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伟东:关于实现维汉两大民族和解、共同抵抗极权的倡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23日 转载)
    关于实现维汉两大民族和解、共同抵抗极权的倡议
    ——为调整抗争策略致维吾尔海外精英们的公开信
    

    上个月海外大规模纪念悲惨的2009年七五事件十周年,并为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的集中营迫害对中共进行抗议。我也表达了抗议。同时在推特上为遭受极权挑动错误对杀的维汉两大民族无辜丧生的平民表示哀悼。但是我发现,只有我一个人采取这样的角度观察事件和表达心情。我和很多人一样为争取维吾尔兄弟的人权和民族文化信仰权利多次呼吁(包括签署抗议信、视频和文字呼吁),但我遗憾地看到无人对在那次事件中首先被无辜屠杀的汉人表达任何悼念、歉意和纪念,他们似乎因为中共极权暴政的罪孽而被看成是“同罪可诛”的非无辜者,数百人可以无声无息地被历史彻底淹没,死了活该。民主国家号称代表正义和自由的主流媒体名曰纪念七五事件,其实他们只纪念七五之后的七七事件(即被新疆地方当局纵容的汉人对维吾尔人的报复性反屠杀事件)。而中文自媒体上却充斥着对汉人仇杀和毁灭的鼓动。历史刚过十年,七五事件的国际记忆就被涂改成了七七事件。在维吾尔人正遭受集体人权迫害的大背景下,似乎同样正在遭受极权迫害的汉民族的死难可以被忽略不计,甚至是“理所当然”地要替中共暴政付出的历史代价。如果民主国家的媒体和学界如此忽略维吾尔与中共抗争的过程中第三方——无辜汉人的历史牺牲,那么历史的公正就是不完整的和令人遗憾的。
    
    进一步说,我不仅仅因为无辜汉人的牺牲才发表上述看法。从未来维汉两大民族一起摆脱极权统治的抗争策略角度,把七五事件做一个完整辨析和了结,结束维汉两大民族的冤仇也是非常必要和紧迫的。为此,才有了写这封公开信的想法。
    
    上个月(7/12/2019)我在推特上发出如下问题征求答案:
    
    提一个问题请教大家:为什么那么多穆斯林国家出面支持中国的新疆政策,这里面有什么弯弯绕?有谁能回答?
    
    声明两句:
    
    1.我反对中国的维吾尔自治区政策,抗议搞集中营。
    
    2.别跟我说那些穆斯林国家都被中国收买了~这样回答太肤浅,也太小看他们的伊斯兰信仰了。
    
    两天来看到很多朋友参与讨论,非常感谢也说明新疆(土耳其总理前几天顺应维族人的诉求称之为“东突厥斯坦”)问题是非常令人关注和争议极大的难题。
    
    两天来看到了何清涟老师、王庆民、平镜等朋友的较深刻的回复。也看到了若干朋友为此打嘴仗,无非是汉人、支那人有多坏,支持独立!或者说那不是集中营,就是再教育培训,伊斯兰不可救药、很邪恶等。还有说很多伊斯兰国家都被中共收买了,见利忘义,支持中国的都是专制国家等等。
    
    我曾多次说,我们不能与整个16亿伊斯兰信徒为敌,极端原教旨派只是少数人,绝大多数穆斯林是平和友善的,他们自己也反对极端化,例证之一就是isis主要是被同样信仰伊斯兰教的库尔德武装消灭的。
    
    我还回复说:统一教派对伊斯兰而言是个极难的事情。其实伊斯兰现在有四大教派:什叶、逊尼、苏菲、ISIS(原教旨极端派)~(王庆民纠正我说苏菲也是逊尼派的分支,而ISIS也是从逊尼派派生的),问题是维吾尔曾是逊尼派中最温和的,为何其他逊尼派国家也支持中国?
    
    应该思考如何把中共扣在维吾尔头上的“三股势力”帽子摘掉。
    
    言归正传,现在我自己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我已声明这不是标准答案,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仅供关心维吾尔民族当下苦难和维吾尔自治区前途的朋友参考,并欢迎批评。
    
