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陈奎德 王雪笠:台湾大选之后,中华民国何去何从?
请看博讯热点:台海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2日 转载)
    陈奎德更多文章请看陈奎德专栏
    
     陈奎德: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台湾大选之后,中华民国何去何从。我们今天请来座谈的是王雪笠女士,她是《公民议报》的主编。王雪笠女士你好。

    
     
    
    王雪笠:奎德老师好,听众朋友好。
    
     
    
    陈奎德:大家都知道2016年的台湾大选已经结束了,民进党蔡英文女士当选总统,民进党同时获得了立法院大多数的席位,国民党遭遇了惨败。立法院席位不到1/3, 很多人就此认为传统的国民党已经结束、中华民国也危在旦夕。实际上在大选前期,袁红冰教授就出了一本书《中华民国祭》,他是祭奠中华民国的,认为中华民国 已经要结束了。各种各样的意见都有,我们先请雪笠女士来谈谈你觉得这次大选是不是宣告了中华民国已经走上了穷途末路,还是说你觉得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王雪笠:我觉得中华民国她的出路分为两个,一个是在台湾,一个是在大陆。首先说台湾,如果说一次政党轮替就可以意味着对一个国家的终审判决,那么台湾的民主就称不上成熟的民主。正常的民主国家都有个政党轮替的钟摆效应,从这次开票的结果看,虽然从2014年起就不断有太阳花、反课网、周子瑜这些事件将统独认同炒到了一波又一波的高度,有很多首投族青年投给了民进党,蔡英文的票也只涨了80万而已,至于立委,那个票数差异常常只有千分之几,周子瑜一个国旗事件就足以让风向全变。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南投国民党立委票全赢、总统票大输,这是很奇怪很分裂的事情。说明什么呢?国民党表面是被民进党惨败,实际上是输给了自己,国民党自己路线原则的模糊和政策的不确定性让支持者无所适从。首先马英九在财政经济上的一些改革得罪了一大批铁票和浅蓝票,九合一选举前我就听说有一些蓝营选民的团体有意要惩罚他;这次总统大选,朱王临时换柱又惹怒了深蓝的选民,也是说要用选票来惩罚国民党。但是国民党失去的这些票并没有投给蔡英文,而是整个投票率缩水了10%。所以说国民党还是有卷土重来的元气的。
    
     
    
    陈奎德:据说国民党实际上党员真正的数量目前还是要比民进党要多一些的,所以并不是说国民党完全就完全不行了。刚才雪笠女士谈的这一点很重要:投票率下降了10%,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表现了国民党内部对马英九的执政不满还有诸多包括洪秀柱事件等等的影响,使得国民党这次败的比预料的要凶。但是是不是中间还有些其他因素,雪笠女士请继续刚才话题。
    
     
    
    王雪笠:刚才说,她(国民党)还是有卷土重来的元气,当然也需要她自己努力,而只要国民党和泛蓝阵营继续捍卫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在台湾也就气数未尽,怕就怕国民党继续输给自己,继续输给自己的不自信——好,这是在台湾(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出路)。但是我们既然说中华民国气数未尽,为什么国
    
     
    
    民党选败以后,深蓝恐惧、深绿兴奋,都是说国民党会不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华民 国会不会从此消失?
    
     
    
    陈奎德:有不少舆论这样认为。
    
     
    
    王雪笠:这种舆论非常多。可是蔡英文这次赢得的是中华民国的总统选举呢,但蓝绿都一致认为她选胜以后中华民国危在旦夕,为什么?因为蔡英文的庆功会不见一面国旗、因为新的执政党虽然参加中华民国的选举却从来不认同中华民国。这是很奇特的。我们看台湾大选的同时,美国也在大选,可以看到一个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美国的两党政见分歧再大,也不会去争论:我们要不要叫美国?
    
