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央视主播方静的“谍报”迷局:我不是爱折腾的人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转载)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我在很小的时候已经出过名了,间谍门之前,我跟朋友开玩笑,说我这辈子再出名,也超不过小时候了。没想到,这次我什么都没干,莫名其妙地就出了这么大的名
    
    
    资料图:方静主持《焦点访谈》
    
    方静4岁时就已经是北京城家喻户晓的民歌童星,李先念看了她的演出,大为惊叹,特意对郭兰英说了方静的情况,并嘱咐郭说,“民歌要后继有人啊。”其后,郭兰英专程来到方静家,收她为弟子。
    
    “我从小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都有人指指点点,名气这个东西对人的异化是非常可怕的,它会让你害怕被别人忽略,害怕自己不是人群的焦点。”
    
    在“间谍门”事件爆发之前,方静曾经跟朋友开玩笑,“我再怎么出名,也不会超过我小时候了。”
    
    话显然是说早了。
    
    6月9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周忆军的一篇博客,把她瞬时推向了一个极速爆炸的舆论场。
    
    他在博客里写到,“时下,敬大姐(敬一丹)太忙,小水(水均益)又有《高端访谈》要主持,而那端庄大气的方静妹妹,为便于谋取军事情报外泄,申请去主持《防务新观察》,终于5月12日夜晚被捕。”
    
    周忆军别号阿忆,曾为央视和凤凰卫视多档重要节目担任总策划和总撰稿,并曾出任央视新闻中心《实话实说》主持人。尽管此前网络上已有方静出事的传言,但并未引起关注和轰动,阿忆的言之凿凿及他与电视圈的深度勾连使得传闻迅速升级为“新闻”,11日已经有媒体公开刊登、播发方静因间谍罪被捕的消息。
    
    11日晚10点43分,方静在某网开通个人博客(blog),发表声明,“该文所述纯属子虚乌有,本人将用法律手段维护我的合法权利!”
    
    12日,她的电话变成热线,“我算了一下,没有电话打进来的空白时间段,最长一段是5分钟!”
    
    13日下午她做客某网聊天,以公开露面证明自己并未“被捕”。当天下午她得到通知,回到中央电视台录制《世界周刊》。由于连日焦虑失眠,精神紧张,体力透支,“录到最后一段,眼前一黑,连字幕提示都看不见了。”
     她对本刊记者说,“按照我的本性,我不想再纠缠这个事情了,也不想去告阿忆。说清楚我自己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事情过去就算了,但是如果不告他,似乎又陷入到炒作的说法里去了,所以我还没有放弃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的考虑。”
    
    6月14日,方静在新闻频道《世界周刊》亮相之后,《防务新观察》的编导们一度非常兴奋,跑去问领导,“方静复出了,说明她没事呀,是不是很快可以回来主持啦?”然而此后方静再没有在电视上露面,各种传言因之又起。
    
    梳理“间谍门”的整个过程,会发现方静在《防务新观察》停播3个月是引爆整个事件的起因,令人困惑的是,迄今为止,央视方面对内对外均没有任何正式的解释和通告。
    
    方静最后一次在《防务新观察》上亮相是2009年3月1日,据该栏目工作人员透露,3月3日前后,编导们正在跟方静沟通下一期节目的内容,组里忽然得到通知,“换主持人了!不要问原因!”
    
    在没有下一步工作安排的情况下,连续停播3个月,对于一位入行16年,且有较大影响力的主持人而言,这样的情况颇不寻常。
    
    “她平时在台里独来独往,给人感觉特别冷,特别傲,出了事儿,有些人也乐意传播一些对她不利的说法。”一位曾经在《东方时空》工作过的策划说,“四五月份的时候,就有台里人神神秘秘地跟我说,方静出事儿了,并且已经被抓起来了。”
    
    一位《防务新观察》的编导至今难忘与方静的第一次合作,“我在路上呢,接到她电话,真是连珠炮一般,噼里啪啦对我的文案提了一堆意见,我都愣了,心想‘这位方姐姐果然是不同凡响啊’!”“跟她合作时间长了,发现她这个人其实就那样,心直口快,并没有什么私心和恶意。她就是一个对工作极其认真的人,她能一眼看出你的稿子用了多少心力。说话很直接,但的确是有水平,每次都能直击要害。我特别佩服她对文案的消化能力,每次录像她都给我惊喜,她不是一个照本宣科的主持人,很多即兴的问题非常精彩。”
    
    “我觉得她这个人不像外面说的那样,她跟你熟了以后,特别随和。也不追名牌,几十块钱的衣服她都能穿得好看,有她的个性,她还让我们帮她在淘宝上买东西呢。”
    
    方静忽然被调离,《防务新观察》的同事们也是一头雾水,一位编导说,“传她是间谍,传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她平时很少上网,我们每次给她发文案和资料什么的,都是要打印出来,让司机专门送过去。有几次因为送材料延误什么的,她都着急了。如果会上网,发个邮件就过去了,我们都说了好多次了,说她不能再这么落后下去了。但她嫌上网麻烦,耽误时间,这样的人还能当间谍?”
    
