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党国真相:被中共强奸的弱女的自白:为了弟弟上高中而献出了处女身!

(博讯16日消息)姓名:孙红云,年龄:38岁,职业:现为农民,文化程度:初中  

  越穷的地方人越重视文化,把上学看成改变命运的根本途径。我们那时上高中全靠公社推荐,没有公社的红印章就休想迈进学校的门。 

   我家就一个弟弟,叫大宝,那年初中毕业,成绩特别好,但全大队升高中的有二十几个,名额只有一个,让谁升高中,就全是公社主任的一句话。 

   我在公社宣传队干过,与公社刘主任熟悉,于是全家就把大玉升高中的重任放到了我肩上,看着全家期待的目光,我感到责任重大。 

   一连几天,我总去公社找刘主任,而刘主任总是笑咪咪地表示要研究研究,每次说完,刘主任就用刮刀一般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刮来刮去,到最后,刘主任让我晚上去他的宿舍研究。我感到,灭顶之灾已经来临,自己已在劫难逃了。 

   我回家没敢将事件的真相告诉父母,父亲也无法知道我即将成为刘主任这只猫爪下的老鼠,还一股劲地骂我说:“这点事都办不成,真没用!这张表格可是全家的性命和你弟弟一生的前程啊!”我吞咽着屈辱和指责,我知道那张表格的用家里500多斤粮食换来的。表格作废,等于500多斤粮食就甩下水了,那天全家人都哭了,哭声是那样凄惨。

    我试干泪水,平静而坚定地对父亲说:“明天我一定盖好章回来。”父亲这才停止了责骂,大宝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可他们却无法知道,我又经历了怎样的一种剧痛。这一夜,我在泪水中浸泡了一夜。

    第二天,从宣传队下班后,我让弟弟大宝在学校门前的那座桥上等我,然后我悄悄到小店买了一瓶白酒掖在身边,天完全黑了,我一边喝着酒,一边朝着刘主任的宿舍走过去…… 

   我一迈进刘主任的门,就醉倒在地上,刘主任见到我时一阵欢心,急忙把我抱到怀里,那张臭嘴就在我脸上乱啃,解开我的衣服时,我心中一点羞涩感都没有,只有愤怒和憎恨。刘主任淫荡地笑着,老鹰抓小鸡似地把我的身体捧起,又重重地摔在床上,像恶狼似的往我身上扑,我的下身一阵燥热,火辣辣地疼,整个人像飘浮在雾水里,又像沉浸在冰窟里不能自拔…… 

   当刘主任将寻张盖了红印戳的推荐表交到我手上时,我知道这是我用处女身换来的,但为了家人和弟弟的前途,值得。……我踉踉跄跄走出刘主任的宿舍时,天像一只黑锅扣了下来,前边是一条闪亮的河流在呜咽流淌,我不由分说地跳入了河水中,这时,河面上传来弟弟大宝的呼喊:“姐姐,你在哪里,我在等你哩!”我从河中挣扎起下沉的身子,呼地冲上岸来,水淋淋地扑向桥头的那个黑影:“弟弟,姐姐对不住你呀!”面对全身湿漉漉的我,大宝抓住我的手臂不放,他以为我不小心跌进了河里,却不知河水里流淌着我无法洗涮的耻辱和悲伤…… 

   弟弟大宝终于去县城读高中了,后来又考取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市委工作,给全家争了面子,我也高兴,弟弟想到对不起我,我说这都是命,人不能跟命抗,是没办法的事件。我离开公社宣传队,嫁给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复员军人,他一只眼睛在爆破中蹦瞎了,他虽然长得丑陋,对我却很好。我现在也有了二儿一女,生活还算平稳,但想起那屈辱的第一次,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常想,要是我生在城里,命运也许就不会这样苦了。(国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