    从抗议中共的角度说,类似集中营的再教育营给中国的人权状况留下了新的恶劣记录,引发了民主国家的集体愤怒(22个国家联名指责和抗议),使中国的国际环境进一步恶化,得不偿失,而且历史总有一天会清算这一罪恶。并且,强制集中洗脑,看似赢得了暂时平静,但从长期看,毁灭一个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在世界的丛林时代针对一些弱小民族可能会成功(如美国对待印第安人、澳洲白人对待土著人,白人对待印加帝国、还有美国白人对待黑奴,但这些暂时的成功,仍不能根本灭绝他们的文化,数百年后仍要道歉赔偿),但针对较大的民族和其信仰的毁灭性压制,绝无可能成功。希特勒当年灭掉了犹太人口的一半,但今天犹太民族仍很强大。希特勒当年做不到的,今天中共对待维吾尔人同样做不到,而且会留下深重的历史和民族危机,后患无穷。我不反对针对宗教极端势力的打击和在司法框架内对少数犯罪份子的审判。但因为少数犯罪份子而牵连其整个民族,并对其全族洗脑~不仅要去极端化还要改造其固有文化,这就太过分了。我完全理解这22个民主国家的愤怒(为此我参与了海外华人知识分子的抗议公开信签名并多次公开批判中共这一政策),也更理解维吾尔朋友对这一恶行的愤怒。有一位维吾尔朋友跟我说:如果原来有少数人支持东突,现在搞了这个集中营后,每一个维吾尔人都是东突!~这就是中共短视的只为眼下“安宁”的愚蠢行为的长期后果。
    
    这些批判中共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有机会还会公开表达。现在说说面对另外37个国家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支持,使维吾尔的抗争遭遇的尴尬并检讨一下抗争策略的得失,同时提出我的建议(做这件事是费力不讨好的,最后可能会被误会我是替专制政权说话,如同我批评民运策略不对,导致有人认为我是给反抗运动泼冷水一样。但,我的本职是做战略分析的,另外视角的分析也许会更有启发。我自己认为是在帮助维族朋友的长远利益,如果被得出别的结论我也没有办法。但一个民族的精英如果短视和急功近利,并非民族之福):
    
    还是要先说说导致今天严重事态的背景。中共现在针对新疆政策的解释性说辞是打击三股势力(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防范恐怖袭击。自2001年“上合组织”成立之初中国就把由于民族政策失败(当年新疆地方当局的腐败和对维族人的经济掠夺和排斥造成了后来的一系列恶果)所导致的族群抗争与恐怖主义挂钩,以便在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战争中给中国争一个配角角色并把新疆问题主动国际化为国际反恐的一部分,以此换取西方国家对中国在新疆的政策采取默认模式(想想美国当年在关塔那摩设立的离岸集中营所遭受的批评,中国的事几乎不值得舆论关注)。但中国采取的把自己内部的弱势族群抗争升级为国际恐怖主义一部分以便讨好美国反恐政策并为自己拓展国际空间的政策,却得到了种瓜得瓜的恶果(少数人参与基地组织回来发动零星的恐怖袭击,只应看成是局部的恶行犯罪,采取司法手段应对足矣~绝不应该针对整个族群的宗教信仰施压,被夸张成国际恐怖主义大规模入侵,很有地方当局争夺中央维稳费的味道),给真正的恐怖主义势力营造了一个既然给我们戴上这个帽子不如决死一搏的自洽氛围,终于诱发了2009年七五乌鲁木齐恐怖袭击和2014年三一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后十万武警常驻新疆弹压,但恐怖势力又在昆明找到了下手机会)。2009到2016七年间每年都有零星暴力事件发生,直到三年前中共当局开始针对整个维吾尔人设立改造营,暴力事件才归零。这似乎成了让另一些同样有分离主义威胁的国家羡慕的“成就”,被认为是有效解决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文明办法”,甚至受到37个国家的赞扬(前天卡塔尔退出了赞扬行列,改为中立)。岂不知本可以通过改变经济体制、反腐败和改善民族政策等手段解决的新疆民族问题(当年那些矛盾绝没有达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在经历了“反恐至上主义”高压了十多年后,终于把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死结:如果当局无力几十年持续高压下去(改造至少两代人),总有一天会大崩盘,导致血流成河的恶果。中国政府现在最该做的就是与维吾尔和藏民族实现和解,与维族上层精英和达赖喇嘛谈判,不再干预宗教事务,并建立真正的自治区。于此相反的压制政策,迟早会酿成恶果。
    
    但问题的另一方面也让人很遗憾,维吾尔中的部分理想主义精英,为了实现民族独立的理想,为了让本民族达到全世界关注认可的符合民族自决的资格,不知不觉中让自己的抗争策略陷入了中共设置的陷阱(我始终钦佩任何一个民族独立建国的理想主义者,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库尔德人,还有西藏人和维吾尔人,但能不能独成功却是另外一个现实问题,如果不惜一切代价直奔独立理想而去,会不会给本民族带来不可承受之痛,则是另外一个不得不反思的严重问题):
    