    据该栏目编导介绍,《防务新观察》做过一系列走进军营的节目,方静和栏目编导一起下部队采访。“如果真是间谍,那肯定要好好利用一下下部队的机会是吧。我们一起下部队,吃住都在一起,她停播之后,我天天脑子里过电影,拼命回忆,她那些日子说了些什么,问了些什么,还真是想不起来任何像间谍活动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给停了,我还问过她,她说她也不知道。”
    
    6月14日复播后,网络上“间谍门”已经变成了“炒作门”,不少人质疑方静与阿忆是否存有某种默契,联手炒作。更有网友留言,“阿忆不受到法律的惩处,方静就不能算洗清罪名。”
    
    方静对本刊记者说自己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接下来她要认真考虑是否要与阿忆对簿公堂,以及继续等待台领导对她的工作安排。
    
    她看上去有几分心神不宁,折磨她的除了悬而未决的工作调整,还有一些新生的负面传闻。她告诉记者,这些天里,她的手机间或会收到一些恶意信息,每次都是不同的电话号码,信息内容却都是相同的,“传央视著名主持人方静患乳腺癌,已经入院化疗。”并附有她的多位领导及同事对此事的点评。从短信内容看,发信者对央视内部和方静的社会关系均相对熟悉。
    
    “好像有个人藏在某个角落,想逼着我崩溃……”恰在她说这话的同时,她的手机尖厉地响了几声,短信又来了。
     我受到的污蔑和攻击到今天还没有断
    
    ----对话方静
    
    直到今天,我还在受着各种程度的诬蔑甚至是人身攻击。没有断,从5月中旬到现在
    
    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如此伤害
    
    人物周刊:以这种方式进入30岁的倒数第二个年头,是不是很有一些别样的感受?有时候生活比戏剧还要精彩。
    
    方静:从5月份网上的一些谣言就已经有了,5月中下旬,网上就已经是点名道姓了,说我如何如何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对于网上这些传言,我始终没有出来说一个字,我个人认为辟谣最好的方式是置之不理,时间会自然澄清谣言的。大概从5月16、17号开始,就不停有人给我打电话,问我这事,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没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可能永远不能体会到这种完全莫名其妙地被人诬陷、指责的滋味。
    
    而且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们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恶毒的指责实际上你们都没有见到。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直到今天,我还在受着各种程度的诬蔑甚至是人身攻击。没有断,从5月中旬到现在。(方静拿出手机,给记者看她收到的恶意短信。)
    
    人物周刊:你认为这种声音出自哪里?传闻对你的生活,对你的亲人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方静:我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
    
    在那个时候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就是说你非常渴望有电话,你的电话响了,那意味着还有人在问起你。但又非常怕电话响,因为这个电话常常是一种猜疑的,有的是嘲弄的,还有辱骂的,嘲弄辱骂我的都是我不认识的人。
    
    到了公众场合你会发现,认识你的人都在用一种警惕的、猜疑的眼睛看着你。你不知道你应该在家里待着还是应该走出去。
    
    更不用说给家里人带来的伤害,我心里很内疚的,就是说,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然后你要让年过半百的父母为你的事情,吃不了饭,睡不了觉,每天哭。我的外婆已经90多岁了,我们一直瞒着她,没有想到她的一个朋友,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把外面的传言告诉她了……这大概就是我这一个多月的生活。
    
    人物周刊:关于你的传闻是怎么生成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方静:不知道。
    
    人物周刊:凡事它应该有个逻辑的起点。“间谍门”只有两个答案,一个是“是”,一个“不是”,对吧。
    
    方静: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人被伤害是一种痛苦,但是人最大的痛苦是莫名其妙地被伤害。我在新浪接受访谈的时候,包括一些电话采访我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我现在仍然可以用我的人格来担保说这句话,就是:第一,我此生没有跟阿忆说过一句话,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第二,没有任何人、任何部门、任何单位向我了解任何情况。
    
