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中国劳工观察》周伟是谁的囚犯?

(博讯14日消息)[编者按:本文是国内某报社记者采访稿,至今未能发表。由于有关原因,我们无法刊登作者姓名。原稿较长,本刊有删节。]  题记:周伟,生于31年10月,原籍吉林省东丰县人,1947年参加人民解放军,194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74年在批林、批孔、批“周公”中被毛远新点名轮流批斗,79年平反。1982年因举报经济犯罪大案被省纪委副书记教帅章写评论文章称为共产党员的典范!进入90年代,周伟凭人格力量成为沈阳市二万多名离休老干部的代言人,1998年开始与沈阳市老干部一起带领农民举报人举报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炒地皮问题被拘留、开除党籍,1999年因举报金融诈骗犯苏英奇包括马向东等问题回沈阳不久便被抓捕、抄家、劳动教养两年……。          

举报马向东问题的老英雄周伟今何在

提起周伟的名字,几乎全沈阳的老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春节过后笔者怀着一颗未卜的心,踏上了沈阳的土地,下了火车上出租车,笔者问司机:“您知道沈阳有个叫周伟的老干部吗?”司机毫不犹豫地反问笔者:“你打听的是不是那个举报腐败市长马向东、人称老干部领袖的周伟吗?”“对,就是这位周伟”。出租司机愤怒的几乎是用喊着的声音骂道:“他妈的马向东出事之前他们把周伟给教养了,现在马向东都进去半年多了,还是不放周伟,这叫什么事呀?上面天天喊反腐败,有了反腐败的英雄,还让腐败分子给弄到监狱里去了,这以后谁还敢跟着中央反腐败呀!您要是想知道周伟,我拉你去东北解放纪念碑广场、八一、北陵公园听一听”。笔者被拉到和平广场,出租车司机因为笔者是来调查周伟案子的人连车费都不要了:“就算是上帝给我机会孝敬周伟老人一回吧。”          

纪检委通报与老干部们真言谁是谁非  在沈阳市中心离省委大墙不远的东北解放纪念碑下,聚集着近千名60以上至80岁不等的老人们。据说是老战士正在这里开会,据很多人讲,这里近十年来已成了共和国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在这里聚集的老人们基本上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老战士,在他们谈论的话题中多半是彼此的待遇落实问题。笔者听到一位王某老战士说:我们虽然老在这里集会,但我们不反腐败。不但不抓我们,慕市长还接见,周伟就因为他率领老干部老反腐败,所以马向东等贪官才抓他。明明是我们老战士4月30日在这里决定5月5日去老干局上访,硬给周伟扣上是他5月3日在自家院内窗前老干部议论反腐举报煽动的。5月5日是老干局杨国杰处长让我们找市政府的,现在又把“冲击”市政府的罪名强加在周伟头上。八一、劳动、青年、北陵等公园的老干部们议论的中心是反腐举报问题。据多名老干部说:头几年我们也老上访,因为只要求落实个人待遇问题所以不抓人,这两年反腐举报反到马向东等贪官头上了,所以才迫害周伟。说周伟煽动老战士闹事纯属捏造,事实是,周伟进去后老战士每周都上访这又是谁煽动的?难道也是周伟在狱中煽动的?这儿的老人们无一人练过或参加过法轮功组织,老干部怀着对祖国和人民及对党的热爱,关注着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件有违党纪国法之事。周伟由于是老干部之中文化较高又做过秘书和组织部门的工作,精通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为人一生正直和敢于向不良现象作斗争,关心他人和党的事业胜过自己,所以,他很自然就成了老干部的主要代表。  