     
    
    陈奎德:这个国家认同的问题,实际上是从国民党开放报禁党禁一路下来,几次大选开始由国民党当政后来是民进党政党轮换,后来又是国民党上台,现在又是轮换······ 过去,这个所谓的国家认同一直是核心问题,大家觉得一个民主制度,国家问题是个框架性的问题,因为民主制度竞争只会在一个框架之内,在国界范围之内,在框架之内才有意义,如果这个框架都有问题,大家都互相不认同的话,这就有问题了,过去长期以来大家觉得台湾民主最大的问题在这里。但是前些年大家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慢慢淡化了,慢慢出去了,慢慢讨论到内部政治经济问题了,而且对中华民国大家也没有否定她的存在 了。但是现在看来,刚才王雪笠女士的观察很有意思,现在这个国家认同的问题又冒出来了。这个是大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据你的观察,这个国 家认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王雪笠:我认为这个国家认同的问题一直在,它只是隐藏起来了,您看像服贸、货贸···这些看上去是经济话题,其实都和统独话题有关。
    
     
    
    陈奎德:当然。
    
     
    
    王雪笠:一般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统独?九合一大选的时候我在台湾, 每次打的我都问出租车司机,问他们「马英九两岸政策亲中你们是不是不满意」,他们说两岸政策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收入到哪里去了,经济下滑了,我的收入下滑了。但是经济下滑的原因是什么呢?他们不知道、也不关心,他们关心的就是,你把收入给我提上去就好。这是一般的老百姓的想法,但是引导民意的人,他们会把民意引导到统独问题上,因为这个话题是最方便炒作的,最容易引起民众认同的。民族主义这个东西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最方便去操作的一个题 目。青年最容易激动起来,所以青年票因为统独问题基本上都会倒向民进党这边。
    
     
    
    刚才您说的那个问题,我很有同感。我一直想写篇文章,太懒了没有动笔,就是,在没有达成一个一致的国家认同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可以达成一个成熟的民主?这个问题我还在思考当中。
    
     
    
    陈奎德:这个问题恐怕还是得看时间,那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保持 的一个问题。刚才雪笠这个观察,我最近没有去台湾,但是你到台湾做了比较细致的观察,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存在的,而且在最关键的点,比如大选,或重大的国家危机的时候就会冒出来,这个问题看来是没有真正解决。大家知道马英九先生他的想法是:这些问题都慢慢过去了,统独问题都慢慢过去了,国家认同问题都过去了,现在关键是要把老百姓的生活搞好,那么我们就永远当政··· ··· 。他的集中的想法就是老百姓平时的生活,确实也正如你所说的这和老百姓平常流露的想法似乎是比较一 致的,所以他就觉得这个方向他是抓对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特别是太阳花运动和很多事情,大家发现,这个问题根深蒂固地潜在底下,平常也许看不大见,但是一到风吹草动、一到国家危机的时候、大选的时候、决定国家命运的时候,还是要出来。这个问题看来是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我觉得 恐怕要等待历史机会。
    
     
    
    任何政治,从根本上看,都是本土政治。我想这次台湾的政治竞争,大中华民族主义很显然在台湾这地方必然 地、毫无疑问地会败给台湾民族主义。台湾本土意识实质上就是一个新台湾的民族主义的确立、逐渐建构的过程,这是他们要建立一个新国家的过程。这个问题过去 虽然民进党因为各种各样的国内国际的原因,没有把它喧哗起来,但是到了关键时刻,看来还是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王雪笠:是的,恰好昨天我在《议报》上发了一篇征文启事:在国民党这个两岸关系的缓冲器被抛弃掉以后,英派和鹰派(蔡英文和习近平)对撞在即,在两岸主政者的引导下,两岸民众的两种民族主义,中华民族主义和台湾民族主义越来越走向激烈和对抗,这个时候,我们两岸的温和的民族主义者要如何自处?
    
    这两种民族主义,谁是谁非分得清楚吗?我们说这一个狭隘,另一个就不狭隘了吗?
    
     
    
    我个人是相信全球化的Internationalist(国际主义者),我最向往没有国家、没有民族的大同世界。但是现实还没发展到那个高度,你认为你没有,人家也会给你贴标签。所以我并不认同自我贬抑的逆向民族主义和自我幻想的虚无民族主义,我尊重温和的民族主义,但是我不喜欢任何极端的、鼓吹对立的民族主义,不管你是统派还是独派。
    
     
    
    让我感到危险的是,现在有个趋势:反共变成反中、制度对抗变成民族主义的对抗,这个时候我们很容易丧失理智。而且在台湾这两个民族主义的对抗,不会仅仅局限在台湾,大陆势必会被卷入。试想十几亿民粹对两千万民粹——死伤未可知。
    
