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纪委干部45天刑讯逼供打死七旬老人!

【博讯30日消息】   69岁的温岭市百货公司退休职工陈安稷,退休后被聘为温岭宾馆会计。2000年4月5日,既非党员,又非干部的陈安稷,被台州市纪委以温岭“3·23”案件涉案知情人为由叫至椒江“谈话”,期间与外界隔绝,其家属多次要求探望,均被纪检部门拒绝。45天之后,他被5位临时抽调上来协助办案的纪委干部在一夜之间活活打死。这起中国首例纪委干部因刑讯逼供致谈话人死亡的案件,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与此同时,被害人家属也将台州市纪委告上法庭。在我国司法史上,纪委在民事赔偿诉讼中成为被告也是首例。

  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情节轻重相互矛盾

  11月27日上午9时,这起纪委干部故意伤害致死案,在离宁波市区33公里的北仑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这次到庭参加旁听的群众,除了被害人20多位家属、亲人和4位被告的亲属外,几乎都是涉案部门和相关部门的有关人员。

  庭审中,4位被告人对自己在“投案”时,向公安机关所作的“自首”陈述和殴打陈安稷致死的犯罪事实都供认不讳,但对各自的犯罪情节轻重部分的陈述各不相同,甚至相互矛盾。法庭上4位被告人的辩护代理人为其进行了辩护。

  至昨天庭审结束,法院未作判决。对此案的民事诉讼部分法庭未进行审理。

  非法拘禁四十五天活活打死七旬老人

  天台县监察局副局长陈家跃、天台县纪委纪检室干部翁师君、天台县滩岭乡纪委书记周孝阳、天台县纪委纪检室干部王典铤和台州市界头镇纪委副书记姚志强等5人,被台州市纪委抽调协助办案,让他们对陈安稷进行谈话。5月21日晚上,陈安稷在谈话地点天台隋梅宾馆被陈家跃等人活活打死。

  在昨天的庭审中,从宁波市人民检察院认定并提起公诉的起诉书中可以看出,当晚5位身强力壮的纪委干部是如何围打69岁的陈安稷的:  

  “谈话开始后,陈安稷认为要讲的问题过去已向台州市纪委讲过。被告人陈家跃、翁师君、王典铤认为陈‘态度不好’、‘不配合’,就一起用手推、打陈安稷。被告人翁师君用手打陈耳光,用湿毛巾打陈的背部和臀部,要陈交代问题。期间,被告人陈家跃、王典铤也用湿毛巾抽打过陈安稷,陈家跃还用手抓住陈安稷头发进行转动。” 

  “21时许,被告人周孝阳饭后也到房间,参与对陈安稷进行逼供。周抓住陈安稷的胸襟大声训斥。在陈安稷倒地后,被告人周孝阳在抱、拉陈时,致陈长裤被撕裂。周还拉下陈安稷的长、短裤,看陈臀部的伤势,并用遥控器打陈的手心。嗣后,四被告人又先后用手推、打陈安稷,并用湿毛巾打陈的背部和臀部。后被告人周孝阳以‘领导’身份单独和陈安稷‘谈话’,但陈安稷仍然坚持该讲的问题过去都已讲清了。被告陈家跃等四人又一次对陈安稷进行逼供。期间,被告人周孝阳用牙签戳陈安稷的手指和脚趾,用茶叶罐敲打陈安稷。” 

  “23时30分左右,被告人陈家跃见谈话仍无效果,遂安排被告人周孝阳与姚志强看管。” 害怕暴露不施抢救转移尸体伪造现场

  “5月22日零时30分左右,陈安稷出现呕吐休克、昏迷现象。凌晨1时左右,医生赶到房间后,对陈安稷进行检查时陈已死亡。” 

  据称,在陈安稷生命垂危时,陈家跃向天台县人民医院“联系救护车”,周孝阳骑摩托车去“接医生”,王典铤和姚志强对陈安稷进行“人工呼吸”。但是为了怕事情暴露,陈家跃等人根本没送陈安稷到医院作有效的积极抢救,以致等医生赶到时陈已死亡。  

  在陈安稷死后,陈家跃等人将陈安稷的尸体搬到另一个房间,清扫陈死时的呕吐物,将打人用的毛巾丢弃,并商量以另一个房间作为“谈话地点”。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陈家跃等人居然声称“当时尚没有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认为陈安稷可能是由于自身的年龄身体因素而死,因谈话房间地面有死者呕吐物,不大好看,所以在出事后将现场转移到另一房间。” 政府部门互相包庇准备火化隐瞒真相

  在陈安稷死后第二天,台州市纪委和家属见面会上,台州市纪委有关人员介绍陈安稷死亡情况时,说是“5月21日夜,陈安稷从床上爬起,对看管人员说胸闷,工作人员立即同天台急救中心联系,送至天台医院抢救,半小时后,抢救无效死亡”。有关陈安稷死亡原因在真相大白后,当家属责问为什么台州市纪委有关人员当初隐瞒真相、欺骗家属时,台州市有关领导解释说“是由于陈家跃等人事发后伪造现场、欺骗领导的缘故”。

