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教授:啓動對郭文貴的“末日審判”書
请看博讯热点:郭文贵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10日 来稿)
    
    用爆料毒舌三千尺,纏住私人仇敵王岐山的脖頸,試圖達到“保財、保命、報仇”的目的;借習近平之刀斬私人仇敵王岐山之頭,並借諸打擊“海外敵對勢力”,爲中共建立新功,從而實現衣錦還鄉,重返暴政體制,再作中共秘密警察鷹犬的理想;爲遂“狡兔三窟”之計,用空洞、淺薄、矯情,甚至荒誕不經的反共秀,騙取美國的政治庇護——上述三項陰晦曲折的心理興奮點,構成郭文貴“個人爆料”的全部人格動因。
    

    時至二零一八年三月,郭文貴的私人仇敵王岐山在短期離開最高權力範疇之後,又以國家副主席的虛名和“第八常委”的實賚權威,“王者歸來”,重返中共權力中心。
    
    於是,郭文貴靠其個人爆料以“保命、保財、報仇”的企圖折戟沉沙。一時之間,郭文貴如遭天雷殛頂,嚇得魂飛魄散,惶惶如喪家之犬。六神無主之際,郭文貴提出“以黨實現喜馬拉雅”的政治綱領,復之以不再爆王岐山等人之料的承諾,展示其對中共暴政五體投地的乞降求恕之意。
    
    同時,郭文貴鐵公雞泣血拔毛,收買組建“螞蟻幫”,維持其“網絡熱度”,並瘋狂展開對其批評者和中國反抗運動成員的謠言攻擊和濫訴威脅。郭文貴顯然要以此向中共證明自己還有可資利用的剩餘政治價值。
    
    二零一八年八月之後,中共借司法之名剝奪郭文貴在內地的全部具有“原罪”的財產,儘管其財產“原罪”的母體,正是中共腐敗官權。與之同時,香港當局也以洗錢罪嫌疑之由,凍結郭文貴家族巨額在港資產。
    
    上述事件表明,在中共輕蔑的斜視中,郭文貴已成不再有利用價值的政治垃圾;郭文貴奴相畢露的政治祼體舞表演,並不能打動中共那顆功利主義的冷血之心——中共決意拋棄郭文貴,就像拋棄一張用過的手紙。
    
    二零一八年八月以降,瀕臨絕境死地,郭文貴遂開始他最後的“保命”掙扎,即企圖通過“反共政治秀”,騙取美國政府的政治庇護。
    
    然而,動機決定效果。由其騙取政治庇護的邪惡動機所決定,郭文貴的反共政治表演淺薄、空洞、虛矯,甚至荒誕不經,不僅不能使中共暴政痛苦,反而傷害了“反對中共暴政”這個正義概念的聲譽。
    
    尤其不能容忍之處在於,郭文貴這個以中共腐爛黨性爲政治基因的蛆蟲人格,竟渴望借諸詛咒異議人士和中國反抗運動,使自己獲得民主運動唯一代表者的地位——郭文貴試圖從整體上綁架中國反抗運動,為其騙取美國政治庇護作倀鬼;其鬼魊之心的卑鄙陰毒,當世鮮有可比肩者。
    
    韓連潮一類隱形“大螞蟻”的暗中相助,班農一類“洋螞蟻”的公開幫閑,曹惡骨、龔曉夏一類潑皮文人的搖唇鼓舌,給郭文貴綁架中國反抗運動以騙取政庇的惡行推波助瀾,致使濁流不息,流毒不止,一些受其蠱惑的“螞蟻幫”中人至今不能醒悟。
    
    諸多頂戴“海外民運”組織的主席、常委、理事花翎者,面對郭文貴的語言蹂躪踐踏所表現出的受虐狂式的沉默,所表現出的奴性可掬的紳士風情或者君子風度,所表現出的超級“阿Q精神勝利法”,可謂助紂為虐,使郭文貴更加肆無忌憚地臝露其醜陋和邪惡。
    
    郭氏文貴利用視頻,歇斯底里地咒罵他的批評者和婦女,其語言風格之污穢淫蕩、陰損寡毒,如果以衣冠禽獸喻之,都必會引發禽獸的悲憤抗議——郭氏文貴以其超級潑皮牛二式的無恥至極的語言系統,重創信息時代虛擬生存空間的文明,深度污染華文網絡世界;在這個意義上,“郭文貴現象”已經異化爲華人之恥。
    
    郭氏文貴曾寄生於腐爛入骨的中共官權,借以攫取巨額髒錢。現在,郭文貴就利用這種髒錢,在自由世界對他的批評者和中共的異議人士進行大規模濫訴和濫訴威脅,從而向中共臝呈其奴性的忠誠。郭氏文貴不僅借諸其具有“原罪”的金錢給遭受其濫訴和濫訴威脅的人士帶來困擾,更不可寬恕之處在於,他竟喪心病狂,發起對諸多美國媒體的濫訴,只因這些媒體曾經客觀報導郭文貴具有中共間諜的嫌疑。顯而易見,郭氏文貴的濫訴和濫訴威脅,正在嚴重危害自由民主國家的立國價值基礎,即言論自由原則和新聞自由原則。
    
