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六四前夕专访李卓人:政治的多变与永恒 (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4日)
    
    
    香港—有人说:“在政治里,一天也嫌太长。”如果这句说话属实,则1989年“六四”后被捕三天,之后又在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坚持了十六年常委工作的李卓人,可又经历过多少个“政治上的永恒”?
    
    十六年前,李卓人因携带巨款到北京“支持民主运动”,被中国当局扣查,中国政府在6月3日零晨对抗议活动展开镇压行动,正在北京的李卓人在6月5日被中国当局扣查。
    
    较四月底以“间谍”嫌疑遭北京扣查的资深记者程翔而言,李卓人可谓是幸运的一员。他的“幸运”在于当年香港仍是英国殖民地,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即时要求当时的香港总督卫奕信发电报给英国政府,由英方跟中方交涉释放李卓人,结果,七十二小时后,李卓人就获得释放。形成对比的是,现在程翔已被中国中央政府扣查超过一个月,在“一国两制”之下的特区政府,似乎有点“爱莫能助”的感觉。
    
    十六年不是一段短时间。所谓沧海桑田,物转星移,今天六四时期的中国国家领导不是已去世,就是已经退休;新的中国领导人对六四的说法较似乎没有十六年前的硬绷绷;六四前夕跟赵紫阳去广场看望学生的温家宝如今贵为中国总理;中央领导甚至跟香港“泛民主派”伸出友谊之手;让一些没有支联会背景的“民主派”赴京访问。
    
    一切似乎都在发展,没有人能阻止历史的推进。基于政治策略考虑,香港民主党内部,目前已有要求跟香港支联会分家的诉求;前支联会常委刘千石呼吁北京跟民主派各让一步;他本人今年也没有再出席六四游行。在董建华下台后,今年的六四游行人数创十六年来最低纪录。
    
    只是,“六四”仍未平反,“六四”真相也没有水落石出。
    
    纵使有人认为若当年没有香港的支持,该次学运或不会以“屠城”结束,李卓人批评这种说法是“颠倒是非”。
    
    现时为支联会副主席的李卓人认为,当年香港人对学运作的支持,是希望内地争取民主运动胜利。他表示,现在只从结果去分析,指若没有香港的支持,学运便不会以屠城作结束,是颠倒是非,他本人“非常讨厌这种讲法”。他指,这是将强权本身所做的事合理化,反而将挑战强权的一方处于一个不合理的地步。
    
    他表示,“从另一方面看,若果当时没有香港的支持,可能学生不会坚持这么长时间,不会有屠城,但最后可能是参与学运的学生会逐个被中央政府秋后算帐。”他称,大家应该要问的是“政府当时为何要开枪?”
    
    李卓人觉得整件事很清楚,人民有一个运动,希望反官僚、反贪污,希望有民主,“既然内地人民站起来,我们香港人亦应该要起来,大家一起争取,只是最后争取失败。”
    
    他强调,在整个运动中,内地学生是主体,香港只是担当支持角色。他认为,“现在只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若民运成功,大家就会认为幸有香港人的支持。”
    
    经过16年,中国有很多变化,中央政府领导人由江泽民、李鹏主政,转为现在的胡锦涛、温家宝,中国经济更有很大增长。李卓人指,不变的是中央政府对有关六四事件的处理手法,以及中国贪污、民主、人权状况仍没有改善。
    
    对于有人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来分析,当年镇压决定并非完全错误的说法,李卓人认为这并不是真正从人民角度去看。他指,若只从经济角度去看六四事件,往往是当中既得利益者。
    
    <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六四</a></a>前夕专访李卓人:政治的多变与永恒
    李卓人强调,“若只有经济发展很好,但将人的价值看成很低贱”,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社会。他认为,“我们追求的社会并不只有经济,我们追求的还要有民主、自由、公平的社会。应该追求一个较高的标准,不只追求温饱,还有自由、民主。”
    
    他指现在经济的确较以往好,却更突显分配不公的问题,仍有很多贫穷问题存在,这某程度上都是权力分配问题。如果有民主,不论贫富都可以有权。在李卓人眼中,现时中国与16年前并没有分别,他认为,“现在与16年前的贪污情况一样,可能现在贪的钱比过去更多好几倍。”
    
    对于六四平反问题,李卓人曾对胡锦涛和温家宝领导的新中央政府有期许,结果却令他失望。李卓人指,“中央仍然将六四列为禁区”。他举行表示,蒋彦永上书中央要求平反六四,最后却被当局软禁,加上中央处理赵紫阳逝世的方法,以及仍旧在每年六四前夕监控异见人士,都显示六四对他们来说仍然是一个禁忌话题。
    
    李卓人觉得,胡温这一代领导人并没有参与当年屠城事件,已经与屠城责任本身有较遥远距离,这一代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尽快处理中国这个伤口,让他尽快愈合。他指,“若他们都不可以平反六四的话,真不知还要等多久。”
    
