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本港回归至今政治形势系列之(三)──房地产泡沫经济与福利主义同出一辙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6日 转载)
    本港回归至今政治形势系列之(三)──房地产泡沫经济与福利主义同出一辙


    原图见此
    
    上一篇我们主要地谈论过回归以前内地因素为香港带来的重要影响,话题现在自然要转移到本港经济​​与政治形势的内在因素上面。承接前文关于增加公共投资的论述,做法直接创造职位空缺,市民生活受到保障社会消费力因而提高,带动各行各业发展社会面貌焕然一新。不过福利开支同时就是公共财政的负担,责任落在什么人身上其实是个政治问题。关于经济发展与民生的关系,社会上流行「造蛋糕」与「分蛋糕」的说法,似乎问题只存在于经济增长与分配之间,以下我们将向大家说明现实决不是那么简单的。
    
    港英政府应付公共投资的理财策略
    
    港府起初进行社会工程的本钱毫无疑问来自库房的盈余,但开支越来越大迟早要面对财政赤字,1973年的股灾和石油危机更直接威胁到财政稳健,港府一度于1975年实行加税并发行「公债」。不过两种办法只能够作为权宜之计,正因为香港以低税率吸引资本投资,税率「过高」反而不利于税收;而发行「公债」就是向公众及资本市场「借贷」,有限度发行是无伤大雅的,可以作为资产者食利的工具,若大规模发行并利用作福利开支性质就不一样,市场将会怀疑港府的理财能力及港元的可靠性。
    
    因此经济回稳以后,港府仍旧在土地经济上面打主意。与低税率的原理一样,政府没有理由把工业用地的价格推高的,只能向商住用地埋手。不过土地既要卖高价钱就不能卖得太多,为突破这个局限政府干脆直接担当房地产发展商,于1976年底推出了名为「居者有其屋」的房屋政策。
    
    「居屋」的主要特点就是按照私人住宅市场价格给予一定折让发售予持「绿表」的公屋居民,但政府并不因此而吃亏,卖楼与卖地都是赚钱,而且除最早期的几个屋苑以外政府仍然保有地价。由此政府可套出相对富裕的公屋居民所积累的财富,他日物业升值以后更可以在个别单位的「自由市场」交易当中赚得「补地价」差额。
    
    「居屋」政策是港府重要的理财手段
    
    如是者,「居屋」政策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成全了两个土地经济的「循环系统」,第一个是公营房屋系统,「房委会」以及「房协」变相担当着自负盈亏的「基金会」角色,以租金收入营运现有的公共屋村,而发售「居屋」的收入则作为兴建更多公共屋村的资金,第二个就是「卖地-私人住宅市场-社会建设」系统,富裕阶层透过改善居住环境的置业行为,把积累的社会财富重新投放到公共财政当中进行有益于公众的社会建设。
    
    这种模式感觉上颇为理想,好像资本主义能够轻而易举地带动所有人富裕起来,不过必需符合两个假设,首先市场上不能存在任何信贷关系,其次每个家庭只购买一个居所,而且都愿意为这居所付出所有财产。然而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决定了两者只能是天方夜谭,现实当中只有「小市民」人浮于事在住屋问题上任由市场摆布,必需为自置居所投放毕生积蓄,通常还要欠下数十年的债务。
    
    在市场系统之中出租房屋可以带来资本回报,因此必然吸引金融资本形成投资需求,另一方面房地产价格也会随着市场购买力持续上升而「水涨船高」,因此市民将感到越迟置业越吃亏。银行的按揭业务「帮助」了市民提前实现置业的愿望。不妙的情况就此发生,提前实现的需求刺激房地产价格上升更急,吸引更多投机者加入市场,按揭业务为投机行为造成更大的便利,虚假的需求形成恶性循环,雪球越滚越大。
    
