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宗教信仰]
   

河北宗教概况及宗教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几个政策界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9日 转载)
     河北省经依法登记(以团体名义)而取得合法地位的宗教有道教、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5种。
     在今河北省辖境内历史上曾先后流行太平道(东汉末即2世纪末)、天师道(北魏初即4至5世纪间)、太一道、真太道、全真道(均在金元间即13世纪中叶)等道教流派。明清两朝多种民间宗教如白莲教、清茶门、皇门道、九门道、在理教等均为道教变种,而正统道士均属全真教。建国期,全省共有宫观102座,道士、道姑285人。宫观中较著名的有曲阳北岳庙、涉县娲皇宫、邯郸黄粱梦、怀来老君庙、获鹿十方院等。
     佛教在今河北省辖境内的传播始于1世纪。现存的南宫市普彤寺初建于东汉永平十年(公元67年)。隋唐五代时期(7—10世纪)汉传佛教,特别是禅宗在今石家庄市一带十分盛行,先后出现了临济宗和赵州禅。正定临济寺和赵县柏林寺分别为它们的祖庭。清朝前期(18世纪初)承德外八庙的建立,是当时藏传佛教兴旺发达的标志。建国初期,全省有和尚787人、尼姑659人。 (博讯 boxun.com)

     元朝初年(13世纪中叶);伊斯兰教随着中亚和西亚大量穆斯林的东迁而传入今河批省辖地。明朝初期(14世纪末)实行移民政策,又有大量原在南方沿海诸省定居的穆斯林移居京、津一带。泊头、沧州和献县等地的清真寺都有500年以上的历史。建国初期,全省有分属回、维吾尔、撒拉等9个民族的30余万穆斯林,其中有教职人员2540名。
     天主教于明末清初(17世纪中叶)传入今河北省辖地。到20世纪40年代初,罗马教廷把该地区分别划给了18个教区,教区主教大多为外国传教士。到40年代末,这块土地上有教徒80万人,在1000余名教职人员中,外国人约占1/10。
     基督教(新教)传教士于1861年进入今河北省辖地。到1949年,省内共有30个差会或教派,分属英、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其中仅属美国的就有16个。全省有信徒7万人,在数百名教牧人员中,外国人占1/14。
     50年代,同全国各地一样,今河北省辖地的道、佛、伊、天、基等宗教以团体名义依照规定向人民政府登记而享有合法她位,同时各自在内部进行了重大改革。在道、佛、伊三教中,废除了宗教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实行了民主管理;在天、基二教中,清除了帝国主义势力,开创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新局面。1979年以来,随着党的各项政策的落实和国家法律、法规体系逐步完善,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逐年增多,信教人数亦呈增长趋势。
    
     据1995年底的统计,河北省共有信教群众187万人,占全省人口总数的2.8%。其中信仰道教的有21679人,信仰佛教的有322707人(其中信仰藏传佛教的121179人),信仰伊斯兰教的有525056人,信仰天主教的有80万人,信仰基督教(新教)的有204371人。共有教职人员2956人,开放宗教活动场所3070处。全省有省级宗教团体7个、市级宗教团体40个、县级宗教团体120个。
    值得注意的是,其一,在合法宗教的发展中,部分地区显现超常发展甚至导致有所失控的某些迹象,如有的市原本没有人承认自己信仰佛教,但从1994年到1995年末,已有近2000人公开表示皈依佛教;有的县1983年才开始有基督教传道人活动,到1995年末已吸收教徒4000余人。与此同时,新入教者呈低龄化和知识化的趋势。如某市入基督教时年龄在35岁以下者,1982年至1991年占同时入教者总数的7.4%,而1991年至1995年,该比例升至13.1%;具有初中以上学历者占同时入教者总数的比例,则由42.2%升至56.4%。又如有的佛寺僧人中年轻人占大多数,而年轻人中有1/4是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知识分子。其二,反动邪教组织乘虚而入,迅速蔓延,已造成严重危害,如瓦解基层攻权,患病者因轻信祷告治病而延误治疗致死,等等.有关部门近年来已破获呼喊派、门徒会、全范围教会、被立王、灵灵教、观音法门、新约教会、灵仙真佛宗等8种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几十起,涉及全省几十个县(市、区),涉案者千余人,涉案地点百余处。其三是部分地区滥建庙宇,不仅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而且使一般性迷信活动成了封建迷信活动滋生的温床。如某区41个村,每村至少建有1座庙,某县一个1000余人口的村建有3座庙。这些庙的建筑均未获得当地政府批淮。其四,部分地区非法宗教活动相当猖獗,如天主教地下势力的非法活动,严重危害了当地的社会秩序。
    
