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光: 三组数字 vs 三大陷阱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6月06日 转载)
    首发
    
    1984年,中国邀请三千日本青年访华;2020年仍只有14%的日本人对中国持正面评价;
    
    2020年,美国要赶出三千中国留学生;90%的美国人将中国视为一种威胁;
    
    2020年,中国总理确认,中国人均收入3万元,有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
     
    中日间的高度不信任,折射的是塔西陀陷阱的效应。
    
    中美关系走向对抗,揭示的是修昔底德陷阱的危局。
    
    中国社会经济发展,面临的是中等收入陷阱的考验。
     
    (一)三千日本青年访华 vs 塔西陀陷阱
    
    【所谓塔西陀陷阱,得名于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本是一个政治学概念,意指倘若公权力失去其公信力,无论如何发言或是处事,社会均将给予其负面评价。现在讲塔西陀陷阱已不限于公权力,也用来形容,国与国之间因为信任基础的丧失而带来的一种持续负面评价的窘境。本文说的即是后一种情形。】
     
    1、缘起:日本青年不喜欢中国[①]
    
    1972年9月中日恢复了邦交后,中国即赠送大熊猫“兰兰”和“康康”给日本,引起轰动和围观。熊猫外交促进中日关系升温。
    
    1983年,日本NHK电视台在青少年中进行了一项调查:日本青年最喜欢的国家有哪些?调查结果前十名是:意大利、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西班牙、德国、瑞士、荷兰、加拿大。里面没有中国。在日本年轻一代的印象里,中国是一个没有自由,不讲人性,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国家。
    
    这一信息,很快由几位对华友好的日本人转达给了总设计师。中国领导人受到了刺激。
    
    1983年11月26日,时任总书记胡耀邦在东京的NHK大礼堂,以他一贯的激情对日本青年发表演讲并发出了邀请:
    
    为了加强两国青年之间的了解,增进友谊,我邀请贵国派三千位青年朋友在明年9月、10月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我国承担全部费用。
    
    当即引起在场的日本人的一片议论。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连着揉了好几次耳朵。他一开始以为是翻译翻错了,把“三百”说成了“三千”。
    
    日本人没想到中国政府为了改善日本青年对中国的看法,那么有气魄。也许他们不知道,这位领导人就是做青年工作出身的,一直对青年问题有着特别的敏锐与认识高度。
    
    中国政府作内部决策时,曾提出过邀请1万人、甚至3万人来中国参观的方案。最终确定三千人,是因为当时整个北京的宾馆、招待所全部腾空,最多住四千人。1984年北京的落后,可见一斑。
    
    2、筹备:第四代掌门人担纲
    
    三千日本青年访华的具体事务由团中央负责,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后来也成为总书记的胡姓帅哥是筹办委员会的秘书长。若干年后,日本人回忆,对他的印象是“内敛、稳重,从不炫耀什么“。
    
    接待三千人访华的费用不是小数,中央预算一共拨出了800万元人民币。这在当时是很吓人的数字。那时清华一等助学金是每月24块,800万相当于33.33万名大学生一个月的助学金。
    
    为了省钱,筹委会想尽了办法。据说时任中日友协名誉会长王胡子将军亲自打电话向空军借飞机用。
    当时还有一条纪律:接待人员都提前被告知,跟日本人在一起,少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之类的政治词汇。
    
    胡耀邦亲自叮嘱:友好就是最大的政治。
    
    来自中国的邀请,让日本也是一片震动。日本没有一个政党或者团体能组织起3000人来中国访问。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国的邀请函,发给了日本政府以及全国的47个都、道、县、府,以及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政党、学会、青年团队,还有一些友好人士,一共发出去200多份邀请。这200多份邀请,没有一份被拒。
    
    访问团里大部分是青年人,但也有例外。年龄最小的是日本唱《四季歌》的国民级歌手芹洋子的女儿小亚美,才2岁;年龄最大的是87岁的全日空航空公司创始人冈崎嘉平太。这位老人致力于中日友好,一生竟来过中国100次。
    
    53岁的演员宇津井健早已不是“青年”。但因为他主演的电视剧《血疑》刚好在这一年进入中国,万人空
    巷。中国人都认识他那张脸,遂被邀请访华。
    
    因为日本访问团成员形形色色,政治立场各不相同。日本政府提出要求:每个访问团要有一名警察跟着,避免被中国洗脑。消息传来,领导人大手一挥:让他们来。
    
    3、盛况:空前绝后
    
    1984年9月24日,3017名日本访问团成员和65名记者陆续抵达中国。
    
    每个访问团都被安排访问一座工厂、一个村庄、一所学校。还结合当地特色,给他们安排了联谊活动:友好植树、文艺演出、体育友谊赛、中日演讲比赛、集邮爱好者交流、围棋爱好者对决······
     
    

    (在上海虹口公园,中日青年一起跳舞)
    
    访问南京的这一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日本人要求去参观南京大屠杀的遗址!
    
