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小沈阳是“中国最脏的男人”?美媒项庄舞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9日 转载)
     万维读者网  
    
    小沈阳是“中国最脏的男人”?美媒项庄舞剑
      万维读者网无痕综合报道:美国《新闻周刊》网站7月23日发表文章,认为小沈阳走红的现象表明,中国社会宽容度远超西方想象,主要内容如下:
      在中国,喜剧方兴未艾,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明星之一是一名男扮女装的叫小沈阳的演员。这名29岁的喜剧演员以性别颠倒的着装以及时不时的粗俗之举而出名。小沈阳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去年的春节联欢晚会。那天晚上,他抖的包袱里没有黄段子,但这名新人还是穿了一条裙子———称之为“苏格兰裙”。在这台晚会的6亿多观众面前,小沈阳一炮走红。
      小沈阳一夜成名反映了中国社会宽容程度的变化。下流笑话和其他与性有关的话题———中国人称之为“黄段子”———不再遮遮掩掩。当然,并非所有黄色“内容”都是被允许的。近来,中国大量网站和博客因为有“粗俗或淫秽”内容被关闭。
      私底下,小沈阳很谦逊,甚至彬彬有礼,让人很难想到他会在舞台上讲下流笑话,穿着小礼服、化着浓妆、带着闪闪发光的发卡在台上蹦蹦跳跳,而且还高喊:“我是纯爷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沈阳否认自己不同寻常的舞台形象有任何同性恋暗示在内。他说:“这只是一种逗人笑的表演形式,是为了更贴近真实生活。”
      小沈阳现象主要源自中国的80后一代,但也可以追溯至以前不那么保守的年代。西方人有时候认为中国社会在性方面很保守———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小沈阳表演的喜剧形式———被称为二人转———具有深厚的传统根源和固定程式。与西方站着表演的喜剧不同,在二人转表演中,一男一女(常常是一对夫妻)吵架拌嘴,还有民乐演奏和夸张的用肢体语言表达的幽默。
      小沈阳说:“我不知道什么被视为俗,但我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

  本山传媒反驳:哗众取宠
        本山传媒集团艺术总监刘双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最低俗的中国人”是带有明显哗众取宠色彩的语言。
      刘双平表示,已经注意到了美国《新闻周刊》的相关报道,尊重媒体对公众人物的阐释权,但这并不意味着同意诸如“最低俗的中国人”之类明显带有哗众取宠色彩的语言。“我们还是要感谢该刊关注二人转及小沈阳,同时建议他们深入了解中国深厚的民俗文化和二人转近300年的历史。”
      这期《新闻周刊》的文章说,外表上看来,小沈阳很谦虚礼貌,很难想像他画着大浓妆、带着发卡、穿着礼服在台上喝啤酒、讲下流笑话、活蹦乱跳、大喊大叫的样子。最近一次演出中,他穿着帝王式的丝质长袍,却背了一个粉红色的Hello Kitty的书包。
    小沈阳是“中国最脏的男人”?美媒项庄舞剑