    政府通过土地经济成功把「公债」化作「私债」
    
    80年代经济高速增长一定程定上抵销了信贷膨胀带来的风险,进一步麻木市场的危机意识。到90年代信贷水平已达到岌岌可危的地步,1991年官方指示银行将按揭置业的首期由一成提高到三成,一度令楼市出现调整。不过市场已产生亢奋情绪,楼市很快就调头向上。另外,公屋的罚租政策并没有相应调整,「居屋」买家仍可承造九成按揭,政府更担保以原价回购一手「居屋」,买方在规定时限内可行使该权利。可见诱导市民投入市场的政策其实没有改变,政府本身就是房地产风潮的推手。
    
    地产商通过银行融资向政府支付地价,市民借助「按揭」贷款向地产商支付楼价,于是置业的市民成为了债务的最终承担者,整个过程尤如政府把「公债」化作了置业者的「私债」。在泡沫爆破之前,一个人凭有限资金向不同银行申请按揭同时持有几个私人物业十分常见。到1997年的时候投机风气已不限于股市楼市等资产市场,社会流传着一句话:「High Tech就揩嘢,Low Tech就捞嘢」,意思是搞高科技就蚀钱,投机炒卖就赚钱,可见反智的赌徒心态已发展到何等严重的地步。
    
    现在全面地回顾港英时代的经济结构,很容易看得出民生福利建设与房地产价格上升及信贷膨胀存在着内在关系,市民所享受的一切实际上「羊毛出在羊身上」,殖民政府根本没有向港人施恩,只不过在其统治的最后二三十年间,「帮助」市民向银行贷款透支未来收入而已。资本家付予劳动者的工资也不是白给的,他们可以通过整个经济系统把「多付」的工资要回来。
    
    地产商的垄断地位奠定于港英时代末期
    
    房地产是暴利的行业,几大华资发展商的资本得以在楼价暴升的同时迅速膨胀,开始染指各行各业。过程中「中产阶层」的人数和收入水平正相应地膨涨,而房地产市场给予他们晋身资产者机会的同时亦把他们卷入信用系统的漩涡中与地产商共命运。于是地产垄断资本不单在经济上独占鳌头,而且在社会意识领域也奠定了基础。一段时间内「李超人」成为了港人的偶像,最能够说明垄断资本的社会影响力。
    
    与此相对应的是,港英政府自80年代启动了各级议会的「民主化」进程,「民主派」理所当然成为了政界的明星。在精英阶层的渲染下,市民普遍深信「民主+法治+自由市场=繁荣安定」的公式。这种社会意识实际体现为每个公民只关心「民主」选举监督政府,同时在法律的框架下专为自己的经济利益着想。总之「人人为自己,政府为大家」就能够实现国泰民安,要是社会出了毛病责任肯定不在守法的公民或企业而在于政府施政失当或者执法不力。
    
    实际上,自由市场理论模糊了经济规律,辅以「民主、法治」观念则抹煞不同社会阶层之间存在着利益冲突的客观事实。如果劳动大众没有在政治层面上过问经济事务,资本的权力就会不受限制,政府的公共性质只会流于形成,实质上往往充当着资本家的代理人。我们并非笼统地指责改善民生福利与推动「民主化」有错,问题在于不能孤立地看待每个问题,同一种形式的政策实施于不同的社会环境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另一边厢,中英谈判期间人们发生信心危机不敢置业,楼价暴泻,中资银行却「一马当先」,率先推出跨越97年的按揭计划实在「功不可没」。内地政府一味斥责港英当局企图留下烂摊子,却从来没有就炒卖风气向港人作出诚恳的告诫,也没有为港人分析福利政策的实质,反而强调「50年不变」,并大力吹嘘本港资本主义的「成就」,也需要为部份港人的抗拒、不信任情绪负上相应的责任。
    
    中央与本港垄断资本首度交锋
    
    董建华在中央制定的选举办法下成为首任特区行政长官,我们相信他的实业家出身应该了解到投机歪风根源于房屋被人当作「赌具」,也意识到地产商是殖民时代精英意识的载体,于是设想大量兴建公营房屋及带领香港建立高增值的科技产业以改变发展模式并收复人心。不过他采用的始终是资本主义的办法,而且当时的境环下几乎找不到「同盟者」,注定他的施政吃力不讨好,最终在经济逆转之后遭到了彻底失败。
    