    上面指示:让他们看。
    
    当时,中国刚开始修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连续发掘几个月后,南京市政府好不容易才在江东门外找到了当年的万人坑遗址。访问团看到了当年遇难者的尸骸,很多遗骨上还留存着明显的弹洞、刀刺的痕迹,以及日军留下来的皮靴靴底、啤酒瓶和皮带扣。
    
    在工作组的简报中,多次提到这样的场景:某某日本人跪倒在万人坑遗址前,放声痛哭;某日本人当场向中方工作人员道歉,称我们对不起中国。等等。
    
    各路人马最后汇聚到北京,他们除了游览故宫、长城,还受邀参观了中南海,与中国领导人泛舟湖上。这是中国的权力中心第一次大范围的向外界公开,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邀请外国人参观,而且是三千名日本人。
    
    胡耀邦出席了欢迎晚宴,给芹洋子的女儿送上三项礼物:小棉袄、奶糖、巧克力。
    
    当时誉满天下、现在名扬寰球的山东籍女高音歌唱家与芹洋子共同演唱了《四季歌》。
    
    10月1日,活动进入高潮,日本代表团受邀在天安门东侧观看国庆35周年阅兵式。
    阅兵式给日本青年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止有坦克、导弹,还有突然出现的一张“小平您好”的横幅。这张历史照片,也算是日本代表团访华的“副产品”。
     
    

    (北大生物系学生在游行中打出的“小平您好”横幅,成为珍贵的历史记忆。)
     
    当时中国青年报记者贺延光本来没有机会拍摄阅兵式。但由于他是随日本访华团采访的记者,才有机会站到了劳动人民文化宫正门南侧的观礼台上,拍下了那张让他一举成名、享誉世界的照片。
    
    阅兵式结束后,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焰火晚会,大家一直跳舞跳到凌晨两点。三千日本青年访华也在高潮中落下帷幕。
    
    整个活动,三千多日本人没有走丢一个,没有发生一次车祸和刑事案件,没有丢失一件包裹、行李。毫无疑问,胡帅哥的才干在这次活动中得到了展示。
    
    4、回声:经贸持续热络,评价依旧不佳
    
    三千日本青年访问中国后,各奔东西。但或多或少,跟中国有了缘分。据统计,三千人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后来担任了日本的各级中日友协的负责人。有人当上了驻华使馆的参赞,还有人嫁给了日本驻中国的大使。
    
    当年的成员、年轻政治家菅直人,2010年当上了日本第94任首相。那年访华后,他每年选择一天,从自己的母校东京工业大学邀请50名中国留学生共进晚餐,持续了几十年。
    
    在那次访华前两年的一次宴会上,冈崎嘉平太对一位中国官员说了这样一段话:
    
    中日两国的友好,寄希望于两国青年,中国现在发展很快,以后的发展会超过日本,中国强大了,希望你们不要欺负日本!
    
    听到这句话时,在场的中国工作人员都大吃一惊。那时候,中国GDP才两千亿美元左右,而日本已经超过一万亿美元。
    
    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92岁逝世的冈崎嘉平太先生未能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但他的预言成真了。
    
    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92岁逝世的冈崎嘉平太先生未能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但他的预言成真了。
    
    至此,不妨回望一下,过去四十年中日交往的历程:
    
    1980年代改革开放伊始,中日关系升温。二战之后,日本再次崛起,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之一。面对一穷二白的家底,总设计师、总书记以及整个团队都很谦虚,整个中国都很谦虚。
    
    总书记更是热情洋溢,积极推动中日友好。1983年访日除了邀请三千日本青年访华,还有另一个大动作,就是倡议成立了“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纪委员会”,着眼于下一个世纪的中日友好。
    
    日本方面也乐于享受那种经济社会发展优等生的巨大优越感。从70年代的田中角荣,到后来的大平正芳、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竹下登,都是主张与中国友好的日本首相。
    
    正是在这种氛围之下,日本愿意帮助中国推进现代化建设事业,并有了四十年对中国的各种援助。
    
    官方数据,截至2011年底,我国累计接受日本无偿援助1423.45亿日元,用于148个项目建设,涉及环保、教育、扶贫、医疗等领域。同时期内通过技术合作(包括人员培训、技术人员派遣支援等方式)进行无偿援助的规模更大,合计金额为6711.7亿日元。两者合计,总额超过8千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00亿元。
    
