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10日 转载)
     全民追剧,《人民的名义》就这样“肆无忌惮”地火了。这部电视剧自3月28日开播以来,关注度扶摇直上,刷屏微信朋友圈,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截至4月7日,该剧已连续11天蝉联双网收视冠军,网络总播放量破19亿,据酷云EYE统计,4月6日该剧播出期间,市场占有率突破25%!
    
    然而,《人民的名义》却是“意外”走红,它与当下影视市场资本热捧的剧目完全不同。没有鲜肉明星,没有大IP,没有套路虐恋,也没有上亿特效加持,剧中40多个“老戏骨”比拼演技,最年轻的主演陆毅也都41岁了。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人民的名义》海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18.330, -0.93, -4.83%))
    
    这部剧的题材也颇为敏感,讲述最高检反贪局与位高权重的贪腐分子斗智斗勇。2004年,广电总局整顿涉案反腐剧,这类题材不得在全国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自此以后,反腐剧沉寂数年,《人民的名义》称得上是13年以来的首部反腐大剧。
    
    物以稀为贵,但上述“与众不同”并非该剧收视的保障,反而让它承担着更多的风险。2016年底,在几大卫视平台披露的2017年片单中,被聚焦的均是大明星主演的大IP剧,几乎没有人谈论《人民的名义》。而且在2015年~2016年这两年的热播剧前十榜上,也难觅现实主义题材剧的踪影,更别提开采难度远超一般现实题材的反腐剧。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2016年全国收视率排名前十的电视剧(图据CSM52城)
    
    在这样的影视市场环境中,几乎零宣传的《人民的名义》却在开播后秒速走红,单集首播全国网第一,收视率2.41,份额7.37%,当晚酷云、欢网数据双双创下开播剧最高纪录。随着剧情的展开,该剧口碑发酵,在豆瓣评分高达8.7分,不少90后甚至00后也加入了追剧大军。
    
    吴刚饰演的达康书记迅速圈粉,达康书记的表情包红遍网络,剧中人物陈海和侯亮平被戏称为“海猴子CP”,当观众自发地为一部正剧做娱乐化解读时,它已经火爆得一塌糊涂。
    
    据该剧电视独播平台湖南卫视官方微博的数据,4月4日至6日,该剧在CSM52城市网和CMS全国网的单集收视率均破2。如此鲜亮的成绩让曾经的一些“爆款”电视剧汗颜,因为2016年热播剧收视排行前十中,只有一部跨年大剧《芈月传》收视率破2。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图据湖南卫视官方微博
    
    但令人吃惊的是,这样一部国民热剧却融资困难。该剧制片人兼导演李路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少资方谈妥后又跑了,开机时还有2000万元的缺口。”
    
    每经影视记者注意到,这部电视剧最终的投资方没有大的影视公司,均是规模较小的民营影视公司,有的甚至是第一次投拍电视剧。
    
    这样的现象放在资本涌动的影视市场,是巨大的反差。实力雄厚的资本追逐着投资鲜肉明星主演的大IP剧,一些古装大戏更成为资本竞技场,投资额3~4亿元的大剧已不稀奇。但去年至今,仙侠玄幻、女强IP大剧“撞车”,套路同质化显现,观众真的不会审美疲劳吗?
    
    《人民的名义》适时出现,给急功近利的市场送出了经典的反证,那就是优质的良心剧观众是会用脚投票,潜心创意的内容制作者终将获得市场的回报。
    
    一个个资方谈成,一个个资方又撤离
    
    《人民的名义》大火,背后的制作团队也开始被外界关注。该剧的制片人兼导演李路,这几天十分忙碌,电话响个不停。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如果所有的电话都接,我肯定要生病了。其实,我很想安静地躲在角落里看片,但现在这个剧那么火,导演不发声显然也不对。”
    
    李路不算名导,更是位低产的制作人。八年来,他只拍了四部电视剧,在资本风起云涌的影视市场里,他更像是个“异类”,他的工作室也拒绝了资本邀约,没有搞时下流行的股权合作和业绩对赌。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图据李路朋友圈)
    
    从目前的市场反响看,《人民的名义》让片方名利双收。然而,谁又能想到,李路操盘的这部热火大剧,曾让他备受折磨,几十家投资方谈妥后“逃跑”,开机的时候1亿元的投资盘竟然还没凑够。
    
    担心风险偏向成功“模型”数家资方“逃跑”
    