     目前,河北省有关部门针对上述问题已经采取相应的措施,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宗教是个敏感的领域。根据宪法和党中央的一系列指示和我们的工作实践。笔者认为,应当在下述问题上明确划分政策界限。
     (一)宗教与民族风俗的界限。宗教是由内在意识形态和外在的社会实体结合而成的社会体系,其外在因素即宗教信徒,与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的传统文化特点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等4个特征的“民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其内在因素包括宗教观念即承认超人间力量的神灵观念和基本教义,宗教心理即对神灵的敬仰和恐惧、依赖感和神秘感,宗教文化即宗教哲学、艺术、伦理等,同它的外在因素的子因素即宗教行为(祭祀、祈祷、礼拜、禁忌等仪式)一起,构成了宗教信仰的全部内容。其中有一些已经融入了民族的风俗之中,但它们仅仅是民族风俗的一部分,并因此而可以从宗教信仰中剥离出来。民族风俗主要是指一个民族的社会生活的传统,是该民族历史上沿袭下来的风俗、习惯,具体反映在该民族的服饰、饮食、居住、生产、婚姻、丧葬、节庆、礼仪、禁忌和语言表达等方面,其内容比宗教信仰更为丰富。因此,在操作上,我们应该注意把握,凡是可以用民族风俗来解释的礼仪和禁忌等等,就不要再当成宗教活动来对待。例如汉族人情急时往往呼“天”,这是古代华夏民族天神崇拜的孑遗,现在已不具有宗教色彩。又如穆斯林的“斋月”,原是《古兰经》里规定的宗教节日,现在我们也只当作民族节日对待。在云南和西藏,一些大的宗教节日已经变成了重大的民族节日,所以当地政府给予假日,以示照顾。
     (二)合法宗教与邪教的界限。合法宗教是指依照法律以团体名义向政府登记的宗教。它们分别具有可考证的、符合我国现存宗教历史沿革的宗教经典、教义、教规,宗教组织制度,经政府批准的固定的或临时的宗教活动场所(寺、庙、观、教堂等),定期或不定期举行的宗教仪式和主持或参扣这类仪式的教职人员,他们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拥有归团体共有的动产和不动产,并用之兴办各种经济、文化、卫生和慈善事业,以及以培养年轻一代教职人员为目的的宗教教育事业。
     邪教则是指虽以宗教形式出现,但不完全具备上述5个特点的民间结社。其最主要的特点是,这些民间结社中所谓“教主”,同时又是其普通成员所崇拜的神灵。同时,对社会正常秩序有较大破坏性。例如曾蔓延数省的“呼喊派”,是原基督教“小群”长老李常受在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创立并自封为“元首”的地方教会组织。1979年渗入中国大陆后,该组织打着宗教旗号,蒙骗一部分群众,破坏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和人民,进行反革命活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反动组织。又如所谓“被立王”,是安徽某县不法分子吴明阳以基督教《圣经》为幌子,迷惑以女性为主的一部分群众,一度蔓延数省,公然与人民政府对抗的反动组织,数年中共有80多名受蒙骗的妇女先后被“教主”吴明阳奸污,社会影响十分恶劣。
     (三)宗教与非宗教因素的界限。如前所述,宗教作为社会体系之一,具有内在的宗教观念、宗教心理、宗教文化和外在的宗教徒、宗教行为、宗教活动场所、宗教组织制度、宗教事业等基本要素。这些要素不是孤立存在,而是互为因果、相辅相成的。凡是把其中之一抽取出来并使之与一些其它条件相结合的,所产生的结果,我们称之为非宗教因素。
       