     
    
    陈奎德:下一个阶段大家都会观察到这个形势,肯定会有一段非常微妙的时期:蔡英文上台当政以后,确实如雪笠女士所说,习近平和蔡英文他们两个个性都相当强,虽然蔡英文表面上显得还比较温和,但是她骨子里,因为她实际上是台湾两国论诸如此类的谈判者操作者等等,她是有她一个比较固定的想法的。所以说目前,这个问题在国内的岛内的大中华范围内的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都会凸显出 来,这个问题(两种民族主义)的冲突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而且不要忘记,中国大陆看起来,那些鹰派军官说要打,实际上对他们来说一打基本就完蛋,但是也不能 否认有这样一股力量。当大陆出现政治危机有可能从这个东西(民族主义)中寻找一个解决危机的出路,这个可能性不能说不存在。这个要看我们下一个阶段的观察了,
    
     
    
    王雪笠:我觉得我们做政治上的沙盘推演,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必须考虑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陈奎德:台湾目前的状况,大家都恭贺台湾民主又一次胜利,第三次政 党轮替,已经走向了看起来形式上比较成熟的一个两党政治的模型,它已经建立起来了。我过去也写过一篇文章,论述台湾两党政治的模型已经开始建立起 来,它是有很多优越之处的,有很多长处的。但是骨子里还是有一个国家认同的问题和它所连接到的整个大中华区域的民族主义对抗。在中亚地区甚至世界格局,台湾大选也是各界都关注的焦点,因为台湾不仅仅是台湾问题,涉及到亚洲走向,包括中国近年崛起中的强势咄咄逼人开始向外输出所谓硬实力软实力这样一个过程中, 台湾是夹在中间的一个重要因素。考虑到这里,中华民国的前景是让我们非常担忧的事情。但是我个人并不是象悲观主义者例如袁红冰认为的那样,中华民国就完 了。中华民国的国运怎样才能真正起来,我们是不是还是要启动真正的中国的法统上的讨论和竞争,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越来越紧迫了。雪笠,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王雪笠:我这次看到这本书和其他的一些舆论,我觉得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大家这么急于要为一个宪政民主的中华民国送葬,而不是先去为极权的中共送葬?
    
     
    
    现在中国有两个法统。一个是中华民国——有两个势力想消灭她,中共想消灭她,台湾民族主义也不喜欢她,但是中华民国在历史和现实上她都是存在的,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法统一直有竞争,而我们从常识就很容易看(比较)出他们的合法性:
    
     
    
    首先我们从两个法统的源头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文本有反宪政的本性(它是一党专政的,开篇就说出来了)、对宪政意识形态的破坏,完全没有反对派参加的制定过程,制度上没有任何中国现代宪政传统的痕迹······ 这些都注定了中共在历史上不可能获得宪政法统的合法性,尽管她坐拥暴力机器,也不足以产生宪法权威。所以对于现行中共宪法,我向来不太有所谓护宪或者修宪的兴趣。因为,比宪法条文更重要的是立宪过程。在未来总会开始的立宪和选举过程当中,为了防止权 威真空导致的动乱,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深厚的宪政渊源来赋予人民对游戏规则的信心。这个宪政渊源的代表当然就是中华民国宪法和她在台湾的实践。直到今天, 她都是最具备统治权威和最具有广泛参与性的宪法。整个中国,现在还找不到任何一个成型的制度能与中华民国宪法竞争在中国宪政过程中法统上的合法性。
    
     
    
    陈奎德:对,你刚才说的这点非常重要。大家都知道,包括国内普通人、知识界和国际社会,都越来越认为中共现在的统治已经落入一个相当危机的时刻。虽然看起来好像还很财大气粗,似乎还在做各种推演甚至想灭亡台湾的中华民国······。但是大家知道它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都在加剧,大变化是迟早的事情,这个历史性的转型一定会到来。
    