    除了无偿原则,日本对中国的援助,主要还是日元贷款。截至2015年底,我国利用日元贷款协议金额为30,499亿日元。
    
    平心而论,过去四十年日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有帮助和贡献的。
    
    1990年代中期开始,钓鱼岛问题重新浮出水面,两国除了教科书、靖国神社之外,又开始产生更大的龃龉。
    
    2012年日本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两国之间从官府到民间的感情渐次冷却到冰点。
    
    2014年12月中日友好二十一世纪委员会,曲终人散。
    
    2018年底,日本政府结束对华政府开发援助,此前中国是日本的最大受援国。
    
    2018年,中日双边人员往来1175.8万人次,其中我国赴日906.8万人次;日本来华269万人次。
    
    2018年中日贸易总额3276.6亿美元,其中,我国出口1470.8亿美元,进口1805.8亿美元。截至2003年,日本连续11年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目前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次于美国)。据日方统计,自2007年开始,中国一直是日本最大贸易伙伴国。
    
    2020年1月,美国独立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公布一份对全球33国民众对美国和中国所持态度的调查,美国在其中21个国家受到更正面的评价,而中国则在七个国家受到更正面的评价。
    
    其中,对中美两国看法差别最大的是日本,68%的日本受访者对美国持正面评价,而对中国持正面评价的只有14%。
    
    就是说,以1984年大手笔邀请三千日本青年访华为标志,经历了日本对中国的大量援助,经历了中国国力提升、GDP反超日本,经历了双方贸易额近3300亿美元,经历了双方人员往来突破千万级;与36年前相比,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不仅没有提升,甚至更糟了。中日之间的这种无论经贸如何热络,就是不信任的关系,不就是塔西陀陷阱描述的情形吗?
    
    当年因为日本青年对中国印象不好,邓胡两位领导人策划了邀请三千日本青年访华的壮举。两位领导人的身材都不算高大,但他们历史站位的高度,至今仍是标杆。“让他们来”、“让他们看”和“友好是最大的政治”的豁达与坦荡,在狼烟四起、狼言四射的今天,有没有借鉴意义?
    
    相比当年“名落十名外”受到的刺激,今天,恐怕已经没有人在乎只有14%的日本人对华持正面评价了。反正我比你强大了,你负面评价又能咋地?这是值得高兴,还是值得反省,甚至值得警惕?
     
    (二)3000中国留学生将被美国取消签证 vs 修昔底德陷阱
     
    【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将变得不可避免。】
     
    2020年5月29日(美东时间)标志着中美正式进入对抗(Cold War?)的日子,注定要载入史册。
    当天下午,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专门就中国问题发表声明。内容前所未有的严厉。内容主要是对中国的指责、美方的措施等,涉及贸易问题、南海问题、疫情问题、留学生签证问题、中概股问题、香港问题以及制裁问题等的。
    
    当日,白宫发布新的总统令声明:持学习类签证(F或J类)的部分中国研究生及博士生将被禁止入境美国。凡曾参与过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学习和工作的学生将被包含在此次禁令范围内。禁令已经生效。
    关于限制或取消留学生签证的部分,之前媒体就已经吹风过了,大概涉及三千中国留学生。三千人相对于留美的36万中国学生不到百分之一,似乎影响不大;但这只是开始,后续如何加码,效应如何溢出,值得观察和担忧。
    
    更重要的是,对于这三千人而言,以留学生涯为底色的不管是中国梦还是美国梦,怕是好梦难圆了。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的孩子,无辜的孩子,优秀的孩子。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到他们身上,即使不是一座山,起码也是一块大石头。
    
    36年前,中国敞开胸怀邀请三千日本青年访华,标志着中日关系进入蜜月期;
    
    36年后,美国挥舞大棒要赶出三千中国留学生,标志着中美进入对抗时代!两个三千人映照出历史的沧海桑田!
    
