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8251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宗教信仰]
   

北京一基督徒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8日 转载)
     ——全世界的基督徒如何应对知识危机、文化危机和领袖危机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
      
      今天,因为第三届洛桑大会,因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我们家庭教会的很多主内肢体如胡石根、高洪明、杨靖、贾建英、严正学等等和我本人(徐永海)被警察软禁,我们的主日敬拜也在警察的软禁下在我家中进行,在敬拜中我们为中国祈祷。今天洛桑大会进行到了第2天,因200多位受邀中国家庭教会的代表被中国警察限制自由,不能出境,不能出席,洛桑大会的肢体们也一定在为中国祈祷。
      
      1974年在葛培理牧师领导下展开了第一届洛桑大会,1989年又召开了第二届洛桑大会,昨天又召开了第三届洛桑大会。多年来葛培理次子葛纳德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在中国赞助印制圣经,建造教堂,其中最大的能容纳4千人,位于江苏淮安。2003年浙江杭州凸渡沙教堂两次被政府强拆,因报道此事,家庭教会的刘凤钢、张胜棋和我本人(徐永海)被抓坐监。坐监期间,凸渡沙教堂第三次被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重建,能容纳5千人。
      
      洛桑大会是全球最具代表性的基督教普世宣教大会,在此次第三届洛桑大会前,世界福音洛桑委员会(洛桑运动)执行主席道格拉斯-伯兹奥尔表示:“第三届洛桑会议将提供一个全球性的论坛,世界各地的领袖们将探求教会面临的各种问题以及如何响应这些问题”。格拉斯-伯兹奥尔还透露他观察到现今基督教界面临的三个主要危机:“知识危机、文化危机和领袖危机”。在此我们祈祷,求主耶稣将这“三个危机”变成为“三个机遇”。
      
    一、“知识危机”应变成为“知识机遇”
      
      关于“知识危机”,我们的观点是,近一百多年来,随着物理学(广义上的物理学,包括天体物理学、天文学、宇宙学等)的进步,人们逐渐认识到我们这个宇宙具有137.5亿年的历史。《圣经•创世记》的“上帝六天创造宇宙”自然不能再按字面来理解了,圣经上也说:“字句是叫人死的,精意是叫人活的”(林后3:6)。如果依旧坚持按字面来理解《圣经•创世记》的“上帝六天创造宇宙”,自然会带来“知识危机”。
      
      面对“知识危机”,我们提出了“上帝手握宇宙论”,即:“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是在这个‘点’内,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的。这个点就在上帝手掌心中,借此上帝创造、掌管着宇宙”。那种认为:“上帝也居住在这个宇宙的某个空间里,并且在创世时,花了几天的时间,用泥捏出各种生物”,这种按字面来理解《圣经•创世记》,是太小看上帝的大能了。
      
      面对“知识危机”,我本人(徐永海)写了一篇论著《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其中第1章第2节《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科学说:“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掌心中,是真的存在上帝”》主要论述了上面的观点,即通过科学的方式来论述“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掌心中,是真的存在上帝”。科学发展将会使更多人知道真的存在上帝,“知识危机”将会变成“知识机遇”。
      
    二、“文化危机”应变成为“文化机遇”
      
      关于“文化危机”,格拉斯-伯兹奥尔的观点是:“拥有大量佛教徒和异教徒的中国、印度以及信仰穆斯林的阿拉伯国家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对世界的文化影响也逐渐增强,西方基督教文明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这使现今基督教面临了文化危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唯物论者最多的国家,“只有财富才能带来幸福”的唯物论观点不仅影响着中国也在影响着西方,基督教确实存在着“文化危机”。
      
      面对“文化危机”,我们坚持的观点是:“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是预言耶稣,新约是应验耶稣。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以耶稣为榜样,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基督信仰,来充满爱。‘爱’是一种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具有基督信仰,才会充满爱,才会充满喜乐,才会带来心灵幸福,才会带来美好社会”。圣经上说“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的喜乐充足”(约壹1:1-4)。
      
      面对“文化危机”,我们的家庭教会呼吁进行“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掌心中”的研讨活动,来使人们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耶稣),真的需要耶稣(上帝)”。中国传统文化(儒家)中一直具有“大同”的思想(因此我们中国人曾狂热地接受共产主义)。我们相信,当我们中国人知道了“上帝(耶稣)真的存在,并能带来心灵幸福和美好社会”后,我们中国将会逐渐成为福音化国家。中国传统文化所带来的“文化危机”将会变成“文化机遇”。
      