    面对转型,当然就会有各种竞争,中共经常在说,中国没有任何的替代性的政治力量,所以你们根本不足为道。但是大家知道,第一个,从东欧苏联情况来看,所谓没有替代性政治力量出现是因为你中共不允许它存在、用强力压制、在萌芽状态就把它消灭掉,当然你这样是倒因为果。但即使是这样,苏联东欧的转型过 程中,替代性的转型力量的出现和发展是非常快的,在民间长期积累的政治力量可以非常快地组织起来。再一个,最重要的是,中国情况和他们不同,中国一直有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能说是不存在,她一直存在,只是她管辖的区域因为战败后到台湾,管辖区域缩小,但是从来没有消亡过。这个法统存在,而且她的合法性在现代的世界是越来越正当越来越合法,特别是经过蒋经国先生解除党禁报禁走向宪政民主整个的民主转型以后,她的合法性越来越强固。虽然她在一个小岛,与大陆本土面积完全 不成比例,但是就合法性资源、长远的道义性来说,她并非没有竞争力。
    
    可以设想,大陆转型开始后,台湾很多政治力量可能会回避,掉头而去。但总是会有一些心怀梦想的中华民国遗民,破土而出,逐鹿中原。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在将来各种竞争力量出现的时候,这个我认为绝对是力量最大的,或者说最具有完整组织形态的,她本身就长期存在,100多年的历经风雨的政治架构的支持,所以说她在这个竞争的场域中应该是具有最重大的政治能量的。我觉得这是几乎毫无疑义的。我不知道您的看法如何?未来如果中国开启转型,当然开启这步非常困难,但是一旦开步,中华民国的传统一定会进入竞争场域。我不知道您的意见如何?
    
     
    
    王雪笠:我是民国宪政派,我们民国宪政派的核心思想主张就是:恢复中华民国,回归1947年的宪政之路,是未来中国转型最便捷、成本最低、最切实可行的方案。
    
    为什么呢?
    
     
    
    第一,恢复中华民国宪法是继承中华民国一百多年来制度文明的积累,这个积累不仅仅是从临时约法到46宪法的文本演进,还有在台湾六十多年的行宪实践和试错的积累。这个很重要。这么一个成熟的宪法如果让她搁置不用,等于白白浪费了这一百多年的艰苦努力和珍贵经验。
    
     
    
    第二,中华民国宪法是学习和研究了西方宪政之后,将宪法规则和民族性格融合,植根于本土的产物,是我们中国自己的、宝贵的本土宪政资源。恢复她,不需要重复已经完成了的学习过程和本土化过程,可以大大降低转型成本,提高转型效率。
    
     
    
    第三,宪法文本的设计不难,但宪法不止是文本设计,不是说把中共的宪法改掉一点就OK了。宪法要得到共识,要得到尊重,必须具备相当的权威。我刚才讲法统的时候分析了为什么中华民国宪法是目前最具权威的宪法。那么这么一个最具有权威的宪法,恢复她,自然可以减少制宪冲突造成的政治成本和社会成本。
    
     
    
    第四,中华民国宪法延续的是中国一百多年来追求自由宪政的理想,她不是一党一派的私有财产,不是说这个是国民党的,那个是什么什么的······ 她代表的宪政目标也不是一党一派的追求,而是所有中国人得而复失、未竟成功的目标。
    
     
    
    所以说我们要把她捡起来。她既连接中国古老文化传统,又融汇现代国家民主宪政的要素,她是救中国免遭崩溃的最佳途径,也是最有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方案。
    
     
    
    陈奎德:对,我想你总结已经相当的全面了。但有些人可能会说通过这一次的大选,使得中华民国这个框架,中华民国在台湾越来越没人提了,或者说这个身影已经越来越淡化了,或者说中华民国在历史上已经面临重大危机。
    
    是的,是有一定的危机感。但是我想,中华民国自从她的成立1911年辛亥革命1912年正式建国,我们要看到她经历重大危机已经有好几次了:袁世凯称帝是一次重大危机,但北伐战争后确立了慢慢向稳定秩序过渡的方式(虽然中间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再后来,日本人的侵略使这个国家面临生死存亡也是一次非常重大的危机。这些都过来了。然后1949年是一次更大的危机,整个大陆被中共席卷而去,于是中国的历史走上了一条大的歧路,这个歧路走了60来年······ 。但是无论如何,中华民国仍然存活下来了、仍然存在而且还在台湾。 (中华民国)遇到非常大的危机已经好多好多次了,刚才说的是最主要的几次,都过来了。那么这次我不认为就超越了历史上的那几次大危机。它超越了1949年危机,超越了1937年 抗日战争的危机,超越了袁世凯称帝的危机吗?我觉得都不如那些危机来得凶险,命悬一线。所以我认为把它看作又一次政党轮替的钟摆也是可以的,不过时间也许会更长一些罢了。
    
