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潜伏》:对内政腐败的“愤懑和失望”/何吉贤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6日 转载)
    
    余则成是一个有报国热情的爱国青年,像那个时代的大多数爱国青年一样,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被裹挟进了救国的热潮中。一个有报国热情、有正义感的爱国青年,在那样的时代,大体也只能有两种选择:一是献身救国,进入国家机器,同时在个人的操守上又洁身自好。另一种当然是“寻找光明”,“投奔延安”。前者是一个矛盾的选择,因为“在黑夜中梦想着光”的人,很难不将民族的危亡嫁接到对内政腐败的“愤懑和失望”中,并进而转化为继续“梦想着光”的动力。因此在历史的展示中,前一种选择常常最后会通往后一种选择。当然,后一种选择也并不是终结,这是后话。
     这是一代优秀中国青年用“坚守”刻写出来的人生之路,是在危机和腐败的时代,一代中国人所探索的像“深海”一样宽广的信仰之路。是信仰支托着人生,是人生滋养着信仰,引领着中国寻找一个光明的前途。 (博讯 boxun.com)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心中覆盖悲伤,在悲伤里忍受孤独,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对你的爱已无言,相信无尽的力量,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的深海,澎湃着心中火焰,燃烧无尽的力量,那是忠诚永在。
    从故事结构上来看,这样一条信仰之路的萌发、形成及其挑战和考验,也是《潜伏》的基本叙事动力。
    转化在前两集已基本完成。爱国青年余则成在民族危亡关头的1937年投身抗战,接受军统训练并加入军统,“以为军统就是革命,革命就是抗日”。不可否认,在抗战时期,军统也是一支颇为活跃的抗日力量,曾在敌占区尤其是在“孤岛上海”等地开展了激烈血腥的“锄奸运动”。但由于国民党政权的反动和腐败性质,军统很快就堕落为主要针对国内进步运动的“特务”机构。余则成身处其中,很快从怀疑走向彻底的失望。具有正义感的爱国青年,在那样的时代,由于厌弃腐败、反动的政治而转向寻求另一种相对清明、积极和健康的政治,这是很自然的,也不是事后的“幡悟者”或自以为“清醒”的“批判者”所无法预防和抵制的。
    危机及因危机而生的心理反应是信仰萌发的基本激发机制——基督教的基础是人性的危机和上帝的拯救;佛教的基础的今世的危机和来世的拯救。现代中国历史上,民族的危机和国内政治的危机,使得许多原本相信“生活中并没有那么多政治”,“信仰生活”、“信仰爱情”的爱国正义之士最终投身政治、献身信仰。对于危机的敏感及其反应必然联系着一种更大的政治结构,而就政治信仰来说,反过来,对于这一政治结构的认知及个人与其构成的关系,又是支撑和检验其信仰纯度和深度的标准。以剧中的正方两角余则成和李崖为例。余从一个同情中共,继而发展成为一个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的共产党人,固然与其个人情感和生活经验有关,但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其当时的政治判断。左蓝牺牲后,他反复吟诵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等篇章,表明他的信仰中,个人感情的部分正消融在关于一个大的政治框架的理解中,他的政治信仰也达到了坚定的高峰。与此相对照,李崖也算一个忠于职守,忠诚于“党国事业”的人。他多年来以“办公室为家”,工作上兢兢业业,面临国民党政府的溃败,还力主“黄雀计划”,奋不顾身,从职业伦理来说,不可谓不优秀。但也仅止于此,他的这种敬业和忠诚缺乏因危机而生的信仰,更重要的,在重要的政治问题上,他缺乏判断。面对战局的危机,他的上司吴站长问他有何想法时,他的回答是,这等政治大事非我辈所能关心的。这反映了他的一种境界,这一境界决定了他不能从职业伦理中上升出一种信仰,他可以是一名“好员工”,而不能成为危机时代的一名“英勇的战士”。面对攸关“党国利益” 的生死搏杀,决定其冲冠一怒的恰恰可能是其个人的一己之利。反过来,如果将李崖处理为另一种信仰者的代表,则恰恰反映了我们的时代对信仰的理解的肤浅。
    对于信仰者余则成来说,那个时代的腐败是他通往信仰之路的发酵剂。日本投降前夕,戴笠等人表现出来的体制性营私舞弊行为使他对国民党政府体制彻底丧失了信心,从而促使他开始转向寻求与这种腐败体制绝缘的另一种政治信仰。军统天津站吴站长及其下属的贪腐行为,如清洗剂一般,进一步纯洁和坚定着他的政治选择和信仰。老军统吴敬中站长透露心声:“‘敬爱领袖,精忠报国’——我琢磨了20年,看透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一个腐败时代垂死的哀叹。党通局特务谢若林的逻辑是:“两根金条放在一起,分不出哪根高尚,哪根龌龊。”他为此拼命追求金钱,要在金钱中体会“成就感”。这种赤裸裸的金钱逻辑透着那个腐败时代的衰亡气息,导演在处理谢的每次出场时,都显得极为压抑、阴鸷,透着金钱和物质的冰冷冷的绝望的气息。吴站长的路表明了当政治信仰崩溃时,个人利益成为个人选择的唯一的动力。这条路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他本应效忠的“党国事业”土崩瓦解,苦心经营的个人“私利”也只能退居海外孤岛。而谢若林的路则是吴站长那条路的极端化,信仰崩溃,个人利益成为个人行动的唯一动力后,金钱和物质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最后的指归。这是一条死亡的道路,而铺就这条死亡之路的恰恰是金钱和物质那残酷的逻辑:金钱的脱缰之马,必然奔向疯狂和死亡。“死忠”的军统特务李崖曾作过这一宣判,最终执行的是共产党人余则成。
    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在众人之外”又“在众人之中”的工作方式,余则成的信仰之路是宽广而包容的,它不是对某些固定信条的死守,更不以戒律的方式体现,它扎根在信仰者的生活中,是吸引更多善良的生命的向上之路。晚秋是在罪恶的家庭和腐败的社会的窒息中寻求呼吸的柔弱的生命,她被余则成吸引,并无意中获知了余和翠平假夫妻的真相,按工作纪律,余应该除去晚秋。但余却将晚秋解救到了解放区,让晚秋这样一个在阴暗和腐败中%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国安部高官谈《潜伏》:派间谍到台湾是有的(图)
  • 宋楚瑜与《潜伏》有些渊源:军统墙上的徽章位置颠倒了
  • 《潜伏》主人公余则成原型 是“密使一号”吴石?(图)
  • 《潜伏》大获好评:是广电总局的骄傲 (图)
  • 《潜伏》史实硬伤曝光 苏联40年代已解体(图)
  • “丑男”翻身做情圣 《潜伏》不再单相思 (图)
  • 孙红雷请缨《潜伏》续集 接受采访扮"太空人"(图)
  • 高度评价电视剧《潜伏》
  •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刘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