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福柯(10)权力的奥秘之三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24日 转载)
    

    
    (法广RFI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提要]福柯以一种独特的视角来解释权力,在他那里,权力关系不仅仅是命令与服从的关系,而是深入到社会各个层面的网络关系。人们在这个网络关系中,凭借知识带来的地位,彼此博弈,每一种权力关系都是独特的,在国家政治结构的权力之外,存在各种微观权力,它们彼此作用,推动着社会的运转。
    
    问: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权力,就是命令和强制的力量。但福柯论权力,似乎要复杂得多。
    
    答:是这样。福柯的权力学说,和一般政治学中的权力学不同。我们说起权力,难免会想到意大利人马基雅维利,他的名著《君主论》就是专门研究统治者如何运用权力,来巩固自己的统治,消灭敌手。中国先秦时的韩非的思想,也是教统治者如何把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韩非子》其实就是一部权术教科书。这些东西,可能就是我们平时想到权力这个概念时,涌上我们心头的内容。但福柯的权力说,却比这个传统的学说,要广泛复杂得多。福柯有一部重要的著作《性经验史》是专门研究人类的性活动和权力的关系。在这部著作中,他花了很大的篇幅来阐述他的权力观。在他看来,所谓性压抑是权力惩戒而造成的后果之一,是权力在调控着人类社会的性活动,有时严酷有时放纵。而福柯的理想是:“让革命与幸福,或者革命以一个更新更好的肉体,或者革命与快感共存。这样就可以与权力唱反调,说出真相和享受快乐,把觉悟、解放和多种快感联系起来”。很明显,他这里所说的权力,就不仅仅是政治权力,还包括来自社会各个领域的禁忌与压制。所以为了了解福柯心目中的权力,我们先要听听他自己对权力不是什么的说法。他说,“我不想把权力说成是特定的权力,即确保公民们被束缚在现有国家的一整套制度和机构之中。我也不想把权力理解成一种奴役的方式,具有与暴力不同的规则形式,最后我还不把它理解成一套普遍的控制系统,其中一个要素或一个组织控制另一个要素或组织,并且依次影响到整个社会”。
    
    问:那他所说的这个权力,远远大于我们常说的权力机构,似乎是一种社会组织。
    
    答:是这样。实际上福柯已经不从统治权这个角度来理解权力,他的权力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它不是通过所有权来施行统治,比如奴隶主对奴隶的那种权力,那是因所有权而来的支配权。因为现代社会已经废除了奴隶制,但权力仍然在发挥作用。没有所有权的统治,可以以雇佣劳动制的形式进行。工人不属于工厂主,他是自由劳动力市场的一个主体,但他只要找工作、被雇佣,他就被一种权力所制约。因此福柯说,“施加于肉体的权力,不应该被看作是一种所有权,而应被视为一种谋划。它的支配效应,不应被归因为占有,而应归因于操纵、计谋、策略、技术运作,人们应该从中找出一个处于紧张状态和活动之中的关系网络,而不是解读出人们可能拥有的特权。它的模式应该是永恒的战斗,而不是进行某种交易的契约,或对一块领土的征服”。我们还以一个工人与工厂主之间的关系来解释。在福柯看来,权力不是单向的,而是双方各自拥有自己的权力,工厂主有雇佣和解雇的权力,工人有抗争、罢工、制约工厂主的权力。所以在福柯那里,权力不是一个物,你有我没有,而是一种关系,一种双方在不断行使中的活动。但是我请听友们注意,福柯考察权力的对象,是他自己所处的西方民主社会。他的这种分析模式对于苏俄、中国那样的共产专制国家,恐怕要打相当的折扣,因为专制国家的权力形式,完全是另外一码事儿。
    
