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大骆: 李伟东70年祭政论文是失败之作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8日 转载)
    
     
     评《中华民国丢失大陆70年祭及战略检讨》

    
    与李伟东先生商榷
    
    孙大骆
    
    海外著名思想家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王岐山的前军师李伟东先生近日在海外发布的重磅政论文章《中华民国丢失大陆70年祭及战略检讨》引起了广泛关注。
    
    这个文章在政治上是保皇的,在思想上是保守的,在对于历史的总结上是错误的,在历史的假设上是脱离历史现实的,在对未来的政治设计上是貌似进步实为倒退的.笔者弱弱的以一个下岗工人的身份就文章的几个标题内容与李先生进行商榷。
    
    中共到底是如何得了天下的。
    
    国民党的战略错误。
    
    大陆的政改方案。
    
    一,中共到底是如何得了天下的。
    
    李先生说中共之所以得了天下主要是因为中共的民主方案比国民党的民主方案更加得民心。
    
    李先生这个历史结论恰恰是严重的违反了历史史实并压根就没有看到中共得天下的根本原因。就是说70年后的思想家战略家和王岐山的前军师仍然陷入在70年前的中共的谎言之中而不能自拔。因为当年中共宣传的民主方案恰恰是在糊弄外人尤其是在糊弄国统区的知识分子,同时这个民主方案也根本不是激励解放区的广大老百姓和其官兵舍生忘死的为中共打天下的思想动力和拼命的原因。
    
    其实,毛泽东对于中共的胜利的原因早已经抽象概括的一清二楚。这就是,党的建设,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三大法宝。
    
    而排在第三位的统一战线也包括所谓的民主方案,但是这个民主方案恰恰是用于糊弄国统区的知识分子和国际势力的。中共的思想基础就是马列主义的独裁专制理论,政治目标就是实行一党专政,组织形式本身也是专制体制形式,经济形式也是大一统的公有制,军队也永远是党指挥枪,这样的政党怎么会实行民主呢?70年的历史早已经无情证明,中共当年的民主方案恰恰是骗人的鬼话,同时这个鬼话也根本不是千百万老百姓和官兵为其拼命为其牺牲的原因。所以,李先生的这个历史结论是非常的错误的也是严重的违反历史史实的。
    
    简单的说,中共胜利的根本原因就是实行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政治路线------即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武装头脑用苏联共产党列宁斯大林式组织形式建立一个信仰坚定朝气蓬勃廉洁奉公的干部队伍(党的建设)然后又制定一个能抓住民心的打土豪分田地的类似土匪强盗式的暴力土地政策。这样就立刻得到了民心,使千百万贫困农民摆脱了几千年地主阶级的剥削压迫成为土地的主人成为一个有一定独立人格有基层自主权有一定政治地位的农民(苏维埃农会妇救会青救会武委会儿童团,劳动人民当家做主)。这些翻身的农民在经过干部的有力的明白的政治思想工作便焕发出全部的精神积极性抱着明确的政治目标参军参战视死如归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以保护自己的胜利果实。
    
    而在这样打破所有社会秩序视死如归的共产党和军队及人民的面前,国民党的政治路线正相反,即仍然按照传统的社会秩序和传统的法律契约行事,仍然维护几千年的土地政策和封建宗法关系使千百万农民仍然没有自己的土地并严重依附于地主豪门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
    
    当然蒋介石政府也想实行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的理想使农民们拥有自己的土地。可是国民党的土地政策不是名正言顺的暴力抢夺地主的土地而是用国家的钱赎买地主的多余的土地再无偿的分给农民。可是国民党没有钱也就没有及时的实行这个土地政策。这样,千百万人心就被共产党争取过去并为共产党打天下所用,在一个农民占大多数的中国,在双方动员各自的农民争天下的过程中,国民党的千百万农民士兵不知道为什么打仗,当然也就没有视死如归的英雄主义的牺牲精神,国民党的军事失败也就是必然的了。
    
    在共产党干部不辞辛苦扎扎实实的做底层农民的工作的时候(笔者的父亲孙玉波是1945年从山东烟台解放区来到东北哈尔滨的共产党的地方干部。他在松江省政府教育厅做干部,后来响应共产党东北局的号召脱下皮鞋换上军装深入到偏僻的农村担任区委书记兼武装工作队队长搞土地改革发动农民参军参战。1948年东北某一个城市解放后,父亲的这个工作团组建成为市委接收了这个城市。父亲的顶头上司邹文轩担任市委书记,他是邹韬奋的第第也是后来的副总理邹家华的叔叔。他在文革中自杀了。父亲终身都在这个市工作担任过市委宣传部处长和副区长等职务。这也是共产党典型的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政治策略。)国民党却在上层贪污腐化尔虞我诈强取豪夺保存实力并专注于什么立宪救国之类的自由民主的道路。同时国民党没有干部去农村基层做农民的政治思想工作。而千百万的农民对于什么自由民主的概念是不闻不问毫无兴趣的。农民只对自己的土地财产有兴趣。仔细看看中共高级党政军干部的几百部回忆录就可以发现,在共产党干部当年的对于农民和士兵的政治思想工作中是从来不提什么自由民主之类的东西的。他们只是提出参军参战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以保护自己的翻身果实。林彪的四野八纵队政委邱会作(后来的九大政治局委员)给下面政治工作者做报告说的更加通俗直白,宋美龄每天用牛奶洗澡,上海的资本家的小狗每天都吃油炒大米饭,革命就是要打倒狗吃油炒大米饭!
    