笔者来到东北解放纪念碑下,老人们一听是专程从北京为采访周伟一事而来,争先恐后地向笔者陈述。为了不使这些为共和国的解放事业做出过巨大贡献的老战士们惨遭“教养”之迫害,笔者文内暂不公开真实姓名。一位叫付XX的1937年的老革命流着眼泪,拿着一份中共沈阳市纪委通报(98)第五号文件,主标题是“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保持安定团结的局面。”关于对周伟组织非法集会、聚众上访、冲击党政机关案件的通报。通报的第一项内容是:1998年3月30日上午9时,周伟组织我市800余名企业离退休人员,以反腐败为由,在东北解放纪念碑下非法聚合。会上宣读了《给中组部的第49次汇报与请示》和《关心共和国利益的第七次请求》两份材料,周伟说:“我们马上去省委,不见闻世震不走。”……周伟等人无理取闹,对信访办的同志进行围攻。1996年5月27日聚会上访冲击党政机关,成立“老干部反腐败协会”。1996年12月,周伟策划组织企业老干部于12月23日上午9时要求见市长,解决老干部的待遇问题……,先后有400多名企业老干部冲破警戒线强行进入市政府院内,造成市政府主楼五个大门不能正常通行,……市政府门前交通严重堵塞。1997年1月19日周伟组织了26名企业离休干部进京上访,到中组部……,1月28日再次组织一些人到中组部上访。……周伟等人的错误做法,引起群众围观,造成极坏影响,严重干扰了中组部机关的正常工作。  

通报统计表明:1994年10月至1998年6月周伟组织人员到中央、省、市、区上访119次,人数达17000人次。严重干扰了党政机关的工作秩序,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周伟的所作所为,破坏了党的纪律和败坏了共产党员的形象,其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为严肃党纪教育本人,根据《关于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的有关规定,经党组织决定,给予周伟开除党籍处分云云。通报后半部分是给周伟扣了一些帽子,什么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等等。落款日期是1998年8月11日。  

该文件没有密级,一直传达到全市各单位各街道办事处直至居民委员会,后又在党刊和《辽沈晚报》刊登周伟被开除党籍之消息。因此,连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周伟的所作所为也就不足为奇了。可是,沈阳的老百姓们偏偏不按通报上的内容去想,相反,他们每个人提起周伟,都情绪激昂地喊出:“有中华民族的骨气,有共产党员的骨气。”把周伟看成是沈阳公民的骄傲。  离休干部杨戈、于治国、姜成等情绪激动地说:“周伟是个正直的党员,他从与我们共同争取党和国家及人民给我们的应得的待遇开始,又同我们一起举报马向东等人的腐败大要案,他尽了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责任和义务,他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他虽然同我们一样离休了,但是在思想上行动上没有离休,古语说得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周伟反腐败何罪之有?沈阳市纪委没有按党章规定的组织程序开除周伟的党籍,没有经过支部和本人,不核实“错误”事实。如96年5月27日,按预约到市老干局的上访,因为在33度烈日下并在露天院内接见不让进楼,几十位患前列腺病的老人因尿憋不住要强行进楼上厕所,就给列为“冲击党政机关”成为开除党籍根据之一就可见一斑了。开除周伟的党籍决定文件不给周本人的理由是:“防止散发”。周历史上没受过“留党察看”处分却硬给安了一个。并以党的纪律处分条例中的第35条政治类通报开除的。八个月后,在众多党员上告和中央干预下,发现将原通报过的决定改为根据160条即秩序类开除的,不久抄家抄走,至今拒给退回,见不得阳光。但是周伟在我们的心中依然是最光明磊落伟大的党员之一,是我们永远的战友、同志。所以,当开除周党籍的通报传达时,老团长离休干部于治国听后竟当场气昏,不过两个小时暴死……。  

1932年参加革命的杨X和1935年参加革命的离休老干部周X说:周伟52次上书及上访中央,为沈阳离休老干部争回每年6000多万元的福利待遇,那些跟马向东一类的贪官,原来扣着老干部的离休金福利待遇不给,挪用和占用,早已视周伟为眼中钉、肉中刺了。企业拖欠老干部医疗费他管,老干部住房拥挤和不达标他管,只要是对老干部有不合理的事儿周伟就肯定站出来管闲事。周要求的是党中央的政策规定:政治待遇基本不变,生活待遇还要略为从优。不从优也可,但一样就行。有一个老干部的政策没落实,他就不休息。连沈阳市老干部局的一些在职干部,一遇上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明里暗里告诉上访人到“第二老干部局”──周伟家去“上访”。找周伟上访告状的人已从企事业单位发展到机关、大专院校,甚至部队离休干部也找他。有的公安、检察院也暗示叫找周伟。所以,市委副书记丁某96年4月23日向全市各级党委书记讲:“老干部都听周伟的,不听市委的是市委的一个悲哀!”离间几万老干部和群众与周伟的鱼水之情失败后,给周宿舍楼的通道安上大铁门雇用专人看守,也没能关住民心,最多一天来访者达300多人。  