    发展商决不会放弃暴利把资本转移到别的产业上,况且董建华的构想正触犯了他们的核心利益,模仿美国「矽谷」的「数码港」在垄断资本的实际操作下沦为地产项目。港资厂家要不专注于内地的发展,要不就埋首「捞嘢」,根本不会关心香港的产业前景,因为劳动密集的产业没有可能迁回香港,高新科技自己一时间也搞不起来。再者,当时劳动大众普遍还没有在自由市场的神话当中觉醒过来,并未和应一项有利自己的政策。
    
    由于「中产阶层」在金融风暴当中受到最直接冲击,而新政权打破了「不干预」原则,反对派议员、学者及传媒乘机对「八万五」政策大肆挞伐,要政府为楼市崩溃负上政治责任。董建华被迫屈服于强大的舆论压力,无奈宣告「『八万五』已不存在」,转型计划也不了了之。随后政府实行「勾地表」政策以及停售「居屋」,把土地及房屋供应的决策权力完全让渡予地产商,企图阻止楼价下跌拖延经济衰退。
    
    雪上加霜的是,2003年爆发疫症摧毁了政府挽回局面的努力,而「泛民主派」在经济低谷成功争取大批市民反对「二十三条」立法。实际经验让中央明白到地产垄断资本的社会基础非常牢固,不能单靠官僚意志左右人心。当资本主义的香港濒于死亡之时,中央不得不向地产商进行「招安」,起用港英时代的旧官僚曾荫权向大小资产者表明放弃干预市场及法治的决心,请求他们配合恢复香港的虚假繁荣,随即借着开放内地居民「个人游」,及向港商提供商贸优惠等政策向香港输送利益。
    
    资本主义必然导致经济危机
    
    对资本主义的一次起伏周期总览过后,我们可以总结泡沫危机为社会带来两种后果,一种是财产的支配关系发生重大的变化,另一种是经济陷入萧条,劳动大众无奈地承担资产者投机的恶果。亚洲金融风暴是区域性的危机,在欧美地区的繁荣反衬之下,难免令人以为危机是由于管治当局的财经政策不成熟所引致的。不过值得深思的是,1998年世界既无天灾又没有大规模的战乱,为什么经济发达的香港竟发生了危机呢?
    
    现实当中资本家为了应付自然风险发明了保险业务共同承担个别行家偶然的不幸,至于商业风险本身就是由全体资产者的逐利心态造成的,这是资本主义所不能克服的内在缺陷。高利润的行业将吸引资本蜂拥参与,促使该行业迅速发展,直到产能过剩市场就会出现社会无法消化的商品,这意味着部份资本停滞在产品的状态不能变现,企业的资金流开始​​发生问题,于是以裁员、减薪等办法向雇员转嫁损失,到过剩商品被消化以后才会再度繁荣。另外,信用制度会令市场不容易及时察觉产能过剩,到危机实际爆发的时候必定会放大好多倍。银行家在经济系统当中举足轻重,他们不可能对贷款者的业务及实力一无所知,但是泡沫既已形成也就骑虎难下唯有一错到底。
    
    90年代楼价已逐渐脱离市场的承受能力,房地产投资已处于盲目扩张的阶段,可是资金仍继续涌入市场把泡沫越吹越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当本地资产者为了竞逐财富而大肆举债的时候,国际游资突然撤走,货币市场因为银行体系需要结算而出现紧张,银行之间没有充足的货币储备互相拆借就会把利息率扯高,大批置业者无法应付突然急升的利息开支继而引爆资产泡沫,所以1998年前后的繁荣和衰退根本是前因和后果的关系。
    
    所有权具有决定性意义
    
    可见「造蛋糕」的逻辑实际上是种「唯发展论」或者「唯生产力论」,现实社会的经济关系要复杂得多。这里引申出经济绝非只有规模的问题,同样具有决定意义的是所有权的问题。因为生产资本都是资本家私有的,所以人与人之间的财产关系是不平等的,当支配生产力的权力被承认的话,社会就只有用利润去驱动资本家组织经济活动。更可怕的是,资本自我膨涨与贫富两极分化根本无法阻止,劳动者所创造的社会财富将不断造就一种异己的力量,反过来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竟至于「蛋糕」造得越大劳动阶层获分配的比例反而更少。
    