    可想而知,当千百万农民吃不上饭的时候,邱会作的这个口号该有多么大的煽动力啊!所以当贪生怕死的国民党的农民士兵从俘虏转向解放军的农民战士之后就爆发出视死如归的战斗力成为一个个战斗英雄。(当然,共产党的暴力土地政策附不附合真理和道德的制高点,国民党的依法依规的土地政策附不附合真理和道德的制高点就是另一个价值层面的问题了。在政治现实层面是利益第一价值第二的。我们现在探讨的是中共为什么得了天下的物理原因而不是中共和国民党谁代表了真理和道德的价值问题。当然,站在今天的历史高度看,失败的国民党却代表了正义,胜利的共产党却代表了非正义。就是说胜利的共产党却把中国历史引向了大倒退,失败的国民党却使中国历史走向了大进步(在台湾)历史就是如此的吊诡令人难以看透。)
    
    但是共产党的合符国情的政治路线的结果还要通过武装斗争来体现。恰恰是共产党的军事战略又远远高于国民党的军事战略,国民党的军事失败也就会直接导致政治的失败了。国民党蒋介石的军事战略属于大杂烩,集德国日本意大利的军事学说于一身不伦不类不中不西,基本属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正规战和阵地战的范畴。国民党从北伐战争中原大战到剿共战争再到抗日战争和内战,全部采用正规战的战法呆板僵化一成不变。同时国民党的官兵不能吃苦不能走路不善于快速机动,也不能以变应变。共产党的军队正相反。因为共产党的军队是从游击战起家发展壮大的,最高形式是运动战。机动灵活神机莫测神龙见首不见尾,其核心军事思想就是一个字-----变!令国民党军队永远摸不到头脑。而解放军却可以对国民党的军队了如指掌,进攻时动如脱兔防御时稳如泰山潜伏时静如处子,攻必克守必固 ,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不打则已一打就是歼灭战,与其伤十指不如断一指,集中兵力(三倍乃至十倍的兵力)打歼灭战。什么围点打援打点阻援大迂回猛穿插牛刀子战术中心开花近战夜战白刃战等等令国民党军队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具体的说,在三年内战中,国民党先是一个师一个整编师被解放军歼灭,中期是几个整编师被歼灭,后期就是一个兵团和数个兵团被歼灭了。而解放军在战争中从来没有一个整师被歼灭过。
    
    为什么?
    
    就是解放军的战略战术非常灵活机动性特别强。军事学的定律就是,战术的基础在于火力战略的基础在于机动。解放军打歼灭战的诀窍就在于,对手进攻时,解放军步步后退诱敌深入,每个纵队的距离都保持一,二天的路程。一旦对手的某个先头部队和友军拉开了十几公里的距离,解放军的部队立刻在一天之内快速穿插进去把这个部队同其它部队分割开来并阻止其它部队对这个部队的增援,同时解放军集中数倍的兵力在几天之内歼灭这个部队,然后立刻撤出战场。在华东战场,陈毅粟裕的华东野战军的大多数战役包括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就是这样打的。在东北战场,林彪罗荣桓的东北野战军歼灭新五军的战役也是这样打的。后期的国民党也知道了解放军的这个战术但是却破不了。后期的国民党统帅部甚至感叹,国民党的进攻部队互相距离几公里也会被解放军吃掉。国民党知道了解放军的战术却学不了也破不了,因为国民党的部队都是正规战,也是老爷兵,缺乏快速机动性尤其是夜间的机动性和夜战能力,几乎没有包围过解放军一个师一个纵队的例子,当然也就不能打集团性的歼灭战了。
    
    解放军的这个战略战术来源于红军时期的战略战术,而这个战略战术正是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的军事斗争中逐渐摸索并形成理论的,后来称为毛泽东军事思想。
    
    笔者在六年前写了一本书《中国军界三支虎》就是探讨彭德怀林彪粟裕的战法的问题。这三个人的战法不管如何有区别其实都是来源于红军时期的毛泽东的军事思想。笔者仔细看过解放军几十个高级将军写的回忆录.解放军每一个野战军的每一个师以上的指挥员都打了许许多多的胜仗。这就说明,并不是每一个指挥员都是常胜将军而是他们执行的都是同一个军事思想即毛泽东军事思想,所以每一个将军都是百战百胜的。反过来说,国民党的每一个将军执行的都是蒋介石的军事思想,所以都是百战百败了。就是说,胜利和失败并不是双方将军个人的军事智慧高低的问题而是毛泽东蒋介石两个人的军事智慧的高低的问题了。如果彭德怀林彪粟裕刘伯承徐向前在国民党军队服役他们也会百战百败的。如果杜聿明胡宗南卫立煌傅作义白崇禧在共产党的军队服役他们也会百战百胜的。就是说并不是这些将军的个人军事指挥艺术高低的问题而是双方的总的军事思想甚至是总的政治路线的高低的问题。还是毛泽东总结的好,路线对了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路线错了人枪皆失。
    
    另外,共产党的军事胜利还有一个情报的问题。就是说共产党得到了许许多多的对方的绝密军事情报。可是为什么国民党没有对方情报的内线呢?说到底还是共产党政治路线导致的这个结果。
    
    一句话,共产党的胜利是政治的胜利,但绝不是李先生说的是共产党的民主方案高于国民党民主方案的胜利。恰恰是共产党的这个民主方案是对外的最大的谎言,这个谎言怎么会成为共产党得到天下的根本原因呢?
    
    另外,李先生还说共产党当年真的在追求民主尽管是带有民粹色彩的民主。把共产党打造成为民主先锋是毛泽东真诚的政治战略。取得天下之后毛泽东也兑现了民主承诺组建了联合政府并成功的运转了五六年。
    
    众所周知,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大多数人(毛泽东除外)基本都是在莫斯科接受过系统马列主义洗脑的人。而在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的理论中是没有在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中实行政治民主的规定的,而且还是民主的反面。在中共的苏维埃时期,中共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实行的一党专政并没有政治民主的格局。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在抗日根据地建立的政府中尽管有参议会之类的组织那也是给国民党和知识分子看的,为的是笼络人心,但是实际上还是共产党说了算,参议会只是一个摆设。在中共建国初期成立的政治协商会议和有几个党外民主人士入阁的政府也是一个政治摆设,这一点连当年入阁的民主人士都能看出来却不知道70年后的李先生为什么看不出来?70年前共产党还是一个在野党的时候当然就要呼吁搞民主政治了,因为它需要话语权并在讽刺国民党,现在中共成为执政党70年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搞民主政治的迹象。没有想到中共在70年前鼓吹民主没有把国民党忽悠住却把70年后的李先生给忽悠住了。
    
