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罪恶的收容所制度,出卖幼女卖淫

【博讯22日消息】 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苹果园“金宝酒家”内,苗长顺和耿秀珍夫妇以对待奴隶的方式先后强迫十余名“小姐”卖淫,其手段之歹毒令人发指。更为恶劣的是,这些“小姐”居然大部分“购”自徐州市收容所,其中最小的才13岁……

  昨日,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对这起北京首例强迫未成年人卖淫大案提起了公诉。

  农民寻妻寻出惊人大案

  去年,湖北女青年胡圆圆离家去徐州打工,不久便音信全无,她的丈夫王钢在家度日如年。今年春节,一位与胡圆圆同去打工的妇女回村后告诉王钢:胡圆圆与她外出打工,不料落入虎口被逼卖身,她侥幸逃出,而胡圆圆则还在北京!

  王钢听后立即踏上了进京寻妻之路。当王钢在石景山区的金宝酒家见到了胡圆圆,要带走胡圆圆时,酒店的老板苗长顺不但不让他带走,还振振有词:“你媳妇是我花几千块钱从徐州保回来的,钱还没给挣回来呢!”

  寻妻的艰辛和从未有过的屈辱使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忍无可忍,3月7日,王钢报了案。金宝酒家随即被警方查抄,北京首起强迫未成年人卖淫大案由此案发。

  噩梦开始的地方

  警方查抄“金宝酒家”后发现,在这些被逼卖淫的“小姐”中,除了胡圆圆,居然都是未成年人。其中最小的燕燕只有13岁,最大的胡圆圆24岁,另有香妹14岁,严明明17岁,春花17岁。对于这些受害的女青年,收容所正是噩梦开始的地方。

  据警方调查,从去年9月开始,苗长顺就摸出一条从收容所花钱“保”女青年、带回北京强迫做“小姐”的挣钱路子。他前后去过徐州3次,以平均每人400多元的价钱,“保”回9个小姐。

  一心想出来打工见见世面的胡圆圆到了徐州后不知为何被人带到了收容所。去年9月,苗长顺到了徐州市收容所,他对胡圆圆等女孩说,如果愿意跟他到北京做服务员,他就可以保她们出去。胡圆圆等五人被保后便满怀希望跟苗长顺来到了北京的“金宝酒家”。本想到了北京就与丈夫联系的胡圆圆没有想到,一进“金宝酒家”就再也没有任何自由了。

  第二天,苗长顺就让她们出台接客,因受了欺骗而震怒的胡圆圆坚决不从。苗长顺就勒令两个小姐打她,打了大约半个小时,胡圆圆晕了过去。醒过来后,老板娘耿秀珍又重重赏了她七八个大耳光,然后用缝衣针扎她大腿,并恶狠狠地说:“你不听话还要挨打。”胡圆圆养了十几天才把伤养好。由于胡圆圆的“不听话”,苗长顺一直没有得逞。12月初的一天夜里,苗长顺寻机强奸了胡圆圆。在苗长顺的淫威下,胡圆圆开始出台。

  同那些被苗长顺从徐州骗到北京的小姐不同,14岁的香妹是自己负气从四川老家跑出来的。今年年初,香妹在家挨了妈妈的打,赌气就决定上北京打工挣钱。到北京后,她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走,在经过“金宝酒家”时,被恰在门口的苗长顺叫进去了。香妹告诉苗长顺和耿秀珍她虚岁十四,但苗长顺告诉她:“如果有警察来查的话,就说叫胡静,18岁了。你要想跑,就打断你的腿!”有一次香妹跟客人出台,趁客人睡着之机逃跑,但最后还是被抓了回来,并挨了一顿毒打。

  现在“小姐”们的噩梦终于结束了,等待苗长顺夫妇等人的必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博讯相关报道:
  • 甘文轲:收容站里又一血案,公安为何拒不办案?(
  • 又一起收容死亡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