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香港已不再是香港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7日 转载)
    
    来源:纽约时报
      
    多年以来,这个城市既不真正民主,也不完全专制。它的政治既有民主元素,又有专制元素,但总的来说,它是更偏向于民主,而不是专制。香港与北京政府的“一国两制”安排,给予了它很高程度的自治权。该地区通过限制地方政府的权力和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来维持法治。
    
    但这种情况不再。在2014年下半年的“雨伞运动”(Umbrella Movement),即一系列抗议活动和使香港主要街道瘫痪79天的占领活动后,中国共产党调整了它的手段。北京的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在政治上打压香港,同时在经济上持续将其融入内地。
    
    
香港已不再是香港

    
    香港现在通过高铁与内地连接,一座新的特大桥梁将这座城市和珠江三角洲连接起来。但是,更强的经济纽带这个光鲜的外表,无法掩盖黑暗的社会政治现实。通过这里的公共领域和民间社团中的许多代理人,中共正在使用胁迫、经济实力以及恐吓、欺骗和混淆视听手段的结合,来削弱各种残存的异议形式。中共在香港行政部门的领导位置上放置了一个应声虫,并在当地立法机关即立法会中摒除了民主的声音,它目前的主要打击对象是残余的政治反对派、公民社会和独立司法体制。
    
    香港的基本法律被称为《基本法》,由北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最终解释。在长期被视为例外之后,诉诸这一权力机关的做法近来已变得正常化,以便为中国政府的镇压行为提供一种有宪法支持的表象——带有独断专行的意味。
    
    举例来说,2016年,基于人大常委对《基本法》关于宣誓就职条款的解释,民主派阵营里的各派立法会议员都被逐出立法会。这一解释也被用来取消立法机关候选人的资格,只是因为其持有令北京政府不满的政治观点。支持香港独立的候选人首当其冲,然后是主张城市自决权的人。
    
    在六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遭褫夺议席之后,亲北京派在立法会中控制了特别多数——并用它来修改立法会的议事规则。最终,反对派不能再用拖延战术挑战政府作出的有争议的决定。
    
    禁止不受欢迎的人竞选公职的做法仍在继续。最新的例子是工党成员、民主倡导者刘小丽。刘于2016年当选为立法会议员,只因首次宣读誓言(非常非常缓慢)的非常规方式于第二年被夺去议席。她腾出空位的补选将于11月底举行。刘小丽宣布她将再次参选,但上个月管理选举的当局没有得到她的回复就剥夺了她的参选资格。他们认为,她在2016年发表的支持“民主自决”的言论证明她反对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对言论自由的冲击超出了竞选政治职位候选人的范围,并且似乎根本不需要发表任何违规言论。
    
    9月,香港保安局局长改变了一项旨在打击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法律,以取缔支持独立的香港民族党(Hong Kong National Party),声称该党的活动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这项禁令后来被用来惩罚那些给该党提供表达意见平台的人。
    
    7月,在香港民族党遭取缔的几周前,香港外国记者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与该党创始人组织了一次小组讨论会。主持讨论会的外国记者会副主席、英国公民马凯(Victor Mallet)被禁止返回香港。移民局首先在无解释的情况下拒绝续签工作签证;然后他以游客身份入境还是被拒。
    
    北京的政治红线在不断变化——但总是朝着更多的镇压方向发展。
    
    政府不再面对立法会的任何重大反对,可能很快就会提出新的专制法律。最重要的是执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国家安全措施,该条款规定,香港必须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或颠覆中国政府的行为。仅仅发表支持香港独立或自决的言论,便可能遭到这些措施制裁。
    
    检察权已被用来阻止人们组织任何形式的公民抗命。我和雨伞运动的其他八位领导人将于周一开始接受审判,仅仅是因为组织和领导要求尊重香港人民现有民主权利的抗议活动。我们以模糊的普通法罪行遭到指控:串谋公众妨扰、煽惑公众妨扰,以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我们面临七年监禁,这比现代法律下的判决要严厉得多。
    
    在香港境内或境外,似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些变化,或者认真对待这些变化。也许是因为恶化是渐进的,个别的压制措施被伪装成披着法律规则或经济利益的糖衣。然而,香港不再是以前的样子,也不再是它应有的样子。
    