    李先生还说,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共产党毛泽东还是设想让国民党把共产党溶进联合政府进入议会斗争,毛泽东也没有想到一开始就发动内战的。其实李先生完全说错了。不需要笔者多说,看看毛泽东选集第三卷《论联合政府》及后面的文章还有第四卷《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就知道李先生错在哪里了。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的最后强硬的宣布:“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努力,没有中国共产党做中国人民的中流砥柱,中国的独立和解放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工业化和农业近代化也是不可能的。我坚决相信,我们是能够完成我们的伟大任务的。”请看看,有这样心态和雄心壮志的共产党毛泽东能去和死敌国民党搞什么联合政府共同执政吗?毛泽东和国民党的和平谈判建立联合政府的事情纯粹是互相敷衍给外界看的,因为双方心里都非常清楚内战是不可避免的。
    
    另外李先生还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即他说梁漱溟在1939年左右去延安发现毛泽东也有抗日战争持久战的三大阶段的战略意识,和蒋百里的战略不谋而合。
    
    其实蒋百里在1931年之后专门写一个影响很大的小册子论述未来中日战争的中国应该采取的战略即持久战长期战消耗战退却战蘑菇战,以空间换时间等待国际列强的出兵干涉最后取得战略的胜利。他规划了总的战略设想,洛阳南阳襄阳为最后抵抗线。
    
    毛泽东正是在蒋百里的战略启发下产生了他的抗日战争军事战略理论《论持久战》的。80年前的梁漱溟被毛泽东给蒙住了,80年后的李先生也被毛泽东给蒙住了。
    
    李先生还说,毛泽东成就了新民主主义的大业但是他随后就背叛并砸烂了它。李先生又说错了。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已经说了,共产党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要将中国从新民主义社会推进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所以说毛泽东并没有背叛新民主主义的大业并砸烂它而是扬弃式的上升,只是毛泽东有一些提前迈入到社会主义社会而已。
    
    李先生居然还说,毛泽东亲手毁掉了人们曾经尊敬和佩服的共产党。
    
    这个人们是谁?是李先生自己还是谁?这个人们尊敬佩服共产党的什么?是尊敬佩服建国前的共产党在大革命时期杀了许许多多的土豪劣绅?是尊敬佩服共产党在苏区肃反杀了几万自己人?是尊敬佩服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分抗日二分联蒋七分发展?是尊敬佩服共产党在土改中杀了百万地主富农?是尊敬佩服共产党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杀了百万国民党残渣余孽?是尊敬佩服共产党没有任何必要的理由介入朝鲜战争白白死亡几十万人?是尊敬佩服共产党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然后在30年后又改回来?是尊敬佩服共产党打掉毁灭几十万右派?是尊敬佩服共产党打掉彭德怀集团和几万右倾干部?(笔者的父亲打成右倾开除党籍降职三级20年后才平反)是尊敬佩服共产党搞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是尊敬佩服共产党的失误导致的饿死几千万人?是尊敬佩服共产党的文革?是尊敬佩服共产党在70年中实行的反人性反民主反自由?是尊敬佩服共产党搞了70年的暴力专政?
    
    可能有人说,共产党得了天下使中华民族站起来了。
    
    可是,刘邦朱元璋李自成农民领袖也得过天下,毛泽东共产党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何况共产党的胜利却使中国历史转向了大倒退。中华民族站起来是从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开始了(取消了外国列强的一切治外法权)和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是李先生自己尊敬佩服共产党,那说明李先生的思想政治境界还处在前现代思想政治标准之下。
    
    二,国民党的战略错误。
    
    李先生说国民党的第一个战略错误是孙中山发动的二次革命。他应该在法律和平的框架内解决问题不应该发动武装革命。还说孙中山制定的临时约法限制了袁世凯的手脚让他什么事情也干不了,否则宪政会自然的磨合下去而走向正路。
    
    显然,李先生在107年后完全脱离了当时的现实来评价这个事情,当然他的结论是错误的。
    
    辛亥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也是几千年政治体制的根本革命,其成果和权力应该由资产阶级革命的领导人承担,这样才能保证达到革命之后的目的。但是资产阶级革命的力量小于清朝袁世凯集团,没有办法只能妥协利用清朝的旧臣袁世凯的力量去逼迫清朝退位并让袁世凯以民国的名义上台。但是孙中山不放心也不甘心只好用临时约法来限制袁世凯以保证资产阶级的思想路线继续下去,这是任何政治家都会这样做的策略。因为袁世凯在各方面都是和资产阶级领导人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孙中山必须这样做。
    
    袁世凯不但绕过议会决定向外国借款,还有暗杀国民党总理人选宋教仁的嫌疑,同时还罢免了国民党的都督李烈钧胡汉民柏蔚民。孙中山终于明白袁世凯是容不下国民党的更是容不下宪政民主的,所以他决定武装革命推翻袁世凯。因为孙中山认为靠法律和平的方法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宋教仁都被暗杀了,孙中山自己还敢去北京参与国家大事吗?袁世凯的一系列行为已经表明法律宪政是无法约束他了,只有走暴力革命这一个路子了。这是袁世凯逼出来的暴力革命并不是孙中山本人热衷于暴力革命。(中国历史上的每一次暴力革命都是被逼出来的。十年前李泽厚刘再复出版一本书《告别革命》就有一些奇怪,难道革命是让它来就来让它走就走的吗?)李先生还说正是孙中山的不在宪政框架内解决问题发动武装革命毁掉了民国导致了后来的北洋军阀的混战。
    
    李先生又说错了。孙中山即使不发动二次革命,袁世凯仍然会在几年后称帝,各路英雄仍然会以武力讨伐袁世凯,袁世凯死后仍然会爆发军阀混战的局面,这和孙中山的二次革命没有关系。
    
    李先生居然还说,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和党国党军是从孙中山那学来的,这个说法违反了历史史实。
    
    个人崇拜是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任何领导人上台都要搞个人崇拜,没有孙中山的个人崇拜,毛泽东照样大搞不误。何况苏联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也会影响毛泽东的。没有毛泽东的个人崇拜,难道今天的中共就不会搞个人崇拜吗?
    
