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两中国人滞留台湾机场进入第四个月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5日 转载)
    
    两中国人滞留台湾机场进入第四个月


    滞留在桃园机场的颜克芬跟刘兴联
    
    两位据称持有联合国难民身份证的中国籍人士,来台湾寻求政治庇护,却在机场滞留将近四个月。两岸关系以及台湾难民法的困境,让他们迟迟无法入境。
    
    颜克芬跟刘兴联滞留在桃园机场第一航厦二楼,迈入第四个月。
    
    这两位中国籍的旅客声称自己是难民,也持有联合国难民署核发的难民证。 他们在泰国曼谷前往北京的途中,趁着在台湾桃园机场转机的时候,向台湾政府寻求政治庇护。
    颜克芬说,长期处在低温空调的室内,让身体受寒,经常性的感冒。 晚上在沙发睡袋睡觉,睡眠质量不佳:“没有整觉,都是囫囵觉。 ”
    颜克芬于1月25日投书苹果日报文章中说,说自己2014年被羁押在北京看守所时,曾经被安置在14度的冷气房,还被审讯的人浇茶水,因此患上鼻炎。 如今长时间待在机场,旧病又复发。
    另外,他的伙伴刘兴联曾被审讯人士喂食大量不知名药物,因此患上高血压与糖尿病。 虽然病情稳定下来,晚上仍然常常咳嗽,难以入眠。
    “我们也是很唐突跑到台湾来,给他们(台湾政府)工作造成一些不方便感到深深的歉意。 另一方面他们也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人道主义的帮助。 ”颜克芬说,入冬之后,政府相关单位有给他们一些保暖衣物、马甲(羽绒衣)等御寒,也有给他们睡袋,让他们在沙发上睡觉时能舒适一些。
    “只是我们没有想到台湾是个法治社会,因为没有通过难民法,方方面面阻力比较大,尤其在台海局势很复杂的情况下。 ”颜克芬说,他能理解现在台海局势复杂,许多人会对他们的身份有不同看法。
    难民法的两难
    在2016年,台湾就已经有立法委员把《难民法》带到院会讨论,一读已经通过,内政委员会的审查也通过,但是至今三年过去,仍然迟迟无法排入二三读的议程,法案也就无法迟迟无法通过。
    深度参与人权议题的立法委员尤美女受访时表示,一个法案是否排入议程,要由党团跟行政院共同协商,因为时间有限,每个会期能通过的法案也有限。 至于难民法今年是否有机会排入议程,“还需要由党团去决定”。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表示,因为没有可以依循的法律,就算是国际认定的难民进来台湾,不论是申请政治庇护或是短暂停留,都必须由政府相关单位当作个案处理。 又因为缺乏审查机制,对于一个寻求庇护者是否有犯罪疑虑、有没有可能是间谍,都需要民间团体出面做担保。 甚至是生活起居的费用、前往第三国的费用,也由民间团体承担。
    邱伊翎说:“今天这两位就是因为没有人认识他们,所以变成是没有人敢做这样的担保。”她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讲说,要有一个难民法跟一个审查机制,否则一个人来到台湾是否能得到处置,就变成说是有认识的人他就幸运、没有认识的人他就很倒霉。 ”
    前例已飞抵美国
    去年五月,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曾经为中国维权人士黄燕做担保,协助黄燕入境。 在台湾境内滞留8个月之后,该联盟向德国之声证实,黄燕已经在台北时间1月25日中午12时左右抵达洛杉矶。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杨宪宏接受德国之声采访,也证实他们在黄燕来到台湾之前,就已经有跟黄燕联络过。 他说:“现在最大宗的政治难民是在中国。 问题是现在中国出来的难民真真假假,很难判断。”
    他认为中共是有计划性的在制造“假难民”。 为了避免接应到“假难民”,联盟有设置一些接应点,如果不是通过这些路径进入台湾,“假难民”的嫌疑就会拉高。
    