    人物周刊:按照你的说法,好像完全是空穴来风,有人故意制造了这样一个信息源,制造出一个巨大的信息场。
     方静:我以前不相信人会被冤死,现在我真的能理解所谓“含冤而死”了,这个滋味是很难受的。比如说我杀了一个人,然后我要被判死刑,我觉得这个是你应该受的。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我怎么了,然后被人这样地伤害……
    央视主播方静的“谍报”迷局:我不是爱折腾的人
    
    1992年在央视实习,采访施拉普纳,与施拉普纳夫妇合影。时任台长杨伟光看到方静的采访,大为赞叹,方静得以顺利留在央视工作
    央视主播方静的“谍报”迷局:我不是爱折腾的人


    
    2002年,在美国福克斯新闻集团考察交流,与《60分钟》节目主持迈克・华莱士和默里・塞弗尔合影
    
    停播3个月,领导对我说是工作调整
    
    人物周刊:停播3个多月是不是造成传言四起的重要原因?
    
    方静:我想可能是吧。我在电视上有一段时间没露面,这当然是制造谣言的最好时机。网上那些传闻我一开始就不打算去理会的,只要是个名人,就有各种各样的传闻,不可能天天去应付这个。但是没有想到阿忆这样一个公众人物在自己的博客里那么不负责任、点名道姓地污蔑我。
    
    人物周刊:整个事情从始至终,中央电视台没有任何官方的澄清或者说明,台里通知你上《世界周刊》是什么时候?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方静:台里用了一种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我认为也是最好的一种方式来辟谣。从11号开始一直到我录像的那天,我中间没有睡过一分钟,这个压力,你能够想象,吃安眠药都睡不了觉。《世界周刊》是站着主持的,主持人的分量也比较多,我录到很晚。录最后一段的时候,眼前一片黑,连字幕都看不见了。后来我跟他们说,“让大家陪我到这么晚,很对不起大家,但是我真的录不下去了,我要坐一会儿,我眼前全是黑的。”然后休息了大概有20分钟,才把最后一段录完。
    
    人物周刊:录完回家,是不是觉得心里慢慢安定下来了?
    
    方静:回家也是很久睡不了觉,很困,但是绝对睡不着。大概快到天亮才睡着一会儿。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你永远无法揣测当事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好比说14号我看到我自己的节目播出的那一刻,我想一定所有人都觉得,我一定是欣慰、激动、百感交集,总之情绪会很不平静才对。但当时我大脑真的是一片空白,多日来的疲惫一下子全都冒出来了,所以真的是心里不起波澜,我一点都不夸张,看着电视上播出的那个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后来,好多朋友给我打来了电话,他们在电话里祝贺我,好几个人都哭了,我给他们带的,也痛哭了好几次。
     人物周刊:为什么受到攻击的会是你呢?
    
    方静:我想因为我是央视的主持人,如果我不是央视的主持人,那没有人去在乎。一个国家电视台的知名主持人竟然是间谍,这在全世界哪家媒体都是大头条啊!
    
    我自己确实没想到,最后这个谣言会造成这个样了,以至于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都有外国记者问到了这个问题。这个完全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我想也出乎造谣者的意料,不管这个人是阿忆,还是阿南还是阿北,我想这个不重要。
    
    人物周刊:在台内有一种说法,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有人认为,你自己平时人际关系不是特别好,有些人在你有空白段的时候,乐于传播各种于你不利的消息。
    
    方静:我想我不能接受。我不知道这个话是从哪儿来的,我是一个不太爱交际的人,与工作无关的场合、活动,我很少参加,可能有些人仅仅凭对我的一种感觉这样说吧。这个你可以去找跟我合作过的同事了解情况,我想他们的说法比我自己的解释更有力。
    
    人物周刊:央视内部还有一些关于你的传言,你是否也有耳闻,比如有人会对台里作出硬性规定,你每个月必须在《焦点访谈》出几次镜。
    
    方静:(笑)出几次啊?这个传言从何而来,我不知道。我没有任何所谓的背景,我的父母都是非常普通的人,我当年留在央视,是因为老台长杨伟光看了我做的一期专访施拉普纳的节目,我是用英语采访,杨台觉得我不是学英语专业的,还有这样的才能,就说应该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就这么简单,他对我的确是有知遇之恩的。直到他退休之后,我在一次活动中遇到他,壮着胆子走过去,对他表达了我的感激之情。
    
    有人说我能主持《焦点访谈》是因为我做了工作,实际上当时我申请了公派出国,已经通过了,正在办相关手续,一切顺利的话,我8月份就要去美国了。在我已经向台里递交了出国申请的情况下,2002年的6月份,台里领导找我谈,说决定让你主持《焦点访谈》,说句实话,我心里是很矛盾的。《焦点访谈》是那么重要的一个节目,当时第一感觉确实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栏目让我主持了,那这国还出吗?但是想来想去,觉得到国外去学习一段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好不容易这个事情能够办成,我觉得我不应该打乱我长期的规划。所以我当天晚上就给领导打电话,我说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向您汇报,我8月份出国,这样的话我上《焦点访谈》一个多月就得走了,是不是不太合适。当时领导想了一下,说那你还是上吧。我还是服从了领导的安排,上《访谈》一个多月之后,就如期出国了。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
    
    人物周刊:停播3个月是这个事件的核心,为什么会被调离?
    