    劳动者一无所有,既不能靠食利过活也没有条件创业,于是只有老老实实为老板工作,而且要就任何消费向不同的资本家「进贡」。整个经济系统构成资本对劳动者的实际统治,就算收入较高的「中产阶层」也不在例外。公屋政策把「中产人士」排除在外,逼使他们必需受到房东的「统治」,因为法律保障了房东从租客身上获得「贡赋」的权力。如果以按揭置业「中产人士」只不过游离到金融资本的「统治」之下,虽然名义上成为其居所的所有者,但在还清贷款之前一旦丧失了「纳贡」的能力,银行即有权将物业强行拍卖把置业者打回原形。显而易见,「造蛋糕」根本是资本家哄骗劳动大众的「口头禅」。
    
    当楼价跌至谷底之时,有人为了引导不满情绪指向政府,抛出一句「马克思发明了『无产阶​​级』,董建华就制造了『负资产阶级』」。其实现实当中的确存在「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而「负资产」完全是房屋作为剥削手段的必然后果。所谓当局者迷,人们只有从发财梦当中觉醒过来才可能认清资本家设计的「糖衣陷阱」,整个制度通过房屋政策迫使置业者真正晋身资产者之前必需对老板死心塌地,而且一旦遇上经济危机还要为既得利益阶层自保充当「牺牲品」。
      
    福利主义并非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
      
    因应贫富悬殊的事实有人就提出了「分蛋糕」的命题,不过这是对资本家妥协且自欺欺人的口号,因为在产权私有的保障下,资本家所掌握社会资源已不能被再分配。福利主义只不过是资本主义社会为应付工人激烈抗争的产物,是麻痹及分化劳动大众的手段,只要社会资源属于垄断企业的资产,政府的福利开支最终还是要流入资本家手中。就好像长者$2车船优惠,政府只不过补贴差价,资本家对这种政策自然没有异议。
    
    直截了当地说,福利主义就是把盈利送给企业把负担划给公共财政,与其认为政府对社会承担不如认为提供给资本家更有欺骗性的屏障。目前所有资本主义国家都在紧缩福利开支,对企业却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政府不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暂时恢复企业的支付能力继续经营,使劳动阶层不至于大批地失业。但是社会上的流通货币越来越多就会造成恶性通货膨胀,劳动大众所持有的货币量并不会相应增加,这是变相的掠夺,资本家通过金融霸权不断稀释劳动大众所占有的社会财富挽救自己。
    
    因为欧美的债务危机已明白地显示了福利社会的必然下场,现时提出福利主义作为社会运动的口号明已明显落后于形势。事实上陆港两地人口众多,管治当局没有条件大搞福利主义缓和劳资之间的矛盾,于是运用投资基建刺激生产消费,带动经济增长的办法延续资本主义的发展,一来确保就业,二来不断「建设」社会,予人更为务实的感觉。
    
    意识形态纷争造成劳动大众内部分化
    
    与此相对的是,社运人士已认识到公共投资通过大兴土木的发展模式只有利于本外地资本家及富裕阶层,对普罗大众却没有太大的意义,于是以不同名义进行抵制,诸如「官商勾结」、「大白象」、「保育」、「卖港」等。民间运动发掘话题,「泛民」议员就利用立法程序及法律手段阻挠官方的发展方案。 「建制派」则告诉市民随着经济持续发展,大家的处境自会慢慢的改善过来,由此成形了意识形态领域上「民主」与「官僚」议题以外又一条主要的战线。
    
    目前是意识形态国度的「战国时代」,基层市民普遍没有形成主人翁意识,其一部份消极地等待自上而上的改革,另一部份则受到「泛民主派」的影响,以为实现了「真普选」就会万事大吉。社会上两类对抗的观点尤如对一杖硬币的两个侧面各执一词,一方以为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是唯一的选择,只不过国外势力通过「泛民主派」无事生非,图谋拖垮香港社会;另一方则认为是官僚阶层好大喜功妄顾民生,且投入大量资源进行「洗脑」,并让「保皇」政党以「蛇斋饼糉」等手段向思想「落后」的市民收买选票「保驾护航」。
    