    都说影视行业投拍项目好找资本,不仅是行业内的资本,跨界资本也是汹涌来潮。然而,导演李路为《人民的名义》融资,却遭遇超乎想象的困难。“前后谈了几十家,谈完以后都说没问题,但最后都没投,有的已经签约都毁约了。”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一个个资方谈成,又一个个撤离,空欢喜持续了几个月,“这真是非常大的折磨,一度都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方向性错误。”
    
    其实,李路不仅是国家一级导演,他在制片、投资方面也是经验丰富。李路2008年毕业于长江商学院EMBA,曾在江苏电视台做过投资老总、制作中心主任,操盘投资几千集的电视剧从未失手。若说李路对内容和资金风险的把控能力,无疑是业内好手,然而这样的一位制片人,做一部政治反腐大剧,在融资时却得不到资本的信任。
    
    风险是多数资本“跑路”的原因之一。2004年,广电总局明令“涉案反腐剧不能登录电视台黄金档”,自此这类题材剧遭遇寒冬。尽管期间也有极少量这类型剧被批准进入黄金档,例如2014年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的《湄公河行动》,但反腐题材剧仍鲜见于荧屏。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人民的名义》豆瓣评分8.7分
    
    “资本对这种戏未来走向、生死存亡并不明了,决策上肯定有动摇,毕竟在商业模型上这些年反腐剧没有成功的案例。”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跑路”的数家资本要考虑风险因素,当然从商业立场出发更多,“这类剧没有‘鲜肉’,不好进行评估论证,从而计算市场回报率,商业投资逐利,谁都不愿意钱打水漂。”
    
    现在影视市场流行的投资标的是“鲜肉+大IP”,这类配置在仙侠玄幻、女强古装剧中居多,资本宁愿扎堆投资,也不愿意尝新投资《人民的名义》这样的反腐政治剧。李路说:
    
    “仙侠有这么多成功案例,‘大IP+小鲜肉+播出平台’等于高收益率,为什么不做呢?中国人有从众扎堆心理,每个行业都这样。大制作大鲜肉赚大钱,反腐剧从2004年开始就没人做了,资本会觉得做这个风险很大。”
    
    26家投资方多是投拍电视剧的“新兵”
    
    李路清晰地记得,《人民的名义》是在去年大年初三开机的,“开机的时候还差2000万元,但那时候必须开机了,不然就泡汤。”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2000万元的缺口我没有告诉已经入局的投资人,一家都没说,这是商业的典型案例,只有锦上添花,没有雪中送炭。我后来才告诉他们,如果再加投资你们也是跑路人。”
    
    但李路坚持要拍这部戏,当时他有两个预案来解决资金缺口,“我跟一个朋友说,2000万元能否明天到账,对方答应了;还有个预案是朋友的2000万元出问题,我准备抵押房子,编剧周梅森打算卖股票。”最终,这些方案都没成为现实,这部戏开机后15天,北京正和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慕名而来,公司总经理陈静柱与李路谈了15分钟之后,拍板决定补齐投资缺口。
    
    李路是资深制片人,制片人要合理把控整个剧组的资金,李路给自己定的原则是不能超支。有报道称,这部剧签合同是8000万元,为了把戏拍得更好,追加4000万元变成了总投资1.2亿元,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完全不是这样的。预算1亿元就是这么多,不能超支。事实上做完这部剧,还有百万结余,都退给投资方了。”
    
    每经影视记者注意到,这部剧有6家投资方,它们规模不大,多是投拍电视剧的“新兵”。一部口碑这么好的剧,投资方竟然没有大的影视公司身影,这也十分少见。要知道,现在动辄一部大IP剧,都能涌进多家资方,不乏大资本,春节档一部商业电影《西游伏妖篇》21家投资方更是挤破头。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6家投资《人民的名义》的公司(剧集截图)
    
    在《人民的名义》投资盘中,剧中演员高亚麟的公司天津嘉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所占份额最大,为40%,上海利达影业和大盛国际传媒集团分别投资了1500万元。李路说:
    
    “这三家公司都是初试电视剧,高亚麟更是抱着亏40%赌一把的心态进来的,大盛国际的安晓芬是做电影的,她进来是相信反腐剧肯定有春天。”
    
    此外,凤凰传奇影业(以下简称“凤凰传奇”)采取固定回报的方式投资了1000万元,凤凰传奇是凤凰传媒(10.280, 0.11, 1.08%)(601928)的子公司,凤凰传媒主营教育出版发行,凤凰传奇这几年投资有《富春山居图》、《裸婚时代》、《新白发魔女传》等影视作品,但还算不上行业的大公司。弘道影业有限公司是李路为这个项目专门成立的公司,李路说:
    
    “弘道投资份额最小,弘道本来只是制作方,但后来投资额还差一些,弘道就进来了。”
    