    三、“领袖危机”应变成为“领袖机遇”
      
      关于“领袖危机”,格拉斯-伯兹奥尔认为:“老一辈基督教领袖的辞世令人感到惋惜,而基督教本身也正因为第三世界新一代领袖的出现正经历着所谓‘权利中心’的转移,这可能成为福音主义运动所要面对的领袖危机”。1994年葛培理牧师来北京时曾到过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倡导者、先行者袁相忱的家中,并在这个聚会点讲了道,我们也听了这次讲道。随着袁相忱这些老一辈教会领袖的辞世,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也面临着“领袖危机”。
      
      面对“领袖危机”,我们接受的观点是:“袁相忱在世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向耶稣学习),而不是学神学(不是学习某些神学教义)’。效法耶稣,‘作群羊的榜样’(彼后5:3),中国家庭教会的老一辈教会领袖,如王明道、袁相忱、林献羔、李天恩、谢模善等等,为我们做了美好的榜样。为了持守信仰,他们经历了很多患难(如坐牢二十多年)。这些教会领袖的榜样作用,并不会因他们的高龄或辞世而消失,反而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面对“领袖危机”,我们的家庭教会注意到,在中国城市知识分子中,很多人对神学教义没有兴趣,对祛病赶鬼更是反感,但是他们常常被这些老一辈教会领袖的经历所感动,而愿意效法耶稣,走十字架的道路。我们相信,随着中国城市知识分子通过科学(他们大多只认科学)而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后,他们中的很多人将会成为基督徒,在他们中间将会涌现出很多的教会领袖,“领袖危机”将会变成“领袖机遇”。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
      
      
    附:《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科学说:“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掌心中,是真的存在上帝”》见:http://www.blogchina.com/201009101004664.html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科学说:“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掌心中,是真的存在上帝”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之第1章第2节)
      
                 徐永海
      
                2010年10月10日
      
      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大卫•格罗斯,在他获奖的同年指出:“知识最重要的产品是无知”。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知识还有一个副产品——权威与偏见”。爱因斯坦在晚年说过这么一段话:“大家都认为,当我回顾自己一生的工作时,会感到坦然和满意。但事实恰恰相反。在我提出的概念中,没有一个我确信能坚如盘石,我也没有把握自己总体上是否处于正确的轨道”。
      
    一、前言:让我们再次地了解一下迈克耳逊-莫雷实验
      
      在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有十字架交叉点和左臂、右臂、上臂、下臂四个臂。一束光从左臂进入,到达十字架交叉点,遇到一个“左下——右上”(╱)呈45度角的半镀银玻璃片,被分为两束光。
      
      一束光被这个十字架交叉点呈45度角的玻璃片反射,直角拐弯上行(走在上臂中)。到达上臂顶端,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下行(依旧走在上臂中)。下行到十字架交叉点,经过十字架交叉点的玻璃片透射,继续下行,进入下臂。这束光(可称为“垂直的光”)在上臂垂直地走了一个往返,走了一个“‖”(垂直)路程。
      
      另一束光经过这个十字架交叉点的玻璃片透射,继续右行(走在右臂中)。到达右臂顶端,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左行(依旧走在右臂中)。左行到十字架交叉点,被十字架交叉点呈45度角玻璃片反射,直角拐弯下行,进入下臂。这束光(可称为“平行的光”)在右臂平行地走了一个往返,走了一个“=”(平行)路程。
      
      上臂、右臂长度相等,“‖”路程、“=”路程长度相等。假设“‖”路程、“=”路程长30米,光走完“‖”路程、“=”路程所用的时间就是100纳秒。
      
      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30公里/秒,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300公里/秒。迈克耳逊干涉仪是放在这个高速运动的地球上,“垂直的光”是走在高速运动的上臂中,“平行的光”在走在高速运动的右臂中。
      
      在行驶的火车车厢里,一个人垂直向上抛一个球,球撞到车厢天花板后垂直落下。期间火车已经行驶了一段距离,(铁路边静止的人来看)球上抛的地点和球落下的地点不在同一个点上,这个球走的是一个“∧”路程(可称为A字路程)。
      