     
    
    一切政治,归根结底是本土政治。这次选举的时候大家也已 经看到了。在台湾这个地方进行政治竞争,台湾的本土民族主义一直会占上风的。但是我们要扩大我们的眼界,这个政治竞争将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定会扩展 它的地理范围,一定会,这是毫无疑问的。尤其是中共如此残暴的统治,导致它(中共)自己也感到危机四伏的时候,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竞争场域扩展是不可避免的。我觉得这次中 华民国危机并没有超越历史上的几次危机。这次危机不会是生死存亡的危机,不过就是几年七八年十多二十年风水轮流转的事情?
    
     
    
    王雪笠:从您刚才说的政治场域来看,政治场域不是封闭的,不是一成 不变的。我举个例子:当年蒋中正为持久抗战布局,把四川作为大后方,中央军要入川,四川的军阀不是都心甘情愿的,因为人都是自私的,而且日本还没有全面侵略,他们还没有感觉到威胁。但是八年抗战,全国各地的难民涌进来,政府要兵、要粮,四川各方面负担之沉重,四川的父老都毫无怨言地承担了。所以,还都南京 之前,蒋中正在告四川同胞书里面,将四川誉为第二故乡。
    
     
    
    陈奎德:要注意那个时候,各军阀都有各自的利益和算盘。但是抗战兴 起以后,国家危亡关头,中央政府慢慢内迁到四川以后,我们注意到,那些军阀例如刘湘等等都有非常好的表现,他们都捐弃前嫌、投入到抗日的洪流中。在那场抗日 战争中间,四川人是做出了重大牺牲的。那些军阀也都做出了各自的贡献。
    
     
    
    王雪笠:是。我们拿四川和台湾来比,那台湾可能更难一点。 49年 政府迁台,把台湾作为反攻大陆和复兴中华民国的基地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会要这么多年。可能也是以为八年十几年就可以反攻回去了。我虽然不是台湾本省人, 我也能想象,要一个省来承担一个国家的伤痛,承担几十年,如果没有极其艰苦卓绝的理想来支撑,人多少都会疲倦。而且台湾有一个遗憾,她本身有一道历史伤 痕,就是日据产生了一个国家认同的混乱,对这样的牺牲就更缺乏谅解、更难以承受。
    
     
    
    即使现在我都还遇到有成都人抱怨王缵绪当时引中央军入川,但假设那个时候四川军阀们自私一点,不让中央军入川,甚至和日军夹击国军,日军就会放过四川吗?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今天台湾和中华民国和中共的关系也是一个道理。
    
     
    
    我在网上,我们从04年到今天在网上经常遇到深绿的网民,普通的网民啦(比较情绪化),他们会说:你们国粉这么喜欢中华民国,就赶紧把他捡走吧,我们台湾不要!在我们看来呢,中华民国是历史和现实都证明过的政治资产,她也曾经最大努力地保卫和建设过台湾,如果没有中华民国国军的誓死捍卫、没有中华民国在国际上的艰苦游说,台湾老早就是海南岛了。但是如果台湾真的觉得中华民国一无可用、说丢就丢,没 有关系,台湾不要,我们大陆要;台湾当草,我们当宝。中华民国经历过的危机比这次严重的,多了去了,我就不信挺不过去!
    
     
    
    陈奎德:我想,中华民国,刚才我们谈到,经历了非常多的重大危机,1949年是最重大的一次,抗日战争也是非常重大的危机,等等,这些都挺过去了,而且它现在存活下来了,而且她现在成了世界上都公认的一个成熟宪政民主的体制下运作的国家。而且说起来似乎台湾的经济依靠大陆,其实亚洲四小龙还没有和大陆有任何关系的时候,台湾就已经起飞了,而且国民人均生产总值比大陆现在也高。所以 要看清楚一个大的画面: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他愿意在哪一个体制下生活?现在中华民国已经变成了比较成熟的、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后成长起来的、在世界民族之林里面有相当重要地位的,甚至在某些方面在东亚有某种典范性意义的一个成熟政治实体,经济实体和文化实体。我想她一定会挺过这一次难关,而且会发展得更加成熟。
    
     
    
    王雪笠:您之前提到袁红冰先生写的那本书,他的很多观点我并不赞同,但是我们至少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华民国应该回到大陆。但袁先生说他心目中可以回到大陆的中华民国「不是作为政治实体的中华民国,而是中国人心底由辛亥革命英雄史诗创建梦幻般的中华民国」。可是梦幻再完美,也还只是个梦幻耶,难道我们要回到一个尚未经过实践的梦幻吗,那和乌托邦有什么区别呢?
    