    至于党国党军这一套毛泽东是从苏联斯大林学来的。在毛泽东之前的中共领导人王明博古周恩来就已经搞党国党军这一套了。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是红四军的党代表和前委书记,他是党的化身大搞一言堂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受到军长朱德和陈毅的反对,后来在一次党代表会上被朱德陈毅鼓捣下去。上海中央的周恩来不同意,陈毅只好把毛泽东又请了回来。所以没有孙中山,毛泽东也好别的领袖也好照样会搞党国党军这一套的。
    
    李先生居然还说,孙中山推倒北京政府重起炉灶的做法也被毛泽东学来了。毛泽东在1949年推倒了民国不是继续担任民国总统而是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和孙中山那里学来的。
    
    李先生的这个说法就是天大的玩笑了。马克思列宁的无产阶级中国共产党推翻了西方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的孙中山蒋介石的国民党的政治体制和政权,毛泽东难道还要继续保留原来的国号做什么民国的总统吗?毛泽东就是神经病发作同意保留原来的国号其它的领导人也不会同意啊?李先生的这个说法不仅仅是政治体制和国号层面的逻辑混乱的问题甚至有一些语词层面的混乱了。
    
    李先生还说,北伐战争中,国共两个军队发生了内讧这一打就是十年,原因是双方的父亲在农村互相残杀。其实李先生完全说错了。国民党和共产党发生残杀完全是上面的原因。国民党蒋介石发现共产党在内部文件中指示共产党员在国民党军队中发展力量想取而代之,所以蒋介石发动了4,12事件武力解决共产党的问题,共产党被迫发动南昌暴动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并开始了十年内战。
    
    李先生还说,直到日本人快打进北平了,双方才想起来应该再次联合抗日。李先生又说错了。双方再次联合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西安事变,蒋介石才被迫同意承认共产党并联合抗日。没有西安事变蒋介石是不会承认共产党的反而还要最后消灭共产党。
    
    李先生还说国民党的第二个战略错误是在日本人侵略东北的情况下不抵抗还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
    
    李先生言之凿凿的说,日本人进攻东北军北大营的时候蒋介石下令不抵抗让东北军退到长城一线。至于不抵抗引起的一系列事情如满洲国七七事变李先生把这个账都算在了蒋介石的身上。
    
    历史的真实情况却是,是张学良下的不抵抗命令和蒋介石没有关系。这个史实在几十年前就由张学良本人亲口证实的并世人皆知,不知道李先生为什么还要这么说?
    
    李先生认为蒋介石为了剿共产党才没有以武力反攻日本人,这导致了民国满盘皆输。
    
    看来李先生对这段历史史实是比较生疏,有明显违反常识的结论。
    
    真实的史实是,蒋介石没有反击日本人有两个原因,一是在1927年8月蒋介石下野的时候到日本,他和日本首相田中有一个密约,蒋介石军队统一中国日本予以承认,日本对于满洲的地位和特殊权益中国予以承认。这里的地位和权益就暗含着后来的日本人占领东北。(见《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上册150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二是张学良的东北军和东北的政治是半独立状态,蒋介石不好干涉管辖,张学良只是在名义上统一在国民政府之下。所以张学良放弃东北并不想反攻东北,蒋介石当然不好干涉。蒋介石的军队不可能越过张学良的军队并在张学良不同意的情况下以中央军去反攻日本人解放东北的。何况蒋介石当时刚刚打完中原大战并急于剿共,所以蒋介石政府就不可能以中央军去反攻日本人。
    
    李先生还说,蒋介石没有加强华北防务,张学良倒是组织了喜峰口抗战也没有全部投入就被蒋介石调入西北剿共去了。东北军一个军调到上海参加松沪战役
    
    李先生又说错了。华北有张学良的东北军防务,蒋介石的中央军怎么能去华北进行防务呢?
    
    张学良也没有组织喜峰口抗战。历史的史实是在1933年3月,日本进攻热河,东北军的汤玉麟不战而走失掉了热河举国震动。蒋介石在3月8日飞到保定当面询问张学良,张学良只好承担责任于10日左右辞职下野出走,何应钦接替张学良的职务。张学良临走时把东北军整编为四个军留给何应钦指挥后来的古北口战役。蒋介石调来西北军29军在喜峰口打击日本军队,还调来中央军20个师在平津一线和日本人作战,并在5月底和日本签定了塘沽协议。
    
    另外东北军也不可能有一个军调到上海参加松沪战役,因为松沪战役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李先生还说,蒋介石大兵围剿就是无法消灭共产党因为共产党深入农民中,农民是无法消灭的。
    
    李先生又说错了。当年如果不发生西安事变,国民党几十万兵力消灭跑到陕北的弹尽粮绝的四万红军是非常轻松的,这和共产党深入农民没有关系。国民党消灭的是组成军队的农民而不是消灭所有的农民,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过抗日战争之后,国民党是永远也无法消灭共产党了,反而还要被共产党所消灭。原因前面已经说了。
    
    李先生还说,七七事变爆发时候,日本进攻北平天津,奇怪的是中央军大部队不在现场。日本19万人打北平,29军只有10万人抵抗并败退保定。
    
    李先生显然不了解这段历史史实才感到有一些奇怪。他的意思是蒋介石不想打日本人。
    
    其实他说错了。七七事变之初的7月9日,蒋介石就把中央军26路军的两个师推进到保定准备支援29军。7,18日又把53军的一个师推到琉璃河,把32军推到石家庄(见《七七事变》309,313页,中国文史出版社1992版)同时西安山东的中央军和地方军也在向北平方向集中。但是因为以前中日有一个何梅协议规定,北平天津地区及河北地区不能驻扎中央军只能是半独立性质的29军驻扎。同时在事变的中间双方在进行谈判并达成了停战协议,所以蒋介石不能过早的把中央军主力推进到北平附近,因为他不想刺激日本人,他也在幻想把事变尽量消除恢复和平。
    
    另外李先生说日本进攻北平的军队有19万人,他显然说错了。7,28日,日本只是第20师团和中国驻屯步兵旅团进攻南苑,独立第1旅团和第11旅团进攻北平西郊,共计约有兵力5,6万人。29日就占领了北平,日本死87人,伤234人。不知道李先生说的19万人的数字是从哪里来的。(以上数字和日本部队番号见《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上册333----334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李先生还说,后来是南京保卫战和大屠杀,然后是武汉会战失利。李先生说的不准确,因为在南京保卫战后是徐州会战,然后才是武汉会战。
    
    李先生还说,问一个极端的问题,如果没有美国苏联的支援,中国能不能单独战胜日本?我认为不大可能,但是仍然可以在西南西北长期坚持,日本想彻底灭亡中国也不可能。
    
    李先生说的不准确,中国单独战胜日本不是不大可能而是根本不可能!
    