      “垂直的光”在走上臂时,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垂直,在一上一下过程中,“垂直的光”走的也是“∧”路程。“∧”路程比“‖”路程距离长。“‖”路程假设30米,“∧”路程就是“>30米”(“>”为大于符号),“垂直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时间就是“>100纳秒”。
      
      一辆摩托车在赶超一列火车时,假设火车长30米,因火车也在行驶着,并方向相同,摩托车行驶了较长的距离(如200米),才从(长30米的)火车的车尾赶超到了车头。之后摩托车立刻掉头行驶,速度不变,因火车也在行驶着,并方向相反,摩托车行驶了不长的距离(如大约10多米),就从(长30米的)火车的车头行驶到车尾。这个摩托车走了一个“—=”路程(可称为鱼钩路程)。
      
      “平行的光”在走右臂时,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平行,“平行的光”是顺着与对着地球运动方向各飞行了一段距离。顺着(方向相同)多走距离,对着(方向相反)少走距离,“平行的光”走的也是“—=”路程。“—=”路程比“=”路程距离长。“=”路程假设30米,“—=”路程就是“>>30米”(“>>”为更大于符号),“平行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时间就是“>>100纳秒”。
      
      根据物理教科书、物理网站上的复杂计算,“平行的光”所走的“—=”路程(>>30米)要比“垂直的光”所走的“∧”路程(>30米)距离要长。将迈克耳逊干涉仪旋转90度,“垂直的光”变成了“平行的光”,这时这束光就需要多走一段距离,就要晚进入下臂。如果需要多走的是半个波长奇数倍的距离,两束光在下臂被一起观测时,就应当出现这种现象:“明线的干涉条纹变成暗条纹”。
      
      可是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确是“明线的干涉条纹没有变成暗条纹”,“垂直的光”、“平行的光”一定是同时(同相)进入下臂的,否则不会出现这种实验结果。“垂直的光”、“平行的光”是同时(同相)进入下臂的,这样只能是:
      
      或者,距离变短:“垂直的光”所走的“>30米”(“∧”路程),“平行的光”所走的“>>30米”(“—=”路程),都变短到30米(“‖”、“=”路程)。都变短到了30米,“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或者,钟表变慢:“垂直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100纳秒”,“平行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100纳秒”,都变慢到100纳秒。都变慢到了100纳秒,“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相对论的“钟表变慢”不好理解,“正文3”中将再次讨论!!)
      
      或者,光速加快:“垂直的光”加快了速度,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30米”(“∧”路程);“平行的光”加快了速度,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30米”(“—=”路程)。都用了100纳秒,“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或者,光与地球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在顺着地球运动方向(方向相同)时,光的速度是30万公里/秒加上地球速度(光速加快);在对着地球运动方向(方向相反)时,光的速度是30万公里/秒减去地球速度(光速减慢)。
      
      “平行的光”在走“—=”路程时。在顺着地球运动方向时,因走的距离长,“光速加快”所占的比例多。在对着地球运动方向时,因走的距离短,“光速减慢”所占的比例少。综合在一起,“平行的光”在走“—=”路程时加快了速度。
      
      光与地球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此时“平行的光”加快了速度,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30米”(“—=”路程);此时“垂直的光”加快了速度,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30米”(“∧”路程)。都用了100纳秒,“垂直的光”、“平行的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二、正文: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1、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
      
      在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一束光从左臂进入,到达十字架交叉点,被分为两束光。一束光在上臂垂直地走了一个往返,另一束光在右臂平行地走了一个往返,之后这两束光都进入下臂。
      
      如果地球静止不动,这两束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可是地球是在高速的运动中,这两束光应当不会同时进入下臂,应当不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如果光与地球(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如同地球静止不动,这两束光也会同时进入下臂,也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迈克耳逊-莫雷实验是真实的,“恒定”这种现象也应当是真实的。
      
    2、同时出发,方向相同,不论我们的速度多快,我们依旧飞在光的后边
      
      光与任何运动体(如地球,如我们)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秒。那么,方向相同时,不论我们飞行的速度多快,光的速度依旧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我们所测量的光速依旧是30万公里/秒),我们依旧飞在光的后面。
      
      假设我们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我们和一个光同时从地球出发,走了整整100亿光年的距离,再返回地球。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光速是30万公里/秒,光比静止的他们快30万公里/秒。他们看见这个光返回地球时,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自然是在他们的岁数已经长了100亿岁这一时刻。
      