  观点: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小沈阳以男扮女装及低俗喜剧为卖点,因为参加了2009年的央视春晚,如今成为娱乐圈人气明星。但美国《新闻周刊》日前却刊登文章,点名指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7月27日《中国新闻网》)
      小沈阳的大名,现在想必是妇孺皆知,央视春晚总能成就让凡人一夜成名的神话,小沈阳就是被央视春晚一手捧红的。不过,小沈阳之所以能大红大紫,还要归功于他的师父赵本山,如果没有赵本山的力荐,小沈阳很可能会和春晚大舞台失之交臂。
      赵本山作为一介农民,能够成为春晚的铁杆演员,可以说付出了很多艰辛,但是,他的走红恰恰标志着春晚在走低俗化的道路。也许,在这样一个不鼓励智力活动的社会,娱乐节目除了低俗化已经别无选择。
      师父赵本山尚未功成身退,小沈阳就开始登台献艺,虽然是初出茅庐,但却大有功高盖主之势。于是,在2010年的春晚上,为了不至于让小沈阳抢了自己的风头,赵本山不再带着自己的这个徒儿一起上阵了。
      常言道:“曲高和寡”,有欣赏阳春白雪水平的观众终究是凤毛麟角,而喜欢下里巴人的观众却是多如牛毛。每一年的春晚收视率之所以那么高,除了节目垄断之外,还因为有赵本山这样迎合低俗观众的演员。
      小沈阳所走的路线和赵本山并无二致,在低俗程度上可谓是更胜一筹,赵本山的小品充满了性暗示,而小沈阳的很多举动则是赤裸裸的性宣传。小沈阳曾在一个公众场合手举“我是处男”的招牌,让人大跌眼镜,但正是这样一位低俗得无可复加的演员,却能堂而皇之地上春晚舞台,并一路走红。
      有人说:“赵本山救了春晚,小沈阳救了赵本山。”依我看,这是在抬举赵本山和小沈阳,其实,赵本山才是导致春晚低俗化的罪魁祸首,而小沈阳则将春晚的低俗话更加向前推进了一步,从某种意义上讲,小沈阳在害赵本山。
      娘娘腔、头上的发卡、腰上的大花裤衩被称为小沈阳的“三大件”,看到这“三大件”,我便想到了街边那不入流的卖艺者。不用看小沈阳的演出内容,仅凭他的娘娘腔和这身装扮,就足以步入低俗之列了,小沈阳压根儿就不该被请上春晚舞台献丑。
      曾经看过浙江卫视的一档娱乐节目,里面请小沈阳做嘉宾,让他模仿其他歌手唱歌,他是很能唱高音的,音调调高了几个他依然能唱出来。也许他在这方面确实是功力过人,但是,依我看,他之所以能这样,和他的发声结构不无关系,一个有娘娘腔的人当然容易唱高音,因为女人在这方面天生就比男人优越。
      从小沈阳的声音到装扮,再到平时的言行,可以说都充满了低俗的影子,如此不伦不类的小品演员竟然能在中国成为众人追捧的大腕明星,实在是匪夷所思。据称,小沈阳在参加完春晚后注册的博客,一夜之间点击率就逼近300万,而小沈阳的出场费也水涨船高,从最初的一场500元飙升至10万元甚至30万元,暴涨了好几百倍。难怪大陆的明星总在普通观众面前显得不可一世,原来是因为仰人鼻息者太多。
      中国社会对性愈来愈宽容,黄腔段子和跟与性有相关的话题逐渐走上台面,成为公众谈话的内容,就连很多官员也热衷于制造和传播黄段子。每一年的春晚虽然堪称规格最高的文艺晚会,但是,不管是舞蹈还是小品,可以说都充满了性暗示。
      不伦不类的装扮、爱讲下流笑话、喜欢大喊大叫,尤其是旁若无人地手举“我是处男”招牌,所有的这些共同组合成了小沈阳在娱乐圈中无与伦比的低俗形象。低俗的凤姐被封杀了,而更为低俗的小沈阳却依然在招摇过市,这是小沈阳的幸运,却是观众的大不幸。
      几年前,西方女人曾对中国男人进行评比,结果显示李亚鹏为“最丑陋的中国男人”。只看李亚鹏的长相,确实算不上最丑陋,但是,从他选择王菲这件事情看,他确实是奇丑无比,稍微有点品味的男人应该都不会选择王菲这种女人为妻。
      从李亚鹏当寻最丑陋的中国男人”来看,西方的审美观和当前中国的审美观大不相同,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是却也在情理之中。在封杀凤姐的时候,就有很多评论人士认为,小沈阳比凤姐更低俗,但是,只要有关部门不说他低俗,媒体大概也是不会说他低俗的。如今,小沈阳被西方媒体称为“最低俗的中国人”,可以说是当之无愧,也大快人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沈阳密会性感林熙蕾 相当暧昧(图)
  • 赵本山“掌掴”小沈阳?高大宽:纯属无稽之谈(图)
  • 小沈阳全家福首曝光 名副其实二人转大家庭 (图)
  • 赵本山曝春晚内幕:带小沈阳是为了堵大家的嘴(图)
  • 阿丘约访小沈阳被放鸽子 写博发泄不满
  • 小沈阳是陪衬 赵本山春晚力捧徒弟王小利(图)
  • 小虎队密会赵本山小沈阳 学唱二人转(组图+视频)(图)
  • 力挺小沈阳 赵本山今日首次参加央视春晚彩排
  • 赵本山明日将参加春晚彩排 最终带上了小沈阳
  • 小沈阳自曝将无缘央视春晚:硬上还不如不上
  • 赵家军小品音乐全出击 小沈阳最后关头挤上春晚(图)
  • 赵本山遭成龙热吻 训斥小沈阳:你得叫他大爷(图)
  • 小沈阳小品《疯狂粉丝团》曝光 冲春晚藏玄机
  • 春晚今日首次彩排 小沈阳同一节目上俩春晚?
  • 小沈阳谈走红后生活:与媳妇见面越来越少了
  • 小沈阳不再“娘娘腔” 排练新小品奋战至凌晨
  • 小沈阳虎年春晚调侃娱乐圈 将与毛毛夫妇表演
  • 赵本山回应小沈阳产值1亿说 称其是孩子需指导
  • 小沈阳北京演笑会表演新段子 观众称新意不够
  • 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超女、小沈阳等误导大众审美
  • 刘逸明: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图)
  • 腐败官僚和奸商把张艺谋小沈阳孙红雷串成一串/章长节
  • 小沈阳一声“嚎”让全中国的纯爷们吓了一大跳
  • 季羡林走了: 温家宝当国学大师,于丹老师欣赏小沈阳
  • 曾节明:杰克逊和“小沈阳”
  • 刘德华比小沈阳更应该得劳模 都是无产阶级
  • 李天笑:小沈阳领衔两会 “吃饱撑”胜过习近平
  • 新闻出版总署:坚决制止恶搞型山寨,要引导小沈阳
  • 赵本山和小沈阳没思想内涵(图)
  • 魏明伦再轰《不差钱》差道德 认可小沈阳“有才”(图)
  • 中国人就算不差钱也差灵魂了——清华教授说“小沈阳是媚俗”
  • 小沈阳《媒体啊,关注点正事吧》/叶传龙
  • 章发林:当小沈阳穿上央视的大裤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