    有必要再次強調,郭氏文貴爲騙取美國政庇而進行的反共政治秀,空洞、淺薄,復之以虛僞矯情、荒誕不經;郭氏文貴自我沐猴而冠,以狗血劇式的光怪陸離的情節,將自己吹噓爲民主運動主導者——郭氏文貴的此類行為褻瀆並傷害中國反抗運動的聲譽和政治形象。
    
    鑒於上述情事,郭文貴這個中共權貴市場經濟孕育出的蛆蟲人格,在華文世界裡已成社會公害,全民公敵。
    
    二〇一九年以降,借諸紀念六 . 四三十週年,中國反抗運動向死於中共暴政的一億冤魂再次誓言:“即使海枯石爛,天荒地老,我們絕不放棄;反抗暴政,不死不休”;香港六月和七月反抗港共政權大潮震撼世界,進入八月之後,香港人民正在爲持續推進反抗大潮湧起蓄積能量;台灣人民“拒絕一國兩制”和“紅媒滾出自由台灣”的思想覺醒運動,使中共統戰陰謀遭受重大挫敗;中國內地的反抗運動也開始思考如何在中共建政七十年的國殤日前後,用創造歷史的重大行動,再次撞嚮中共的喪鐘。
    
    ——值此抗爭中共暴政的人們尋找下一次戰機的短暫相對平靜時期,使我們有機會啓動“郭文貴現象”真相揭示活動,對郭文貴這個社會公害、全民公敵,進行政治哲學和道德哲學的“末日審判”,從而凈化中國反抗運動和華文網絡世界的思想環境;審判期間就定在二零一九年九月上旬至中旬期間。
    
    我呼籲:所有受到郭文貴咒罵和侮辱的人們,所有受到郭文貴濫訴和濫訴威脅的人們,所有秉持公義良知的人們,所有真誠支持中國反抗運動的人們——讓我們放開胸懷,暫時擱置一切思想分歧和現實矛盾,將思想的劍鋒直指社會公害、全民公敵郭文貴,從思想上徹底剝奪郭文貴邪惡人格荼毒社會的能力,並敦促美國政府及時而合法地將郭文貴驅逐出境,以杜絕其繼續爲惡的條件。
    
    中共邪惡黨性的人格承載者——這是郭文貴的生命本質;郭文貴腐爛人格就是中共邪惡黨格的集中體現。對郭文貴進行思想的“末日審判”,意味著對中共邪惡黨性的審判,意味著行公義於天下的正義事業。故此,再次呼籲所有公義之良知未泯的人們,共襄義舉,投身於二零一九年九月間的“郭文貴現象”蓋棺定論活動,啓動對郭文貴的“末日審判”,以清除社會公害,以擊潰全民公敵。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923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 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 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陈泱潮7、《特權論》指明了【斯大林-毛澤東模式】黨國體制變革的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六)
  • 谢选骏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老同学郑钦华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 谢选骏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 台湾小小妮一夜之間,藍綠立場轉換,綠陷入分裂。
  • 刘蔚学习香港民众,全军休假令
  • 高洪明二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力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李芳敏144000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 谢选骏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 台湾小小妮前副總統呂秀蓮正式登記成為公民連署總統參選人
  • 陈泱潮6、《特權論》在哲學、思想方法上,也提出了一全新的創造
  • 谢选骏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 独往独来围堵中共美国设下六大战场
    论坛最新文章:
  • 李嘉诚受孤立 资企急划清界限
  • 山大微博深夜发帖招嫖 官方撇清急删
  • 企业首选 香港仍稳居中国真正全球金融中心
  • 6G大战打响争10年后霸主 日媒说美国5G战或输败
  • 所国总理欲与台北断交 月前却送儿子台湾留学
  • 任命鲍达民显示杜鲁多寻求重返中国
  • 法国大革命前的财富分配矛盾
  • 叶选平逝世 中国"太子党"少一员大将
  • 范冰冰传遭禁出国 好莱坞拍片或上替身
  • 沙特石油设施遭攻击 防不胜防的无人机
  • 安倍表示日本或建立“宇宙自卫队”
  • 北京301医院广告让中国领导人延寿150年 次日才屏蔽
  • 所罗门与北京十一建交? 官方称瓜熟蒂落时
  • 美国会今开香港局势听证会 黄之锋何韵诗应邀
  • 一带一路字眼遭删 中国今或否决联合国阿富汗决议?
  • 香港场外利率衍生工具成交额排名全球升至第三位
  • 民主派区议员抵制特首对话会:出师不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