    另外,李先生说日本想彻底灭亡中国也不可能。李先生这个结论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没有美国苏联的支援,日本想灭亡中国的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问题是,日本在1937年根本不想以军事武力灭亡中国。不是日本没有这个能力而是日本压根就不想以武力灭亡中国。因为日本的主要敌人是美国苏联,几十年来日本的军事注意力都放在美国苏联的身上,主要是怕苏联美国灭亡日本。中国压根就不是它的对手。日本的最大的意图就是占领东北并变相控制华北以准备在和苏联发生战争的时候有一个大后方。日本还忌讳以武力占领全部中国,因为会牵制它的兵力影响它对苏联美国的战争。对于日本这个大的战略 ,任何人只要仔细看三遍《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就会得出这个结论。
    
    后来日本占领半个中国并不是日本在事先有计划的理性运作的结果而是被中国的步步后退的抵抗导致的结果。日本人压根就不想在上海打仗,是国民党主动打的日本人,因为国民党就想把战争引到上海。笔者在20年前就写了一本书《抗日战争历次失败战役的真相及其原因》提出来一个假说,如果国民党不在上海主动打日本人,整个抗日战争就可能局限在黄河以北并极有可能在1937年12月左右达成和平谈判。因为在南京保卫战前夕,双方已经进行了接触,国民党基本同意日本人的条件(即承认满洲国,共同防共,经济贸易)。后来因为南京被占领,日本人提高了谈判条件,蒋介石就放弃了谈判。如果战争局限在黄河以北,到了1939年的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人就会南下打美国,也就不会再扩大对中国的战争,这样的话抗日战争就不会像后来那样的艰苦和死亡。任何一个对抗日战争稍微细致的研究的人都可以推出来笔者这样的假说,不知道大陆和台湾几千个历史学者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提出来这样的假说反而还执迷于国民党官方的历史结论,即国民党把战争引到了上海是正确的战略决策。其实国民党把战争主动引到了上海是它的最大的战略失误。而这个最大的失误竟然由笔者这样一个下岗工人指出来,所有的大陆和台湾的御用学者都没有看出来。难道如此的大的历史事件就只能有一个必然的现实结果吗?就没有另外别的结果吗?历史学家就只能就现实论现实吗?就不能在事后进行超越性的反思吗?
    
    还有,中国在没有外来支援的情况下,日本如果想灭亡中国的话是比较容易的。中国军队没有了外部的物质支援(有外部的支援也意义不大),在西南四川是坚持不下去的,只要日本打过西安越过秦岭下四川就可以解决西南的国民党军队。(当年十几万的蒙古人就是走这个路灭亡宋朝的)而日本打下西安越过秦岭是不成问题的。日本军队曾经跨越太平洋打到了澳大利亚的门口并占领了太平洋的大部分地区,难道还打不下西南四川吗?
    
    国民党将军张发奎在回忆录明确的说,日本人打不下一个地方那是它不想要这个地方,只要它想要这个地方没有打不下来的。
    
    李先生还说,中国至少有一半人宁死也不会屈服。这是这个老大帝国的精神底蕴决定的。
    
    李先生说的精神之类的话题有一些玄妙笔者搞不懂。但是笔者知道的物理历史是,就在不远的以前,八国联军万余人一路打到北京如入无人之境。满族的几万骑兵在三百年前横冲直撞灭亡了中国,十几万的蒙古人的骑兵在六百年前横冲直撞也灭亡了中国,几万的辽金骑兵在七百年前也灭亡了半个中国。几百年的物理历史已经有力的证明,辽金人蒙古人满族人日本人没有什么深厚的精神底蕴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却征服了即有精神底蕴又有道德情操的大国自大狂的中国人。
    
    国民党的第三个战略错误。
    
    李先生说,国民党的第三个战略错误就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的民主方案没有共产党的民主方案得民心,所以国民党在争天下中失败了。
    
    关于这个问题笔者在前面已经说过了就不在重复了。
    
    李先生还说,国民党根本的错误就一条,共产党是打不败的,蒋介石20多年就是不信这个邪所以一直坚持不懈。根本不能用战争的方法解决的。不管做出多么大的让步也要把共产党纳入制宪过程和联合政府,何况共产党愿意加入这个过程。因此中国人民后来几十年的苦难不是蒋介石剿匪不利造成的而是他制宪不诚造成的。
    
    李先生的这句话有严重问题。共产党在1945年之后是打不败的,但是在1936年之前是可以打败的。但是李先生说的蒋介石20多年就是不信这个邪的意思是说共产党在1936年之前也是打不败的就严重的不符合历史史实了。
    
    1936年之前的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比是处于绝对的劣势,是可以打败的。1945年之后共产党处于相对的劣势共产党就打不败了。
    
    具体的说,共产党长征之前,有三个大的根据地。一个是中央苏区有红军近十万人,川陕根据地有近十万人 ,湘鄂西根据地有近三万人。国民党的军队有300余万,拥有几乎全部的国土和资源及交通要路及源源不断的武器装备。共产党只有近30万军队(包括其它地区的游击队)只是拥有三个狭小的国土和一些资源和有限的武器装备还是被国民党分割包围封锁开来。所以共产党处于绝对的劣势,尽管共产党得民心也只是在这几个狭小的地域得民心,所以它只能在这几个地方得天下却得不到全部的天下。只要国民党的战略战术得当是可以打败共产党的。这个时候双方主要拼的是物质实力而不是思想政治民心之类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所以国民党是可以打败共产党的 。但是在1945年之后,国民党的物质环境还是那样,共产党的物质环境就大不一样了。共产党拥有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和人口及资源,武器装备也有比较大的改善,尤其是在东北的共产党的武器装备和国民党已经接近了并且自己也能进行军事工业的生产。在这个物质实力相对劣势的情况下双方的精神层面的因素就会上升为主要的因素,即政治路线军事战略人的英雄主义的意志和民心之类层面的东西。在这个精神层面共产党是远远的高于国民党的。当共产党利用精神层面的优势打了一些大的胜利战役之后 就又得到了一些国土人口资源和武器装备,如在三大战役前夕。同时国民党的主力部队也损失许多 ,这样在物质环境的层面共产党就和国民党接近了。同时在精神层面共产党和国民党的距离就拉的更远了。这个时候就不是共产党能不能被打败的问题了而是国民党能不能被打败的问题了。套有黑格尔的话说 ,矛盾双方在斗争中都在逐渐发生转化,事物从量变到质变进行螺旋式的上升,最后新生的战胜腐朽的 又形成了一个崭新的矛盾综合体。
    