      虽然我们飞行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虽然我们只用了1秒钟就飞完了这100亿光年的距离,虽然我们仅仅只过了1秒钟的时间。但是,由于我们依旧飞在这个光的后边,地球上等待者看到我们返回地球时,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一定是在他们的岁数长了100亿岁之后的某一时刻。
      
    3、相对于高速飞行者来说,时间和空间都变短
      
      我们返回地球,我们与地球上等待者相见时,地球上等待者的岁数已经长了100多亿岁,他们已经过了100多亿年;而我们的岁数没有增加,我们仅仅过了1秒钟,我们的钟表极度地变慢了,近乎于停止(这时才好理解相对论的“钟表变慢”!!)。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同样一段时间,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是100多亿年;而相对于高速飞行的我们来说,仅仅是1秒钟。由于我们高速飞行,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变短了,100多亿年的时间变短到了1秒钟的时间。
      
      当100多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的时间)变短到1秒钟时,这时100多亿光年的距离(整个宇宙的空间)也就变短到了30万公里。因为“宇宙空间是以光速膨胀来的”,当整个宇宙时间是1秒钟时,整个宇宙空间只能是30万公里。当我们以很高的速度飞行时,不仅时间变短,空间(距离)也变短。
      
      如果我们的速度还快,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空间(距离)还要变短,100多亿年的时间就要变短到万分之一秒、亿分之一秒,100多亿光年的距离就要变短到30公里、3米。当我们的速度是无限大时,相对于我们来说,100多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时间)、100多亿光年的距离(整个宇宙空间)就要变短到零点。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整个宇宙都在一个点内;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出现:“相对于不同速度,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变短到不同大小;相对于速度无限大,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变短到零点”。
      
    三、讨论: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掌心中,是真的存在上帝
      
      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是在这个“点”内,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的。这个点就在上帝手掌心中,整个宇宙(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都是在上帝手掌心中,借此上帝创造、掌管着宇宙。《圣经•启示录》中写到:“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
      
      那种认为:“上帝也居住在这个宇宙的某个空间里,并且在创世时,花了几天的时间,用泥捏出各种生物”,这种按字面来理解《圣经•创世记》,是小看了上帝的大能。圣经上说:“字句是叫人死的,精意是叫人活的”(林后3:6)。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是预言耶稣,新约是应验耶稣。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以耶稣为榜样,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为了爱他人(包括仇敌)的灵魂,为了使他们认罪、悔改、效法耶稣,将来也能去天堂,我们甘愿经历各种患难。《圣经•启示录》上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启1:16)。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全文见:
    http://www.blogchina.com/201009101004578.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华援助协会关注洛桑会议中国教会代表受到打压
  • 北京20名被阻止参加南非洛桑会议的教会传道人聚会遭冲击
  • 北京教会应邀准备参加洛桑会议的四牧师被警方带走
  • 非洲国际宣教机构致信中国驻南非使馆表示抗议禁止中国教会代表出席洛桑大会
  • 洛桑会议和家庭教会被逼迫事件继续进行
  • 2010西游记:成都洛桑与会者被拦阻记实‏
  • 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 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就洛桑会议中国代表遭政府逼迫事件发布视频声明
  • 近200名基督徒欲参加洛桑会议被拒绝出境
  • 第三届洛桑会议中国应邀代表的公开信
  • 洛桑会议中国代表被分而治之
  • 对华援助协会关于中国教会参会者参加洛桑会议的守望教会立场
  • 前往洛桑会议的家庭教会的领袖继续被拦阻和逼迫
  • 家庭教会参加洛桑会议代表一人在上海被拦,一人出关
  • 浙江拆毁教会祷告室 中华福音团契因洛桑会议遭逼迫 (图)
  • 西藏正式批准洛桑多吉继任为第六世德珠活佛
  • 洛桑江村不再担任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图)
  • 洛桑江村任西藏自治区副主席[简历
  • 洛桑森盖:达兰萨拉全球藏人代表大会·讨论提案 (图)
  • 刘同苏牧师:就洛桑会议教案发表评论
  • 一位印度拉达克藏人给胡锦涛的信/洛桑思巴
  • 唯色:西藏的秘密——献给狱中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邦日仁波切和洛桑丹增(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