    方静:台里面通知我的时候是工作调整,我想也是工作调整,因为不是工作调整又能有什么原因呢?
    
    人物周刊:你播得好好的,栏目收视率节节攀升,为什么不让播了呢?
    
    方静:我真的不知道台里在考虑哪方面的因素,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人物周刊:你现在有固定的播出栏目吗?
    
    方静:没有,我还在等待工作上的安排。
    
    人物周刊:6月14号播出之后,你又录过其他节目吗?
    
    方静:没有。
     名气这个东西,其实对人不是完全有益的
    
    人物周刊:你在博客里说要跟阿忆走法律程序来讨个说法的,现在开始了么?
    
    方静:这个事情说实话,我没有想好。我不是一个爱折腾的人,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没有什么比央视在那样一个压力下让我上镜更能说明问题的了,我觉得说清楚了就行了。但是有人又认为是我跟阿忆在联手炒作,所以我的那些朋友们就说,你本来已经是一个受害者,之后你要二度地被人伤害,他们觉得我还是应该把这个事情诉诸法律,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好这个事。
    
    人物周刊:阿忆后来有没有跟你联络?
    
    方静:没有,一次都没有。炒作这个事儿,我觉得其实蛮可笑的,我觉得有头脑的人其实是不会这么想的。间谍罪,这是个什么罪啊,等同于叛国罪吧,这是个死罪吧!有人敢拿死罪炒着玩儿吗,这样玩儿的动静也太大了点儿吧。我觉得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这样想。
    
    人物周刊:在这一个多月里你有过绝望的时候吗?
    
    方静:从理智上说,我没有,我始终非常相信的是邪不压正。但是情感上,的确有非常痛苦、承受不住的时候。我从来不喜欢喝酒,但是在这个事情的过程中,我确实是有过几次,痛饮。这个痛饮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友情。在我最难的时候,全世界都在怀疑我的时候,我的亲人,我的一些朋友,他们对我的坚定不移的相信。
    
    人物周刊:对这个大风大浪的6月,你自己有什么感触?
    
    方静:我在这件事情之后,自己有很多反思。一方面,从阿忆这件事情上,我在反思如何做一个公众人物,其实说到根本就是如何做人,就是说,不管你是出于不经意,还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你的一句话,可以让世界起风波,所谓的谨言慎行,我们做新闻工作的,要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我将来一定要做到,对于我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要负责,因为真的,你不经意地说的一句话,你不知道……可能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可能给别人,甚至是一个单位,甚至是国家带来多大的影响,这是从中我要引以为戒的。
    
    还有一点就是对我个人的反思,我在想我究竟错在哪儿了。很多人如果第一次见我,或者不了解我的话,可能觉得我是一个很清高的人,或者很难接近的人。
    
    人物周刊:你想改变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
    
    方静:我在为人上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就是说,一是一二是二。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这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们几个主持人那个衣柜因为没地方放,就放在另外一个栏目的办公室里。这个办公室的很多人都是认识的,但是我每次去,都是飞快地拿了衣服,谁都不理,马上走了。后来别人就说,你看你,再看看人家,人家进来之后,就跟大家所有人都打招呼,再拿东西。你进来,谁都不理,拿了衣服就走。你怎么就那么傲慢呢!我说我冤枉啊,我看你们都在工作,我认为我再跟你们打招呼多影响你们啊,我赶快拿了我就走,别在这儿捣乱,我是这么想的。这样的事情在我身上经常发生。
    
    在电视台工作后,又成了一个公众人物,就延续了走路不往两边看的习惯。有的时候在路上被熟人看见,人家想跟我打个招呼,然后发现我根本就不理……所以我在想,也许我无意中真的伤害了一些人。
    
    人物周刊:本性难移,你能改得了吗?你改了不就没有麻烦事儿了吗?
    