被老干部呼吁党中央首长救一救周伟的热情所感动,笔者还力劝离休老干部们千万使不得动用几千名老干部去龙山教养院抢回周伟的计划。为了能使该案更接近真实性,笔者先后给沈阳市纪检委、市老干部局打电话,对方一听是采访周伟一案,不容分说立即挂上电话。离休老市长李正风临终前,还愤愤不平地问市委某副书记:“凭什么开除周伟的党籍?”在马向东副市长被抓以后,市领导得知,几千名身体好,建国前参加革命的七八十岁的老人在老红军老八路残废军人带领下要去龙山教养院将周伟抢回来的计划后便慌了手脚,马上派市政法委干部于7月26日到龙山了解周伟的动态。在周已告诉家属传达,依法打赢这场官司,坚决反对抢人举动以后,才避免了这场大型事件的发生。             \

宁官村土地案举报马向东  

1998年春节后,沈阳市郊区于洪区宁官村村民几十人找到周伟家,向周伟诉说了从1994年后村干部王世文、刘树海在未经村民同意的前提下,私自将坐落于81851部队门前的集体所有的42.5亩菜地由景玉兰(景系原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的岳母)牵头非法转卖给了翟家乡郎家村的侯世臣计人民币420万元,可是宁官村帐面上反映出来的却是120万元人民币。那么,300万元哪里去了呢?因此,村民们多次向沈阳市及辽宁省有关部门及领导举报,但却石沉大海。村民们去北京举报回来有的被抓,有的被吓得逃出家门。胆大的村民研究了一下,一起找到了老干部们心中的英雄周伟。农民王XX说:96年元旦那天,《辽宁日报》有正义感的记者渔舟,不顾个人安危第二次报导了我们村的非法转卖土地一事(首次报道是1997年7月21日)渔舟第二次用的标题是《宁官村之谜可望真相大白》。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披露,一些涉案人员已被检察机关拘留或批捕,对此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可是不久,渔舟不知是何原因被调出记者部到广告部工作了,原来市检察院负责调查此案检察官金殿甲处长被贬去二线工作,涉案六名人员均被取保释放了。

市反贪局负责接待的女同志告诉:“赶紧去找刘丽英(中纪委副书记),在地方已无法查处了。干警们也气愤极了,支持老干部群体举报”。《农民报》的记者和新华社记者来沈阳采编文章也未能发表出来,天下竟有如此怪事,坏人当道,好人难做成。  

见众多农民跪在地上哭诉失去土地还被抓得家散人逃,背井离乡,无生活来源的惨景,任何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能不为之一动,更不要说是为解放中国受苦受难的人民而幸存的老干部了,周伟怎能袖手旁观?此情此景使他不由得拍案而起,立即起草举报材料上报省委,并于98年3月30日上午9点,离休干部代表和大要案举报人在省委墙边道南几十米远的东北解放纪念碑下不约而至,按省委预约接见的时间和国家信访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多人反映共同意见、建议和要求,应当推选代表提出”。据此,为了有序群访,由这次集合负责人,抗日老干部陈文、肖振昆、宋柏武自荐核心代表集体决定,首先宣读并通过《宁官大案》(即反腐的第七次报告),称已查明在四年多的时间里,沈阳顶着不办的群访120多次,还迫害举报人和要求落实政策的49次报告,既首先是“对九届人大第七次会议选出的国家领导人表示坚决拥护”,请地方也按江主席、副总理讲话那样办。报告送省委、中央并选出老红军张明忠、肖振昆、宋柏武、陈文、王文才为代表出面交涉。在集合代表自由发言过程中,钱锡钧发言后周伟说了几句有关反腐败必须保护举报人和遵守秩序的发言。然后上访者在老红军、老八路、残废军人带领下排成六行,顺省委墙外的马路沿儿边上平静而有序地列队行进到省委大门一侧的马路牙上站立。在不长的路上,跟在集合地点一样,既无横幅也无大小标语,更不存在呼喊口号。现场不仅没有武警出面劝阻制止,而且交通岗民警因老干部能够维护好秩序而用高音喇叭表扬和感谢,省委门口收发人员说:“属这伙群访文明、讲理。”9点50分左右,肖、陈、宋等代表进屋交涉,周伟同大家一样在外等候听结果,秩序井然。省委信访办苗主任在屋接见代表时还找周伟。几个人说:“这次群访负责人是陈文、肖振昆而不是周伟。”后来当苗主任在人群中看见周伟,周伟当众对苗主任说:“别找我,我不是这次群访的负责人。”10点多,苗主任出面接见上千代表并代表省委、省政府表态:“知道宁官大案,坚决支持一查到底!”,大家鼓掌表示满意,于10点多人群散去,各自回家,群访结束。  