    1.关于认定汉人和“汉人政府”是压迫者,与民族自决独立的逻辑对应关系和背后的陷阱。维吾尔精英们为了本民族独立建国,采取的斗争策略是把所有汉人说成种族压迫者和民族侵略者,把现在中共控制下的政府说成“汉人政府”。以此把本族现在遭遇的苦难,说成是由另外一个强势民族压迫造成的,目的是接近联合国的(由另外一个民族造成的)种族灭绝标准,从而赢得国际认同其民族自决和分离的资格。应该说这个策略取得了一定成功,赢得了22个民主国家对中国新疆政策的谴责。但这个谴责仅仅是对中国内部人权政策的谴责,并未支持维族的独立诉求。原因在于真实情况是这些苦难并不是由汉族造成的,而是由一个各民族~包括维族~都参与的极权政府造成的,这是极权政权与所有公民的矛盾,而不是维汉两大民族的矛盾(汉族同样在极权的压迫之下)。那22个国家可能都认为只要结束极权暴政~至少是降低压制程度就可以解决或部分解决问题,而不一定非要支持民族分离才能解决问题~西方民主国家基于自身的历史经验都会对民族分离采取谨慎态度(二战后的殖民地独立浪潮过去后,西方民主国家及威权国家对国内的民族独立运动都采取了压制政策,鲜有少数民族独立成功的案例,近年只有东帝汶和南苏丹的例子)。
    
    而硬把政权压迫说成民族压迫的主张,还带来了另外三个意想不到的陷阱式的后果:
    
    第一,主张民族分离,无形中给自己戴上了中共说的三股势力之一的帽子。而很多国家都认为世界上的民族分离运动多少都与恐怖主义行为相关联或天然是恐怖主义的发动机,因此都采取了排斥或打击政策。这也是多年来西方国家对中共在新疆的政策视而不见直到出现集中营才发出抗议声音的原因。讽刺的是,由于中共采取了“柔性反分离和反恐策略”~再教育营,反倒受到了同样有分离主义难题的俄国等37个国家的赞扬(他们当中有些是因为威权相惜)。如果只抗议极权暴政、争取民族人权,而不夹杂分离主义在其中,我相信这37个国家都没理由支持中国。
    
    第二,把汉人说成压迫者,使同样被极权压迫的所有汉人都陷入尴尬状态,使本来可以与你们联合起来共同抗争极权的被压迫汉人,只好远离你们~因为你们视我们为敌人。也因此国内的很多汉人会支持中共打击把他们视为敌人的民族,防患于未然~免得将来被种族仇杀。在海外你们也只能与主张分裂中国的极少数汉人结盟(这个不明智的结盟其实对维吾尔自身很危险,因为争取本民族独立有很多理由获得国际同情,但参与肢解中国就完全得不到任何理解和支持了),得不到海外民主运动的完整支持(如我,完全支持你们抗议集中营,但至少目前我对你们建立东突厥斯坦的诉求持保留意见,认为那是中国民主后如何和平共处或和平分家的谈判问题。目前应共同反抗极权才对)。而与海外极少数主张肢解中国的人结盟,很可能给国内更多的民众造成反感,加重你们不仅是分离运动还进一步是祸乱中国运动的印象,对你们遭受的困境更加丧失同情心。
    
    第三,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好好想想,分离、建立东突到底是不是整个维吾尔民族的诉求?若干精英们的奋斗愿景是否真代表了全民族的诉求?如果实现了中国民主,实现了所有民族的平等和宗教文化自由,实现了民族区域高度自治,是不是就基本满足了维吾尔全民族的需求?给全民族贴上独立分离的标签,是不是就是我曾经提醒过的哈里发思维,得不偿失?
    
    2,七五事件后(这个事件的真实情况还有待第三方独立调查得出更公正的结论。我下面阐述的只是在目前得到的信息基础上的分析。未来如有新结论,我会更正我的观点),维族上层精英和海外组织从未公开谴责恐怖主义,即把少数人针对平民的极端暴力行为与整个民族诉求切割开来,表达自己是和平分离运动的主张。反倒是看到很多由于你们汉人是压迫者,所以杀你们活该的推特极端言论(由于我不能确认那些匿名的号称东突厥斯坦人的推主就是维族人,所以这些言论与维族海外组织无关。但也未见你们批驳这些言论)。这次祭奠“七五”十周年的过程中,在你们的言说中七五事件成了七七事件(即汉人在政府纵容下于7月7日对维族的大规模反屠杀事件)。而同样在政府纵容和视而不见下的七五大规模屠杀汉人事件完全被抹煞了(政府为何视而不见和纵容七五屠杀,有待公正调查。但地方当局有意放大恐怖袭击事件,以便争得维稳经费和挟恐自重的意图是很明显的,可见这个所谓的民族矛盾完全是政府挑动出来的)。你们完全可以把少数人极端行为与整个民族切割,并且不再鼓动民族仇恨。然后以少数犯罪完全可以司法解决,政府没道理据此绑架全民族进行惩罚为由,抗争集中营政策。这样才能赢得更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包括广大汉人的理解同情和支持。
    