    演员片酬打折开机之后才谈成播出合同
    
    1亿元的投资盘凑够了,李路仍倍感压力。观众都看到了,这部剧有40多位“老戏骨”,张丰毅、吴刚、柯蓝、张凯丽······连最年轻的主演陆毅也成名甚早,22岁就出演海岩剧《永不瞑目》成为当红小生。
    
    然而,影视市场今非昔比,天价片酬是制片方不能承受之重。《如懿传》两位主角拿走1.5亿元片酬,几天前,一家新三板影视公司的《公开转让说明书》又曝光了当红明星钟汉良拍摄《一路繁花相送》的片酬,公司支付给其工作室的金额高达5000万元。
    
    如此背景下,李路手中的1亿元“捉襟见肘”,何况他还要请出那么多“老戏骨”。他表示:
    
    “演员只能自己一个个去敲,聊情怀,刷‘脸卡’,大家都知道,资金就这么多,最后他们决定出演,所有人片酬都打了折。”
    
    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如果按照现在的市场价,那么这部剧一个亿根本做不下来。
    
    最终,这部良心剧演员片酬占比控制在50%以内,这在当今资本热捧的明星IP剧中几乎找不到了。片酬与好作品有无必然关系?李路是这么看的,“制片成本与片酬的比例应该在合理范围内,55或者64都是合理的,如果到了37甚至28,那么制作上就只能减分了。”
    
    演技派、资金和“政治剧第一写手”周梅森,当这几张牌握在李路手上,一部好剧就有了基础。但是,谁也没想到,在开机的时候,李路还承受了一般电视剧不可能存在的压力。
    
    现在的好剧都是先卖再拍,将版权卖给电视平台和视频网站后,片方的投资回款有了保障,一些知名大IP剧,卖掉版权之后就有不小的盈利。然而,《人民的名义》开拍前,没有与任何电视台或者视频网站谈播出合作,李路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直到开拍后一个月,湖南卫视才找来。湖南卫视在拍摄的四个月期间来了三次,非常诚恳,态度让我感动,事实证明湖南卫视的选剧眼光很好,也很有担当。”
    
    《人民的名义》曾吓跑几十家投资方 被小公司捡漏


    ▲2016年连续剧收视率top50的情况(图据艺恩)
    
    李路透露,湖南卫视买下了该剧所有的独播权益,湖南卫视又将网络独家版权转授给了PPTV,PPTV再分销给爱奇艺、搜狐视频等网站,最后实现了全网播出。每经影视记者多渠道了解到,湖南卫视交易的价格是2.2亿元。2.2亿元的全版权价格,每集400万元,这并不算高。因为现今电视剧的版权交易价格不断突破“天花板”,2016年《如懿传》卖出了1500万元一集的天价,正在拍摄的范冰冰主演的古装大戏《赢天下》,2016年卖给天猫技术的网络独播权高达800万元一集。
    
    《人民的名义》开播以来,口碑爆棚,目前的收视数据已经超过不少大IP剧。但这部剧的诸多特征,并不符合当下资本热捧的剧目配置。用李路的话来说,
    
    “影视投资已经纯市场化,用固有的商业模型来论证一部剧的市场和风险度,大明星、大IP等于市场多少钱,公式算完,觉得风险大于收益,肯定不投了。”
    
    但是,《人民的名义》惊人逆袭,让我们看到,影视产品并不等同于一般商品,它属于创意性产业,并非固定的金融模型能够计算清楚收益。而真正有质量的良心作品,是能够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双赢。
    
    入局《人民的名义》并非纯财务投资
    
    《人民的名义》中,刘新建是个关键人物,他是赵立春的第一秘书,被赵立春提拔到省油气集团任董事长兼总裁。刘新建的扮演者是高亚麟,高亚麟的嘉会义禾有限公司旗下的天津嘉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会文化”)是该剧的第一大投资方。
    
    嘉会义禾有限公司CEO沈振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坦言,“投资这部剧,并非抱着纯财务投资的目的。”无独有偶,该剧的另一投资方上海利达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达影业”)是首次投拍电视剧,利达影业总经理李贡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投资都会看投资回报,但我们不是带着想要赚钱的目的进去,更看重作品传递的核心价值。”
    
    快餐模式投资影视不科学
    
    从阿里巴巴到米仓资本,沈振之前主要做互联网创投,他认为影视投资目前还是比较传统,“风险投资、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三者的界限比较模糊。”嘉会文化投资《人民的名义》4000万元,同时是该剧的发行方,在这部剧融资困难的时候率先入局还是颇有魄力。沈振说:
    