可是4月16日,沈阳公安局六处周处长代表公安局在文化路派出所宣布对周伟的训诫,周伟当即表示抗议:我们是群访集合,而不是集会示威。不具备集会示威的条件,若示威得到闹市,还有标语口号……。纪念碑周围是有树林的偏僻处,向树林子示什么威?不存在向公安请批的问题,并拒绝了在所谓训诫上签字。  

5月20日,周伟带领宁官村六位农民进京上访,5月21日几人到公安部控告了沈阳市公安局乱抓上访群众的违法行为。  5月25日─27日周伟带领农民又上访了中纪委和国土资源部。  

5月28日,周伟同几位农民返回沈阳后,沈阳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承马向东等人的指示,立即下令拘留周伟15天。抓周的干部个别对周讲:“就因你的人格力量大于市委,所以抓你。”周被释放后,向前来慰问他的老干部说:虽然被所谓“党组织”从形式上开除了,但我仍然要做思想上入党的党员,大家不要对党丧失信心。我认为党章党纲是好的,党员的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我们并不是为沈阳的权贵贪官而入党,因此,请大家不要对党丧失信心。在周被释放出来后,来慰问的有上千人次,姜成、袁化等70多岁的老人开门见周就大哭起来……。周上访一再重申:要稳定是应该的,所以上访强调纪律,不打骂人,爱惜公物,不堵塞交通,听从领导的正确指挥等。但还有前提即个原则,1、地方必须坚决与中央政治上保持一致;2、坚决落实党的政策;3、不准改变人民政权的宗旨。  

六月末,周伟先后向沈阳市和平区法院提出控告,控告沈阳市公安局对自己的非法拘留。可是,法院也没能坚持独立办案的精神支持了公安局的错误决定。为此,周伟又于1998年7月26日上诉到沈阳市中级法院。8月7日,周伟被沈阳市公安局正式拘留。8月11日在拘留期间,由警察拘押下被宣布“开除党籍”。8月13日,周伟的家属赴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周伟的女儿周慧拿着最高人民法院给辽宁省高级法院的函件回到沈阳后,从省高院宋某法官那里听到的却是:“这事儿别说是最高院没有领导签字的普通函,就是中办、国办的函,有领导签字没有把处理意见返回的字样,没督办协查的字样,沈阳根本就不会当回子事,告马向东比告陈希同还难呢”。真可谓是一语道破了天机。  

出狱后的周伟又多次进京向最高院申诉“中法”既不给纠案又拒给驳回书,使高院迟迟不能受理立案。99年3月22日,最高法院告审庭再次发函,可是回到辽宁省高法,主管副院长表示,由高法向中法索取驳回书,结果沈阳市又顶着不办石沉大海。             