    但它也没有死亡。马丁·路德·金博士(Rev. Dr. Martin Luther King)说得对,“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1615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香港立法会九龙西补选 民主派未能重夺分组否决权 (图)
·香港补选:建制派获胜 立法会失衡 (图)
·香港立法会补选 民主派分裂而落败 (图)
·香港立法局补选民主派落败 (图)
·香港立法会补选泛民候选人李卓人落败 (图)
·台湾澎湖县外海6.1级地震 摇足40秒香港有震 (图)
·分析师:中国开展“恐怖“行动加快吞噬香港 (图)
·香港民主派能否重夺立法会否决权还看今天补选 (图)
·香港西九补选 五人角逐一席
·李卓人立法会补选:香港“一国两制守不住”
·D&G道歉未平息怒火 香港连卡佛罕有加入抵制 (图)
·万人联署成功阻香港拍卖犀牛角雕品 (图)
·香港泛民观选团访基隆绿营候选人 (图)
·香港立法会补选:李卓人谴责亲北京建制派抹黑
·香港立法会补选泛民形势危急 (图)
·香港浸大学生宿舍洒麵粉庆生 惊传尘爆酿12学生烧伤
·雷根号疑致汽车锁失灵香港中西区「灾情」四起 (图)
·同性伴侣民事结合议案香港立法会否决 (图)
·香港“占中9人案”:庭审播录像采证 引民众共鸣
·香港又有大学生毕典示威 提政治诉求 (图)
·澎湖外海6.1级香港有震感厦门小学逃难 (图)
·黑龙江银行断友连续在省会、北京和香港维权 (图)
·四大银行黑龙江断友连续维权在省社保局两星期无果,断友前往香港工行总部举牌抗议
·黑龙江银行系统失业职工持续在省会、北京和香港维权
·四大银行黑龙江断友前往香港工行总部举牌抗议 (图)
·90年代叱咤香港邓小平女婿病逝 (图)
·十字架报:北京在香港扼杀言论自由
·习近平称香港仍具不可代替的作用
·大陆漫画家巴丢草香港作品展被迫取消
·央行首次利用香港发债 人民币不稳?
·中国央行将在香港发行200亿元人民币央票
·知识竞争力排行榜:新加坡蝉联冠军香港跌两名排第四上海第五 (图)
·香港富商刘希泳逼供致死案宣判 9名涉案检察官低调获刑
·刑讯打死香港富商刘希泳的司法官员低调获刑 (图)
·习近平给港珠澳大桥剪彩 香港反对人士不满 (图)
·香港民主派被拒港珠澳大桥通车仪式 (图)
·香港维权人士游行要求释放异见者黄琦 (图)
·港媒揭习近平家族在香港拥有6.4亿港元物业
·美国会报告:中国是独裁国家 香港自治续受损 (图)
·习家族海外房产曝光 香港成中共权贵藏富首选 (图)
·程翔新书: 香港“六七暴动”差点引爆中英战争 (图)
·绝密文件:港共在文革前已要求“解放"香港
·英国纠缠香港主权 邓小平回应很霸气 (图)
·香港画廊举办作品展 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恐怖 (图)
·林彪打到深圳 毛泽东为何叫停解放香港
·香港作家蔡咏梅:中国开国元勋周恩来是“断背” (图)
·香港作家新书:中国开国元勋周恩来“是同志” (图)
·周恩来是同性恋 香港新书重量级爆料
·曾建元:孙中山在香港的学生生活
·解构香港割让来看身份定位(一):为何是舟山?
·国民政府曾三次试图收回香港为何最终失败 (图)
·林民臣:谁在保卫中国?谁在保卫香港? (图)
·撒切尔夫人以香港繁荣要挟 中国总理“首选主权” (图)
·1949年龚楚为何逃往香港:投诚中共后觉得没面子 (图)
·《阳光时务》香港——天朝倾覆的起点/张洁平
·仅一江之隔 为何毛泽东决定“暂不收回”香港?
·60年代香港无人能及的古典美女(图)
·谭政文遗孀透露中共在香港搞镇反暗杀
·从“逃亡”说开去:吾尔开希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
·蒋经国过世后谒灵的香港艺人,有很多熟面孔 (图)
·港独——香港复国之四十一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四十 /张三一言
·陳家駒:香港獨立,以死相搏(大唯) (图)
·港独——香港复国之十一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八 /张三一言
·大陆干预选举5大招数 学者台湾沦第二个香港? (图)
·美航母访香港:解读政治讯号 (图)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七 /张三一言
·葫芦:俞敏洪言论激怒妇女 香港法院开审占中领袖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六 /张三一言
·彭楷:美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的后果是什么?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五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四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三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二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一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三十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二十九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二十八 /张三一言
·港独——香港复国之二十七 /张三一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