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又一起收容死亡案

(博讯26日消息)一个农民 告倒公安局长 (南方都市报09-23-2000)

  贼喊捉贼,本是受害者的刘氏兄弟却被无辜地收容审查。哥哥在收容所命丧 黄泉;弟弟以血泪讨公道,历经五年冤情惊动省领导,几受挫折最终将县公安局 长推上法庭。

  2000年5月25日,对于黑龙江省克山县河南乡农民刘凤歧来说,是一 个让他悲喜交加、泪雨纷飞的日子———那一天,他跪在哥哥刘凤海的遗像前, 声泪俱下:“大哥,5年了,县公安局长田晓明终于被判有罪了……哥,你可以 闭上眼睛了……”

日子会越过越红火   1995年4月15日,黑龙江省克山县河南乡永兴村村民刘凤海和弟弟刘 凤岐从克东县姐姐那里借了500元钱,准备到河南乡种子公司买麦种———— 刘凤歧承包了70亩土地。兄弟俩兴奋得几乎一夜未眠,他们算计着,当年秋天 一定会大获丰收,日子会越过越红火。

  4月16日,太阳刚刚露出红彤彤的脸,兄弟俩就起床了,准备马上回乡里 买种子。临行前,姐姐在车站一再叮嘱他俩:“要看好钱,汽车上小偷多,钱别 被偷了,这可是你们一年的命根子呀!”

  “你放心吧,我们两个大男人,还能看不住钱吗?”

  姐姐放心地回家了,但她做梦也没有料到,这次竟是她与弟弟刘凤海的最后 诀别。②

既然找回来了,就算了

  兄弟俩兴冲冲地登上了开往永兴村的汽车,为了节省1元钱,兄弟俩向一位 售票员说了一大堆好话,花3元钱买了两张车票之后,刘凤岐把剩余的497元 钱重新包裹好小心翼翼地揣进了衣袋。

  在汽车开到离永兴村还有3公里路的车站,兄弟俩准备下车到河南乡买种子 。这时,一位自称是售票员的胖男人突然拽住刘凤歧,喝斥道:“你们两个人应 该买4元钱的票,再补一元钱!”

  “我花3元钱买两张车票,那位售票员同意的,为什么还要再补一元钱?” 刘凤歧与“胖子”争辩起来。

  “不补钱,不能下车!”双方厮扯起来。在众人劝解下,双方才罢休。

  “为了一元钱惹事不值。”下车后哥哥刘凤海埋怨弟弟说:“把剩下的钱揣 好,咱们还得快去买种子!”听到哥哥的话,刘凤歧这才下意识地一摸衣袋,却 发现衣袋是空的———钱不见了!“一定是刚才的胖子在与我厮扯时把钱偷跑了 !”哥俩返身拦住一辆过路的四轮车,追上汽车,找那个“胖子”要钱。

  “胖子”死活不承认他偷了钱。刘氏兄弟俩不依,再次与“胖子”厮打起来 。正在这时,迎面开来一辆警车,车上坐的是河南乡派出所民警杨玉峰和沈志龙 。刘凤歧拦住警车,向两位民警哭诉了自己的钱被偷的经过。两位民警决定将刘 氏兄弟和“胖子”一起拉到派出所进行处理。刘凤歧下车时发现“胖子”坐的那 个位置上有一沓钱。

  经与双方当事人核实,刘氏兄弟所丢的钱额、票面,与“胖子”坐的位置上 的那一沓钱完全一致。两位民警得出结论:钱是“胖子”偷的。

  “既然钱找回来了,就算了,我们还要去买种子呢。”朴实憨厚的刘氏兄弟 的一番话,让两位民警也很受感动。

  刘氏兄弟走后,“胖子”告诉两位民警:“我是克山县公安局交警队的民警 ,叫于忠滨!”