    从现时情况来看,平反六四似乎仍遥遥无期,不过李卓人却对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持乐观态度,因为看到运动的延续性。他指,近年可以看到年青人对平反六四的支持度有增加,令他有信心这个运动可以持续下去。
    
    <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64>六四</a></a>前夕专访李卓人:政治的多变与永恒


    李卓人表示,2004年8.5万人出席的烛光晚会中,可以看到不少年轻人,这可以看到活动可以长远发展。他指,“他们今年会来,明年以及日后亦会来支持。”
    
    今年是支联会连续16年举办六四烛光晚会,李卓人认为香港人可以坚持这么长时间是很难得的。李卓人承认,每当中央和香港关系较紧张时,例如2003年提出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以及2004年人大封杀双普选,的确较多人会出来参与六四活动。但他表示,即使1997年回归的首几年,无特别政治议题亦有4、5万人出席烛光晚会。他指,“香港本地政治只是其次,只会有激发作用,重要的是平反六四是民心所向。”
    
    原本今年中央与香港关系没有太紧张,李卓人认为今年人数可能会较过去两年少,不过他指香港记者程翔被内地扣查却可能产生激化作用。他指,“香港人很紧张自由这件事,这次事件明显看到中央是一个专制政府,相信会有人会为了表达维护新闻自由、民主而参加烛光晚会。”
    
    李卓人指支联会不会在晚会上提及程翔事件,一方面是怕对营救程翔行动造成负累,程的家人亦希望低调处理事件,另一方面是不想被中央指为将程翔事件政治化,以及将程翔事件变为支联会资产。
    
    十六年后,李卓人对“六四”的说法跟当年似乎没有甚么差别。这可能是因为他仍是支联会副主席,也可能因为他“已落后于形势”;这可能因为他仍未打算退下火线,也没有母亲在国内;也可能是因为他十分相信自己的一套。无论如何,这就是经历了“政治上的永恒”的李卓人。
    
    
    亚洲时报在线 林绮慧 撰文 吴敏仪 摄影(04/06/20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香港特区将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图)
  • 支联会预期今晚六四烛光晚会有五万人出席
  • 专访六四亲历者原香港学生陈清华(图)
  • 台北纪念六四 王丹等发言(图)
  • 港蜘蛛侠攀大厦外墙挂平反六四横幅
  • 六四前夕陈水扁:民主是中国宿命
  • 缅怀六四 台湾学子以行动发声(图)
  • 香港纪念六四烛光晚会:直播及聲音檔案
  • 香港六四周年游行参加者仅千余人?(图)
  • 港支联会游行悼「六四」一千多人参加
  • 香港立法会拒绝“勿忘六四”动议
  • 香港政坛关切赵紫阳病逝 盼北京平反六四
  • 香港政坛关切赵紫阳病逝盼平反六四
  • 高喊平反六四 梁国雄宣誓就职 (图)
  • 香港立法会"长毛"梁国雄高喊平反六四宣誓就职
  • 香港人的六四情结 (二)
  • 香港人的“六四”情结
  • 香港学联:平反六四才会同北京接触
  • 香港立法会候选人辩论“六四”事件
  • 原北京护士讲述“六四”的血腥场面
  • 快讯:天安门已抓悼念六四几十人
  • 六四16年后胡锦涛未放松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图)
  • 六四难属和参与者:忆六四吁平反(图)
  • 民主人士谈六四(图)
  • 冲破种种封锁 紫阳纪念集六四出版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刘晓波: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 原六四高自联文宣部长陈天石在京遭袭击
  • 专访方政:六四坦克从我双腿碾过...(图)
  • 大和解:就从缝合“六四”的伤口开始
  • “六四”遗属:永怀赵紫阳
  • 还原《江泽民传》被删部份 (五)江泽民六四前软禁万里
  • 六四人士齐志勇等赵府悼念赵紫阳(图)
  • 江泽民传记帮他撇清六四镇压的责任
  • 「六四」受难者遭软禁 祭赵紫阳需批准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图)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赵昕:“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
  • 草根:纪念六四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童蒙:铭记“六四血案”,高擎“民主圣火”
  • 李天笑: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
  • 纪念“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的国殇
  • 胡少江:六四镇压是中国不平衡发展的源头
  • 呓人自语的法国六四纪念/万生
  •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写于悉尼纪念六四大集会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内情:“六四”时中共体制内开明派与体制外自由派的斡旋 (图)
  • 赵达功: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图)
  • 老郸:五四六四路未央
  • 陈奎德:把杀人看作杀人——六四16周年祭
  • 曹长青:“六四”错在哪里?——写在天安门事件16周年
  • 六四与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威胁
  • 余华:现在是悼念六四死难者的时刻
  • 雨文周:关于“六四”我还想说些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