     
    
    我觉得辛亥革命之伟大,就在于革命成功之后,我们的前辈没有停留在乌托邦的幻想,没有停留在假话大话空话,他们认认真真地去实践去试验去犯错去纠错。我们热爱的这个中华民国不是完美的,我正是因为她满身伤痕才更热爱她;比起一个飘渺的梦境而言,我宁可继承一个经过无数次迂回曲折无数次试错纠错的遗产,这个遗产虽然沉重,但正因为沉重,才值得重视,才值得承担!
    
     
    
    陈奎德:好,我们今天就讨论到这里,谢谢王雪笠女士,谢谢各位听众。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9811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台湾大选研讨会》互动部分
·台湾大选:从萧美琴看民进党的翻转力量 (图)
·海外知识界纽约研讨会:台湾大选对两岸三地影响
·纽约大型研讨会:台湾大选的近看、远观、热评
·民进党美西党部与旧金山民进党之友会举行台湾大选后首次记者会 (图)
·台湾大选为蒙维藏汉各民族树立选择政府的楷模 (图)
·台湾大选后,中国大陆网民骂国民党软弱 (图)
·中国官媒强调台湾大选变天并非因为两岸关系 (图)
·韦唐仕:台湾大选结果为中华民国的存在带来新问题 (图)
·台湾大选关键413天 国民党啥都没做
·台湾大选:香港“雨伞运动”领袖与中国学生观选团 (图)
·台湾大选:大陆媒体有限度报导 蔡英文成敏感词 (图)
·港媒乘蔡英文胜出台湾大选看香港遭遇 (图)
·海峡论谈:台湾大选里小人物周子瑜、赵衍庆 (图)
·王丹、黄之峰等大陆和港澳民运人士谈台湾大选 (图)
·台湾大选民进党大胜 美中各表 (图)
·德美对台湾大选反应积极 (图)
·台湾大选 中国官媒集体失声 (图)
·不只首位女总统 台湾大选还创这些纪录 (图)
·方大为:台湾大选结果 美国并不意外
·北京街头市民谈台湾大选 议论两岸关系和民主 (图)
·北京街头市民谈台湾大选 希望大陆参与这种民选
·国台办新任发言人:北京不会干预台湾大选 (图)
·台湾大选气氛浓烈 香港大陆民众感受民主
·中国官方回应台湾大选
·台湾大选引起大陆民众热议台湾民主
·郭宝胜:蔡英文及民进党胜选的原因何在?——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上的演讲 (图)
·魏京生:台湾大选后看统一问题
·一平:精神不死,彪炳永续——2016年台湾大选国民党落败所感
·闵良臣:台湾大选落定,大陆还要等多久——“自然台独”的一点启示 (图)
·曾节明: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魏京生:看台湾大选,为亚洲的民主树立榜样
·胡平:小英不是空心菜——在1月17日纽约中国研究院台湾大选研讨会上的发言
·苏伟业:从台湾大选看两岸文明冲突 (图)
·程凯:2016台湾大选,国民党毁于共产党
·林浊水:台湾大选——九二共识引起的反弹 (图)
·台湾大选:九二共识引起的反弹
·添马男:台湾大选对素人政治的启示 (图)
·陈破空点评台湾大选:中共应该睁眼看台湾/视频 (图)
·李怡:新世代兴起,台湾大选标志大中华主义崩解
·姚立法的台湾大选感言
·曹长青:台湾大选,绿营将大赢
·郭宝胜:民进党全面执政时代能否到来?——台湾大选的分析与预测
·顿珠多杰:一个流亡藏人对台湾大选的观感 (图)
·陈破空:马习会震撼弹,台湾大选会不会翻盘?
·我看“习马会”:“习马会”能弱化“台独”左右“台湾大选”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