    虽然杨宪宏表示,通常台湾政府会承认联合国难民署(UNHCR)验证,但是当记者问到为何颜克芬、刘兴联二人都持有联合国难民身份证,却仍然无法入境台湾时,这位理事长表示:“我们没有办法判断这次我们的政府是怎么去做判断。 它不属于我们原来就知道的状况,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就尊重我们政府的判断。 ”
    这正好呼应了台权会邱伊翎的说法。
    政府方面,移民署转发给记者的制式声明中,并未回答将来会如何处置两位中国籍人士。
    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受访时表示:“我们官方不管是移民署还是陆委会都在研拟各种方案,包括您看到的,透过民间团体邀请他来做专业交流合法入境,等待送往第三国去短期安置等,都还在研拟当中。”邱垂正也同意难民法若通过,对处理个案会有帮助。
    针对台湾人担忧中国可能让间谍以难民的名义进入台湾,台权会秘书长邱伊翎认为,与其每次都让相关单位用个案处理,不如建立明确的审查机制,对寻求庇护的人所提交的证据进行让审查委员会进行正式查证。 就算法律通过可能会让更多人来台湾寻求庇护,也可以用法律规定台湾可以容纳的难民数上限。
    邱伊翎说:“事实上我们中华民国在七零年代的时候,就已经曾经受理过四千多名的越南船民。 那为什么现在是二零一九年的台湾,却没有办法建立起审查程序跟处理机制? 我们的经济状况有比七零年代糟吗,糟到连一个这样的个案都没有办法处理?”
    颜克芬说,当初参与公盟,参与新公民运动,2013年逃出来的时候,前后流亡了一年多,才再回到北京。 回去之后一度入狱,关了三十多天,因为案件结案,取保候审就出来了。 但是,后来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颜克芬在北京做响应,又听闻当局要大规模抓捕,就又跑到泰国。
    “我在泰国一个诊所打黑工,就有华人带着泰国的警察来搜查,把我们三个员工都抓到警察局去了。 警署的人明确说就是要抓我嘛。 连诊所都没办法待了。”他说,咳嗽了几声:“搞得当时非常紧张。 吃饭睡觉都不正常。 脑子上面头发一绺一绺的往下掉。”
    他后来跟在泰北的刘兴联取得联系后,就来到了台湾。 现在他住在桃园机场,头发长回来了,但活动空间也就桃园机场管制区的一个走廊,每天只能从这边走到那边,那头走到这头。 能用手机,也能投稿给报章媒体,只是,不知道多久才能晒到太阳。
     来源:德国之声 (博讯 boxun.com)
29519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英国建筑师事务所夺得台湾机场航站首奖 (图)
·大陆男子台湾机场殴打大陆女子 (图)
·大陆成长惊人 台湾机场逐渐边缘化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 别了,独评
  • 别了,独评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8)
  •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毕汝谐(作家纽约)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 滕彪形形色色的黑监狱
  • 李芳敏144000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 台湾小小妮113
  • 吴倩你们亲爱的耶稣:最后,犹太人将得到显示,看见“我父的盟约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王者博客滥用“辩诉交易”空子背后的“神逻辑”
  • 晨雷病入膏肓郭瘟鬼无药可医不自知
  • 伊阁谈谈蚂蚁帮的“精忠报郭”
  • 钱家后院期望无限美好奈何世道无常
  • 阿钟观“蚁窝月考”有感
  • 甲子如心向深渊,必被深渊所噬
  • 宗教信仰请远离演技派嫌犯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8)
  • 曾节明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 徐永海被批捕的维权人杨秋雨需要大家的关心
  • 给政治立宪第七章印度经济特区的发展历史及其启示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芯片制造商不愿被纳入中美贸易采购协议
  • 荷兰枪击:警方找到一封信更向恐袭线索靠近
  • 中国结婚率创新低 越发达地区越低
  • 巴黎:世界生活最昂贵的三大城市之一
  • 日本防卫相表明将运用远程空对舰导弹
  • 德国拟以中间道路应对华为设备的安全风险
  • 加拿大棘手的芬太尼危机
  • 特朗普与巴西“热带特朗普”博索纳罗在白宫会晤
  • 法国半导体创新材料公司Soitec卯足劲拓展中国5G市场
  • 德国今起5G频道竞标 华为设备未被排除
  • 习近平与方济各的关系空前密切
  • 社会风潮不断 法国香槟销售猛降
  • 黄背心暴力重创法国经济
  • 习近平到访欧洲 欧盟峰会呼吁贸易公平对待
  • 港媒调侃今年两会上演“死虎当活虎打”戏码
  • 马化腾香港豪宅升值快年租值逾千万李泽楷马云亦不示弱
  • 中国接受人权报告但拒62条建议 民主派斥“狡猾离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