    就是说,在1945年之后,双方表面拼的是物质实力武器装备实际上拼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即政治路线军事战略战术人的英雄主义意志和民心向背。既然在物质环境层面共产党已经接近了国民党在精神民心层面共产党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国民党,那共产党得天下就是必然的了。这才是共产党得天下的根本原因,而绝对不是双方的民主方案高低的问题。
    
    那么,1936年之前的共产党为什么可能被打败呢?
    
    前面说了,那个时候双方拼的主要是物质实力而不是精神民心。国民党在物质实力层面占有绝对优势共产党占有绝对劣势,所以共产党尽管在精神民心层面占有优势可只是局限在几个非常狭小的地方。这样规模的精神民心的优势远远不能战胜对方的钢铁优势,所以共产党是可以打败的。
    
    中央红军在长征之前的五次反围剿中尽管取得了四次胜利一次失败,可是苏区的物质基础已经被打烂了,再也经不起残酷的长期的总体战了。在加上第五次反围剿的军事失败,红军出走就是必然的了,继续呆在苏区就是死路一条。对于这个物质环境的原因中共的若干老将军在回忆录中有一些暗示。在川陕根据地也是这种情况。尽管红四方面军打赢了许多胜利战役,可是根据地也被打烂了再也支持不了长期的战争了。恰好这时候已经长征的中央红军 来电报要求 四方面军 出来策应 ,张国焘立刻突然决定全体撤出根据地,下面的人都感到非常突然。这才是四方面军长征的根本原因 。对于这一点,四方面军的若干老将军 在回忆录中也暗示了。湘鄂西根据地的红二,六军团的长征也是这种情况。所以说,如果三个根据地的共产党继续呆在原来的地方是可以被全部消灭的。共产党三个根据地集体长征就反证了笔者的这个结论,也反证了李先生所说的共产党是打不败的结论是错误的。
    
    三个方面军在长征的路上就更加容易被打败了。因为他们长途跋涉风餐露宿身心疲惫没有后方根据地,同时又处于对方的优势兵力的围追堵截 ,所以三个方面军到达陕北的时候,中央红军只有七千余人(其中有半路参加队伍的几千人。中央红军长征的时候有八万六千人。就是说,最后只有三,四千人活了下来。)二方面军只有一万余人,四方面军只有不到二万人 。陕北红军十五军团有一万五千人,其中有从鄂豫皖根据地长征过来的红二十五军和陕北根据地的红二十六军 。在红军改编八路军之前,共产党军队的总人数在四万五千人左右。
    
    西安事变之前,蒋介石调集了几十万军队于陕北准备一举歼灭所有的红军。以前国民党的300万军队分三个地方打共产党的30万军队,现在的300万军队集中在一个地方打共产党的4,5万军队。毛泽东知道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因为陕北非常贫瘠根本就支持不了大的战争。他就通过莫斯科和蒋介石沟通并派潘汉年去和国民党谈判想归顺投诚于国民党 。谈判刚刚接触就发生了西安事变,共产党突然得救了。所以,没有西安事变,国民党蒋介石就可以全部消灭共产党了。
    
    所以说,李先生说共产党是打不败的这个结论就是绝对错误的(李先生是说1921------1949这个时期段的共产党是打不败的)也是非常不符合历史实的。李先生的历史观属于历史宿命论的范畴。所以,不能因为共产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最后得了天下就根据这个结果认为共产党是永远打不败的 。因为一个大的历史时段当中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不同的也是千变万化的,双方的力量对比也是此消彼长的,并没有一个必然胜利的规律在暗中支配其中的一方。只是在抗日战争开始后,各种导致胜利的因素在共产党的身上逐渐的累积起来,在加上毛泽东的深谋远虑的智慧的人为地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加上国民党蒋介石犯下的各种错误又从反面配合了共产党毛泽东的路线的正确,二个不同的正负因素相抵,共产党必然胜利的规律才会形成并运转起来最后导致一个物理结果------共产党得到了天下。用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话说,在逻辑之中是决不可能有出乎意料的东西。
    
    一句话,在1936年之前共产党是没有胜利的必然性只有失败的必然性。在1945年之后,共产党是没有失败的必然性只有胜利的必然性。国民党却正相反。这个物理事实也完全符合黑格尔的有关哲学理论 。
    
    因为当年双方的联合政府没有谈成终于走向战争,李先生在这里还假设回到1946年他给蒋介石当策士提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即联邦制的治国方案。并认为当年的双方如果接受这个方案中国就结束了专制统治提前走向现代民主政治社会。(李先生非常遗憾当年没有人想到这个方案。)
    
    这个联邦制要点大致如下。
    
    全国划50个洲,共产党15个洲,阎锡山5个洲,傅作义8个洲,李宗仁5个洲,孙科5个洲,蒋经国5个洲,龙云5个洲,刘湘8个洲,陈诚的台湾3个洲,张学良的东北9个洲(按伪满已划定的9个省设置)等等。
    
    (问题是,刘湘早已经死了啊,李先生怎么还给这个死人留5个洲呢?东北的9个省并不是伪满划定的啊,是国民党接收东北后重新划定的。)各洲可以自己设置经济制度。共产党搞新民主主义,阎锡山搞封建土地制度或者是资本主义,各地可以竞赛,等等。
    
    取消全国政党包括国民党和共产党,政党地方化,回到自己的洲搞竞选。
    
    废除党军,军队国家化。
    
    中央国防军设置,由双方的军队混编150个师,永远没有党军了。
    
    蒋介石毛泽东李宗仁阎锡山等人可以轮流做总统副总统,周恩来梁漱溟黄炎培等人可以轮流做总理。(一共9个细则)
    
    李先生最后说,共产党只能在自己的地方折腾,一旦议会和内阁的民主框架实现,共产党在本亚洲改变政体的可能性就非常小。李先生说,他的这个方案如果成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系列灾难和朝鲜战争。中共和国民党就变成地方党,全国就在联邦制下统一,军队也国家化,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了。
    
    今天看来,李先生的这个方案如果在73年前提交给蒋介石,蒋介石会立刻把他扭送到精神病院,如果提交给毛泽东,毛泽东立刻会把他枪毙。
    
    如果采用了这个方案,国民党共产党成为了地方党,蒋介石毛泽东怎么安排?这两个人的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了,这两个人能干吗?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想怎么在全国实现?
    