  家属发现殴打痕迹领导吩咐五人投案

  5月22日下午4时,陈安稷家属接到温岭市政府转达的消息,说陈在天台关押期间死亡,死因据称是“心脏病突发”。

  就在家属未赶到天台之前,台州市有关部门未征得被害人家属同意,已从天台移尸到临海殡仪馆,欲准备火化。

  第二天被害人家属到到殡仪馆看望尸体,一位当医师的家属看到被害人头部两面、下颌与颈部之间、手背均有大面积严重皮下淤血、淤斑,认为完全是殴打所造成的痕迹。家属要求纪委接待人员对死亡作出解释,纪委人员一会儿说属意外死亡,一会儿说死因不明,无法下结论,有待检验鉴定。家属很清楚被害人生前仅有胃下垂毛病,从无心脏病史,他们认为被害人完全是在审查过程中被严刑逼供致死。  

  5月24日,被害人家属向专案组提交了一份书面材料,强烈要求迅速查明真相,追查凶手。

  5月27日上午,台州市刑警支队通知被害人家属已对此事立案侦查,并要求对遗体进行尸检。然而就在这前一天,陈家跃等5人集体“投案”,其原因是“在领导的吩咐下,向台州市公安局投案,交待了各自的犯罪事实”。

  5月29日,陈家跃、翁师君、周孝阳、王典铤4人被台州市公安局监视居住。

  案件震惊浙江高层尸检结论严刑致死

  6月5日,被害人家属以悲伤和愤怒的心情向浙江省委、省政府写信申诉,要求严厉查处参与殴打并造成陈安稷死亡的有关人员,并予以法律上的严惩;追究台州纪委有关负责人的责任;彻底查清此案。  

  省有关领导高度重视,专门听取了台州市纪委对此案的汇报情况。6月15日,陈家跃、翁师君、周孝阳被刑事拘留,王典铤、姚志强被取保候审。

  6月17日,台州市刑警支队向家属通报了浙江省公安厅6月8日的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陈安稷全身近30处内外伤。结论是“陈安稷系软组织大面积挫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意识障碍导致呕吐物吸入呼吸道,窒息死亡”。并宣布有关调查的初步结果,结合尸检结论,认为陈安稷死亡是台州市纪委有关办案人员对死者进行严刑拷打致死,告知有关凶手已被刑事拘留并报检察院逮捕等情况。家属提出台州市纪委有关领导在此事件中应负责任。  

  台州市公安局认为台州市纪委有关领导在此事件中没有责任。  

  6月20日,台州市人民检察院对陈家跃、翁师君、周孝阳等3人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批捕(姚志强被另行处理)。分别被羁押于浙江省三门县看守所和台州市路桥区看守所。  

  陈家跃等4人故意伤害(致死)一案,在台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后,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9月17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将此案移交由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纪委干部知法犯法台州纪委也成被告

  10月18日,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院认为:“四被告身为党的纪检干部,目无国法,对审查对象进行殴打,并致其死亡,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伤害(致死)罪。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分别予以判处。” 

  在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期间,被害人家属强烈要求追究台州市纪委对被害人陈安稷非法拘禁犯罪的责任。认为,这种非法拘禁严重违犯了《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工作条例实施细则》第28条的规定:对于知道案件情况的党外人员拒绝作证或故意提供虚假情况,情节严重的可建议其主管机关进行处理。也就是说即使被害人陈安稷拒绝配合,纪委也无权将其扣押。在拘禁了45天之后又被活活打死,这正因为陈家跃等人的知法犯法,无视一名普通老百姓应有的人身权利而迫害致死。

  被害人家属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诉状》,除了陈、翁、周、王4名被告外,还追加姚志强和台州市纪委为共同被告。要求依法追究同案犯罪嫌疑人姚志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责任;要求6被告公开事实真相并向被害人家属作出公开道歉、支付被害人的死亡赔偿金14万及精神损害赔偿金60万。昨天(11月27日),法庭未对此案的民事诉讼部分进行审理。

  (据《今日早报》)

  逼供手段

  1、打耳光;

  2、抓住被害人头发进行转动;

  3、用打了结的湿毛巾抽打被害人;

  4、用手抓被害人胸、襟、皮带;

  5、用遥控器敲击被害人的受伤部位和手心;

  6、用牙签戳被害人手指、脚趾;

  7、用茶叶罐敲打被害人。


博讯相关报道:
  • 03-28..10:22-刑讯逼供致人死命
  • 沈阳刑讯逼供 12岁幼女精神失常
  • 何家弘:遏止刑讯逼供的“尚方宝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