  派出所没有再追究于忠滨的责任,让他回去了。③

我每天都要挨几次暴打

  刘氏兄弟刚回到村里,派出所即来人告诉他们:“请你们到派出所去一趟, 县公安局要来人调查你们丢钱的事情!”

  哥俩没多想,随派出所的人赶到河南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哥俩一直等了足足有4个小时,下午4时左右,几辆车来到派出 所,从车上下来10余人,其中一个人指着刘凤歧问:“你丢钱了吗?你怎么会 丢钱呢?”

  “我的确是丢钱了,你怎么知道我没丢钱?”

  “你还敢顶嘴,你知不知道?问你话的是公安局局长!”另一个人“提醒” 刘凤歧说。

  “我的确丢钱了,公安局长也得讲理呀!”

  刘凤歧的一句话,把克山县公安局局长田晓明惹火了。“给我收拾!”随着 局长的一声令下,周围的人一拥而上,将刘氏兄弟一顿暴打。

  想起那顿暴打,刘凤歧至今还心有余悸:“他们把我们哥俩分开,分别绑在 柱子上,用衣服蒙住我们的头,打得我们喊爹喊娘也不停手。我被打昏后,他们 用凉水把我浇醒,然后再打……”

  当天下午,刘氏兄弟就被送进县公安局收容所。“在收容所里,我每天都要 挨几次暴打,打完后,他们还让我光着身子坐在冰凉潮湿的水泥地上,一动也不 许动……现在,我的腰、腿总是抽筋地疼,什么重活也干不了!”

  刘氏兄弟的钱被偷,派出所民警把钱找回来,他们也不想追究偷钱人的责任 。那么,无辜的刘氏兄弟为什么会被关进收容所呢?

  原来,偷了刘氏兄弟钱的交警于忠滨,向克山县公安局局长田晓明汇报时撒 谎说,他没偷钱,作为一名警察,怎么能偷钱呢?刘氏兄弟诬告他并蛮不讲理地 把他毒打了一顿。田晓明未经调查,就轻信了于忠滨的谎言,认为刘氏兄弟是车 匪路霸、陷害并殴打民警。于是,田晓明带着十几个人,开着警车赶到河南乡派 出所并在未办理收容审查等相关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将刘氏兄弟关进县公安局收 容所……

  河南乡派出所民警杨玉峰、沈志龙担心如此武断办案不合适,遂向田晓明汇 报他们处理此案的情况。可田晓明非但不听,反而将两位正直的民警停职反省, 并决定由他本人亲自处理此案。

  在收容所,刘氏兄弟被提审时一再强调他们的钱的确丢了,但每说一次,便 会招来一顿毒打。老实的刘氏兄弟糊涂了:难道丢钱也犯法?难道讲真话也不对 吗?

  刘氏兄弟被无辜关押后,刘家人四处筹款赎人。据齐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的 办案卷宗显示:田晓明接受吃请后,同意刘家交500元钱才放人,但只能放其 中一个人,至于放谁,他对收容所负责人说,你们看着办吧。

  1999年5月10日,家中有老婆、孩子的刘凤歧先被“解除”收容审查 。④

这是哥哥,是哥哥

  当年8月16日,刘家突然接到通知:刘凤海病了,请家里人到县公安局看 一看。

  刘凤歧和四哥刘凤金赶到县公安局。

  在县公安局办公大楼,田晓明对刘凤金说:“我们正在研究你哥哥的事情, 他把警察打了。我也找了被打的警察做工作,同意在不让你哥哥包赔损失的情况 下,放了你哥哥。这件事情,我看就私了吧!”说罢田晓明拿了张纸让刘凤金签 字。

  “我要见到哥哥,问清情况才能签字!”刘凤金感到问题严重,拒绝签字。

  刘凤海被关在一个黑乎乎的院落里,刘凤歧和刘凤金磕磕绊绊地摸黑走进一 间小黑屋。在小黑屋里,他们摸到一张床,再往上摸,是一具冰凉的尸体。他们 又把尸体从头摸到脚……兄弟俩突然跪在地上放声痛哭:“这是哥哥,是哥哥, 他剩得皮包骨头,他怎么死了?”