    双方的那么多党政军高级干部怎么安排?这些人失去了权力和荣华富贵能干吗?
    
    50个洲给原来的军阀统治,和封建时代的分封制诸侯制有什么区别?他们如果宣布独立举兵造反怎么办?或者想以武力统一中国怎么办?
    
    共产党在自己的地方搞大跃进反右派人民公社文革和无产阶级专政怎么办?难道别的洲去武力讨伐吗?
    
    别的洲搞资本主义导致生活富裕,共产党洲的老百姓都跑出去怎么办?共产党能不能以武力打这个洲?
    
    军队国家化,共产党毛泽东能同意吗?下面带兵一辈子的将军能同意吗?蒋介石做总统的话拥有150个师的兵权,毛泽东不怕蒋介石和1927年一样突然翻脸杀光共产党吗?毛泽东做总统的话蒋介石不怕毛泽东翻脸杀光国民党吗?(共产党得到政权后就立刻杀了一百万国民党的残渣余孽)
    
    1946年,蒋介石毛泽东李宗仁阎锡山等人靠武力指点江山至高无上前呼后拥一辈子,他们满脑子都是皇权思想大一统思想权力至上武力至上枪杆子至上的思想,他们能交出兵权到下面基层去和自己的部下重新竞选一切从头再来吗?双方的高级干部高级军官具有这样的民主政治的思想基础吗?即使蒋介石毛泽东同意这样的联邦制,这些养尊处优趾高气昂的高级干部和军官能同意吗?如果蒋介石毛泽东硬搞这样的联邦制就不怕这些人搞暗杀造反吗?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几个总统总理在宪政体制下为什么还互相武力相向并军阀割据并把国会宪法玩弄于股掌之中呢?,不就是个个都是满脑子皇权思想大一统思想唯我独尊思想枪杆子至上的思想吗?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张学良冯玉祥以武力打倒了这些武夫旧军阀之后也就自然变成了新军阀,这些新军阀的政治思想民主境界就比这些旧军阀们高吗?自以为有能力再以武力打倒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张学良冯玉祥的毛泽东的政治思想民主境界就比这些新军阀们高吗?历史史实早已经证明,所有这些新老军阀和政治家们的政治思想的境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满脑子皇权思想大一统思想权力至上思想武力至上思想枪杆子至上思想在加上一个封建专制独裁思想。(不过国民党的领袖蒋介石等人要比毛泽东的政治思想境界高一些,毕竟国民党的政治思想的基础来源于西方自由民主的政治传统。)所以李先生的这个方案在73年前是一个天方夜谭,就是在73年之后的今天的中国也是天方夜谭,在未来的73年之后估计也是一个天方夜谭。只要掌握最高权力的政治家军阀武夫们的政治思想意识还停留于前现代停留于秦汉封建时代停留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的时代,不管现在的社会叫什么新新的时代,中国就永远不会实行和采纳李先生的这个什么联邦制的方案的!
    
    李先生的这个联邦制方案明显的脱离了73年前的社会意识形态的基础和政治家军阀武夫们的政治思想水准的范畴,这就不是73年前的政治家军阀武夫们的脑袋有不足了而是73年后的今天的李先生的脑袋有不足了。
    
    三,大陆的政改方案。
    
    李先生在最后还给中共提出一个政治改革的方案,要点如下,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全面回归新民主主义,长期推后共产主义阶级斗争和专政思维。
    
    适度开放党禁,不是放开自由的组建各种政党而是仍然局限于现在的八个民主党派,让它们监督行政和腐败,让它们办报纸适度放开言论。
    
    依靠民营经济保护私有财产,建立公平正义和法治体系。
    
    经过十年左右的新民主主义的回归和实验,就可以把共产党改为中华共生党。因为这个名字更能符合共产党曾经正确的历史作为和今天的三个代表和谐社会及人类命运共同体 和中国梦,与全世界人民和平共生。
    
    下面具体解读一下 他的四个内容。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下的回归新民主主义。同时也不否定共产主义阶级斗争专政思维,(只是推后)
    
    在共产党领导下实行有限的政治民主,不允许别人成立政党,仍然是现在的八个政治花瓶民主党派来监督共产党,让共产党赐给八个政治花瓶 有限的言论。
    
    依靠私人经济,建立公平正义法治体系。
    
    虽然共产党改名却仍然承认和继承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思想路线。
    
    具体的说,李先生认为新民主义最适合中国的国情。而他所心仪的新民主义是什么呢?看看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就一清二楚了。毛泽东说,“建立一个以全国绝大多数人民为基础而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的统一战线的民主联盟的国家制度,我们称之为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毛泽东说的漂亮实际上的含义非常清楚,新民主义就是在政治上权力上共产党绝对说话算,其它的党派只能是处于权力的外围的附属的地位。注意,毛泽东说是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之下的国家制度。而工人阶级是一个抽象名词,具体需要有些人来领导。而共产党自命为是工人阶级的代表也是工人阶级的政党,所以这个工人阶级的领导就是共产党的领导也就是毛泽东的领导。接下来,毛泽东怕别人真以为是工人阶级来领导便干脆直接说穿了。他说,“新民主主义制度是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毛泽东感到自己说走嘴了立刻又说,“但是中国在整个新民主主义期间不可能因此就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
    