     在我国现实社会,非宗教因素主要有:①封建迷信活动;②在宗教生活中恢复已被取缔的封建特权的活动;③以宗教名义进行的诈骗和不正当敛财活动;④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政治渗透活动。包括反动会道门在内的邪教活动本质上也属于非宗教因素。
    
     所谓封建迷信活动,是对原始宗教行为中的一些低级和粗俗的成份,如请神降仙、占卜、抽签、算卦、测字、圆梦、扶乩、择日、阴阳抓鬼、法师降神、求神仙药方、许愿、相面、算命、看风水等的继承或辅以现代化手段(如电脑)的发展。它虽能暂时满足个别人保持心理平衡的需要,但往往大量耗费群众的钱财,直接摧残群众的身心健康,甚至造成重大的人命伤亡事故。就其活动方式而言,极易被坏人利用,少数地方的封建迷信活动有一些已经形成了秘密团体,具有明显的行会性质。我国法律禁止巫婆、神汉的活动。对于一切以算命、看相、测字、看风水等为职业的人员,以说服教育为主,对其中拒不接受教育者,也要依法取缔。许多地方以“周易研究会”名义出现的“预测”即算命活动,也在教育和取缔之列。
     所谓在宗教活动中恢复已被取缔的封建特权,主要是指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中个别教职人员恢复寺庙土地封建占有制、使用无偿劳役、强行摊派宗教负担的活动,其思想根源在于旧有的封建宗法等级制度。这类活动当然应该制止。
     所谓以宗教名义进行的诈骗和不正当敛财活动。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个别不法分子冒充佛、道教教职人员,到社会上向信教或不信教的人民群众收取布施。二是个别政府机关在不作为宗教活动扬所而只作为参观游览扬所的佛道教寺观内设置“功德箱”,收取或变相收取信徒的布施和捐赠,以及出售念珠、经书、神佛像等宗教用品。这些行为,都应该制止并对当事人加以教育或处罚。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个别地方政府为兴修庙宇向信教群众征求捐款集资,一经发现,也应该坚决制止。
     所谓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政治渗透活动,指的是罗马教廷和基督教的“差会”利用各种机会企图“重返中国大陆”的活动、外国伊斯兰教中的反华分子和外国支持达赖集团的势力企图分裂我国领土的活动。党中央要求全党保持高度的警觉严密注视外国宗教势力在我国建立地下教会和其它非法组织,以及在宗教外衣掩盖下进行间谍破坏活动等情况并给以坚决的打击。当然,这种打击,必须是经过严密侦察,掌握确凿证据,并且选择有利时机,按照法律程序来进行,而不能鲁莽从事。
     此外,非宗教因素中还有一种属于部分人民群众世代相传、潜移默化而类似于民族风俗的一般性迷信活动。有些人并不信任何宗教,也不搞封建迷信、不请迷信职业者,但相信鬼神,如灶神、门神等,也相信命运,烧香叩头,祈求神灵保佑。这纯粹是思想认识的问题。对待这类问题,只能采取教育的方法,逐步提高这部分人的思想觉悟。
     (四)宗教活动的合法与违法、非法的界限。我国宪法第36条就宗教问题做了明确的规定。民族区域自治法、民法通则和刑法等基本法也有与宗教问题相关的条文。国务院和河北省人民政府已就宗教团体的登记、宗教活动场所的登记、教职人员的认定和管理、外国人在华宗教活动的管理等等分别颁布条例或行政法规。作为公民的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既享有宪法和法律所赋予的各顼权利,也应该尽宪法和法律所规定的各项义务。除遵守宪法和上述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外,宗教团体各种不动产的建筑,动产和不动产的管理,宗教用品、宗教书刊、宗教音像制品的生产、出版和使用,宗教庆典和节日的聚会,宗教徒妁婚姻、生育、受教育、劳动就业、社会福刹、户籍登记等等一切为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和义务的履行,都必须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如土地法、出版法、婚姻法、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兵役法、劳动法、集会游行示威法,等等。凡是遵守了宪法和符合宪法的法律、法规、条例、法令的宗教活动,就是合法的宗教活动,反之,便是违法的宗教活动。所谓非法的宗教活动,指的是以宗教名义举行的超出宪法、法律和党的政策规定范围,对正常社会秩序有不良影响的宗教活动。如未经政府批准、擅自动用国家和集体的财产或向群众集资修建寺、观、教堂,境外宗教组织和个人因不懂政策而散发宗教宣传材料,以及并无明确政治目的的人煽起的宗教狂热等。特别是后者,对社会秩序的破坏也很严重。