    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其实不需要在这里唠叨,从二代到当今的历任领导人都有精辟的论述和方向的指引。四十年间中国取得巨大经济成就,除了靠自己的努力,来自四个地方的帮助和贡献应该是最大的,那就是美国、日本、香港和台湾,接下来应该是欧盟。具体数据,不需要援引了,大家凭自己的经验就能得出结论。不幸的是,现在这四个地方都对中国大陆形成了塔西陀陷阱式的不信任效应。
    
    更要紧的是,中美之间不仅仅是塔西陀陷阱的问题,更有修昔底德陷阱的问题。
    
    当今美国朝野分歧巨大,撕裂严重,但在一个问题上,有高度共识,那就是对中国的立场。以前国会与白宫之间、两党之间经常在对待中国问题上玩平衡,现在却是比谁对中国更强硬。上至形成国家战略的官方文件,下至平民百姓的普遍认知,都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对手和威胁。就在本文成文之际,川普的死对头、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呼吁,国会与白宫合作,协调一致,强化对抗中国的措施。
    
    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4月21日发布的民调指出,约66%的受访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创下皮尤自2005年开始此项调查以来的最高水平。调查还发现,约90%的美国人将中国的影响力和实力视为一种威胁,其中62%的人认为这是“主要威胁”。
    
    反过来,中国也是全国同声上下一致,从外交部发言人到主流媒体,从胡锡进到网络群体,主流的声音,都是对美愤怒而强硬。中国似乎没有发布这方面的民调数据,如果有,相信对美国持负面看法和视美国为威胁的比例,不会低于美国的对应比例。
    
    虽然双方的敌意旗鼓相当,但背后的逻辑却相去甚远。不需要从历史、文化、战略或地缘政治等专业角度来解读,用大众化的语言更好理解。
    
    中国的逻辑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楚人无罪怀璧其罪”。中国之所以被美国打压,是因为中国发展了,强大了;美国妒忌了,力弱了,心虚了。贸易逆差是公平的,你赚了钱,还不卖乖;技术转让我没有强迫,是市场行为;南中国海是我跟邻居家的事,与你无关;香港的事是我家的事,与你无关;台湾的事是我家的事,与你无关;还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事,都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你乱伸手就是要黑手摧花,你乱说话就是要干涉内政。至于,拿任泉说事儿,更是没有道理,我的任泉比你好五倍,你屁股不干净的多了去。你那普啥世啥的价值,根本就是歪理邪说,我的“命运共同体”才是人间正道。
    
    美国的逻辑主要是说中国在挑战世界秩序,同时国家控制的贸易行为损害美方利益。世界秩序的潜台词是,二战以后、冷战以后的秩序都是我山姆大叔的功劳。日本军国主义德国纳粹是我打掉的,苏东集团也是我瓦解的,才有今天的大好局面。对于这些,我是付出了人头和美元代价的!让你搭便车,你就要守规矩,而不是挑战我。不公平的贸易,已经让你占了不少便宜,你该回吐一些了。人权和民主,涉及我的立国根本,我要维护其价值。其他很多的事不仅仅是你家的事,也是地球村的事,我老大当然要管。
    
    显然,双方基本上是鸡同鸭讲,分歧远大于共识。这种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决定的制式冲突,不是简单的“经贸关系是压舱石”、“中美是命定的夫妻”这样的比喻所能轻易化解的。以目前中美坚定对抗的格局和直冲对撞的惯性,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天晓得?!冷战不可避免,热战无法预料。但有一点,万一有热战,未必是美帝直接出手,很可能是代理人出头;而且战场在中国大陆周边的概率远远大于在美洲大陆的概率。胡锡进的千枚核弹论,可以振奋国内的人心,但恐怕对美国影响不大(似乎美国人并没有恐慌)。核弹问题上,人家不仅仅是数量多你20倍不止,关键是它的多层拦截系统加上三位一体的投送能力,远在你之上,你造了那么多弹,咋扔过去呢?人家的来了,你能都接住吗?万一接漏了几个咋办?
    
    当今世界,综合实力,美帝老大,大国老二,已经是不争的现实了,双方的对立,已成修昔底德陷阱之势。只是这个核时代的修昔底德陷阱,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陷阱。而且,这个大陷阱边上,还有几个小陷阱:北边的北极熊、东北的白头山、东边的扶桑岛、东南的安南弟、西南的阿三哥,还有南中国海周边的诸国,各种纠葛,剪不断理还乱,指不定一件小事就是星星之火。在这些大小陷阱之外,更直接更紧迫的风险还在海峡两岸。甚至,台湾之事更可能是正式酿成中美修昔底德陷阱式冲突的直接导火线!
    记得爱因斯坦说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将要使用的武器我并不知道,但是第四次世界大战将会用木棍和石头开战。
    
    中美双方的国民和政治人物,是顺天理凝智慧,努力避开或跨越这个修昔底德陷阱;还是要秀肌肉拼“不惜”,在陷阱里见真章,争高下?恐怕是当下最大的悬疑。
     
    (三)6亿人月入1000元 vs 中等收入陷阱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一般是指,当一个国家经过一段时间的经济高速增长使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社会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徘徊的一种状态。】
     
