1月4日,李奎生被关26个月后终于无罪获释,史小改被定为“伪证罪”判刑一年六个月。法院认为,从本案现有证据来看,一是不能证明李奎生主观上有帮助伪造证据的故意,亦不能推断李奎生是在暗示或示意史小改作伪证;二是虽然李奎生应史小改的要求,询问史小改提供的证人并制作笔录,但并未向司法机关提供,不能认定李奎生具有实施帮助伪造证据的行为;三是仅凭史小改一人的供述认定李奎生指使证人外逃,并由此推断李奎生知道证人作伪证,证据不足。故公诉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李奎生犯帮助伪造证据罪罪名不能成立。

  笔者独家采访了刚获释正在治疗养病中的李奎生。问他出狱后最想办哪几件事?他说要把那几个行刑打人的凶手告上法院,要写上、中、下三部纪实文学作品详述狱中两年眼见耳闻,要向公安局、检察院索赔1000万元。问他为什么要赔那么大的数额?他说:“滥用司法职权践踏了神圣的法律,蹂躏了崇高的人权,这损害远远是金钱所不能赔偿的。百万、千万、亿万的赔偿,根本不是用金钱价值可以衡量的。我写的《国家公务人员违法犯罪研究》制成胶盘后却未能付印;擎天律师大厦被搁置4年的巨大损失决不是能以金钱计算的;擎天律师事务所的业务受到严重影响的损失,决不是有形价值可以计算的;我主持的国家重要课题——世界酷刑研究被迫中断……”此前,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私营业主富万成被错判入狱获释后得到200万元赔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