     (五)宗教的积极作用与消极作用的界限。宗教的积极作用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在我国社会主义条件下,经过宗教制度改革,并已取得合法地位的宗教,作为社会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已包含某些具有社会主义性质上层建筑的成分。如各大爱国宗教团体所制定的爱国章程和具体规章制度,特别是其中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爱国爱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等内容,是有利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和政治上层建筑的。同时,宗教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式,其教义、教规中有一些已被赋予适合于社会主义制度的新解释。如关于行善止恶、守法爱国的道德说教,与党和政府所提倡的社会公德十分接近,是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有益补充。二是宗教作为社会实体,绝大多数教职人员不仅能够自觉维护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法律尊严,而且能够团结带领广大信教群众投身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并以其特有的方式做到自食其力。部分教职人员和信徒对宗教文化的学术研究、对其中优良传统的阐释和弘扬,不仅有助于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发展,面且能够通过正常的国际交往,对世界和平事业起到独特的推动作月。由此可见,在我国社会主义条件下,宗教的主要社会作用是积极的。
     宗教的消极作用也有两个方面:一是由于长期以来统治阶级利用而吸收到宗教教义教规中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背道而驰的某些内容,包括其教规中一些明显地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内容,和不利于社会主义科学文化建设和思想道德建设内容。二是极少数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的活动。
     宗教社会作用的二重性决定了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既适应又不适应的现状,党和政府的责任是不断引导宗教发挥自身的积极作用,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同时要运用法律武器抵制宗教的消极作用。宗教界也应该加强自我管理,与党和政府一起完成这个任务。
     (六)共产党人与宗教界人士世界观对立与政治合作的界限。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宗教或有浓厚宗教感情的人不能发展入党,笃信宗教或成为宗教职业者的党员应予劝退或除名。向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进行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科学世界观(包括无神论)的教育,加强有关自然现象、社会进化以及人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等科学文化知识的宣传,是党在宣传战线上的重要任务之一。
    
     然而世界观的对立并不意味着政治立场的对立。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其基本任务是使全体信教和不信教的人民群众联合起来并领导他们为建设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共同奋斗。在这一点上,共产党人完全可以而且必须同爱国的宗教信徒结成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应当成为党在社会主义时期所领导的规模广大的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党处理同爱国的宗教人士之间的关系的原则是政治上团结合作,思想信仰上互相尊重。任何人都不应当到宗教场所进行无神论的宣传、或者在信教群众中发动有神还是无神的辩论;同时要求任何宗教组织和教徒也不应当在宗教活动场所以外布道、传教、宣传有神论,或者散发宗教宣传品和其它未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出版、发行的宗教书刊,更不得进行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恩想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宣传。有关部门出版或发表涉及宗教问题的书刊或文章,也要严格遵守现行宗教政策。不得伤害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
      
       
      
    作者系: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稿件来源:原载于《宗教与世界》 _(博讯记者:小毛先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