    2019年中国GDP是100万亿元,人口14亿,人均GDP7.14万人民币,折合美金为10276美元。按照世界银行2017年公布的最新标准划分,人均GDP在1006美元至3955美元属于下中等收入经济体,在3956美元至12235美元之间的属于上中等收入经济体,超过12236美元则属于高收入国家。据此,中国在2019年已经迈入上中等收入经济体。
    
    几天前的记者会上,中国总理的这段话引起广泛共鸣 ------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
    
    总理的话实际上道出了中国经济的两个大问题:
    
    一是,国民收入在GDP中的占比低,只有42%(3万/7.14万),低于国际水平十几个百分点。这个比例低,意味着经济发展的成果惠及老百姓的比例低,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国内消费疲软。
    
    二是,两级分化严重。根据官方的统计年鉴,准确讲是5.6亿人月入1000左右,相当于40%的人口,只占有17%的收入。而这5.6亿之中,还有2.8亿(20%)的月收入远远少于1000元,只有537元,折合美金为每天2.53美元,这还是总收入。这样,算下来每天的生活消费支出应该低于2美元,以联合国确定的每天生活消费支出1.9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为基准,这2.8亿人实际是在国际贫困线上下。
    
    与此同时,2020年中国首次没提经济增长目标。主要原因当然是新冠疫情的影响,但这两年经济的下行趋势还是比较明显的。而眼下中美贸易战未了,政治冷战又抬头,加上港台形势的消极变化,对经济的影响肯定都是负面的。最近,地摊经济高调重启,也说明了就业和经济形势的不乐观。几个问题交织,实际上将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那就是中等收入陷阱问题。
    
    

    
    从国际社会看,中等收入陷阱实则是一个不断重复的经济社会现象。统计显示,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经历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诸如马来西亚、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等国家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之后数十年里却一直停滞在人均GDP3000美元至5000美元阶段。世界银行的另一项调查显示,从1960年到2008年间,全球101个中等收入国家和地区中,只有13个成功发展为高收入经济体。
    
    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很多,比如道德沦丧、法治崩溃、腐败与两极分化严重、既得利益集团垄断国家资源、掌握大部分社会财富,造成国内市场萎缩、企业成本高企,市场竞争力消弱,产业升级乏力等等。北京大学的蔡志洲认为,政治体制上无法创新,经济体制改革不彻底,特别是随着经济增长带来的腐败行为滋生,再加上技术创新乏力、对外部市场过于依赖等因素,共同导致了那些国家长期未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对中国而言,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迈过的一道关口。近年来,国内对于中等收入陷阱有过不少的讨论,观点不一。比如,
    
    以厉以宁、蔡志洲等为代表的认为,当前中国政治稳定,经济持续向好,市场潜力巨大且产业体系完善。与此同时,中国高度重视创新驱动,已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全球两大创新中心之一。中国不会掉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以许小年教授为代表的则认为,中国正处于中等收入陷阱之中,多年数量型增长已导致资本的边际效益递减,中国已陷入人均GDP1万美元的困境中。
    
    以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为代表的认为,中国正处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中间区域,有望在2025年前后实现跨越。
    
    贾康也在多个场合强调全面深化改革对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性。他指出,只有改革取得“决定性的成果”,才有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后劲。
    
    客观讲,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除了中央决策的正确(关键词其实就是两个字:“松绑”),主要依靠人口红利和低端制造业发展起来的,现在这方面的优势逐渐丧失,更需要政治经济体制的全面深入改革(而不是逆改革),以开放推动发展,以自由推动创新,才能带动经济转型升级,提高国民收入,成功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当下之际,乐观还是悲观,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肯定需要一个稳定、安全和友好的国际环境。现在是不是具备这样的国际环境,是需要检视的;需不需要这样的环境以及我们该怎样营造这样的环境,更是值得思考的。而一旦中美关系落入所谓修昔底德陷阱,那中等收入陷阱恐怕就不是能不能跨越的问题,而是陷入多深的问题。到那时,就是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的石头------ 快到了山顶,又要滚回山脚了。
    
    当然,如果有胡锡进那样的乐观和豪迈:“中国想让国际金融中心在哪里,它就会在哪里”,那也不是问题。只要胡总编不过分谦让和专门利人,让中国多几个国际金融中心,而不只是恢复地摊经济,那样,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会胜似闲庭信步了。
     
    二〇二〇年六月三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5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