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阳台》体验民工生活 陈佩斯不屑于入主流(图)
(博讯2004年12月05日)
    
    《阳台》体验民工生活 陈佩斯不屑于入主流
    
    
    
    本周,陈佩斯的第三部舞台喜剧《阳台》开始在成都演出。这个川话版的喜剧受到了观众们的热烈欢迎,也被各方媒体看好。离开春晚多年的陈佩斯终于用自己的实力证实,中国人在小品之外也能创作真正的喜剧作品。
    
    
    《阳台》体验民工生活
    
    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是您四年前开始创作的戏。四年前民工问题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广泛关注,您为什么就能看好这个题材?
    
    陈佩斯(以下简称“陈”):不是我看好这个题材,而是我一直关注着这群人。四年前没有人关注,所以我关注。我不是在关注某个弱势群体,而是一直在思考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创造的巨大的价值到哪里去了。于是我用喜剧的形式把这个问题展现出来。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记:在演《阳台》之前有什么特殊的生活体验吗?
    
    陈:有。我通过房地产老板,找到项目经理,再找到施工方经理,最后找到了包工头、民工。在我对民工的了解中,我发现他们没有人的迁徙权和劳动权,他们只有出力、流血、流汗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而没有任何的社会保证,我觉得这是一种极大的不公平。
    
    记:观众们一致认为这个戏的艺术水平要远远超过《托儿》和《亲戚朋友好算账》。
    
    陈:因为这个戏技术含量高,打磨的时间长,前前后后用了4年时间,改了10稿。我在该剧中安排了三条线索。一个是民工讨工钱的线,二是侯处长和情人偷情的线,三是侯处长拼命隐藏所贪污赃款的线。这几条线交替进行,所以从故事结构方法上来看,还没有一部喜剧像这样复杂。
    
    喜剧退化症结在于“忙”
    
    记:您一直通过喜剧演出对中国喜剧进行理论上的探索,《阳台》有没有给您的理论体系增加一些新的东西?
    
    陈:有很多经验性的东西,包括结构方法。从历史上来看,我们的喜剧电影和舞台作品都没有像《阳台》这样复杂的,也没有像《阳台》这样触及了广泛的社会背景。让我在喜剧探索中往前走了很大一步。
    
    记:您一直在对中国喜剧进行探索,现在做了三部喜剧之后,能不能给中国喜剧的发展指出一些发展方向?
    
    陈:中国喜剧的不足是大家都看得到的,现在很多作品都严重退化,症结就是大家太忙了。大家总是飞来飞去,不是做肥皂剧就是走穴,找不出时间去做喜剧。喜剧成功的惟一出路就是拿出时间去思考、去创作。过去春晚的节目,我和朱时茂一做就是半年。《王爷与邮差》我们用了整整7年时间。这不是一句空话,那时候看着大捆大捆的钱从自己身边飘过去。做电影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们苦苦挣扎,像开拓市场的时候,也看着大捆捆的钱流过去。所以你得舍得,你得忍得。舍得钱从你身边流过去,忍得住寂寞,因为你要看书,要学习。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出路。
    
    记:经过这三部喜剧在全国的巡演,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陈:北京的文化环境、剧场还算可以,但是到外地的许多剧场真的让我惊讶。比如某些省会最好的剧场,一空就是好几十天,连套完好的音响设备都没有。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在全国巡演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演出,就先要给人家打扫厕所。有一次我在外地演出,让工作人员把舞台整个擦了一遍,可是怎么闻怎么都有尿臊味,我到卫生间一看,小便池有好多年没冲洗过了,我只好亲自把厕所冲刷了一遍。
    
    《阳台》体验民工生活 陈佩斯不屑于入主流


    
    有些地方的观众会在你演出的时候吃瓜子,瓜子皮好像地毯一样铺了满满一地。剧场没人管理,观众不知道怎样看戏,我看着非常痛心。
    
    不屑于入主流
    
    记:现在戏剧舞台流行前卫时尚的戏剧,为什么您依然坚持做现实主义喜剧?
    
    陈:我们的舞台上一般都是悲剧或者正剧多,喜剧不是主流社会看的戏。主流戏剧是时尚的,政策性的,从封建社会到今天都是这样。主流戏剧是为帝王将相服务的。《诗经》里提到了风·雅·颂。风不是主流,雅·颂是主流。喜剧恰恰是风。任何人都希望事半功倍。同样是创作,创作有些戏你可以得这个奖、那个奖,可以获得国家给你的投资,有这样的好事谁不愿意啊。只有傻瓜才愿意自己投资,还要花上加倍的劳动。
    
    记:您自己就是这个傻瓜?
    
    陈:嗯!但是有一点,很多东西虽然不入主流,但我知道主流是什么,我不屑于入主流,也不屑于耍小聪明。在今天看来我比较傻,但我想的不是今天的事情。
    
    记:听说您在票价上很矛盾,您不希望卖很高的票价,您希望广大的百姓都能看到你的表演?
    
    陈:文化改革今天刚开始,文化市场现在非常低迷。其实我们应该注重文化市场,一个健康的文化市场所创造的价值要比房地产还要高。反过来说,一个不注重文化市场的社会是可怕的,没有文化的富裕比贫穷还可怕。
    
    记:今后还会再从事影视表演吗?
    
    陈:为了生计,可能也会再去拍电影。如果有一天大家看我又拍电影了,或者在一个很烂的古装电视剧看到我了,千万别骂我,我也得吃饭啊。
    
    记:今年下半年以来就流传着很多消息,说春晚今年向您招手了,希望您回去演小品。
    
    陈:我个人认为这是炒作,至少我没有听说过春晚向我“招手”。
    
    记:今后还有什么打算吗?
    
    陈:岁数大了可能会去种地。我在昌平承包了几座山,平时排戏就在那里。我那山上的树木茂盛得很,现在连人走路的地方都没有了。没准哪天,我就去种那几亩薄田,然后蹲在路边卖菜。非典的时候我就跟当地的老农蹲在路边卖过菜,那种感觉是城市里没有的。
    
    
    (北京娱乐信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佩斯演艺之花舞台绽开 影视光环已成浮生往事
  • 陈佩斯成都“跑题”谈刘晓庆:吹牛导致她的失败
  • 著名影星陈佩斯六年前承包万亩山场今获绿化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