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31户农民为何失去了土地

【博讯19日消息】 ■所有债务打入承包费,让村民分摊   

■村里抬款中局、乡、村干部占26人     

■村干部平均每天吃掉近100元

   寒冬里,38岁的巩元良蹬着三轮车在哈尔滨市的小巷里穿行。为了生计,他远离家乡来到省城打工已经半年多了。他心酸地说:“没有了地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快过年了,家里老婆孩子都盼着我赚了钱回去呢!”

  在他的家乡饶河县山里乡二林子村,像巩元良一样没有土地的农民共有31户,占全村的30%。

    (一)

   1998年4月,二林子村与全国同步进行了第二轮土地承包。这个村是个水稻村,仅有农户103家,413口人,有土地4600多亩,在黑龙江省属于人均土地面积较多的。

   在分地的前3天,这个村首次公开了村里的账务,欠外债104万元。而公开账目的目的是要将所有的债务打入地内,进行分摊。具体是将村里所有土地分别按一、二、三等地划分作价,一等地每亩350元,二等地每亩285元,三等地每亩175元。这个方案得到了乡政府的批准。

   这个债随地走的方案受到村民的反对。因为如果要签回自己的土地,平均每户要承担上万元的债务,部分村民当天就到县、市上访。而在这之前,该村召开村委会和党员大会时,许多人就提出了不同意见。前任村委会主任李凤文不同意分债,辞去了职务;老支书巩志宝在党员大会上提出,应该先查账,再分债。但是这些意见都没有被现在的村委会采纳。

   农民把这种承包土地的方式称做“买地”。一部分人“买”不起,而有钱的人却可以多“买”。据统计,该村拥有80亩耕地以上的有14户,占有土地1710亩,为全村土地总面积的36%。其中最多的是张才243亩,村民说他是前任支书李发的朋友,而李发本人有126亩。原会计田连鸿117亩,前任村委会主任关兴亮144亩。  

  (二)

   罗成才是1999年经村民选举上来的村委会主任。两年来,他的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带领村民上访。他也是31个无地户之一。他说:“不是不同意承担债务,只是认为这债务不合理。一个只有400多口人的小村,咋能欠下100多万元的债务?村民们想知道,也有权利知道。”

   据日前饶河县纪委、经管站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调查报告显示,该村从1989年至1998年4月,累计抬款本金172万余元,支付利息74万元,最高月利率4%,最低1.5%。更为严重的是,还存在无本付息问题,多支付利息3.8万元。

   而给村里抬款的都是些什么人呢?从县调查组的报告里可以看出,村里有据可查的抬款人是61人,其中能够确定是局、乡、村干部的有26人,他们占了抬款总数的大部分,包括县农委主任、农机局书记、乡长、副乡长,乡司法、财政、供销社、银行、邮局干部,乡党委秘书、乡出纳员,原村支书、村委会主任、会计、出纳,现村支书等。根据山里乡聘请的注册会计师的统计,给村里抬款超过5万元以上的有,原村支书李发160735元,乡出纳员(农委主任的爱人)98100元,解立良179055元(其中用车桂芝名80955元),原乡供销社主任何长城68000元,乡党委秘书于招河78000元,原出纳员郭再兴51000元,乡邮局局长于吉军88360元。

   村民刘长玉、张庆山等几个村民“分”到了饭店的欠款,那是村里吃喝欠下的。村民说:“村干部大吃大喝,却让我们给付账!”据统计,这个村8年招待费累计101305元,其中仅在1995年至1996年支出达7.1万元,平均每天吃掉近100元。 

   (三)

   在二林子村,因为欠债被告上法庭的已有二三十户。村民宋世安因生活困难只承包了20亩地,分债5740元。到了秋后就是还不上欠款,也被起诉,最后是村里把地收了回去,至今还在撂荒着。据现任村支书任长德介绍,村里现在还有400多亩地荒芜,没人耕种。

  据悉,饶河县调查组已向县委县政府提交了关于二林子村存在问题的调查报告,饶河县委表示近期将会有处理结果。(摘自中国青年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