    问:这倒并不难理解。在民主制度下,权力不是单向的,没有对象,权力就是虚无。
    
    答:没错。所以才有福柯对权力的第二层解释。在权力实施的过程中,会形成双方战略位置的变动,甚至相同地位的团体也会出现权力冲突。福柯说,“它们不是固定在国家与公民的关系中,也不是固定在阶级区分处”。斯蒂芬·夏皮罗解释这一点时说,“福柯并没有设想权力关系可以在阶级之间,或国家与公民之间加以简单区分。相反,权力以一种更复杂的关系发挥作用,权力的路径之所以常常被复杂化,是因为每一个群体都拥有自己的小团体。所有这些小团体又拥有其自身的独特性,亲缘关系和敌对关系”。这我们可以从法国不同的工会,比如工人力量、全国总工会、团结工联,在这次反对退休改革的活动的冲突中看出来。工会本来是拥有相同利益的群体,但它们会为捍卫自己的小团体的权力彼此争斗。福柯对权力的第三层解释更有启发性,他提出了“微观权力世界”的概念,也就是社会权力的分布,不是简单区分为政权与治下的臣民,而是一个活动的网状形态。福柯说:“这些权力确立了无数冲撞点,不稳固的中心,每一点都可能发生冲突,甚至发生暂时的权力关系的颠倒。这些微观的权力关系的颠覆,并不遵循‘全或无’的法则。这就是说社会中权力的运作,像一张起伏不定的网,每一个网节都可能在起伏中互相冲撞。这些冲撞可能会在整张网的某个局部引起变化,但并不造成翻天覆地的改变。
    
    问:福柯对权力概念的重新审视,意义何在呢?
    
    答:他的深层用意,在于解构启蒙运动以来的西方思想主流信条,即权力终将在理性的审视与监控下服务于社会。权力终将在人类认识能力的提升所获取的真理面前驯服。但照福柯思考的新角度,权力与社会并非对峙的二元结构,而是互相纠缠在一起的。权力渗透在社会的各个层面,普通人也因他所拥有的专业知识而具有了权力,比如当精神病医生断定,某一个杀人犯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他就是在运用知识提供的权力,将这个杀人犯从罪责中解脱出来。所以福柯说,“不相应地建立一种知识领域,就不可能有权力关系。不同时预设和建构权力关系,就不会有任何知识”。所以权力不仅是否定的力量,压迫的力量,它还是一种生产性的力量。它生产知识,知识又反过来强化权力。听友们要注意,福柯所谓的权力,是一种社会运行中,个人与机构,个人与个人,团体与团体的互相博弈。所以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马克思的被压迫阶级通过夺取政权而获得解放的学说。因为革命造成的政权更迭,会迅速反弹回原状,社会中的各种权力博弈方式仍会继续。一个社会中各种权力的组合、分化、压迫、反抗的存在,使一个社会成为有机体。而那种用暴力清除、禁止、剥夺一切民间权力,也就是民间的活力的社会,是不正常的,是注定要走向死亡的社会。中国当前的党权社会,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的怪物。眼前武汉大瘟疫的爆发,就是它剥夺一切民间权力的恶果,也是它必将死亡的前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301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毕汝谐(纽约作家)
  •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毕汝谐(纽约作家)
  • 曹汝霖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 《香港雜事》25.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上﹞
  •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任何大變局都是綜合因素的結果
  • 陈泱潮毛泽东多次瘋狂发出死幾億中國人消灭美国的战争叫嚣
  • 胡志伟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陈泱潮7.中共精密部署,要把研發、擴散中共病毒,禍害全人類的責
  • 胡志伟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 曾节明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 胡志伟王正廷昏憒誤事
  • 毕汝谐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 陈泱潮6.中共病毒超限戰是精心策劃故意發動,還是偶然泄漏被動爲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宽恕
  • 胡志伟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 曾节明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 胡志伟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 谢选骏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 胡志伟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谢选骏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论坛最新文章:
  • 从中国采购新冠病毒试剂盒错误率80% 捷克中使馆回应:用
  • 武汉天河机场4月8日起复飞国内航班 全国电影院突然暂停复
  • 谁来续写武汉日记?
  • 欧元区亟需财政团结 意大利总理忧:欧盟大厦恐将倾
  • 因应物资紧缺 法国已向中国订购总10亿只口罩
  • 南非经济遭受疫情重创 安倍晋三:日本旅游业收入已下降九
  • 中国驱逐美国三大报社驻华美籍记者 台外长:欢迎来台驻点
  • 日本新冠感染者单日首破百名 各地呼吁减少外出
  • 受新冠病毒冲击太阳马戏团考虑破产
  • 新华社批千里跋涉上海搭类包机是在制造问题苏贞昌驳称为了
  • 小布什总统政研主管:中国借着疫情挑拨欧洲各国关系
  • 香港抗疫新招严禁4人以上聚会关闭戏院健身室
  • 警察被指充当耳目提供建制派照片抹黑记者和民主派
  • 法德团结 法又一城空运重症患者赴德治疗
  • 法国新冠病毒疫情严峻已经杀到年轻人
  • 病毒应如何命名:政治正确还是剑指责任者
  • 24小时全球疫情一览 意大利西班牙美国死亡最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