    而不与恐怖主义切割的后果就是无法摘掉中共扣在维族头上另外两顶帽子~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也让国际上对你们人权的支持大打折扣。更让广大汉族朋友忌惮,无法与你们结盟共同抗击极权。
    
    在上面的分析之后,有几点建议供诸位参考:
    
    1.暂时搁置独立诉求,与中国民主运动结盟,共同推翻极权,先建立中国民主,再解决民族诉求。如同台湾民进党暂时冻结独立纲领,先守住台湾民主制度再说。并且不在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贸然加入独立主张,使民主转型遭遇民族主义的意外扭曲。
    
    2.与恐怖主义公开切割,并不再与汉民族为敌,主动化解民族仇恨,也不与海外各种肢解中国或灭掉汉族的势力为伍。使广大汉人与你们建立同是被压迫者和反抗者的同盟关系。同时让中共用少数恐怖犯罪绑架整个维族的行为失去存在理由,也让国际民主力量有一个完整支持你们的理由。争取至少缓解目前的民族苦难。
    
    3.参加我们关于未来中国宪政设计的研讨,把你们的民族诉求和谈判条件及未来协议框架提前加入到未来制宪方案中去。
    
    我期待民主,也期待和平,更期待多民族的团结,也不会轻易放弃统一(请注意:民主宪政下的统一与极权大一统完全不是一回事,西方民主国家也维护统一。请不要一说统一就给我扣上支持大一统的帽子)。我在民主理念下为维族朋友的长远利益所做的分析和建议表达完了,希望引起你们重视和重新思考。我期待有机会与你们当面讨论,交换意见。
    
    此致
    
    李伟东
    
    2009.8.22于美国新泽西
    
    出处:中国战略分析网站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01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刷脸时代,西方学者协助中国监控维吾尔人?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二)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一) (图)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在呐喊 (上中下集)
·中国当局构建巨大基因库 以控制维吾尔人 (图)
·维吾尔人不吃猪肉不是因为信仰而是草原不适合养猪
·林保华:汉人过猪年春节,维吾尔人在集中营里呢? (图)
·伊利夏提:2019维吾尔人走出集中营 第1-4集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带着枷锁的演出开始了 (图)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血泪 2019年推倒集中营
·法国世界报:关押维吾尔人 北京逍遥法外 (图)
·伊利夏提:宗教只是维吾尔人身份的一部分 (图)
·滕彪:中共制造民族分裂 尊重维吾尔人民族自决权
·维吾尔人要出国何必阻拦?
·集中营暴行震惊世界 联合国责令立即释放维吾尔人
·夏业良:危难时刻 汉人与维吾尔人、藏人共命运!
·维吾尔人生死存亡 海外民运和汉人应发出正义的怒吼!
·张英:仲维光再爆冯晓明对有关维吾尔人有关的报道封杀及编辑手段
·只有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不是中国人!/伊利夏提
·无声思念 新疆维吾尔人拍视频纪念失踪亲人
·伊利夏提:再教育集中营中的维吾尔人真的都回家了?
·2000多名新疆维吾尔人被祕密转押至河南省 (图)
·“北京要的是年轻维吾尔人的心”
·《未接电话》,海外维吾尔人的悲歌 (图)
·一个新疆人的访谈:中共胁迫维吾尔人当线人始末 (图)
·新疆斋月逾百维吾尔人被捕 伊犁五百名女工失联 (图)
·中国网军帝吧洗版维吾尔人权团体脸书 (图)
·网媒揭中国5年改建300座监狱被质疑是要转移在囚维吾尔人 (图)
·爆料:春节期间三万维吾尔人被转押河南数监狱
·借助美技术 中国用DNA追踪维吾尔人 (图)
·“我也是维吾尔人”:亲属要求当局公开失踪家人下落 (图)
·17名澳洲维吾尔人被中国当局拘押 (图)
·中国打击维吾尔人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图)
·从厨房到炕头,“党妈”派来的“亲戚”占领维吾尔人的家 (图)
·中共统战部赞派干部跟维吾尔人结对认亲 外界称:不请自来的客人 (图)
·活动人士:北京成功将维吾尔人描绘成“国家公敌” (图)
·消失的新疆维吾尔人都遭遇了什么? (图)
·简报:维吾尔人逃亡之路;仇恨暴力阴云笼罩美国
·中国外交官会见海外维吾尔人 为新疆政策辩护 (图)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看天安门事件 (图)
·维吾尔人伊斯兰化史
·维吾尔人及其文化/阿布都许库尔•穆罕默德伊明
·回忆录:盛世才屠杀维吾尔人数量问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