    其实双方都抱有精英心态,认为自己的判断绝对正确。实际上当今社会资讯发达,人们凭自己的认知自然会产生一定的倾向性,极端的「行动派」不可能是主流,多数人都属于「观望派」。社运人士当中也普遍存在争取社会回复到垄断形成以前状态的愿望,不论他们所希望的是重头开始构建「理想」的资本主义社会,还是争取自身成为资产者的机会。但垄断趋势无论如何是不可能逆转的,因为垄断企业不可能被瓜分,也不可​​能被竞争手段击倒。如是者,「建制派」的保守作风故然有碍社会进步,但是社运人士指出社会流弊同时硬销自己一套「民主」方案的态度也不利于实现劳动大众的团结。
    
    小结
    
    市民大众可能被「中国梦」或者「强国」的呼声扰乱了视听,以为官僚意志可以决定经济规律。其实资本主义的形态「万变不离其宗」,社会制度的本​​质并不决定于人们的观感和称呼。我们指出过港英政府没有控制好信贷风险不必要地炮制出一个「烫手山芋」,不过我们决不是说经济危机可透过政府调控而消失于无形。管治当局一般不会向公众披露真正的决策根据,各地大兴土木的同时地方政府却债台高筑,根本上这是一个全国性的泡沫,内地已事实上走上了香港的房地产经济和欧美债务危机货币泛滥的老路,而且成为世界性金融危机的一部份,如此背境之下叫人造「中国梦」实在耐人寻味。
    
    返回到本港的环境,研讨会认为妨碍本港社会进步的主要障碍并不是缺乏「民主」空间,反而在于市民大众尚未突破固有的思想牢笼,等待改革成果是消极被动的,而要求政府提高福利水平也非可持续的办法。当务之急是向市民说明资本主义的本质,必需以改变社会制度为目标,团结一致将矛头指向垄断资本,推动政府动用财政储备对公共事业实行公有化,并争取提高利得税率以及最低工资水平,意在要求资本家承担公共福利及直接改善劳动者待遇的责任,从而形成一股独立于「建制」及「泛民」阵营之外的统一力量。
    
    与此同时,为确立克服资本主义的可靠保证,公共经济系统必需由劳动大众进行「民主」管理,一旦实现了经济权力「民主化」,大家就能够从资本的压迫当中解放出来,面对官僚特权等政治问题就没有后顾之忧,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民主」才会成为可能。下次我们将回顾1998年金融风暴过后,资本家如何在「泛民主派」指责政府官僚、低效的掩护下向劳动阶层转嫁危机。
    
    民间国民教育研讨会
    2014年9月6日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371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多地新城遭业主抛弃成为空城 房地产泡沫蔓延
·房地产泡沫确实已经到骇人听闻的地步了/颜昌海
·房地产泡沫为何谁都不敢捅破
·朱大鸣:要做好房地产泡沫破裂准备
·谢国忠: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数月内破裂
·周彦武:房地产泡沫何时破裂
·不能让房地产泡沫毁了中国经济/左晓蕾
·谁是美国房地产泡沫的最深受害者?
·破解房地产泡沫,首先必须革除体制弊端/刘斌夫 应家权
·要预防房地产泡沫转化为社会泡沫/郑永年
·卫留成:海南不能再陷房地产泡沫泥潭
·韩令国:保八不如化解房地产泡沫
·学者称中国房地产泡沫是央行主导的“庞氏骗局”
·难道2010年中国房地产泡沫开始破灭/刘正山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 莫拉莱斯出走玻利维亚后抵达墨西哥城 誓言会继续留在政坛
  • 在华被判无期徒刑的日本前市议员是什么样的人物?
  • 越南强调应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中越争议
  • 香港暴力升级:警方校园镇压次日示威者瘫痪全港 北京威胁取
  • 宋楚瑜宣布参选总统亲民党不分区立委「会有郭台铭的影子」
  • 美高官在日表示韩国不应废弃《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