    方静:我在电视台这么多年,为我个人的事情,很少,几乎没有跟别人红脸。我经常发脾气,全是因为工作,前一分钟怒火万丈地给编导们打电话,“什么东西,怎么能这样弄”,第二分钟全好了。我想这些东西都是我身上的很致命的东西。经过了这件事情,我会用心来改正这些问题。
    
    人物周刊:如果的确不是你个人的问题,是有人故意造谣滋事,你觉得你得罪过谁吗?
    
    方静:我想我没有有意地伤害任何人,没有做过让我良心不安的事。至于是否被人误解或对方被人排哕,我就不清楚了。另外,我觉得这里面是否有人在利用这件事情对央视造成伤害,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我个人不足以让他们这样,真的是不足以。
    
    人物周刊:你的处境,在台里有沟通和缓解的渠道吗?
    
    方静:对这件事情的所有处理方式,我都是请示央视领导的。我所有遇到的问题我都是向央视领导反映的。
    
    人物周刊:最近新闻频道在筹备改版,你的工作有一些什么安排?
    
    方静:我不知道。我在等着。
    
    人物周刊:6月14号之后,你的博客再也没有更新了,你不打算接着写了吗?这个世界多少人渴望被人关注啊,所以有人认为这是你的一个机会。
    
    方静:(笑)我本来也不是一个表达和倾诉欲望特别强的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这次是没有办法了,不把我逼到那份上我是不会开博客的。现在事情都说清楚了,我希望不写了。再不要有那种万不得已的时候了。
    
    名气这个东西,其实对人不是完全有益的,比如说你会习惯被人关注,你会不习惯别人不关注你,你会不习惯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这些都是潜移默化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已经出过名了,间谍门之前,我跟朋友开玩笑,说我这辈子再出名,也超不过小时候了。没想到,这次我什么都没干,莫名其妙地就出了这么大的名,所以我觉得很荒诞,你要这个名气干什么。
    
    人物周刊:你觉得接下来一切都会顺利恢复到出事之前吗?
    
    方静:我不知道。因为你看我现在收到的这些短信,还有一些你没有看到的一些具体的事儿,还在对我进行伤害,其实每天都有。每天无时无刻不在对我进行考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间谍门”:阿忆信箱被黑,方静接受专访
  • “间谍门”后方静首度露面:我为何没有参加罗京追悼会?(图)
  • 方静吧留美之旅的对话:我为什么要留在国外呢?(图)
  • 方静目前至少是间谍案嫌疑人,请安全部开口说话
  • 方静 郭兰英的最后一个女弟子
  • 方静独家回应:将回央视主播台 确定起诉造谣者(图)
  • 方静:现在的任务是用一切手段来澄清谣言 (图)
  • 方静“间谍门”无权威单位表态 更像一场闹剧(图)
  • 方静暂不考虑起诉阿忆
  • 主播方静时隔3个月后返央视 紫色上衣尽显性感(图)
  • 方静在“间谍门”事件后终于亮相了 (图)
  • 方静接受访问谈间谍门 称不会背叛祖国出卖灵魂(图)
  • 阿忆凌晨更新博客:只说泄密,没说方静是间谍
  • 阿忆继续卖关子:方静是否为间谍,等政府通稿吧(图)
  • 方静陷入间谍案口水战 防务新观察全揭秘 (图)
  • 方静接受专访实录:不做亏心事 不怕鬼敲门(图)
  • 八年了,方静是在哈佛深造那年被美国情报人员策反的(图)
  • 外交部秦刚表示:未掌握方静卷入间谍案相关情况(图)
  • 张召忠:关于方静问题的几点说明
  • 某军工人员讲述间谍案 自称接触过方静 (图)
  • 方静果真是“潜伏”的间谍吗?央视不该再沉默了
  • 张召忠证实 方静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 方静同志早年潜伏在cctv的珍贵照片 (图)
  • 人民网报道央视女主持方静是间谍的新闻已被删(图)
  • 中央台名单已无方静,谁假冒方静“辟谣”?
  • 方静:此生没有与阿忆说过一句话
  • 苍蝇吃干净的方静吗
  • 方静“间谍门” 中国式辟谣
  • 方静“间谍案”为何不见官方澄清/易军
  • 阿忆说方静是间谍:无聊的商业炒作?
  • 既然都三赢了:到底方静是不是间谍这很重要吗?
  • 方静案件表明中国已经陷入无政府状态
  • 网友大胆猜测:方静不是间谍而是许宗衡的情妇?(图)
  • 方静不是间谍 马晓霖是/马红
  • 方静:看上去很美
  • 方静胜秋瑾:提供情报不收取任何金钱,纯属道义(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