举报沈阳金融诈骗案遭劳教  

99年3月中旬的一天,正在写申诉的周伟家门被一姓王的女士及一行40多人叫开。王女士诉说了她们几万人被沈阳华兴企业集团以融资方式骗取十几个亿的经过。周伟问为什么会那么相信这家企业,把几万,几十万的钱交给非法融资者,王女士无奈地说:公司老板苏英奇身着警服,有那么多的与省市领导的合影,有政府颁发的AAA顶级信誉证明。市委,市府87号文件规定有两个A的就可融资,谁曾想到他是骗子,现在他卷十几个亿跑了,我们去公安局、市政府讨说法,就把我们扣留了十几天,世上哪还有公理在呀?周伟问: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家的呢?王女士拿出关于市纪委开除周伟党籍的第五号通报说:“市纪委一个颇有良知的女干部说,这事只能找周伟一起去北京告才能有个结果。据王女士和李女士讲:因为追讨苏英奇一案的上访群众,已被拘留的有20─30人,而且不准任何人复议,即便申诉到法院也不准受理。现在因追讨难成而被气死和自杀的已经有好几人了。”  

苏英奇为何能轻轻松松诈骗十几个亿,然后悄然逃跑呢?从一份关于华兴集团公司被迫停业的紧急报告中人们可以看出,苏给权力部门捐老百姓的血汗钱,可谓是落落大方。仅92年8月,向里河市公安局赠送警用车十部总价值54万元;93年6月向沈阳市公安局公大实业总公司与沈阳商贸公司联力企业资助人民币550万元;95年2月27日向省公安厅捐赠5万元;93年12月9日向中国刑警学院捐赠50万元。王女士说:一个如此关心热爱“人民警察”的人,“人民警察”怎么能舍得抓他呢?可是沈阳市公安局抓起控告苏的人来却决不手软。只要是超过四人上访告状,一律视为扰乱社会秩序先拘留起来。对敢于进京举报的,指示要求“从重从快打击,决不手软”。  

99年从3月末至4月间,周伟等先后到公安部控告沈阳市公安局以权压制上访群众的行为,公安部信访局一位接待的领导当即对苏一案给予定性──这是一起类似无锡邓斌金融诈骗大案。地方当局说:当今打官司哪有不要钱之理,可周在帮助农民打宁官土地官司时,别说钱了,连上饭馆吃饭也被拒绝,还替农民付部分打字复印费,帮金融大案打官司时也是如此,所以群众称周伟不仅光明磊落还秋毫无犯。  

1999年5月3日,几十名老干部又到周伟家院内窗前足疗例会学习(每周一次),因老干部们都年高体弱,共识健康第一,参加了合法注册的足疗协会。在学习之余,老干部们不是哑巴,常有落实政策和反腐举报话题,周伟宣读了关于沈阳建材系统总头目张某变相私分贷款3.76亿元,企业濒临倒闭张还异地当官的材料。老干部鼓掌通过上报中央,推选周伟等4人进京举报(后来只发信未进京)。沈阳啤酒厂的离休人员原班子又举报国有资产流失与马向东有关的案件和夜抢沈阳纺织器材厂国有资产案等。  

5月6日晚8时,周伟在自家门口被公安人员抓走,家门钥匙被没收。周伟被带到公安局后,办案人员审讯了三个小时,审讯的主要问题是:“苏英奇案主要举报人和执笔人是谁,去公安部、中纪委和最高法院上访的都是谁,当晚子时几名公安人员强行破门而入,抄走了周伟几年来举报大要案件的证据和材料。5月7日,周伟被直接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执行两年劳动教养。决定是由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今晚抓人明早教养,可谓是建国以来所罕见。一位1949年就参加了公安工作的老公安说:“这可真是创造了中国教养史上的记录”。  (附:劳动教养决定书  

周伟,男,六十七岁(实际年龄为68周岁,70周岁以上不可劳教──笔者注,下同),汉族,初中文化(实为大学本科),住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一段五号,系沈阳市家用电器工业总公司离休人员(实为司局级离休干部),1998年产5月因组织非法集会(实为举报集合),扰乱社会秩序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现查明:周伟1999年5月3日上午组织60余人在市家用电器工业公司院内集会,煽动与会者串联他人在5月5日去沈阳市委老干部局和5月9日去北京聚会上访。5月5日六百余名上访人员聚至市委老干部局、市政协办公楼前,百余人强行闯入办公楼内围攻、纠缠信访接待人员,无理取闹达1小时30分,造成有关部门工作中断;此后六百余人又到市政府,强行闯入办公区域内非法集会,严重干扰了政府机关的工作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周伟经教不改,又煽动闹事,扰乱治安秩序,根据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四项之规定,故决定劳动教养两年(时间从收容之日起计算);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本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市劳动教养复议机关申请复议。)  

