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政府摊派“特产税”农民拒交遭拘传

【博讯18日消息】   何山

  国庆前夕,我带着农民反映十分强烈的摊派所谓的“特产税”问题前往曾家乡进行广泛的社会调查...

  话说“曾家乡”

  万源市曾家乡离万源市有七十一公里,山高路窄,位于“大山尖”脚下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寒山区。这里偏僻贫困,交通,通信十分落后。时值今秋还没有通程控电话。全乡八个行政村,一万多人口,人均耕地还不到一亩,农业收入主要以水稻为主,其次是玉米,土豆。由于山高水寒水稻亩产在风调雨顺丰收之年才八百斤左右,70%的耕地靠天收。如遇干旱人畜饮水就十分困难,农民的经济来源靠外出打工,60%的农民住房是泥粑墙的,这就是我调查的曾家乡,我所看到的“大尖山”:

          “特产税”在这里产生

  大尖山的农民淳朴,勤劳,他们挥洒汗水改造山村落后面貌。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先后搞起了苹果园,茶叶园,柑桔圆,造林200余亩。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与贫困决战,但终因地理条件限制了他们由于山区高寒,苹果,柑桔先后失败,使他们的劳动付诸东流,未能带来经济上的腾飞反而给他们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从1994年乡政府由此给他们增加了“特产税”负担。而且不分区域条件在全乡按耕地承包面积人均摊派,年复一年包袱越背越重,为此农民多次要求乡政府实事求是减轻不合理负担,乡政府不但不为农民利益考虑反而变本加利,在收取不该收的所谓“特产税”时。严重违反中央精神对农民进行非法传唤,传讯直至非法拘传。。。。。。

         农民拒交 政府非法拘传

  天下着毛毛雨,山村的泥泞小路弯曲而漫长,当我来到一村五组这为农民代表于建州老人的家中,时值中午。于老汉向我讲述了2000年九月五日-七日曾家乡政府和万源市法院对他非法传讯的经过。于老汉今年五十四岁,全家三口人,承包耕地4.12亩,自乡政府从94年在全乡按耕地面积摊派"特产税"以来就多次找村组干部说理:因农民承包耕地交了农业税,如在征特产税,就重征税,而且他们已没有什么特产,茶园,林业承包给了个人了,应征税的对象不该是他们,他们只栽种稻谷,玉米之类,受条件限制并不能发展经济作物,即没形成特产所规定而形成的商品,进入流通领域,征收特产税从何说起,实际上全乡摊派严重违反了国家政策,给农民增加不合理负担对乡政府这种作法农民反映十分强烈,以于建州为代表到乡政府讲理,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乡政府还称于建州为所谓的刁难乡政府工作的"刁民".农民没有办法只好年年如此,但是到96年以后就特产税这一项就年年增长,96年于建州特产税57.60元,97年76.00元,98年101.00元到来9年政府开始做起掩耳盗铃之计,把农业税和特产税混合为"农特税"99年于建州农特税上升为避免258.00元,教育付加费72.00元,双提留款待53.00元,村建校集资款39.00元,公路集资款122.00元,于建州一家三口人合计交税费644.10元,人均214.70元,为此他多次找乡政府领导讲理无结果后对特产税开始拒交,这时全乡风波再起,乡政府为平息拒交"特产税"之风波对农民于建州非法传唤,今年9月7日市法院为维护乡政府利益,对国务院的第一百四十三号令和财政部[关于农业特产税征收具体事宜的通知]94年7号文件之规定而不顾,明知乡政府摊派特产税是错误的而非法对于建州进行拘传,真是官官相护,山高皇帝远,百姓只好再遭殃.于建州老人被拘传到乡政府后,乡党委书记李先忠先给于老汉做工作,李说“没有办法,你带头不交特产税,其他人都不想交了,我们今年的工作怎么做,我们这样做是给其他人看的,只要你愿意交钱,你先把特产税交了,我们乡政府给你几百元困难补助,但是你今后不能再反面宣传特产税是错收的,如不合作我们就把你交给法院的同志把你带走,并拘留你10天,交钱放人。”没有办法于老汉违心地交了“农特税”,而出具的确是农业税税票,征收特产税,出具农业税税票,这又是违反政府规定的,于建州老人非常气愤地骂:“他妈的什么乡政府,什么共产党。。。。。。”这里的农民说:“干部是收钱干部,吃喝干部”。在此我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对农民乱摊派现象下真功夫管一管,做到真正减轻农民的负担,给一个公正的说法,还一个公道。(2000年9月30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