  “我哥哥是怎么死的?”

  “病死的。”

  “他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病死?”   “……”

  刘凤歧和刘凤金没有在田晓明的那张纸条上签字,但也没有把哥哥的尸体带 回家……

  刘凤海死时,才36岁。刘凤海体格健壮,是刘家的长子,曾当过生产队长 和劳动模范。父母过早地离开人世,刘凤海既当爹又当妈,把5个弟弟、妹妹相 继拉扯长大并成家立业,而他本人,却一直未结婚。村民谈起这些事,都夸他是 个真正的男子汉,老实憨厚,乐于助人。 ⑤

我冤……我冤枉啊……

  从县里、市里,到省里、中央,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到法院、政法委— ———刘凤歧已记不清他这5年来都到过多少单位,找过多少人,跪过多少次。 他只记得,哥哥死了以后,就总有人到刘家进行威胁,不准他上访告状。因上访 告状,弟弟刘凤金也和他一样,不仅欠了几万元的外债,而且也不敢再住在河南 乡永兴村了,而搬到克东县一个农村,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藏在一间破草房 里艰难度日。

  让刘凤歧记忆犹新的是,有一天,他向好心人借了2公斤白面,蒸了一锅馒 头,带上两瓶子凉开水,搭别人的车赶到省城哈尔滨。在省人大办公楼大门向进 出的人们哭诉的第二天,忽然,他发现一个人像个领导模样,便把刚啃了一半的 馒头揣进包裹里,疾步奔过去,“扑通”一声跪在那人面前:“领导,我冤…… 我冤枉啊……”

  那人把他扶起来,简单地问了一些情况后,说:“你把材料留下,回家吧, 别耽误农活。”

  “如果讨不到说法,我哥哥就一天也不瞑目,我就一天也不能下地干活啊! ”

  “你放心吧,领导绝不允许下边的执法人员胡作非为的。如果你反映的情况 属实,有关责任人会受到处罚的!”

  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刘凤歧回到了农村。后来,他也不知道那个人叫什 么名字,担任什么职务,他只知道,省人大副主任单荣范作了批示,责成有关部 门严肃查处违法办案的有关责任人!

  办案机关经过调查取证后,将案卷移交给检察机关。1997年初,齐齐哈 尔市人民检察院向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发出司法建议。原克山县公安局局长田晓明 涉嫌玩忽职守,李广才、李长有、李文有等人涉嫌徇私舞弊。

  1997年6月6日,克山县交警队民警于忠滨因涉嫌诬告、陷害他人被齐 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专案组经过缜密侦查认为:田晓明严重不负责任 ,先入为主,偏听偏信,主观臆断,导致对该案错误定性,并非法决定对刘凤海 、刘凤歧收容审查,且造成刘凤海在超期收审时死亡的严重后果,已构成玩忽职 守罪。

  2000年1月21日,齐齐哈尔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对田晓明 予以逮捕。

  2000年4月13日上午,齐齐哈尔市龙沙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田晓明 涉嫌玩忽职守罪并导致刘凤海死亡一案。2000年5月25日,受害人刘凤海 的弟弟刘凤歧收到法院对田晓明的刑事判决书:田晓明犯有玩忽职守罪,鉴于田 晓明在克山县公安局任局长期间,对克山县公安工作有突出贡献,决定对其免予 刑事处罚。

  7月3日上午,刘凤歧给笔者打来电话,义愤填膺地说:“我对这个判决结 果不服,田晓明身为公安局局长,构成玩忽职守罪,并造成我哥哥死亡的严重后 果,法院凭什么就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呢?难道以前对工作曾经有过贡献的人, 犯了罪并造成严重后果,就可以免予刑事处罚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