    可是,共产党毛泽东做的却完全相反。从1949到1956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中,共产党绝对是一党专政和无产阶级的专政。请看,共产党在土地改革中打死了百万地主富农和民主党派商量了吗?朝鲜战争出兵死了几十万人和民主党派商量了吗?镇压反革命百万人和民主党派商量了吗?和苏联一边倒和民主党派商量了吗?拒绝和西方美国进行经济来往和民主党派商量了吗?还有,1956年开始从新民主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这些国家大事和民主党派商量了吗?没有,一个也没有商量。所以,这个新民主主义其实是一个伪主义,完全是为了糊弄外人的东西。难道建国初期的政府有几个民主人士做部长就是联合政府吗?众所周知,当时的国家大事是中央政治局甚至就是毛泽东一个人说话算,那几个民主人士连边都靠不上。
    
    毕生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的共产党毛泽东为什么要搞新民主主义的制度并大肆宣传?就是因为共产党已经解决了农民的问题,下一步就要接管全国政权了,要和城市中的资本家知识分子小商小贩们打交道了,而这些人是最怕共产党进城消灭他们的政治地位思想言论自由和经济利益。为了安抚他们,共产党毛泽东就虚晃一枪把自己的凶恶的目的包装成一个温和的仁慈的外表以争取这些人的政治上的支持和拥护。同时也是给美国人看的。但是毛泽东接下来毫不掩饰的说,“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我们将来的最高纲领是要将中国推进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去的。”
    
    他的这个话已经表明这个新民主主义完全是共产党的权宜之计,是带有明显的功利目的的。可惜当时的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和美国人都没有看出来并信以为真。可是在73年之后海外著名思想家战略家王岐山的军师李伟东先生居然还没有看出来就令人不可思议了。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李先生真糊涂,一个是李先生装糊涂。
    
    还有,李先生提出的方案,规定为坚持共产党领导新民主主义制度。前面说了,共产党毛泽东领导过的新民主主义的制度已经证明了是一个假民主主义制度,民主党派根本就没有任何权力和制约的手段及能力,也没有任何监督行政和腐败的手段。同时民主党派自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全部靠共产党的施舍养活,这样的民主党派怎么能去监督并制约共产党呢?那么,今后如果实行了新民主主义,八个民主党派在共产党的养活之下就能监督和制约共产党的行政和腐败吗?民主党派通过什么手段和机构监督制约共产党呢?另外成立一个纪委和反贪局吗?另外成立一个法院和监狱吗?
    
    还有,今后的新民主主义不许别人成立政治党派只能是原来的八个民主党派处于永远在野的政治地位并始终处在国家大事决策的边缘只有监督的权力没有轮流执政的权力和机会,那不还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专制的体制吗?
    
    还有,如果实行这样的体制那全体人民的政治选举权力怎么办?民主党派如果不同意共产党的的决策或者是无法制约共产党的乱作为怎么办?哪一个部门和机构能制约共产党?就象美国国会制约总统那样?
    
    还有,未来的新民主主义依靠私人经济,可是共产党一旦压制或者强硬收回私人经济怎么办?谁能阻止?无权无势的八个民主党派能阻止吗?全体人民能阻止吗?通过什么方式和渠道阻止呢?合法的方式和渠道?有吗?如果没有是不是应该采取暴力的方式和渠道呢?
    
    还有,方案说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法治体系。可是,在一个一党专政和八个民主党派无权无势的情况下如何做到建立公平正义的法治体系呢?司法系统归哪个部门管辖?司法系统能独立行使审判的权力吗?只有在西方式的三权分立的政治状态下才能做到真正的司法系统独立以及公平正义和法治,在一个一党专政的政治状态下司法系统本身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公平正义法治呢?
    
    还有,李先生的这个方案根本就没有提到司法系统的独立的问题和军队国家化的问题。就是说,李先生是故意不提这两个重要的问题的。
    
    可是,如果不解决军队国家化的问题,这样的政治民主体制能靠得住吗?如果八个民主党派及老百姓和共产党发生了政治分歧并上升到游行示威乃至暴力相向的时候军队会镇压谁呢?
    
    显然,李先生设计的政治民主方案和美国式的政治民主体制完全是两回事,也完全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或者是根本相反的两个政治思想民主理念和政治体制,如果真要实行这个方案是要误国误民的啊!用李先生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为共产党续命的方案。从他的这个方案来看,他的最大的政治愿望就是希望共产党千秋万代的统治中国使全体中国人民永远生活在前现代的社会之中。
    
    综上所述,李先生的这个政治改革方案完全是一个貌似民主实为保皇貌似进步实为踏步貌似改革实为改良貌似自由经济实为国家控制貌似公平正义法治实为一句漂亮的空话。不客气的说,有一种给共产党涂脂抹粉小骂大捧拐弯抹角的改头换面的不露声色的在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统治并将其理论化合法化道德化高尚化正义化普世化永恒化。
    
    如果李先生真是这样的政治思想价值观的话,李先生就是14亿中国人民最阴险的敌人,也是西方自由主义普世价值思想的敌人,更是西方自由世界的敌人。(但愿李先生不是这样的思想家)
    
    最后的结论就是--希望海外著名的思想家战略家王岐山的前军师李伟东先生的这个集其毕生所思所学的文章是他的最后的失败之作。
    
    出处:北京之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05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 胡志伟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六)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遭北极冷气横扫 罕见大雪33万家庭停电1人死亡
  • 香港律政司长郑若骅伦敦遭围攻跌倒 林正谴责“野蛮袭击”
  • 台版陈同佳在台被捕跨 境犯罪竟涉香港东南亚大陆
  • 被中国拘留的北海道大学教授回到日本
  • 青天白日旗和蒋家后代撑港 北京抓狂?
  • 香港二把手:港处完全无政府状态 环时踩多一脚
  • 台生逾半离港台宣布比照311震灾额外容纳各大学展开抢人行
  • 堵路第五天:交通续半瘫痪 警不积极清路障 市民质疑积民怨
  • 中国两大经济数据露疲态
  • 从香港撤回后有大陆学生吐槽环时报道不实
  • 美国佛州柑橘九成染中国“柑橘艾滋黄龙病”
  • 中国解除美国禽肉进口限制
  • 柬埔寨总理有条件释放反对人士
  • 报告:气候变迁衍生问题多 伤害一整个世代健康
  • 中国泳星孙杨面临2-8年禁赛
  • 美国大豆滞港没地方存 中国再购7船美国大豆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