    “就投资回报来说,影视行业并不是最好的投资标的,18~24个月的周期,利润回报是60%~80%左右。但我们投资这部剧,并不是纯财务投资,而是风险投资和战略投资。”
    
    现在不少资本投资影视是快餐模式,渴望短时间看到效益回报,但沈振并不认可这样的方式,“文化产品跟一些商品还不同,用大数据分析、商业模型来计算投入产出并不科学,不能忽略投资作品本身的质量和内涵价值。”
    
    沈振表示,自己之前做的互联网投资和影视投资有个相似之处,即看重人。这部剧有最高检立项、编剧周梅森和导演李路“三驾马车”,具备了成为好剧的基础。“要说投资风险,一定是存在的。但我们判断反腐政治剧也迎来了‘窗口期’,是可能引发观众强烈反响的。”
    
    没看剧本就投首部电视剧
    
    利达影业去年初才成立,进军影视行业的首部电视剧就选择了《人民的名义》。利达影业总经理李贡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当时准备投资时有很多朋友劝阻,说了较多风险因素,比如敏感的题材,而且开拍前还没有谈好播出平台,都觉得风险很大,但我依然坚定不移地投资了,我觉得影视文化公司应该承担起社会责任、传播正能量,也坚信一定能赢!”
    
    李贡坦言,投资这部剧她连剧本都没有看,但相信会是一部高质量的作品。他表示:
    
    “编剧周梅森是‘政治小说第一人’,他之前的剧都非常成功,这又是他十年磨一剑的剧本。同时,在国家大力反腐的环境下,这样的题材是应时之需,最高检立项也为这部剧过审提供了支持。”
    
    利达影业投资这部剧并非只看投资回报,更希望做一部内容精良的主旋律剧,打响公司的品牌。他表示:
    
    “公司的股东都是做实体金融的,到影视行业投资想要做差异化竞争,主打主旋律品牌。我们投资剧,并不是纯商业的玩法。”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博讯 boxun.com)
10412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民的名义》仅10天就过审 审委组熬夜看完55集 (图)
·挑战禁区尺度 贪腐剧《人民的名义》爆红 (图)
·不同于《人民的名义》,基层这样抓贪官 (图)
·纸牌屋中国版 “人民的名义“大受欢迎 (图)
·冼岩:《人民的名义》的真正匠心所在
·秦刚闭嘴,不准盗用中国人民的名义 /杜阳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21人的遣返名单”上写满了他的悲与苦
  •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 警察就是猛兽
  •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 认清骗子有诀窍别看广告看疗效
  • 孤独演员的百般洋相
  • 诓骗技艺到极限苦思冥想难以为继
  • 自娱自乐亦徒劳
  •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 博客最新文章: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0〉灭蚊趣谈
  • 谢选骏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高洪明巴黎圣母院火灾之随想
  • 谢选骏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 黑尚一个网红的烦恼
  • 伯玉胆战心惊下禁令
  • 李芳敏144000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北明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新文明论坛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37)
  • 城市与塑像山穷水尽已无路无需“灭爆”必“自灭”
  • 周劍岐华为自称由“员工所有”遭新研究打脸
  • 孟泳新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 自由之光瘟鬼喝醉酒,他们很犯愁
  • 中国正义龟骗喝醉酒,他们很犯愁
    论坛最新文章:
  • 乌大选前重磅炸弹 银行国有化失败恐酿债务违约或波及千万
  • 中国政府刺激经济增长 掩盖结构脆弱?
  • 朝鲜:请美国不要再派蓬佩奥来谈核问题
  • 台湾花莲6.1级地震 至少17人受伤 预计有多次余震
  • 瞄准中国 雷诺欲把中国市场打造成业绩主要带动国
  • 圣母院之后 纽约成功阻截一男子携打火机汽油进入教堂
  • 戛纳影节参赛榜出台 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
  • 利比亚国民军向首都发动攻势,造成惨重损失
  • 前参谋长任圣母院重建总统特别代表 五年修复将好比战斗
  • 上海车展在汽车业遭遇不景气的背景下开幕
  • 总统接见抢救圣母院消防队 木工专家不足政府吁各方支援
  • 木制临时教堂将临时代替圣母院接纳游人
  • 无国界记者东亚执行长:一些民主国家正放弃新闻自由
  •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引述法广报道批评一些中国人对巴黎圣母院
  • 日本政府将积极支援巴黎圣母院重建
  • 美官员反对 中国移动进军美国野心或受挫
  • 民主派利用议事规则“突击”成功拖延修订逃犯条例恶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