周伟被教养后,沈阳市各界群众纷纷议论政府有人太无法无天了,但老百姓只能以怒斥表示他们的抗议。就在沈阳的老干部和老百姓拿腐败分子无计可施时,似乎老天有眼,此事件发生不久,原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在澳门豪赌之事被国安部驻澳门特派人员发现,返回内地后被当即逮捕。可是,举报马向东的周伟却依然被劳教。            

干扰老干部正义之举及其伪证  

老干部要求落实政策的上访,市老干局长在晚晴报登:是谋私利,是与国内外阶级敌人相呼应给党添乱。99年8月份,因诉讼法院,周伟委托当过律师的老干部何世彦与王绍儒为代理人,沈阳市委立即派人找两位老干部的单位做两位代理人的思想工作,公然反对两位老干部为周伟做代理,经过一周的“思想”工作,没什么大毛病的何世彦被单位劝去医院住院了,每天都有几个说客到医院,在规劝的高压下,何不得不退出代理。身体尚好的何世彦决定在周伟的案子开庭前出院,但却在出院的前一天突然死亡。老干部们说,这么突然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另一位代理人王绍儒被单位党委书记等人根据市老干部局的指示,对王软硬兼施使其不得不“主动”放弃代理人的角色。  

99年10月11日,周伟被教养一案诉讼到沈和区法院,在龙山教养院一个只能坐30人的小会议室开庭。大门前警戒森严,警察近百人如临大敌。只允许十名老干部参加庭审旁听,代理人是临时找的,老干部代理人袁某在开庭时代表沈阳几万老干部鸣不平,愤怒抗议!另一名代理人不得不由家属代替。据老干部多人反映,每一个旁听的老干部都被事先警告不得替周伟说话,不得接受任何人的采访和回答提问……。沈阳市委向中组部汇报,市老干部局长是离休干部的贴心小棉袄。而实际上除了对李涛(原市委书记)等几个人外,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干部则是小棉袄里暗藏杀老干部的刀(有专报)。  

开庭时警方找出两个证人漏洞百出,十分的狼狈。老干部们说这完全是伪证。法官们怕长时间开庭会出问题,于是开庭一个半小时后就草草收场了。周伟在诉讼的最后高声宣布:“我是个只信共产党坚决反对‘法轮功’的人,如烟往事尽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惟有牺牲多壮志,敢叫贪官无处藏!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为人间的不平社会正义而战,不怕将牢底坐穿!历史和时间会证明,正义一定能够战胜邪恶!”当法官给周伟送判决书时,周伟质问到:为什么恰好差一天三个月才判决?法官说:“中国法官和司法不能独立我没权,连审判委员会都得听上面的。”               

未来的斗争  

99年10月19日,劳教中的周伟又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上诉。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接到上诉状之日起两个月内应给予判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却拖至2000年7月11日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做了判决。九天前即7月2日,美国《纽约时报》以《周伟,一位老共产党员因为开展反腐败斗争而被判劳教》为题将周伟事件作了报道,不知这一匆匆判决是否与该报道有因果关系。  

为此,周伟的妻子赵岩深有感触地说:拖案不办比错案更可怕,错案有朝一日可以平反,拖案不办却让你奈何不得。这位反腐功臣的妻子一直是丈夫坚强的支持者。在周伟被捕后,因担心丈夫受苦甚至被暗害,精神上受到刺激而患上了帕金森症,手颤抖不止。祸不单行,去年冬天在雪地行走时不慎又摔坏了腰椎骨,现在直不起腰来,生活不能自理。她说,如果周伟在家的话,就能帮自己了。听几位老干部讲,赵岩一年时间里苍老了许多!尽管困难重重,她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营救周伟的工作。  

我们相信,主张正义的人们会给予她支持和帮助,并将赞颂这个家庭舍己为公的崇高精神。我们同样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不明白周伟反对的是什么;不会不明白一个忠诚于人民事业的老共产党人究竟是谁的功臣,是谁的囚犯!(资料来源《中国与世界》)  2000.10

《中国劳工观察》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